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空谈学风贻害无穷
2020-12-08
字号:

    一直以来,西风缘何强劲,我们中华文明缘何曾沉沦的问题一直萦绕在心头难以释怀,虽然阅读过不少文章,但总感觉仍然难以从文明角度给出那种切中时弊的答案。而在最近的网络研讨中则隐隐意识到,这一答案似乎自动来扣门了,它正如邓小平和习近平从政治高度所反复强调的一样,那句“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正是其切中时弊的正确诊断和处方。

    这在我国学界的确属于一个大是大非问题,空谈不但误国,而且更能误学,甚至灭族,所以,针对网络中所反映的问题,不得不专门立篇谈点看法。为有效矫正这一学风,也将对中华人类学系统论的探索附在其后供大家参考(其原本属于所起草《试谈五行八卦与物理学》中的一节)。

    有些学者大概也看到了,自己虽然才疏学浅,但也积极地参与网络研讨,并从中不断地学习补充自己,与大家一起在探索着理论的一些基本问题。当然,论辩是不可避免的,有时甚至还很激烈,但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论辩双方在这一点上都能统一共识。

    中华文明理论曾在实战中阵地失守,也要通过实战夺回失守的阵地。

    一、空谈学风遍及全球

    根据理论空谈现象研讨中西方历史,可以说都能掬出一捧辛酸泪,也都曾拥有各自的悲壮,并且这条线索更为清晰,也更能令人震撼。

    (一)列表显示中西方理论空谈概况

    理论属于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基本认知的最核心表述,也是文明阐释的精华或最精髓内容,它的求真务实与否会直接决定着社会文化的兴盛与衰亡,然而通过审核发现,整个世界理论界都处于或多或少的空谈状态,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为便于大家参考,我们长话短说,直接通过一个表格将中西方理论空谈的实际状况一并列出,这样能够使人一目了然。

    中西方理论空谈现象列表

    本原(本根)绝对运动(基本矛盾)相对运动(特殊矛盾)

    西方宇宙本原:上帝上帝 (代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哲学 (始终难以唯物)

    人类本原:上帝

    中华宇宙本原:太极(备:能量)阴阳(备:正能与负能)五行八卦

    人类本原:暂缺(备:劳动)暂缺(备:人性与动物性)道儒释混搭

    特注1)表中标注为红色的部分基本都形同虚设,属于“在其位不谋其政”,但却能左右思维。 2)对于中华古代理论的研讨,人们往往难以将其与“气一元论”结合起来予以理解,一般都将太极作为宇宙本原,并不追究太极运动的实质内容其实属于“气”,也不明了“道”实际上指的也是“气”,所以在研讨中,太极运动的实质内容为空(但好过有神论)。在对人类社会的研讨中,其两处“暂缺”现象也属于我国思想理论混乱的基本原因。 3)在研讨中,许多人并不将“阴阳”作为“阴气与阳气”来看待,更没有将其作为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来领悟,而是随心所欲乱解一气,对五行八卦的理解就更是如此了,由此,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也基本为空,仍然处于半空谈状态,仍难脱“吹气冒泡”之嫌。   4)我国古代的道儒释三大理论,事实上都缺失人类本原,由此也就都缺失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都有待于马恩人类起源论予以整合并补充完善。

    有鉴于宇宙和人类本原及其绝对运动缺位的基本状况,中华古老理论的现代化意义非常重大,因整个世界理论界都在(眼巴巴)等待着这些空位的补缺与完善。

    理论空谈直接导致文化的空谈,而文化空谈与否则直接影响历史的兴衰。

    (二)西方历史曾经的悲壮

    对于西方神学的历史,我们在此不去追究,而是只看事实,并由事实来说话。

    1、西方理论空谈曾书写出一段“黑暗时代”的历史。根据上表显示,西方的神学虽曾大为流行,但其实质则是“在其位不谋其政”,它对社会的发展事实上不起任何作用。然而,它却能从本根上左右着社会的思维,西方的“黑暗时代”就属于其鲜明的写照。

    非但如此,西方神学在对权力的垄断中,曾严重阻碍着科学的发展,哥白尼曾被残酷迫害,布鲁诺被烧死,其最能够阐释其这段历史,由此可见证理论空谈的历史罪恶。

    2、西方近现代科学在向务实精神回归。西方的文艺复兴,实质是一种思想解放运动,它属于运用明确的事实向神学权威的一种挑战,直接导致了科学革命,有力促进了其历史的发展。所以,西方近现代科学虽然也有待发展,但其推动历史进步的作用不可抹杀。

