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16)
2021-01-18
字号:

    六十一、劳动解放

    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劳动的解放,就是把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

    马克思恩格斯说:“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

    由此可见,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是建立在劳动者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而之所以产生竞争,主要是因为人们利益的对立与冲突。

    雇佣劳动是一种商品。马克思说:雇佣劳动是“出卖给资本的一种商品。他为什么出卖它呢?为了生活。可是,劳动力的表现即劳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活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的表现。工人正是把这种生命活动出卖给别人,以获得自己所必需的生活资料。可见,工人的生命活动对于他不过是使他能够生存的一种手段而已”。恩格斯认为:“如果说自愿的生产活动是我们所知道的最高的享受,那么强制劳动就是一种最残酷最带侮辱性的痛苦”。工人,“为什么工作呢?是由于喜欢创造吗?是由于本能吗?决不是这样!他是为了钱,为了和工作本身无关系的东西而工作”;“在大多数的劳动部门里,工人的活动都被局限在琐碎的纯机械性的操作上,一分钟又一分钟地重复着,年年如此”。

    在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中,所有的劳动都是雇佣劳动,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言:资本“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灵光。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资本不仅奴役无产者,也奴役有产者。如恩格斯所言,“精神空虚的资产者为他自己的资本和利润欲所奴役”;又如马克思所言,“将军或银行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人本身则扮演着极卑微的角色一样,人类劳动在这里也是这样”。

    劳动具有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二重性。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而劳动追求交换价值时,“人只有使自己的产品和活动处于外来本质的支配下,使其具有外来本质——金钱——的作用,才能实际进行活动,实际创造出物品来”。例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的衣食住行游购娱、学习工作做学问,如果没有钱、没有工资,那就什么也做不成或者很难做成。正是在金钱这个外来本质的支配下使劳动异化。劳动的解放,就是使劳动逐渐摆脱金钱这个外来本质的支配。如恩格斯所言:“人在金钱统治下的完全异化,必然要过渡到如今已经逼近的时刻,那时,人将重新掌握自己”。

    共产主义是没有金钱、没有资本的社会,是劳动已经得以解放的社会,而科学社会主义是系统性改变资本的目的、资本的构成、资本的实质以及改变劳动价值评判体系、社会分配机制等的社会,是促进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从而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自然消失,最终把人类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

    恩格斯指出:“对于要把人的劳动力从它作为商品的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主义来说,极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劳动没有任何价值,也不能有任何价值”;“从这种认识产生了进一步的认识: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的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恩格斯所讲的对于要把人的劳动力从它作为商品的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主义来说,“极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劳动没有任何交换价值。只有淡化交换价值,主要体现使用价值,分配就不会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而是努力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的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从而最能促进生产,满足社会全体成员的现实需求。

    劳动的解放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包括每个人以及整个社会从追求交换价值向体现使用价值的渐变。

    恩格斯说:“自然,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解放,社会本身也不能得到解放。因此,旧的生产方式必须彻底变革,特别是旧的分工必须消灭。代之而起的应该是这样的生产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一方面,任何个人都不能把自己在生产劳动这个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中所应参加的部分推到别人身上;另一方面,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的即体力和脑力的能力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

    可见,劳动的解放靠劳动本身。创造使用价值的劳动是解放人的手段,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的即体力和脑力的能力的机会。只要抓住这个机会,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使劳动从一种最残酷最带侮辱性的痛苦变成我们所知道的最高的享受。

    劳动的解放是人类共同面对的全局性的重大社会问题。马克思指出:“劳动的解放既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涉及存在现代社会的一切国家的问题,它的解决有赖于最先进的各国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合作”。实现科学社会主义是人类共同的事业。在消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从而把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方面,世界各国、每个地方都需要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广泛而深入合作。

    六十二、家庭发展

    对历史发展中的决定性因素的两种生产即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以及制约社会制度的两种生产发展阶段即劳动的发展阶段和家庭的发展阶段,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指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

