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34)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五)
2020-12-01
字号:

    ——兼答张志恒先生

    拙文:正是这样,毛也好,蒋也好,甚至民国初始前后的那些名人,袁、汪等也好,他们那时未必就没有一点为国为民的宏愿正气的。事实上,从思想素质来看,他们也有他们的人生“抛物线”走势的。至于后来为什么做了坏事蠢事,说到底,还是接受(被)一些不好思想(支配)后的必然。这就是一般人性发展的内在规律性(复杂性)。也是所谓民族性(既定的落后性思想支配)的使然了。如此所以不要过重追究个人,而要追究民族思想文化的落后性,以图由此去发力努力来改变改进今后的民族性。

    张文:对政治历史人物我们主要是从人本主义的角度出发去看问题,看看他运用权力所做的事对普通民众产生什么影响。例如抗战时期实行减租减息,多少使贫雇农得到实惠,对抵御日本侵略有作用,可以说是个不坏的决策。实行暴力土改,破坏农村正常的伦理秩序,对相当多“生产组织者”造成伤害,这是违背社会法理的,但对一部分人夺取政权有益。随后又将分给农民的土地收归集体所有,进行“大折腾”,造成历史上罕见的大饥荒,面积之大,死人之多都属第一。这样的“领袖”仅仅从不懂经济去看已经不够了,因为是在犯罪,伤害到了大量的普通民众的生存。赞扬这样的执政者不是很奇怪吗?仔细分析所提出的赞扬理由,相当多是不符合逻辑要求的,不能作为“证据”,也不是可以判断的命题。例如“他使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显然是一个修饰语句,是形容一个问题,并没有提出问题。把它作为赞扬一个人的理由是逻辑上的混乱。类似现象举不胜举。

    从理论上评价一个政治历史人物也是看问题的一个角度,但必须要在“知识分子”界内来谈,这和你要下棋,必须找会下棋的人一样。让不会下棋的人来评论一个人的棋技是很荒唐的事,但这种无理的现象在评价政治历史人物时却是常见的。例如研发出核武器对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如何,对本国经济如何,这绝不是一般人可以讲清楚的,让普通民众对此唱赞歌,不就是缺乏逻辑吗?让普通民众从政治角度评论历史人物,去唱赞歌就是一种不讲理的现象。什么“推进了历史的进步”,“解放了劳动人民”……这些都是从社会学理论看问题。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具体的社会里,但理解这些社会理论是困难的,多数情况下也是没必要的。再如所谓创建了“某某思想”的说法,仅就“思想”这一概念就不是可以简单去理解的,用“某某思想”来作为赞扬“某某”的理由,这不是缺乏逻辑基础吗?

    一个人总会有某种精神需求,但常常又不能得到,有从得到的人那里“分享”的心理,最突出的就是对胜利的渴望。同时普通人有“鲤鱼跳龙门”潜意识,尤其对由普通人上升到“帝王将相”的人,充满好奇,容易产生盲目崇拜。这些心理作用常使得一些人在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忘掉了是非标准。不在乎这个人具体做了什么,对社会产生了什么影响,只是以是否胜利作为标准,也就是我们传统中的“胜王败寇”。这种思维对个人在复杂情况下如何“选边站队”提供了最简单的“标准”,但对自己最终会带来什么结果并没有去想,很可能如人们形容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胜王败寇”的认知阻碍了社会向文明发展,助长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恶劣行径。同时这也是无知的表现,往往只是看到他人的辉煌,而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任何胜利都只能是暂时的,任何由“暴力”带来的光环都将很快褪色。

    答复:张先生似乎并不理解不理会拙文讲到的一般的人性,你提出的人本主义,实质是以人民眼界为标准的民本主义,它很容易滑入民粹主义的。事实上,现在民间对毛泽东的看法,既有神祇化的,又有妖魔化的,大都是建立在感性认识基础上的思想碎片,确实没有多少理性价值。你列举的暴力土改,跑步进入集体所有等问题,恰好都是阶级(路线)斗争学说等落后思想造的孽难,只有从思想理论上摒弃它后效才可能行才可能好(反之,这种阶级路线姓社姓资的思想意识一日不去,就有可能在今后适当时机下,会卷土重来危害我们的)。但从其力举者的初衷来看,未必就不是想打造一个公平的世界的,怎么还倒念念不忘他的个人责任,请问这样能够追究清楚,能够带来好效果吗。西方那句名言“饶恕他吧,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中的睿智我们作怎样的理解把握才好呢?我对毛泽东的赞扬理由主要集中在上面讲到的那种促使国人思想意识的现代性(作用)——包括思维方式上的实事求是和伦理道德的利他崇高。你要驳倒它只能具体一条一条举具实例证伪才妥。另外重申一句,我对毛泽东晚年深受传统落后的权术思想影响及其晚年病态化的斗人思想也很扼腕。文革还使我的一位至亲死于非命,但反思这一切我并没有直接恨上哪个具体的人……我倒这么以为,讲历史沉思,重点不是指史实细节明晰上针对具体人和事错对和责任追究(那是法律管的事),而是可以在大致性了解——比如我们都是经历者亲历者,都可以尽量理性地努力地辨别许多历史事情的基本对错和责任的——之基础上,系统的全面的联想与之相关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其它史实事实,寻找其中内在的共同规律性;甚至还要尽量努力地跳出这种族群性沿袭的窠臼,广泛地结合外族或者另类文化文明的情况,比较其中的特殊规律性和共同规律性,由之激浊扬清、扬长避短、删繁就简、提纲挈领的找到一个顶高的思想立点(视角),再来透视古今中外人世间的一切一切。如此这般,所谓的文革沉思或者防止文革再来或者弄清楚我们的前进方向和重点等等疑难问题命题也就都会迎刃而解了。