    至于西方哲学为何能够风靡全球,它是与其近现代科学发展联系在一起的,科学的全球化必然会带动其哲学的全球化。伴随着科学的发展,由于各种理论都难以对科学进行指导,相比较而言,只有哲学对物质运动的实际较为接近,其在应用中还属于不错的理论,所以其也就随之流行了开来。但上面表格中也明确列明,哲学“始终难以唯物”,它从本质上也属于空谈系列,属于其理论还没有从宗教神学中彻底脱胎换骨的一种遗迹,所以其历史使命也即将完结(可参见前文中的“西方唯神论与唯物论‘生不同衾死同穴’”)。

    对于西方理论空谈简略的历史回顾,在此只是借其做个铺垫,并用以说明整个世界理论空谈的基本背景,主要是为了下面对我国学界崇尚空谈的问题进行一下自我批评,用以促使我国学界的反思。由此,需要另起一节予以专门检讨。

    二、中华学界(半)空谈之风依然盛行

    在前文中,曾就中华《易经》作为我们中华文明复兴的总纲领问题进行了探讨,通过网络反映,大家对此都能统一意见,没有发现反对的声音。

    然而在网络研讨中则存在着一种现象,其“太极”虽然较有神论进了一步,但仍缺失实质内容,而缺少实质内容的理论显然也类属于(半)空谈,属于老百姓所称的那种“吹气冒泡”。而这种空谈或“吹气冒泡”,严重影响着我国的文化和思想建设,其实质上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一直以来难以克服的一种顽疾。

    (一)中华学界的半空谈现象引人深思

    何为空谈?在理论研讨中缺失客观实体不着边际地谈东论西,这都属于空谈,如通过上表所示,西方空谈神学与哲学,而我们中华学界则空谈太极等,都难以直接运用,与近现代科学反映的基本事实始终隔着一层学术壁垒难以突破。然而我国学界对这种半空谈却一直津津有味,乐此不疲,虽然我们具有着很强的文化自信,但对于这种半空谈学风也不能无视。

    1、中华学界半空谈之风由来已久。大家不要以为以上所谈属于耸人听闻,学术理论界的半空谈之风实质上也就属于我们文化的半空谈之风,试看2000多年来,我国在理论上究竟有多少实质性进展?八国联军入侵和日寇侵华时,我国学术理论界可曾给出过正确的理论指导?道儒释是不是都闪了(因都难以顶用)?要不是引入马克思主义给予理论指导并活学活用,仅凭那些“之乎者也”能够从民族危亡中拯救中国?历史已经对此给出了非常明确的答案。

    对于我国学界的半空谈之风是从最近的网络研讨中发现的,如果其只是几个人的半空谈倒无碍大局,但它却代表着我国整个学术理论界,这个问题就严重了。为此,有位钻研者也深感痛心,由此而发出感叹:【传统文化的根是什么?传统文化的内涵核心是什么?弘扬光大的主题是什么?没有多少人去讲,也没有多少人能弄清楚,而是在那里不断的争执辩论空谈,实在令人失望!】

    通过上面的表格可以看出,其蓝色部分虽然属于我们中华理论所独有,但其实质上在理论研讨中也形同虚设,由于“太极”没有明确为“气(能量)”,人们对其的理解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将我们本来很有讲究的中华理论阐释得五花八门,面目全非,有些甚至是南辕北辙,使我国的学术理论研讨乱上加乱。

    2、研讨中华理论却不知“太极”与“道”为何物。现在网络中正就“归一”问题展开研讨,目前并未得出结论,仍如同整个西方理论界一样处于从“1→0”研讨阶段。据有些网络资料反映,主张将“太极”解作“一”,自己并不完全赞同这种解读,因“太极”所表达的是宇宙运动的起点,并未明确其运动的实质内容。所以,“太极”运动的实质内容有待明确,导致理论半空谈的有些基本问题就卡在这里,容下面继续探讨。

    实质上,“道”属于对“太极”的一种补充,它们两者应该与“气一元论”统合起来予以解读才能弥补其不足,从而解读出其:运动即“气”,而“气”即运动。据《老子传奇》所言:【道者,天地之祖,万物之宗也,其形也虚,其象也无,其性也自然,天地因之而生,日月因之而行,人、物因之而成,不以人之好恶而改也,它是天地万物一切变化中永恒不变的。德者,道之用也,二者一也。】老子(李耳)在此已经说明了何为“一”的问题,其实质应归于“气”(但有些模糊)。所以,只谈“太极”和“道”而不谈“气”,便属于典型的半空谈之论(只是较有神论前进了半步)。

    【人合于道,则德,物合于道,则序,反之,则为悖为逆,人德物序则天下正,人悖物逆则天下乱,和谐是道德学说的基本法则之一,……】老子已经将其所创立的中华之道阐释的清清楚楚,并将“一”也给出了基本的含义,我们后世却还在这里探讨“归一”问题,这是不是无形中在添乱?

