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大数据平台、自媒体、群趋同与社会管理
2020-12-25
字号:
【提要:互联网大数据平台及在此平台上的经济活动乃至舆论上的“自媒体”、“群趋同”等等现象,正在悄然的、但在产生着对社会的经济、舆论乃至政治运行的巨大影响和改变;中、美、欧“未联手”,但都不约而同的要制约网络时代的超级平台及源自此平台的“超级知情”权、话语权、言论自由,可见,现代科技条件下的“自由”:经济上的“自由市场”、社会的“言论自由”等等……,都要遵循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要从是否有利于社会健康发展,来管理乃至制约】

一、美国前总统和重量级学者对互联网大数据平台作用都发出警告,互联网大数据平台及在此平台上的经济活动乃至舆论上的“自媒体”、“群趋同”等等现象,正在悄然的、但在产生着对社会经济、舆论乃至政治运行的巨大影响和改变

近日看到美国两位重量级人士对互联网时代的网络平台,发出警告。

第一位警告者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他认为:互联网是“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其实,奥巴马曾于2008年大选期间对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了充分利用并因此赢得了大选。入主白宫之后,奥巴马并没有放弃这一工具而是继续对其加以利用。如今,奥巴马却表达这样一种忧虑: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成了“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美国前总统的这一担忧,可能不是空穴来风。奥巴马认为,(网络)为各种观点提供传播平台,人们可以用文字在网络上传播各种毫无根据的谎言和阴谋论。他指出:如今美国的舆论生态不仅受到脸书的强烈影响,而且福克斯新闻也在发挥强大影响力,这导致美国民众在媒体上看到的都是被歪曲的事实。也就是说,面对发生的某一事件,美国人不再能够看到同样的事实了(we no longer have a shared set of facts)。

他认为,新出现的、恶意的信息建构现象在伤害美国社会的道德基础和公平正义,这种现象是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

奥巴马说,“我认为,像谷歌、脸书、推特这样的大型网络平台都是舆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他们应该意识到,自己不仅是商业公司,同时也在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

无独有偶,美国另一位重量级的学者福山,也发出“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美国民主”的警言,并指出大数据平台对社会“强大的经济力量”。

福山指出,在美国经济发生的诸多变革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巨型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和推特,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已经相当强大了。而在疫情期间,由于很多日常生活都在网上进行,它们甚至变得更加强大了。尽管它们的技术十分便捷,但对于这种主导性企业的出现,我们应该感到警惕——不仅因为它们掌握着如此强大的经济力量,还因为它们对政治传播拥有如此强大的控制力。这些庞然大物现在支配了信息的传播和对政治动员的协调。这对运作良好的民主制度构成了独一无二的威胁。

他分析说,“亚马逊或谷歌这样的公司积累了数亿用户的数据,它就可以剑指全新的市场,并击败缺乏类似知识的知名企业。此外,这类公司大大受益于所谓的网络效应。网络越大,对用户就越有用,这便形成了一个正反馈循环,导致一家公司主导整个市场。与传统公司不同,数字领域的公司不争夺市场份额,它们争夺的是市场本身。先发者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使得进一步的竞争变得不再可能。他们可以吞噬潜在的竞争对手”。“亚马逊使得母婴零售店倒闭了,这不但摧毁了主干道上的商店,也摧毁了大卖场。”

他更指出,“互联网平台造成的政治危害,远比它们造成的任何经济损害都更令人担忧。它们真正的危险,不是扭曲了市场,而是威胁到了民主。”他分析说,科技公司的网络平台有“塑造信息的力量。这些平台让招摇撞骗者得以兜售假新闻,让极端分子得以推广阴谋论。……在此环境下,由于算法的作用,用户只会接触到能够确证其既有信念的信息。而且,平台可以放大或埋没特定的声音,从而对民主政治辩论产生干扰和影响。最大的忧虑是,这些平台已经积累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它们可能有意无意地左右选举。”

他举例说,“鲁伯特·默多克对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的控制,已经让他拥有了深远的政治影响力,但至少这种控制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当你在阅读《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或观看福克斯新闻时,就已经知道这一影响了。但如果默多克控制了脸书或谷歌,他就可以巧妙地改变排名或搜索算法,塑造用户所能看到和读到的内容,并有可能在用户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影响他们的政治观点。而这些平台的支配性地位,也让人们难以摆脱其影响。”

福山指出,“这些平台——尤其是亚马逊、脸书和谷歌——掌握着个人生活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是之前的垄断者们从未掌握过的。它们知道人们的朋友和家人是谁,知道人们的收入和财产,以及他们生活中许多最私密的细节。”“如果平台的高管心存歹意,利用令人尴尬的信息逼迫公职人员就范,那会怎样?或者,想象一下,对私人信息的滥用与政府的权力相结合,那会如何——比如,脸书与政治化的司法部联手。”

