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80)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者近态
2021-01-21
字号:

    “合群的爱国的自大”者近态

    从北微友引来鲁迅先生《随感录三十八》中言:“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可惜没有“个人的自大”,都是“合群的爱国的自大”,且罗列了五种具体表现:一是“中国开发最早,道德第一”的完全自负;二是“外国物质文明虽高,中国精神文明更好”;三是“外国的东西,中国都已有过;某种科学,即某子所说的云云”;四是“外国也有叫花子、草舍、娼妓”之消极的反抗;五是“中国便是野蛮的好”之“以自己的丑恶骄人”。敝人读后特别感谢鲁迅先生揭批得好!即使近百年后的现在,他批的这种“群体自大”者仍然并不见少(可见观念文化转型之难!),特亦择来一二以群睹之。

    如近在《今日头条》上就见到两种表现:一是总把群体文明的沿续未断当成文明先进来说事。你指出这二者不能直接打等号,他却信心满满,言及其它古文明都消失了,仅存中国自个文明能够延续下来就多么伟大,甚至斥责不赞成此观点(中国文明伟大)者即有汉奸嫌疑。当你认真与其讲道理说,如果按照一个文明延续时间越长来确定该文明越先进越伟大的话,那些封闭在非洲丛林部落沿袭存续的(应该为数)不少文明类属可能就时间更长——因为据当今科学考究,现代人类的最早祖先都是五万多年前从非洲扩散开去的,难道还能得出非洲丛林里的部落文明最先进最伟大吗?对这样的道理,他们照例便缄默不声了。

    二是在谈及古代人类科学的生发情况时,应客观认知到主要是古希腊科学萌发(发源发轫地)的伟大意义,古代中国的科学也像古希腊以外大多数地方一样几乎均不值一提。对此,那些“群体自大”者们当然不能从科学的定义、举例、推论等规范理由上来提出反对意见。可能是感觉自己理弱情急之下,却有那么三五位就打开了所谓“考据说”或“伪证说”来污名化古希腊了,并言之凿凿地说,古希腊及其那些权威历史或工具书籍中所记载的典型科学成就、杰出人物乃至整个文明事实均为人家有意的造假,……唉唉,当你请其列举出相关的具体科研证据时,却便依旧缄默不语了。

    德日何能迅速崛起?

    德日二战败后为何能飞速崛起?老苑微友从其完备的工业基础、“美苏争霸”造成的机会、偿还战争赔款的压力和“放弃”国防专心发展经济等非思想性的表层因素作了回答,并引起了一干微友争相点赞,且有不少人更是讥讽原来关于德日崛起的工匠精神分析。敝人以为,如果分析一个事件发展运动的全部因果关系,总会有一些非思想性的成分在起作用;但从长去看,却只能是思想性的因素在起根本性的决定作用。所以,不要轻视人家的工匠精神,尤其不要忽视人家的精神信仰,因为这是肇成人家族群特点乃至社会文明特征的根本根源所在。任何族群特点和文明特征的形成都是与其长期主流的精神信仰或观念文化结为被决定或源流关联的。 当然,非信仰非精神非文化的其它影响因素也不能不予考虑,但最好是将其作为一种辅助的配合的枝蔓的偶然性作用来看更妥。进一步言,统观现今世界之各个族群各个国家相互联系日益增多,各方竞争日益激烈。于此,我们必须高企视野,洞透立世取胜之道根在信仰优在思想胜在精神的铁律,尽力促成我们观念文化积极稳妥转型才好。

    抗美援朝的平手与胜手

    哪吒脚轮:我纠正你一句,抗美援朝战争中,中美不是打成平手,是中国打败了美国。

    吴青萍:确实也可说志愿军打败了美国联军一一将其赶回了三八线么。然考其双方死伤总数以及后期对方依仗现代武器和后勤供给的绝对优势,能够成建制歼胜以及更长延期战争的趋向等,我们也可谦虚谨慎地将抗美援朝战争总体上说成是双方打成平手,意在戒骄戒躁扬长避短以利再战罢。

    醉语中烟:定格在三八线应该是平手。如果按你所说足美国战败,那美国为什么没有赔偿?

    张杰11:如你所说定格在三八线,志愿军是在哪里和联军发生的第一次交战呢?美军自己撤回的三八线吗?

    知识命题再考

    Heal:(指拙文《围绕知识定义来讨论》)分析入微,赞!世俗理解的知识指的是对世界的记录描述,柏拉图的定义无法包括迷信知识和空想知识。另外,知识可以记忆和积累,而信念只可强化无法积累。科学知识的特征是可重复验证可逻辑归纳,在没有经过反复实践的验证之前,任何观察或空想都不会成为科学知识。企业家精神的四要素应当是一种理想状态,不是每个企业家都具备超常的四要素,但超强的忍耐力却很常见。

    吴青萍:还记起陈定学的一篇知识定义文章中,其临属概念是用的"观念″一词,它比"信念”应宽泛点。由此推想柏拉图用信念是否翻译的问题呢?知识这个概念确实含义歧义较多。陈定学似乎是从很广义的“知道”“了解”角度来界定知识。柏拉图则是比较狭义的能证实角度来把握知识。张维迎却将知识分成了“显”和“默”(隐)两个对立的部分。应当说,他们的探讨可能都触及到了知识命题的某个侧面,我们再在其基础上,继续发散思考开去,当自有另外一番意义吧。

    如果墨家取代儒家主流中国的观念文化会怎样?

    吾以为,不管是儒家还是墨家(抑或诸子百家),都不是一种精神信仰的属性,亦即其思想之本质均不是超越世俗功利价值的观念;在这样的非信仰文化冶下,其长期性的社会均会走向循环停滞(人类文明史中尚无世俗文化治下走出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实例),因其必然依傍权者的个人素质高下,以及依赖人治状况的好坏而兴也勃亡也忽的(也就是名言曰"没有信仰的民族是危险的"所内涵的重要事实逻辑)。根本原因可能还得归咎于思想文化属性的世俗类型本身。一方面该文化不能促使设计者(如哲学)尽量提升人们的抽象理论思维能力,无法更为全面整体的思索长治久安对策(如人性的本质以及理性与现实、文史哲、政治、经济架构等);另方面则是在社会实践实际层面上人们总是只能局限于个体或局部利益来争取努力,于是必然肇成治下社会所跳不出的历史怪圈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