    很显然,老子所谈之道属于“气(能量)”,与“太极”、“混沌”和后来的“精气学说”完全一致,由此,就更需要将《易经》与“气一元论”统合在一起予以研讨,否则就难以抓住其要义,甚至为追求其“象”而将其导向歧路。

    3、空谈阴阳。由于对“太极”缺失统一的认识,所以对阴阳的认识也就难以统一,于是对其的理解与阐释也就五花八门,多种多样。

    还有,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我国古代对阴阳的阐释也存在着问题,比如“清阳为天,浊阴为地”,这种阐释未免太古老了,需要做出现代化修订。当然,这样说会对我们的中医药学理论产生影响,甚至会招致一些学者的反对,但我们应该实事求是,近现代科学所证明了的一些认知,还是应该予以消化吸收,不然难以实现我们中华理论和中医药学的现代化,也难以整合我国思想理论的统一。

    这篇稿子在网络讨论中就遇到了不同的观点,比如:【真正的阴与阳。是万物在太阳光照耀下生成的“负阴而抱阳”、背阴而向阳的现象。】为此,自己也曾向其发问:【您坚持这种“真正的阴与阳”,是否考虑过宇宙并不仅仅只有太阳系?是否应该将太阳作为宇宙中众多恒星中的一颗?如果将自己的视野仍然局限于太阳系,那么“清阳为天”该如何解释?这是否会使得我国的古老理论由于不能与时俱进而窒息而亡?】

    对五行八卦的问题,在此不予多谈,请参考下文《试谈五行八卦与物理学》。

    (二)中华学界半空谈之风追根溯源

    深究这一原因,其与我国的思维僵化深度相关,比如历史上曾“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来又通过“砸烂孔家店”、“破四旧”,兴西学,并独尊马列,这些都深度禁锢着学界思维的活跃。

    为探讨这一问题,我们不得不追究一下其来龙去脉。

    1、中华理论研讨存在着一个逐步成熟的过程。这在前文中也进行过考证,即我国古代理论的形成并不是一步到位的,一个非常明确的事实就是,“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理论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模糊性,比如“太极”,其准确含义应该属于宇宙运动的起点,并没有明确出其运动的实质内容(其事实上已包含于阴阳之中),以至于使后人产生了许多的猜想。后来老子运用“道”来阐释宇宙运动的本质,但仍然处于“恍兮惚兮”之中,仍没能给出其明确的定义,直到春秋战国才将其明确定义为“精气学说”或“气一元论”,从而使宇宙运动的本质问题确定了下来,并成为我们中华民族世世代代传承不息的中华理论。

    中华理论的这一发展并逐步成熟的过程是清晰可见的,并且由典籍作证,无可否认,所以对“太极”的解读应该将其与“气(能量)”联系在一起,不是可以随便解释的。然而正是由于“太极”概念的模糊性和儒学等的片面性(缺失劳动或工农业发展内容),却为我国学术理论界崇尚空谈留下了巨大的隐患,以至于科学技术发展落后,引来了八国联军入侵和日寇侵略,使我国经历了100多年的苦难历史。

    2、对“太极、阴阳”的理解与阐释产生了混乱。其实,我国的“混沌说”也早已成型,其实质上是对“太极”的一种补充,通过这种补充说明,“太极”运动的实质内容属于“气”。由于老子通过“道”阐释“气”的运动,将对其的阐释又引向了“道”,后来才产生了“精气学说”与“气一元论”,这本身就出现了一种乱象。而事实上,它们所阐释的道理是一致的,都属于“气(能量)”的运动。

    然而对于“太极”的理解与阐释,许多学者并没有将其与“气(能量)”运动联系在一起,更没能将阴阳作为“阴气与阳气”来理解,由此难免会出现混乱。

    更为遗憾的是,由于“混沌说”和“清阳为天,浊阴为地”的阐释,人们在理解中便直接由混沌产生了“天地”,但科学考察则说明,物质是由“粘稠的液体”能量冷凝而成的,它与我们的(有些)古代阐释存在着出入。而如果不将物质作为能量运动的衍生物(即“二生三”),必然会将阴阳属于基本矛盾的功能予以抹杀,必然会出现无神论与有神论难解难分的后果,也必然会导致出现宇宙学与人类学不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不分、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不分、顺序运动思维(逻辑)与逆序运动思维(逻辑)不分、纵向运动与横向运动(经纬)不分、三维时空与四维时空不分、在人类学中也导致人性与动物性不分(简称“八不分”),这显然是在运用西方那种三维思维阐释我们的中华理论。

