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家庭发展
2021-01-21
字号:

    对历史发展中的决定性因素的两种生产即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以及制约社会制度的两种生产发展阶段即劳动的发展阶段和家庭的发展阶段,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指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

    家庭是社会细胞。就家庭的发展阶段制约社会制度而言,无论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社会制度的性质取决于家庭细胞的性质。

    对于我们现代“家庭这样一个社会范畴”,艾丰教授在《中介论》中说:“它可以是经济组织,也可以是社会细胞。这中间有生产力要素——人(劳动力)在这里生产出来;有经济基础——不仅在过去的封建社会和小农经济中家庭是一个重要的基本生产单位,就是在今天我们的农村仍然实行的是家庭承包经营;它也有上层建筑——与上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可见一般意义上的家庭是一个跨越性的系统”。

    作为一个跨越性的系统,当家庭这个经济组织、社会细胞是私人经济利益核算单位时,家庭的发展阶段就已经从根本上决定了社会只能是私有制;而只有个体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私人的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家庭的发展阶段将从根本上决定社会必然是公有制。对此,可以分为两个发展阶段来探讨。

    (一)建立在资本基础上权衡利害的婚姻家庭发展阶段

    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时,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这两个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都具有资本属性;只是生活资料生产的资本属性是显形的,而人自身生产的资本属性是隐形的。

    那么,完成人自身生产的现代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马克思恩格斯说:“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资本“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恩格斯还说:“婚姻都是由当事人的地位来决定的,因此总是权衡利害的婚姻”;“结婚便更加依经济上的考虑为转移了。买卖婚姻的形式正在消失,但它的实质却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以致不仅对妇女,而且对男子都规定了价格,而且不是根据他们的个人品质,而是根据他们的财产来规定价格”;“当事人双方的相互爱慕应当高于其他一切而为成婚姻基础的事情”,“至多只是在浪漫的故事中,才会存在”。

    确实,在现代社会,结婚时要多少彩礼等买卖婚姻的外在形式正在消失,但是更注重社会地位、经济来源、财产继承等买卖婚姻的内在实质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着。这倒也是,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处于商品地位时,人的大脑和整个身躯都受资本支配,人生本身就是买卖人生,学习、工作、交际等一切活动都隐含着买卖关系,婚姻和两性关系又怎么可能除外呢?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是因为,现代婚姻的基础是私人发财欲和彼此占有欲,因此使青年男女曾经拥有的人性化的纯真烂漫和美好情感,最终有可能被现实生活中的世俗贪婪和自我异化俱毁殆尽。建立在资本基础上的私人家庭是商品社会最基本的经济核算单位,从而使家庭变成某种经济利益交易所,变成社会商品终端消费市场,因此资本对劳动的奴役即“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最终必然集中地体现在私人家庭这个狭小空间里,从而使私人家庭最终承受经济利益和社会地位的不公平分配。他们或者步入上流社会或者沦为下等阶层,或者享受山珍海味或者凑合稀饭咸菜,各自去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从人性化的角度来看,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出卖自己,但是在追求交换价值的商品社会,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是一种商品时,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在劳动的异化中,哲学家出卖头脑和妓女出卖躯体一样,都是在出卖着自己的内在本质。

    恩格斯说:“我们看到,人们用一定的方式出卖自己:他们求乞;打扫街道;站在街道拐角处等候某种工作;替别人做些偶然得到的零活以求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拿着各色各样的零星杂货叫卖;或者像我们在今天晚上所看到的一些穷人家的姑娘一样,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弹着吉他卖唱,仅仅为了赚几个小钱而不得不听各种无礼和侮辱人的话。而终于真正不得不去卖淫的人们又不知有多少啊!”

    这个感叹号,包含着多少理解和同情,还有多少辛酸和无奈。当然,只要“钱是从人异化出来的人的劳动和存在的本质;这个外在本质却统治了人,人却向它膜拜”,那么,就算人们不卖淫,就算建立了经济利益共同体的私人家庭,就算拥有了自己花不完的钱,那也并不能改变出卖自己内在本质的命运。它反映到专偶制的私人家庭里,就像恩格斯所说的:“在任何婚姻形式下,人们结婚后和结婚前仍然是同样的人”,所以庸人的专偶制,“即使拿一般最好的场合来看,也只不过是导致被叫作家庭幸福的极端枯燥无聊的婚姻共同体罢了”。

    应该说,之所以在婚姻家庭中会出现扭曲人性的东西,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人们的自私心理和彼此占有欲,这是以一定的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和人们的基本文化素质所决定的。现代社会对生活资料的生产有科学管理,对产品质量有严格的要求,但对在生产力体系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人本身的生产却不重视,还处在最原始的状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生儿育女是私人家庭的私事。婚姻以法律的形式限制人的性行为,而人自身的生产这个历史发展的两个决定性因素之一,却成了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的事情。本末倒置,该管的事情管不了,不该管的事情瞎管,这是最值得改变的社会现状。人自身生产的文明和谐,包括人自身自然的文明和谐、个人与社会的文明和谐、人类与自然界的文明和谐,而要达到这种文明和谐,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消除个人私欲。老子云:“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当一个社会提高了全体成员的文化素质,使每个人的自身自然都达到了文明化、信息化、智能化,人们都没有自己固定的个人意志,而是共同遵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都作为类主体以百姓之心为心时,消除自私观念和培育整体意识,就会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私人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的发展阶段