    家庭是社会细胞。就家庭的发展阶段制约社会制度而言,无论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社会制度的性质取决于家庭细胞的性质。

    对于我们现代“家庭这样一个社会范畴”,艾丰教授在《中介论》中说:“它可以是经济组织,也可以是社会细胞。这中间有生产力要素——人(劳动力)在这里生产出来;有经济基础——不仅在过去的封建社会和小农经济中家庭是一个重要的基本生产单位,就是在今天我们的农村仍然实行的是家庭承包经营;它也有上层建筑——与上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可见一般意义上的家庭是一个跨越性的系统”。

    作为一个跨越性的系统,当家庭这个经济组织、社会细胞是私人经济利益核算单位时,家庭的发展阶段就已经从根本上决定了社会只能是私有制;而只有个体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私人的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家庭的发展阶段将从根本上决定社会必然是公有制。对此,可以分为两个发展阶段来探讨。

    (一)建立在资本基础上权衡利害的婚姻家庭发展阶段

    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时,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人自身的生产这两个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都具有资本属性;只是生活资料生产的资本属性是显形的,而人自身生产的资本属性是隐形的。

    那么,完成人自身生产的现代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马克思恩格斯说:“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资本“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恩格斯还说:“婚姻都是由当事人的地位来决定的,因此总是权衡利害的婚姻”;“结婚便更加依经济上的考虑为转移了。买卖婚姻的形式正在消失,但它的实质却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以致不仅对妇女,而且对男子都规定了价格,而且不是根据他们的个人品质,而是根据他们的财产来规定价格”;“当事人双方的相互爱慕应当高于其他一切而为成婚姻基础的事情”,“至多只是在浪漫的故事中,才会存在”。

    确实,在现代社会,结婚时要多少彩礼等买卖婚姻的外在形式正在消失,但是更注重社会地位、经济来源、财产继承等买卖婚姻的内在实质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着。这倒也是,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处于商品地位时,人的大脑和整个身躯都受资本支配,人生本身就是买卖人生,学习、工作、交际等一切活动都隐含着买卖关系,婚姻和两性关系又怎么可能除外呢?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是因为,现代婚姻的基础是私人发财欲和彼此占有欲,因此使青年男女曾经拥有的人性化的纯真烂漫和美好情感,最终有可能被现实生活中的世俗贪婪和自我异化俱毁殆尽。建立在资本基础上的私人家庭是商品社会最基本的经济核算单位,从而使家庭变成某种经济利益交易所,变成社会商品终端消费市场,因此资本对劳动的奴役即“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最终必然集中地体现在私人家庭这个狭小空间里,从而使私人家庭最终承受经济利益和社会地位的不公平分配。他们或者步入上流社会或者沦为下等阶层,或者享受山珍海味或者凑合稀饭咸菜,各自去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从人性化的角度来看,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出卖自己,但是在追求交换价值的商品社会,当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是一种商品时,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在劳动的异化中,哲学家出卖头脑和妓女出卖躯体一样,都是在出卖着自己的内在本质。

    恩格斯说:“我们看到,人们用一定的方式出卖自己:他们求乞;打扫街道;站在街道拐角处等候某种工作;替别人做些偶然得到的零活以求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拿着各色各样的零星杂货叫卖;或者像我们在今天晚上所看到的一些穷人家的姑娘一样,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弹着吉他卖唱,仅仅为了赚几个小钱而不得不听各种无礼和侮辱人的话。而终于真正不得不去卖淫的人们又不知有多少啊!”