    中华经纬学才是我们传统理论构成的基本结构(西方理论一直缺失这一基本结构),它不但可以将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与特殊矛盾(相对运动)贯通在一起,而且也可以将“八不分”区分得清清楚楚,并杜绝西方有神论和哲学那种隐形的空谈现象。尤其作为其“经线(纵向运动)”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这属于我们中华理论的最基本特色或特征,如果抹杀这一基本特征,就等于抹杀了我们的中华理论。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许多学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希望大家能够对其重视起来,不然既丢失了我们国学的内核,也难以杜绝空谈之风。

    而如果解释不清阴阳之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不管将其解释得如何天花乱坠,也不管其如何标榜为中华理论,其在本质上应该类属于神学思维,因其没能将绝对运动与神学区分开来,仍与其穿着连裆裤,牛顿、爱因斯坦和霍金等的研究,最终都将“第一推动力”划归于上帝的范例,就属于这种思维和研讨的真实写照。

    然而实质上,有些人并不太懂理论(如下面所谈那位教授,曾将“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传说作为研讨中华理论的基本依据),更说不出自己的思维模式,其事实上类属于西方思维。但奇葩的是,他们居然以中华思维自居,动辄指责他人属于“西哲思维”,着实有些令人啼笑皆非。

    3、普遍缺失阴阳运动思维。阴阳运动思维包括阴阳相互之间的运动和其顺序运动逻辑。对于这个问题,可以说许多学者都曾下过一番功夫,几乎翻看了所有的古籍,但我国的古籍一是由于当时的科技发展所限,二是由于当时有些概念还不够完善,所以在表达中存在着一定的模糊性(如“混沌”)。由此,仅仅从书本到书本是难以搞通的,往往会将“阴气”给漏掉,从而象西方科学那样缺失阴阳运动思维并丢失了宇宙时空,这需要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下番苦功夫进行深度考察才能领悟到其要领。

    目前大家似乎被“从0到1”中那个1给卡住了,这里的确是个难点,但有正必有负,这属于我们阴阳思维的基本原理,只要由此联想到负1,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关于宇宙学理论中那个0的问题,之前曾有位叫郑凤荣的民间学者通过考察得出:“0=正1+负1”,而自己考察则得出:“0=正能+负能”,其事实上就属于我国古代的阴阳,因有阴必有阳,而有阳必有阴,它们两者是联系在一起的(与暗物质与暗能量运动相符),其相加之和必然等于0。

    阴阳(正负能)运动思维属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原理,它属于需要首先要搞清楚的一个基本问题。

    4、佛学的引入加剧了我国的空谈之风。佛学属于舶来品,其理论的基本梗概与西方神学并无二致,将其插在我国理论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之中,不但对我国传统理论的继承与发展产生了严重干扰,而且对我国学术理论界的半空谈之风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将我们国学的理论研讨搞得乌烟瘴气,一塌糊涂,使其陷入了纯粹空谈的境地。

    佛学的主导作用在于人的灵魂,它主要控制人们的思维,试看我国的学术理论界,许多资深学者动不动就谈论佛学,并且谈起来佛语连连,滔滔不绝,甚至某教授级学者以“上马杀敌,下马念佛”而洋洋自得,用以显示自己的学问高深。自己曾追问过中华理论最终“归一”于何处,他们的回答竟然是“佛”或“巫”,由此可见这种空谈学风之烈。

    (三)对中华学界崇尚空谈的外因分析

    上面两小节主要从我国古代理论本身的问题导致我国学界半空谈学风之盛进行了自我批评,那么在此也就外因对其的影响进行一下分析。

    我国近现代主要是受西学的影响,总体来讲,它对我国的影响应该说是利大于弊,要一分为二地予以分析。

    1、西方科学助推我国实现了工业化。客观地讲,近现代以来的西化教育对我国的空谈之风有所扭转,其科学教育的确促进了我国的工农业发展,我们对此不应否认。

    为此,在前文中曾有这样一句话,【根据我们中华理论基本结构和思维予以梳理,西方神学与哲学应属于我们在借鉴中予以扬弃的范畴,而其物理学(科学)则属于我们要消化吸收的内容,它实质上就属于我们中华系统论中的应用科学,其与我国古代的基础科学正好可以形成“能理学+物理学”或“本质学+现象学”的基本结构,从而实现其优势互补,并相得益彰,对我们中华系统论具有很好的补充完善作用。】

