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
2020-12-04
字号:

    近代的人类历史表象是现代化,实质是人类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之路。反观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充满艰难,其中不得不提的是四个黄金时期,一是同治中兴,二是民国黄金十年,三是共和国成立后1953年至1963年的十年大发展时期,四就是1978年后改革开放四十年黄金时期。这四个时期都是中国结束战乱或政治动荡,处于相对稳定的时期。但是,前二个黄金时期都被日本打断,一是中日甲午战争,二是日本侵华战争。第三个黄金时期因为中苏关系破裂而被打断。目前,中国正处于第四个黄金时期,那么随着中美矛盾与冲突的升级,中国现代化之路会再次被打断吗?

    同治中兴可以说是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的第一个黄金时期,它是指清中叶后,同治在位期间(1862-1874年)为维护满清统治的一个惯性恢复阶段。适逢1860年清政府与英法合作,及太平天国崩溃(1864年),政治上出现了一个平静时期。之所以说这个时期是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的第一个黄金时期,主要是指洋务运动,中国出现了一大批新式企业,从而迈开了中国近代化的第一步。另外,引进西方科学文化知识,促进了国人的思想解放,为今后的社会变革某种程度上奠定了思想基础。同治中兴期间,清王朝与西方列强并未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形成了所谓的中外和好的局面。也正是在这一期间,西方的科学知识大量传入我国,魏源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最终在此时被付诸了实践。当然对于同治中兴,历来有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同治中兴”是促进中国近代历史进步的一个阶段,主要体现洋务运动上,当时大兴洋务,先提出“自强”以后标榜“求富”创办了一系列近代企业,包括福州船政局、江南制造总局、开平煤矿等等,这客观上刺激了资本主义的发展,洋务运动过后的“实业救国”思潮不能说与这段时期没有关系。同时洋务运动中的近代企业虽然管理不属于规范的资本主义经营方式但是也从某些方面刺激了中国无产阶级的出现。斯塔夫里阿诺斯教授认为当时的外国人(外国殖民者)对中国兴起的这股潮流感到吃惊、害怕和敬佩,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的大小官员全部行动起来了”。也有观点认为“同治中兴”,实际上是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訢的自我吹捧。太平天国之后,清政府收拾战乱之后的烂摊子,因为富庶的江南十几年不能正常交税更显得困窘,恭亲王等引进国外技术,希望用西方技术和企业挽救清王朝,在李鸿章、张之洞等人努力下欣欣向荣,于是就人宣扬“同治中兴”。洋务运动最想做的,是造出西方的“船坚炮利”,一方面抵御外国侵略,更重要的是镇压国内的人民运动。到了后来也办民用工业,总体上是官办工业配套和为官员们敛财的。其最大的“政绩”是北洋水师。洋务运动思想上,留下一批拥有西方视野,能够全面批判传统文化思想的人才,但这些人没有形成民族振兴的合力;有近代化的军事思想人才,但因为上有保守权贵排挤下有人民揭竿造反,这些人才成了后来军阀混战的基础;有中国现代企业的发端,但是畸形又脆弱,到了光绪皇帝戊戌变法的时候,已经是第二代企业。封建制度的腐朽,统治者的愚昧最终毁掉了这场“自强”的迷梦。

    1894年中日甲午一战,不仅打断了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而且大量战争赔款对中日两国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战败,除了国际地位下降,领土主权丧失,还要支付大量战争赔款。对日本而言,战争赔款和战利品合近5亿日元,犹如强有力的血液,令日本的经济、教育得到快速发展,迅速从依附国成为经济强国。甲午战争之前,欧美诸国认为,控制东亚地区的三大势力是英、俄、中,中国的实力强于日本。甲午一战,日本大获全胜,国际地位迅速提升,控制东亚地区的三大势力变为英、俄、日。1904年日俄战争,日本战胜强国俄罗斯,控制东亚地区的三大势力变为英、日、俄,日本进入强国之列。甲午战争之后,中国进入了一个长达20多年的动荡与战乱时期,先是八国联军攻打北京,辛亥革命,清政府灭亡,袁世凯称帝,然后是军阀割据,等等,这一动荡时期一直到1928年中国重建统一,由此开始了新一轮现代化的建设。实事求是地说,称1928年至1937年这10年为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岁月,或许稍过,但中国的现代化在此期间确实获得了长足发展,如果没有这10年,中国不可能有与日本一决雌雄的底气,更不可能苦撑待变迎来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形成。

    这段时间GDP年平均增长率竟然达到3.9%(截止1941年),人均GDP年增长率1.8%。当时民族资本开始发展,针织、丝织、染织、印染、毛纺织等轻工行业一度在国内市场可以和国际资本争锋。并由此催生了一批新兴产业的发展,比如小型机电工业、染料工业、化学工业等,工业产值的年增长率曾达到9.3%。在铁路、公路和邮电建设上,这十年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尤其是公路,在抗战前足足修了8万公里。在邮电系统中,长途电话系统扩充了4.8万公里,基本实现了省级单位覆盖。铁路方面收回了很多外资经营的铁路,后期控制了1.1万公里的铁路,超过全国铁路长度的一半。教育方面制定了标准国语,并推行扫盲运动,到1936年拯救了685万文盲,当时全国文盲是2亿人。公派出国留学制度让精英教育得到发展。当然,对民国黄金十年的最大异议是,所谓的民国十年不能说毫无成就,但这些成就没有惠及普通百姓,尤其没有惠及占最大比重的农民。所以那只是资本家、金融家、大地主、买办、军阀们的黄金十年。况且细究起来也不足十年,1931年就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了,由此中国又陷入了长达二十年的战争与动荡时期。中日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与甲午海战不同,多数中国学者认为抗日战争对中国来说不可避免,但不管怎样,又是日本第二次打断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使中国资本主义的黄金岁月戛然而止。14年漫长等待,8年殊死抵抗,中国付出巨大的生命代价、物质代价,战前开启的现代化进程也化为一股青烟。