    这个感叹号,包含着多少理解和同情,还有多少辛酸和无奈。当然,只要“钱是从人异化出来的人的劳动和存在的本质;这个外在本质却统治了人,人却向它膜拜”,那么,就算人们不卖淫,就算建立了经济利益共同体的私人家庭,就算拥有了自己花不完的钱,那也并不能改变出卖自己内在本质的命运。它反映到专偶制的私人家庭里,就像恩格斯所说的:“在任何婚姻形式下,人们结婚后和结婚前仍然是同样的人”,所以庸人的专偶制,“即使拿一般最好的场合来看,也只不过是导致被叫作家庭幸福的极端枯燥无聊的婚姻共同体罢了”。

    应该说,之所以在婚姻家庭中会出现扭曲人性的东西,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人们的自私心理和彼此占有欲,这是以一定的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和人们的基本文化素质所决定的。现代社会对生活资料的生产有科学管理,对产品质量有严格的要求,但对在生产力体系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人本身的生产却不重视,还处在最原始的状态,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生儿育女是私人家庭的私事。婚姻以法律的形式限制人的性行为,而人自身的生产这个历史发展的两个决定性因素之一,却成了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的事情。本末倒置,该管的事情管不了,不该管的事情瞎管,这是最值得改变的社会现状。人自身生产的文明和谐,包括人自身自然的文明和谐、个人与社会的文明和谐、人类与自然界的文明和谐,而要达到这种文明和谐,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消除个人私欲。老子云:“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当一个社会提高了全体成员的文化素质,使每个人的自身自然都达到了文明化、信息化、智能化,人们都没有自己固定的个人意志,而是共同遵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都作为类主体以百姓之心为心时,消除自私观念和培育整体意识,就会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

    (二)私人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的发展阶段

    从宏观上来看,婚姻、国家、资本总是要消失的东西。马克思指出:“在自然界中,当任何存在物完全不再符合自己的职能时,解体和死亡自然而然地就会到来;当一个国家离开了国家的观念时,世界历史就要决定其是否还值得继续保存的问题,同样,一个国家也要决定在什么条件下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可见,由国家决定的婚姻形式,也将由国家决定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因此,现存的婚姻将先于国家而消失。

    在婚姻家庭的发展过程中,个体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私人的家务劳动变为社会公共服务行业,这是实质性的变化。

    1.就目前我国而言,个体家庭依然是社会的经济单位,而且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是家庭经济的沉重负担。

    据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团队《中国生育报告2019》,住房教育医疗等直接成本、养老负担、机会成本高抑制生育行为,“生得起、养不起”。房价快速攀升,2004-2017年房贷收入比从17%增至44%,作为生育主力军的80后、90后被一个月几千上万的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教育成本明显攀升,特别是公立幼儿园供给严重不足,1997-2017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降至44%,此外,补习风、培训班越演越烈,很多家庭在这方面的开销更是巨大;医疗费用持续上升,1995-2017年居民医疗保健支出上涨22.4倍,远超可支配收入9.2倍的涨幅。独生子女们上有4老,下有1小,压力不言而喻。

    有人在网上发文《房价、医疗、教育三座大山,摧毁了年轻人的存在感!》感慨:年轻人本来充满朝气,有理想,有抱负;可现实是当代的青年却时刻充满着焦虑与不安!每天过的都很疲惫。或者买了房子,负重前行,不得不丢弃理想,套牢在孤立的境遇中动不开身;或者根本就买不起房子,乏力无助,被婚姻所抛弃,失魂落魄的当一个空虚麻木的单身狗,二选一。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了目标,可是有实现的时间、空间与机会吗?面对房价、婚姻、教育、医疗,没有哪个普通的年轻人会过的轻松。例如,房子,用未来三十年的无限可能去兑换一个冰冷残酷的现实,消耗掉了年轻人的理想、斗志与激情。房子本应为生活添加自由的空间与美好的畅想,但我们却将自己未来30年的自由与美好都浪费在了一个只有40年寿命的钢筋和水泥之中。我们的生活已经颠倒,本来我们应该追逐自我的价值;而现在的我们却被房子、婚姻、教育、医疗驱赶的疲惫不堪。

    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认为:哪个国家的医疗、教育、公共住房爆发问题,哪个国家的社会就不稳定。这是一定的,百分百。因为这都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在中国却过分商业化、资本化了。房改、医改、教改,越改越乱,“新三座大山”不仅没有减轻,可能“山”更大了。这是很危险的,各国都有经验。如果可以在住房、教育、医疗“新三座大山”真的找到突破口,我想对中国的未来发展的稳定性、或者说推动性可能会更强,大家获得感也更强。