    至于我国的五行八卦怎样消化吸收西方物理学的问题,不得不再次将其推迟到下文研讨。

    2、西方学术对我国产生了重大影响。这是目前学界反映非常热烈的一个问题,可以说是褒贬不一,基本是贬者居多,并且还非常激烈。尤其是在文化自信和文明复兴的热潮中,学界正在对其进行着深入研讨。

    相比较而言,民间对西方学术的反映更为激烈一些,比如有学者称我国学术属于“殖民地学术”,【这个奇怪的现象,在中国社会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它背后折射出来的本质,是中国文化主权的沦丧。】这未免有些偏颇。

    自己对此并不那样悲观,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中华文明曾经历了太多太多,没有哪个外来文明能够撼动其根基,其最终的结果都要被我们中华文明所同化,西方文明照样不会例外。何况回顾我们改革开放的历程,在“韬光养晦”策略中放任一下西方文化没什么大不了,给西方个“热罐子”先让它们抱几年(其意图是想借势演变我国),倒能在它们的迷迷糊糊中多引进其一些科学技术,最终这种“韬光养晦”之策反而演变为我们中华文明的某种胆略和政治艺术。

    不过从另一角度讲,西方学术对我国也的确形成了一些严重的负面影响。

    3、西方思维对我国学界影响颇深。西方思维对我国的影响主要是由哲学传播的,而哲学在深层处实质上就属于神学问题,通过上表就反映出,其始终处于空谈状态,难以唯物。

    马克思主义由于诞生于西方,其很难与哲学断绝联系,尤其是我国继承了前苏联的马克思主义教材,更是连同其哲学一并吸收了进来,所以,我国在普及马克思主义教育中,也就一起普及了哲学,并且将其作为其重中之重。由此,由西方哲学所教育出来的学生,自然就都属于西方那种哲学思维。

    西方哲学思维问题恐怕一时难以改变,1)人们难以改变既有的思维习惯,2)我国教科书目前还没能转换成我们本土理论课程,3)目前整个科学体系还属于西方的,其物质科学也还没有被我们本土理论所转化,所以,就目前的物理学来讲,应该还是其哲学与其较为配套,而如果改得太急,可能不利于我国的科学发展。

    但西方哲学理论和思维转换为我们中华理论思维,这属于大势所趋,思维的转变是必然的,其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4、西方思维在拖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现代化的后腿。在前文《试谈“从0到1”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中,曾通过事实专门考证了“中西方科学发展的历史轨迹和“1→0→1”基本轮廓”,证明西方科学理论正处于从“1→0”的发展阶段,其还没有进入我国那种由“0→1”的境界,并且事实非常清楚,毋庸置疑。而我们中华理论则早已跨越了这个过程而进入了从“0→1”发展阶段,从而出现了“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理论模式,由此而奠定了我们中华顺序运动思维逻辑的基础,并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得出了宇宙本原(能量)和人类本原(劳动),从而划分出宇宙学与人类学,这也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无可争辩。

    然而由于西方的科学理论仍处于从“1→0”的逆序发展阶段,还没有追究到0并返回头转入从“0→1”的顺序运动逻辑,所以从理论进化角度讲,西方理论思维较我们中华理论落后了数千年之久,这由中西方理论思维和构建模式作证,不容置辩。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我国学界对其认识不清,有些学者还在装神弄鬼进行所谓的“归一破零”,将理论研讨局限于西方理论探讨阶段,事实上发挥了延缓我们本土理论研究的进程。

    而实质上,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之“气”早已明确了出来,其属于我们中华理论之根和立论基础,它明明白白就在中华之“易”、“道”和“医”中,它就摆在我们面前,那些不懂装懂的“大神”们居然连这个都看不明白,着实令人可悲可叹。

    在电视剧《老子传奇》中,老子就是找到了宇宙之本-“道”,由此而创立了道学,也由此而明确了求道的基本途径,那就是宇宙的顺序运动逻辑,其它乱七八糟的途径,很难说属于正道。