    张文:吴先生对文革的思考里面有不少见地,但我觉得对文革的反思并没有跳出“文革思维”,何为“文革思维”呢?很简单,就是寻找“正确思想”,寻找“真理”。这种思维发展下去的结果就是对“法治”的破坏,文革的发生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文革不就是在“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在这些“真理”的口号下掀起的运动吗?!我们反思文革,一是从常识性的“法律”角度去看,也就是要对文革期间被毁、被浪费的公有和私有财产追责;要对千百万人身和生命受到侵害问责。如果是从思想文化的角度去看,就是要恢复思想、理论、文艺的精神含义,尊重和维护它们的“纯洁”,而拒绝“权力”的绑架。文革就是发生在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浩劫”,是人们丧失了思想、文化的结果,我们没必要在文化精神领域去为“浩劫”找“理由”。再以“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为例,我们对于它是否“存在”,是否符合实际,是否“正确”,只是“谈论”是可以的,但我们不能让每个人都“必须”来关心,不能作为普通教育的内容,尤其不能用考试来诱逼参与“讨论”。作为公职人员,当代表“权力”说话的时候,不能对任何思想理论做出“裁决”,这应当是“依法治国”最重要的一点。“法治”是规范人的行为,而不是规范人的“思想”,这实在是反思文革得到的最大教训。文革所以发生最根本的一点是对人思维的干涉,是企图规范人的想法,是“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其逻辑是人的行为靠思想支配,而这是看错了问题,绝大多数人的行为是由当时所处的“环境”决定,从个人能得到什么利益或危险来决定做什么。这些在今天看似谈学术问题,而实际上是我们的社会是要“法治”的基本问题,任何人的“思想”别人是看不到的,也不可能影响别人,人能看到的,感到的,只能是人的行为。而“法治”的目的正是规范“人”的行为,而不是规范人的思维和想法。为了规范“思想”,才有了“理论正确”、真理”等等概念。今天我们要认识“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不是它是否“存在”的问题,也不是这个理论是否正确的问题,而是人的行为只能跟着是否“守法”去行事,而不是听命于什么“理论正确”或是什么“真理”。这是历次运动用无数人鲜血换来的“教训”,也是我们消除再次发生文革的隐患必须做到,也是最难做到的一点!

    答复:这段话的中心思想是不是讲思想文化没有上下优劣,中国的现代化只要思想自由就好,只要把法治建起来就好?如此我不能苟同。能不能请你细心去观察下那些落后国家的情况。比如印度为何建立现代政治体制70年了,可在印度教内涵着严重的等级意识、苦感意识、散漫意识等落后思想支配下,社会的法治管理却仍十分乏力,脏乱差腐败仍然突出啊。张先生总是肤浅简单地将法治建设建成放在第一位甚至仅有的现代化目标上,这个抱持其实稍稍拷问就会解答不清的:比如我国为何近代100多年了法治建设依然维艰呢?张即会按照大路货的思路答道:是政治体制没有到位。那么你能不能想想,这世界上大多数非发达国家都是建立了现代性政治制度的,为何法治依然不大起作用呢?根子还是它们的观念文化落后牵制了呢。总的来看,建立现代高效公正的法治社会,族群观念文化中所包含的平等意识、契约意识、诚信意识、认真意识等是必不可少的思想基础。反之,如果观念文化拥有是是等级意识、关系意识、欺诈意识、马虎意识等就势必很难建成现代法治的。

    事实上,你反过来也可悉心去观察分析每个发达国家,无不有着一套特定的(一般都有其先进性的禀赋)思想信仰在做其根本性的支撑的。美国一位大法官就曾概括了美国三大立国基础,其基督教(新教)思想是排在首位的。所以,人家那么推崇自由的价值,实在是建立在一系列已有的先进性思想意识基础之上的。中国从来就缺乏发达国家那些立国的先进性思想体系,却在一片念念不忘个人功名利禄的世俗性(现实性、落后性、守旧性)传统性、自然性的现代文化沙漠上那么推崇自由,能够得到什么好的结果吗,我很怀疑。前些年那个关于金融领域全面改革的决定甫出,我在一个学习会上浏览报章上的《决定》之余,读出其主旨就是要搞金融自由化,我实在是担心历来缺少诚信意识的中国市场如何不坑蒙拐骗更厉害呀。于是乎,我甚至不无激动的对学习会上的同事们喊了一句:市场上马上骗子要满天飞了!果不其然,三两个月后各种各样挂着空牌的投资公司、跑路公司蜂拥而出了……当然话又还得说回来,我反感过高推崇自由的价值,但并不等于反对思想自由。我写过许多中国改革设想的文章里,也对积极稳妥的思想自由提供了专门的诸如“园地分类,解除(行政)级别,良性竞争”等对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