    2.私人家务劳动变成社会公共服务行业是必然趋势,居住、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不可少的具体内容。

    对婚姻家庭的发展变化,恩格斯有一系列的论述:“我深信,只有在废除了资本对男女双方的剥削并把私人的家务劳动变成一种公共行业以后,男女的真正平等才能实现”;“随着生产资料转归公有,个体家庭就不再是社会的经济单位了。私人的家务变为社会的事业;孩子的抚养和教育成为公共的事情;社会同等地关怀一切儿童,无论是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婚姻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除了相互的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

    对未来社会两性关系实践和舆论,恩格斯说:“共产主义社会制度,将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是由于这种社会制度将废除私有制并将由社会教育儿童,从而将消灭现代婚姻的两种基础,即私有制所产生的妻子依赖丈夫,孩子依赖父母”;“我们现在关于资本主义生产行将消灭以后的两性关系的秩序所能推想的,主要是否定性质的,大都限于将要消失的东西。但是,取而代之的将是什么呢?这要在新的一代成长起来的时候才能确定: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或其他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这一代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之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担心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他所爱的男子。这样的人们一经出现,对于今日人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一切,他们都将不去理会,他们自己将做出他们自己的实践,并造成他们的据此来衡量的关于各人实践的社会舆论——如此而已。”

    我们应该看到,两性关系和人的自身生产具有可分离性,因此在未来社会,当现存的婚姻不再成为婚姻,并使两性关系成为仅仅和当事人有关而社会无须干预的纯粹私人关系即个性化自由行为之后,人自身的生产将会变得更具有自觉性、严肃性和科学性;同时生命科学和生命文化因超越私心杂念而得到迅速全面健康发展,所有出生孩子的数量和质量都会纳入非常严格的社会管理体系中,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遵循自然规律的文明和谐。从伦理道德来讲,未来社会由于废除了私有制,消灭了资本关系,私人家务劳动变成社会公共服务行业,家庭不再是社会的经济核算单位,孩子不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每个人都会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人而被全社会共同平等地所关心、爱护和尊重。因此,人们会从全社会的整体利益来考虑人自身的生产,人类对自身生产的重视程度将远远高于对生活资料生产的重视程度,由此实现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转型发展,从根本上真正体现以人为本的理念,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

    在现代社会,只有改变了资本的基础、构成、实质等,凸显出人的主体地位,在生命本能的自然表达带来生命的自由自在时,才能使人自身的生产达到文明和谐的程度。马克思说:“唯一实际可能的解放是以宣布人是人的最高本质这个理论为立足点的解放”。当真正做到以人为本时,摆在人类面前最突出的任务,将是认识自我,认识自身生产的内在规律。随着人类对自身以及自身生产的规律有了突破性的科学认识,人自身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将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遵循客观规律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六十三、劳动分工与阶级划分

    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对此,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探讨。

    (一)从事直接生产与社会共同事物的劳动分工与阶级划分

    对劳动分工、阶级划分以及消灭劳动分工、阶级划分的过程,恩格斯指出:“当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个完全委身于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摆脱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从事于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政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这种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

    由此可见,一方面,就生产产品而言,阶级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当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另一方面,就劳动分工而言,劳动者划分为两大阶级,一是完全委身于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二是从事于社会的共同事务的阶级,它将被体力劳动和智力劳动融合发展所消灭。

    对阶级,可以从不同角度来划分。例如,可以根据资产的多少,划分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就这种划分而言,首先需要消灭的不是资产阶级,而是无产阶级,使无产者变成有产者,消除贫困是全人类的共同使命。