    (四)学界的空谈之风事关我们的国运

    总体来讲,我国学界长期以来的空谈之风是由中共开始扭转的,毛泽东一直反对空谈,这是我们国人所一致公认的,不然难以打败日寇和国民党并建立新中国。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主张“不争论”,并倡导“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从而保障我国顺利展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一举扭转了“濒临崩溃边缘”的国民经济。后来习近平也对此予以多次强调,并大力弘扬劳模精神,鼓励劳动创造,不但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伟大胜利,而且也使得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所以,如果学术理论界的空谈之风不予以扭转,它必然会继续带动我们文化的空谈,这属于我们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一个大是大非问题,绝不可漠然视之。上面已就此列出了其曾为我国招致八国联军入侵和日寇侵华的实例,而如果不改变这种学风,我们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仍然会被空谈之风吹得灰飞烟灭,这绝非故弄玄虚,耸人听闻,它已经由历史所证明,希望这一问题能够引起参与研讨者的高度重视。

    三、中华人类学(系统论)可有力扭转空谈学风

    古人云:【“天道远,人道迩。”】我国古人早已认识到,对宇宙自然的认知并不那么直接,而对人类社会的认知则与我们的思想和行为息息相关,它直接关乎人类社会的运行。再加上我国将西方理论的精髓-马克思主义置于优先消化吸收的地位,我们更应该优先探究马克思主义本土化问题。这个问题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正如有学者所言:【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也只有中国才能救马克思主义】,这一共识越来越上升为我国学术理论界需认真研究的课题。

    通过下面的尝试能够说明,基于马克思主义本土化而构建的中华人类学(系统论),它对于扭转我国学术理论界的空谈之风会具有举足轻重的重大作用。不过,中华人类学系统论的构建,首先需要从修订几个基本概念开始。

    (一)三个基本概念需要明确修订

    在中华人道或人类学的研讨中,我们仍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继续克服“两个凡是”思维,力争推动研讨的继续深入。根据网络研讨的情况,个人认为有三个基本概念需要进一步搞清楚,因为它直接关系到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和我国经济学与人文科学的发展。

    1、人类观。这一问题在前文中曾强调过多次,但仍发现有些自认为很牛的“道学家”和(教授级)资深学者对其存在着模糊认识,所以不得不根据实例阐释清楚,这样更能使人们看出其症结究竟在哪里。

    在网络研讨中,自己在“人(类)是什么”的热议中,曾根据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予以提醒:“人是会劳动的动物”,于是便引出某教授专门发文:《也说“人就是人,绝非动物”》,他认为:【人到底是什么?这是东西方文化(文明)的根本分水岭!人既不是猴子变的,也绝不是老鼠变的,人就是人!绝非动物!用释迦佛的话讲,人是什么?人是未成佛,佛是什么?佛是大彻觉悟了生命永恒真谛的人!】这就是这位著名教授的人类观!一个不折不扣的有神论者!这也就是其所谓“中华大道绝学”的本质!

    再看这位教授的蛮横:【这种认定“人是动物”的网友,是达尔文动物理论的毒中的太深了。在中华大地上行走,是要不得的!持这种认知结论的人,其实已经自觉或不自觉的主动放弃了“人藉”,加入了“动物藉”,实在是可悲!!中华儿孙们对此“人是动物”的认知,是绝对不会认同的,对这种持“人是动物”的人,我们只可礼貌地说一句:“绝不对牛弹琴”。】这位大名鼎鼎的教授还曾借用抖音傲慢地宣称:【法不轻传,道不贱卖】,这种故弄玄虚曾迷惑了许多人。

    剖析1: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基本分类,生物界只存在着三大类生物:1)微生物,2)植物,3)动物。如果按照该教授“人就是人!绝非动物!”的观点,在其“人(类)是顶天立地的宇宙生物”基础上,人类的归属只剩两个选择:1)植物,2)微生物,这岂不成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

    象该教授这种认识并非属于个例,而是在我国知识阶层中带有某种普遍性,自己曾遇到过多起,由此可见,有神论不但会将人类的基本认知导向一种错误的歧途,而且也会将我们中华文明的研讨导向有神论(有些所谓的“道学家”已经中招了)。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我国知识分子阶层之中,竟然会有那样多的崇佛者,这也不得不引人深思!