    中国通往现代化之路的第三个黄金时期是1949年特别是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之后的十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新中国领导层对工业化的目标非常明确。刚建国时,毛主席就决定,一定要把中国这个国家从农业国变成工业国。这个时期中国现代化的发展显然离不开苏联老大哥的帮助。1954年10月,赫鲁晓夫访华,标志中苏“蜜月期”的开始,在当时,中苏贸易在在中国进出口总额占到三分之一以上,甚至是二分之一以上,并且,双方积极展开互惠互利的交流,比如,苏方负责向中方提供机床、起重机、空气压缩机、水泵、柴油机、发电机、汽车、农业机械、工具和其他货物;中方则向苏方提供硫磺、水银、烧碱、焙烧苏打、大米、茶叶、毛制品等。除了经济贸易往来,苏联为恢复和建设中国的国民经济,也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特别是对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简称“一五”计划)的援助,为中国打下了坚实的工业基础。邓小平同志在1989年5月会见来访的苏共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时,也充分肯定了苏联50年代在援华项目方面的帮助,承认“在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苏联帮助我们搞了一个工业基础。”苏联为了帮助中国实现经济发展计划,中国也出于更好地完成“一五”计划建设指标的目的,从1954年开始,苏联就大量增派技术顾问和专家来华工作。到1955年1月,仅是来中国进行技术援助和指导的苏联专家就达到了八百人左右。在此期间,这些苏联顾问和专家不仅仅完成协定规定的任务,而且还为中国培养了大量的专业技术干部。例如,培养了八百名动力装备安装工和调试工,近六百名机械装配工和一千多名各种专业技工,这些优秀的技术工人,正是当时国内最为缺少的人才。但是,好景不长,中苏蜜月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陷入破裂,中苏脱钩使中国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而且之后不久中国国内发生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国进入了十年动乱时期,现代化进程再次被打断。

    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标志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再次起航,过去40年人类历史见证了最伟大的现代化进程,不仅在40年里中国走完了西方国家50年乃至于100年才能够走完的现代化之路,而且中国一举从一个落后的国家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一个奇迹。如果套用毛泽东的一首诗词,那就是,什么英国模式,德国模式,美国模式,日本模式,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上世纪初畅销书《世界的美国化》作者威廉·斯迪德认为尽管在18世纪美国处于英国统治之下,但是随着美国的崛起,英国未来的经济将与美国息息相关。当时欧洲人惊呼“美国入侵”,牢骚满腹的抱怨每天早晨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在美国制造的闹钟声音中醒来;从产自美国新英格兰的床单上爬起床,用纽约的肥皂和扬基安全剃须刀刮脸。然后穿上产自西卡罗来纳的袜子,再外面再蹬上一双波士顿长靴;系紧康涅狄克州产的背带裤,等等,欧洲人发现生活已经离不开美国制造,英国首相威廉·格兰斯顿1878年就预言美国在商业地位上超过英国是无法避免的,“当我们还在为自己的快速发展洋洋自得的时候,美国人已经在一路小跑超过我们。” 那么,美国为何会超过英国呢?原因之一是英国人和英国公司每年都将他们一半以上的存款投资到美国,这甚至超过了他们对自己国家的投资。虽然这些投资带来的收益使英国每年的国民收入得到增加,但是这些投资本身让美国企业完成了现代化,美国在一夜之间从以农耕为主的社会成为以工业为主的都市化社会,成为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功的象征。对此情景我们并不感到陌生,只是目前被抱怨的和被羡慕的主角是中国而不是美国。

    历史学家贡德·弗兰克在其《白银资本》一书中认为,从航海大发现到18世纪末工业革命之前(即1400-1800年左右),是亚洲时代,确切地说,亚洲,尤其是中国和印度洋,是这个时代全球经济体系的中心,而欧洲实际上仅是世界经济的一个次要的和边缘的部分。但是,美洲的发现使欧洲获得了发家致富的第一桶金,它们用美洲的白银以换取亚洲与中国的商品,美洲的金银首先使欧洲能够在亚洲经济列车上购买一张三等舱的车票,然后又能够包下一节车厢,最后才取代亚洲成为经济列车的火车头。同样,如果套用这句话,我们可以说在过去近40年的时间里,中国通过市场换资本,通过廉价劳动力换投资,在美国与西方经济列车上购买了一张三等舱的车票,然后又包下一节车厢,目前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列车的火车头。无疑,中国崛起及其世界影响力的基础在于经济全球化,一是因为改革开放政策,融入世界经济秩序,抓住了全球化的机遇,由此在不经意间顺势而起。二是中国不仅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遇,而且顺势而为,正在成为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其标志就是“一带一路”。 哈尔福德·麦金德曾经讲到“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将地球翻转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包含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内的陆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颠大致处于该半球最显眼的地方。”显而易见,地理大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地理发现,更重要的是在于商业贸易与经济发展机遇的发现。与此对比,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堪称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它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它又将地球翻转了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已经沉睡了500年的欧亚大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回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中国不仅是过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赢家,并且正在成为21世纪全球化的主要引领者。显而易见,目前世界体系处于新一轮的转变与过渡时期,由此各国也都在这种转变中寻求最有利的位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