如果人们再联想中国的互联网提供的社会交流以及与经济有关的产品的作用,中国第一次针对互联网超级平台打出连环拳,监管部门果断叫停本是有史以来最大的IPO;中央明确“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从这些,人们可能不难发现,奥巴马和福山的担忧,不但在美国,在中国也是的确存在的。

可以说,从美国要人的警言到中国“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还让人想到,马克思曾引用英国一评论家的言论:“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资本论》第一卷,第839页,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这是穿透历史的对“人在‘利’面前会怎样?”的透彻解析!其实,不仅资本,在其他能与“利”有关的地方、权位等方面,相关的人也都有、会有为“利”而“非常胆壮”的。

而正如有人指出的,互联网时代貌似信息爆炸,实则还加剧人的自我认同与狭隘。满手机的信息,你是不是只会点开你认同、感兴趣的东西?即便阅读不赞成的内容,也只是为了寻找反对它的证据?朋友圈里的异见者不是被屏蔽就是在争吵。可见,大数据平台在“宽广”的同时,由于“自媒体”、“群趋同”,还有导致“群内共振”而更“偏狭”的社会现象。

总之,就是说,互联网大数据平台以及在此平台上的经济、舆论活动以及关乎人们观念思想的“自媒体”、“群趋同”等等现象,显示出其可以悄然的对大众产生影响、改变乃至潜移默化的控制,可以对社会的经济、舆论乃至政治运行,产生巨大但未必是有益的作用!

二、面对超级网络平台对社会舆论乃至政治、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怎么办?

奥巴马提出,我们最终还是要“就政府对公司行为的监管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否则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

福山讲到,“许多人希望看到互联网平台像媒体公司一样,对其政治内容做管控,并对公职人员做问责。”“要对这种权力实行制衡。”对平台影响社会舆论,福山提出,“要制衡这种权力,最显而易见的办法是政府监管。欧洲采取的就是这种方式,比如德国就通过了一项法律,将传播假新闻的行为定为犯罪。”不过他又说,“虽然在一些社会共识度较高的民主国家里,监管或许还有可能,但在美国这样一个观点两极分化的国家,监管不太可能奏效。早在广播电视的鼎盛时期,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的公平原则就要求网络保持对政治问题的“平衡”(balanced)报道。共和党人穷追不舍地攻击该原则,声称网络对保守派有偏见,而联邦通信委员会则于1987年取消了该原则。”

而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已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正式祭出反垄断法律利器,对过去常年普遍泛滥的“二选一”“大数据杀熟”作出明确限定。

可见,网络时代的超级平台及源自此平台的“超级知情”权、舆论话语权、言论自由,都面临管理和制约的必要,美国、中国与欧洲,针对“超级平台”都在出手和酝酿出手制约、管理。

三、从管理、制约,想到如何“自由”,如何进行社会管理

可以看到,中、美、欧“未联手”,但都不约而同的要制约网络时代的超级平台及源自此平台的“超级知情”权、话语权、言论和舆论自由了。

恐怕人们可以发见,在现代科技条件下的“自由”,包括经济上的“自由市场”、社会的言论、舆论“自由”等等……,都是要从是否有利于社会健康发展,来进行必要的管理乃至制约了。

完全无拘无束的“自由”,只能受到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制约”。过于崇尚“自由”的人们,不能不认识这一点:我们只能在客观的自然和社会规律容许的范围内“自由”。

例如,在健康生存方面就是这样,——必须要遵从科学规律,在新冠病毒面前,只能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必要是还得像战争时期躲避轰炸那样,被迫待在避难的防空洞里一样,服从“居家令”,乃至被“封城”……

否则,只能失控于新冠病毒的广泛感染,虽然死亡率没有在炸弹爆炸中那样大,但是难免“不死也脱层皮”,使得社会为救治巨量的患者耗费巨量的各种资源,正常的生活、生产运行,不断受到极大的冲击和阻断。

而如果能遵从新冠防疫的自然的、科学的、不以人的主观意志就可以改变的规律去做,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切实有效的服从“居家令”,乃至被“封城”,结果一时“循规蹈矩”的“不自由”,却会换得“新冠”被有效控制的长足的“自由”。

同时,不仅要对“自由”进行管理和约束。而且,对“资本”以及有各类权位而获得相应权力的一些人,也应有持续的管理和制约,以防止他们为个人或小团群的利益,为“利”去损害社会、他人的利益。因为社会中还是有人(并非仅“资本”),可能一有适当的利,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