    剖析2:中国古代与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曾对人类给出过明确的定义:

    人(在线汉语字典):由类人猿进化而成的能制造和使用工具进行劳动、并能运用语言进行交际的动物:人类。

    人(百度百科):中国古代对人的定义是:有历史典籍,能把历史典籍当作镜子以自省的动物。(检讨:自己的确才疏学浅,以前从未读到过这样的资料)

    根据以上中国古代和恩格斯对人类的定义,说明我国某些高知阶层,显然也对我们的国学和近现代科学基础知识掌握欠缺,其知识结构需要更新换代,否则会在以讹传讹中误人子弟。

    据观察,我国学界有些自认为很有两把刷子的学者,自己的知识结构的确有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既缺失基础知识又缺失前沿知识,其基本属于半半拉拉那种状态,居然能自我感觉那样良好,并滋生出某种蛮横和傲慢,很是令人有些不解。

    2、劳动。这个问题在网络研讨中自己也遇到过多次了,它属于经济学的基础概念,而许多高知学者却一直将劳动看作狭隘的体力活,并不将其看做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或绝对运动,难以领悟马克思主义的劳动原理。

    这一基本概念也与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深度相关,尤其是与“政治经济学”不可分割。根据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所得出的“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我国改革开放后果断地将我们的基本国策调整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也带动我国的意识形态进行了相应的调整),这属于中共在继往开来中的英明之举,也属于我国思想理论的一种升华(摆脱了“本本主义”),其“放弃意识形态之争”在国际事物中更属于一种高超的政治艺术。而事实上,邓小平理论是在脚踏实地践行着马克思主义改造自然并改造社会的劳动原理,并且促生了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骄人成就。

    十八大以来,我国除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狠抓实体经济的基本国策外,正在大力弘扬劳模精神,崇尚劳动创造,并加强社会精神文明建设,事实上这就等于更加凸显出人类社会“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使得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更为透彻明朗。事实也进一步证明,这样的路线、方针、政策更能够凝聚民心民意,也更能够保障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并越走越顺,各项社会建设都已超出了预期。

    3、人性。这个问题虽然在前文中强调过多次,但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它事实上属于人文科学的基础概念(《三字经》第一句就强调“人之初,性本善”)。

    长期以来,我国学界与民间一直有些脱节,在理论上运行着两套理论,比如老百姓遇到理论界所阐释的“善与恶”时,通常都会用“人性与兽性(畜生)”予以阐释,其与恩格斯的人类进化论非常一致,但我国学界却一直停留于“人性的善与恶”浅层,难以深入。

    虽然上面曾提到中国古代也曾将人类划归动物的问题,但事实上由于当时科技发展的局限,并没有挖掘出人类性质的本根,只有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才明确出“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由此而明确出人性的本质。

    由于古代没能挖掘出人类性质的本根,所以也导致学术理论界一致认为人性包括“善与恶”两个方面(这种认识在网络中比比皆是),但事实上这是很能迷惑人的一种误解,其很难与西方有神论在这一问题上划清界限,仍然与西方那种人性与动物性不分的错误阐释相混淆,给西方对我国的文化渗透留出了空隙并创造了可乘之机,也有些埋没了我国古代的人文科学和马克思主义的深邃原理。

    根据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人性的本质属于劳动性,它代表着人类社会的一切真善美,而其动物性才属于假丑恶,这是非常明确的,而如果继续以“人性的善与恶”为基础进行理论研讨,就等于将动物性与人性继续搅在一起,属于一起步就产生了错误。既然人的天性属于劳动性和真善美,顺应人的天性而教化并治理社会,哪有不一呼百应并众志成城之理?所以,对人性做出现代化修订,不但可以弘扬我国传统的人文科学,而且也可以促成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并使其两者从本根上深度结合在一起,其对我国人文科学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二)运用劳动原理整合我国的道儒释

    长期以来,我国理论界在习惯上往往是按“儒释道”进行排序,但按照道学与儒学的基本关系,以及孔子将其儒学的本源置于道学项下的实际情况,应该将其调整为道儒释才符合实际。

    由于道儒释理论各成一家,一直难以统合在一起,其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缺失人类的本根,而最终则不得不由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将它们整合在一起。

    根据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所得出的“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它可以使道儒释理论在这一基本矛盾基础上各安其位,并相得益彰,例如:

    马列(理论)主根(劳动),道学主脉(阴阳),佛学主心(灵魂),儒学主政(家国),虽然它们各自的理论也都互有交叉,但它们的主要功能则是存在区别的。这样整合,它们各自的功能不但依然能够保留,而且也将它们“剥削与被剥削”、人类的“阴阳”、“善与恶”或“神与魔”的论述通过“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系统整合在了一起,从此使它们成为一家,并形成了我们中华人类学系统论。

    (三)中华人类学系统分类后更便于应用

    中华人类学属于系统论,它既包含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也包含经济学与人文科学,这样分类不但符合我们中华理论构建模式,而且也更加条理清晰,更便于掌握与应用。