    资产是身外之物,劳动是人的内在本质。我们不应该根据拥有多少资产这个身外之物,把马克思和恩格斯分别划分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更不能把他们对立起来;而是应该根据劳动这个人的内在本质,把他们一同划分为从事社会共同事务的高级智力劳动者阶级,他们是劳动者联合起来的典范。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种具有局限性的概念和意识,扩展为“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这种具有科学内涵的博大思想,就能够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曾经,如果说完全委身于直接生产的大多数体力劳动者是工人阶级,那么从事于管理、科学、艺术等社会共同事务的智力劳动者是“有教养者”队伍。恩格斯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版“序言”中认为:“马克思的理论正是在目前对社会主义运动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这个运动在‘有教养者’队伍中的传播,不亚于在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传播”。

    相对而言,完全委身于直接生产的大多数体力劳动者没有时间和能力学习和掌握马克思理论,而从事于管理、科学、艺术等社会共同事务的智力劳动者更需要学习马克思理论,并且有能力创造性发展马克思理论,努力使马克思科学理论成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体现出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随着劳动者文化素质和综合能力的普遍提高,随着科学技术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简单重复性的程序化劳动将逐渐由智能机器来代替,从而把大多数完全委身于直接生产的创造低价值的体力劳动解放出来,向从事社会共同事务的创造高价值的创新型高级智力劳动方向发展,创新型高级智力劳动将会成为人类未来主要劳动形态和价值形成主要来源,从而消灭生产的不足这个划分阶级的基础。

    摆脱完全委身于直接生产的体力劳动,从事社会共同事务的智力劳动,这也只是一个发展过程,并没有根除分工对劳动者的伤害。马克思认为:“某种智力上和身体上的畸形化,甚至同整个社会的分工也是分不开的”。“劳动部门的这种社会分裂”,“以自己特有的分工才从生命的根源上侵袭着个人”。恩格斯也说:“分工使一切受它影响的人变成残废,使一部分肌肉发达而其他部分萎缩,而且在每一个劳动部门中这种情况都有不同的表现,每一种劳动都按照自己的方式使人变成残废”;“一切‘有教养的等级’都为各式各样的地方局限性和片面性所奴役,为他自己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短视所奴役,为他们的由于接受专门教育和终生从事一个专业而造就的畸形发展所奴役,——哪怕这种专业纯属无所事事,情况也是这样”。

    不同工种客观存在,它是一个有机整体的组成部分。马克思说:“承认劳动的变换,从而承认工人尽可能多方面的发展是社会生产的普遍规律”。社会需要消灭的是利益彼此对立的分工,改变劳动者由于接受某种专门教育并终生束缚于一个专业而造成的畸形发展。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言:“因为分工不仅使精神生活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这种情况不仅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而要使这三个因素彼此不发生矛盾,则只有再消灭分工”。

    (二)城乡分离是最大的一次分工并把居民划分为两大阶级

    相对而言,不同的行业和职业分工,对劳动者的影响是局部的;而城市和乡村的分离,对居民的影响是整体性的。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最大的一次分工,就是城市和乡村的分离”;“在这里,居民第一次划分为两大阶级,这种划分直接以分工和生产工具为基础。城市已经表明了人口、生产工具、资本、享受和需求的集中这个事实;而在乡村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况:隔绝和分散。城乡之间的对立只有在私有制的范围内才能存在。这种对立鲜明地反映出个人屈从于分工、屈从于他被迫从事的某种活动,这种屈从现象把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城市动物,把另一部分人变为受局限的乡村动物,并且每天都不断地产生他们利益之间的对立”。

    对改变乡村隔绝和分散状态的过程,恩格斯说:“只有使人口尽可能地平均分布于全国,只有使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发生密切的内部联系,并使交通工具随着由此产生的需要扩充起来”,“才能使农村人口从他们数千年来几乎一成不变地栖息在里面的那种孤立和愚昧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由此可见,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对立也将消失。从事农业和工业的将是同一些人,而不再是两个不同的阶级,单从纯粹物质方面的原因来看,这也是共产主义联合体的必要条件”。