    从宏观上来看,婚姻、国家、资本总是要消失的东西。马克思指出:“在自然界中,当任何存在物完全不再符合自己的职能时,解体和死亡自然而然地就会到来;当一个国家离开了国家的观念时,世界历史就要决定其是否还值得继续保存的问题,同样,一个国家也要决定在什么条件下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可见,由国家决定的婚姻形式,也将由国家决定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因此,现存的婚姻将先于国家而消失。

    在婚姻家庭的发展过程中,个体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私人的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这是实质性的变化。

    1.就目前我国而言,个体家庭依然是社会的经济单位,而且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是家庭经济的沉重负担。

    据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团队《中国生育报告2019》,住房教育医疗等直接成本、养老负担、机会成本高抑制生育行为,“生得起、养不起”。房价快速攀升,2004-2017年房贷收入比从17%增至44%,作为生育主力军的80后、90后被一个月几千上万的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教育成本明显攀升,特别是公立幼儿园供给严重不足,1997-2017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降至44%,此外,补习风、培训班越演越烈,很多家庭在这方面的开销更是巨大;医疗费用持续上升,1995-2017年居民医疗保健支出上涨22.4倍,远超可支配收入9.2倍的涨幅。独生子女们上有4老,下有1小,压力不言而喻。

    有人在网上发文《房价、医疗、教育三座大山,摧毁了年轻人的存在感!》感慨:年轻人本来充满朝气,有理想,有抱负;可现实是当代的青年却时刻充满着焦虑与不安!每天过的都很疲惫。或者买了房子,负重前行,不得不丢弃理想,套牢在孤立的境遇中动不开身;或者根本就买不起房子,乏力无助,被婚姻所抛弃,失魂落魄的当一个空虚麻木的单身狗,二选一。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了目标,可是有实现的时间、空间与机会吗?面对房价、婚姻、教育、医疗,没有哪个普通的年轻人会过的轻松。例如,房子,用未来三十年的无限可能去兑换一个冰冷残酷的现实,消耗掉了年轻人的理想、斗志与激情。房子本应为生活添加自由的空间与美好的畅想,但我们却将自己未来30年的自由与美好都浪费在了一个只有40年寿命的钢筋和水泥之中。我们的生活已经颠倒,本来我们应该追逐自我的价值;而现在的我们却被房子、婚姻、教育、医疗驱赶的疲惫不堪。

    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认为:哪个国家的医疗、教育、公共住房爆发问题,哪个国家的社会就不稳定。这是一定的,百分百。因为这都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在中国却过分商业化、资本化了。房改、医改、教改,越改越乱,“新三座大山”不仅没有减轻,可能“山”更大了。这是很危险的,各国都有经验。如果可以在住房、教育、医疗“新三座大山”真的找到突破口,我想对中国的未来发展的稳定性、或者说推动性可能会更强,大家获得感也更强。

    2.私人家务劳动变成社会公共服务行业是必然趋势,居住、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不可少的具体内容。

    对婚姻家庭的发展变化,恩格斯有一系列的论述:“我深信,只有在废除了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并把私人的家务劳动变成一种公共行业以后,男女的真正平等才能实现”;“随着生产资料转归公有,个体家庭就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了。私人的家务变为社会的事业;孩子的抚养和教育成为公共的事情;社会同等地关怀一切儿童,无论是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婚姻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除了相互的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

    对未来社会两性关系实践和舆论,恩格斯说:“共产主义社会制度,将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是由于这种社会制度将废除私有制并将由社会教育儿童,从而将消灭现代婚姻的两种基础,即私有制所产生的妻子依赖丈夫,孩子依赖父母”;“我们现在关于资本主义生产行将消灭以后的两性关系的秩序所能推想的,主要是否定性质的,大都限于将要消失的东西。但是,取而代之的将是什么呢?这要在新的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才能确定: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这一代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之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担心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他所爱的男子。这样的人们一经出现,对于今日人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都将不去理会,他们自己将做出他们自己的实践,并造成他们的据此来衡量的关于各人实践的社会舆论——如此而已。”

    我们应该看到,两性关系和人的自身生产具有可分离性,因此在未来社会,当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并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即个性化自由行为之后,人自身的生产将会变得更具有自觉性、严肃性和科学性;同时生命科学和生命文化因超越私心杂念而得到迅速全面健康发展,所有出生孩子的数量和质量都会纳入非常严格的社会管理体系中,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遵循自然规律的文明和谐。从伦理道德来讲,未来社会由于废除了私有制,消灭了资本关系,私人家务劳动变成社会公共服务行业,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核算单位,孩子不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每个人都会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而被全社会共同平等地所关心、爱护和尊重。因此,人们会从全社会的整体利益来考虑人自身的生产,人类对自身生产的重视程度将远远高于对生活资料生产的重视程度,由此实现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转型发展,从根本上真正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

    在现代社会,只有改变了资本的基础、构成、实质等,凸显出人的主体地位,在生命本能的自然表达带来生命的自由自在时,才能使人自身的生产达到文明和谐的程度。马克思说:“唯一实际可能的解放是以宣布人是人的最高本质这个理论为立足点的解放”。当真正做到以人为本时,摆在人类面前最突出的任务,将是认识自我,认识自身生产的内在规律。随着人类对自身以及自身生产的规律有了突破性的科学认识,人自身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将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遵循客观规律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本文系“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百篇博文之六十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