    1、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区分属于中华系统论基本的构建模式。关于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区分,在上面和前文中曾反复提起,这属于我们中华系统论构建的基本模式,它可以运用其经纬学原理将复杂的事物与学问条理化和简单化,使其既具有统一性又具有特殊性,既具有原则性又具有灵活性,能够适应人类社会各种复杂的运动与演化。

    在中华人类学系统论中,其“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属于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而其特殊矛盾,则属于这一基本矛盾根据社会运动的实际和所遇到的具体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并由此而广泛联系,“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就在这里体现出来了。

    根据我们中医药学原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关系也类似于“本与标”的关系,比如在国际关系中,中美贸易战与科技战等的争端,很明确其属于“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这种基本矛盾,也属于我们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非常明确。由此,在对这一基本矛盾的具体运用中,我国决策层表现得非常淡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处理得有条不紊,通过对“标”的有效治理,也在“治本”方面步步推进,使美国越来越处于“四面楚歌”之中。

    再比如“阶级斗争”问题,这属于许多“本本主义”者们难以割舍的情怀,根据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基本关系,在社会变革激烈时期,可以运用“阶级矛盾”之“标”区分敌我,这符合“急则治标”之理,而在和平建设时期,则应该“缓则治本”,运用这一基本矛盾对社会进行教化,不但可以加速经济发展,而且也可以提升社会的道德文化水平,促使社会向着更加文明的方向发展。

    2、将“政治经济学”区分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根据以上对劳动与人性的重新修订,它已经从本根上将“政治经济学”区分为经济学与人文科学,因为劳动既属于一种思想,也属于改造自然的一种能量运动(与宇宙能量观相统一),而这种思想和能量运动的实施者则属于人,它们两者在性质上属于一主一辅或一主一从的关系,而这一基本关系必须要在理论中明确区别开来:

    (1)经济学:(认知并)改造自然(为主),它与宇宙学或自然科学相通。

    (2)人文科学:认知并改造人类社会,它以经济学为基础,但又能反作用于经济学。

    由此,便将西方重“政治经济学”而我们中华重人文科学的学术偏颇统合起来了,克服了仅通过(资本)“政治经济学”阐释并治理社会有些局促而拉不开架势的窘迫(目前的“政治经济学”的确暴露出一些缺欠与不足)。

    通过这一基本分类,经济自然要归经济,而政治则需要归入人文科学,而通过“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这一基本矛盾也可以看出,虽然经济是基础,但它受人文科学的政治所统御,由此,它也为我们诸多的国学文献开辟了相应的空间(原来儒学等在“政治经济学”项下没处安放而遭遗弃)。同时,它也将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关系进一步阐释清楚了,解决了在市场经济中“经济发展而道德滑坡”的矛盾,并能够正确处理“义利观”。

    3、经纬学原理和“标本兼治”既具有原则性又具有灵活性。中华人类学系统论,这属于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基础上所构建的理论体系,它在基本矛盾之“本”原理的规定下,可以适应社会所出现的多种特殊矛盾之“标”的阐释与治理(其基本功能就属于横向的广泛联系),从而因时因地制宜进一步衍生出各种不同的应用理论,比如出现经济发展中的调结构、补短板、增动能以及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矛盾等,都可以因时因地制宜根据“标本关系”做出调整,以适应不同条件下的具体应用。总之,有什么问题就处理什么问题,对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怎么有利就怎么做,不必受一些条条框框(如所有制)等所制约,从而大刀阔斧,勇往直前。

    所以,通过对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区分,它不但克服了两种矛盾不予区分那种一锅乱炖的弊病,而且根据我们中华的经纬学纵横运动原理,将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能够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既具有很强的原则性和计划性(基本矛盾),又具有非常灵活多变的应用性(特殊矛盾),我国操作起来会更为轻车熟路,得心应手。

    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理论构建模式,这属于我们的中华思维与智慧,在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其“四项基本原则”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就属于我们中华经纬学原理与“标本兼治”运用的实操范例,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通过劳动原理系统整合,它使得中华人类学系统论这一理论体系具备了坚实的本根,不管是在阐释还是应用中杜绝了那种崇古崇西空谈的毛病,使其真正成为了一种既能够“通天”,又能够“达地”而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而由于中华人类学系统论杜绝了空谈,它也会带动宇宙学系统论加速向杜绝空谈的方向发展,从而实现我国整个理论体系的实用化和现代化。

    由于才疏学浅,以上所谈如有不妥之处,恳请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