    对此,我们应该在所存在的问题以及改变的路径这两个方面有明确认知。存在的问题:1.城市和乡村的分离,是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最大的一次“分工”;2.城市和乡村的分离,使居民第一次划分为两大“阶级”;3.只有在私有制的范围内,才能存在城乡之间的“对立”;4.个人对分工、对他被迫从事的某种活动只能“屈从”。改变的路径:1.使人口尽可能在全国“平均分布”;2.使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发生密切的“内部联系”;3.通过融合发展使城乡之间的“对立消失”;4.从事农业和工业生产的不再是两大阶级而是“同一些人”。

    城乡是相对而言的。没有城市无所谓乡村,没有乡村无所谓城市。城乡各有各的功能和特征,需要一体化融合发展。

    就学科研究而言,无论是城市学还是乡村学,都有其局限性,是基于城市和乡村分离的一种学科;而地方学是基于城乡融合发展的学科知识体系。北京是城市,也有郊区和乡村,因此北京学是地方学,研究探讨北京这个地方的城乡融合发展的客观规律。香港、澳门等,现在或许只是城市,但也有乡村的历史,因此系统性研究香港、澳门的学科,肯定不会局限于城市学,而应该是地方学。在地球自然村这个地方,只有作为类主体,以“人法地”为切入点,共同研究探讨天地人所遵循的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才能真正构建和应用形成一个有机整体的学科知识体系。

    六十四、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

    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是实现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所决定的。

    相对而言,人的全面发展比较容易理解,而人的自由发展比较抽象。自由不是任性,不是肆意妄为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或意愿做事,而是顺应和遵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规律生活,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如恩格斯所言:“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真正的人的自由“是那种同已被认识的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

    就人的全面发展来说,是不再局限和束缚于专门发展,而是充分发挥人的体力和智力的多方面潜能。马克思说:“当一切专门发展一旦停止,个人对普遍性的要求以及全面发展的趋势就开始显露出来”。只有把不同的行业和技能作为一个有机整体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全面而深刻地理解其内在必然联系,才能停止把不同的行业和技能当作不相干甚至对立排斥的一切专门发展,从而使个人对普遍性的要求以及全面发展的趋势开始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

    对于人类在现代商品社会屈从于分工、局限于专门发展的工作和生活状况,与在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的不同,马克思恩格斯说:“当分工一出现之后,每个人就有了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一个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他们说:“由于分工,艺术天才完全集中在个别人身上,因而广大群众的艺术天才受到压抑。即使在一定的社会关系里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出色的画家,但是这决不排斥每一个人也成为独创的画家的可能性。在共产主义的社会组织中,完全由分工造成的艺术家屈从于地方局限性和民族局限性的现象无论如何会消失掉,个人局限于某一艺术领域,仅仅当一个画家、雕刻家等等,因而只用他的活动的一种称呼就足以表明他的职业发展的局限性和他对分工的依赖这一现象,也会消失掉。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没有单纯的画家,只有把绘画作为自己多种活动中的一项活动的人们”。

    在现代社会,农民、工人、教师、医生、演员、歌手、学者、画家、运动员、公务员等等,只用人的活动的一种称呼就足以表明他的职业发展的局限性和他对分工的依赖这一现象普遍存在。对改变这种状况的路径,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说:“由整个社会共同地和有计划地来经营的工业,更加需要才能得到全面发展、能够通晓整个生产系统的人。因此,现在已被机器破坏了的分工,即把一个人变成农民、把另一个人变成鞋匠、把第三个人变成工厂工人、把第四个人变成交易所投机者,将完全消失。教育将使年轻人能够很快熟悉整个生产系统,将使他们能够根据社会需要或者他们自己的爱好,轮流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因此,教育将使他们摆脱现在这种分工给每个人造成的片面性。这样一来,根据共产主义原则组织起来的社会,将使自己的成员能够全面发挥他们的得到全面发展的才能”。

    实现共产主义社会,要有与此相适应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与此相适应的生产和分配方式。如马克思所言:“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作者: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草野思想库副理事长、草根网地方学研究负责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