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路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页
东海漂来九莲 西天飞来二鹫
2020-11-27
字号:

    一,东海漂来九莲

    如果把五六十亿年的地球史,缩小到二十四小时,那么,古生代之前,也就是隐生代即生命现象不大显著时代,一共要占二十个小时;古生代占二个半小时;中生代占一个小时;新生代半个小时;而人类祖先出现的第四纪仅占0.43秒。生命之初,大海在涨落,鱼儿在水中嬉游,小鸟在天上歌唱。地球从0.43秒之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世界开始介入人类的思维和力量。

    灵鹫山属衢北山脉与黟歙诸山同系,由开化东南行历遂安(淳安)常山伸入,灵鹫山通福建接江西连安徽,扼三省之通。长岭亘绵,似游龙出海,啸傲浙西。灵鹫山以最高的杨花峰为中心枢纽,山脉座北朝南向从杨花峰起按“个”字形展开。从杨花尖西南分支为黄坞山、火树岭、周公山,再分支为梧桐峰、百丹峰、青峒峰,北东分支为七坪岭俗称岭背越、大岗尖、蛟池峰,抵东青岗、风车尖清凉峰、祟源峰、笔架峰、大岭尖,南向中轴为大猴峰、天台峰、梓绶山(紫荆山、紫薇山)、大荫山(狮子山)。扬花峰(海拔1110米)、“梧桐峰”(海拔1091米)、“青桐峰”(海拔976米,亦名大考山)、“大猴峰”(海拔995米)、天台峰(海拔879米)梓绶山(海拔472米)、“蛟池峰”(海拔836米)、“清凉峰”(海拔987米)九峰如九朵盛开的莲花。灵鹫山拔地三千尺以上,惟南向较缓,故泉源四怖。“大猴峰”后西流者为金竹湾,南出坞口,为妙源周公山、梧桐峰、石斛源、石坑源之水,同天台山后坞紫薇山源汇入妙源溪。“大猴峰”右风车尖下南流出社坛坞、大岗涧蒌、剑门涧、金竹坞坑及上下深坑再南至云头与妙源溪汇合,大荫山(狮子山)——梓绶山(紫荆山、紫薇山)区域如同双龙抱珠。整个灵鹫山又被巨大的狮子山守着!?这很难在东南地区找到第二家这样的名山风水宝地!?天台峰高且平坦,隐而能显,从江山江郎山以东,自龙游龙邱山以西南,自衢江紫薇山以北方园数百里,尽收眼底。

    明?天启《衢州府志-郡治》有云:“‘堂架龟峰,永千龄之寿笄;山连龙沼,绕一脉之清香。’衢州郡城南有紫峰,北有青峒。峰峻天然。山川生色,塔相衢城,浮图福宏。惟有朱雀在前,山如吐焰。加以玄武在下,地爱流泉。此郡城之山河,系士杰之否泰。”灵鹫山向来是衢州古城的祖荫山、大靠山。

    从地质史看,6亿年前(隐生宙)衢州地区还只是一片汪洋,蓝藻等众多的原始生命在此不断地繁衍生息。4亿多年前由于灵鹫山、开化、常山、遂安(淳安)一带地层的抬升,衢州地区成为滨海地区,从而形成了不同于周边浅海区域的独特地理环境,为笔石、珊瑚、鹦鹉螺、三叶虫以及腕足类动物等众多海生无脊椎动物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常山黄泥塘地区的金钉子国际标准地层剖面充分向我们展示了当时生物的多样性。到了1亿多年前,恐龙逐渐成为三衢大地上新的主宰。大量恐龙骨骼化石以及众多的恐龙蛋化石的出土,向人们展现了衢州作为“龙的故乡”的魅力。

    灵鹫山地处金衢盆地西缘。金衢盆地横空出世的时候,正是恐龙盛行的年代———白垩纪早期。白垩纪的时间区间是距今1.4亿年至6500万年。由此,金衢盆地少说也有1亿多岁了,它才是真正的“万岁万岁万万岁”。

    灵鹫山山脉所在,远古是汪洋大海。后来,又成为一条大河(推测可能是古长江)的古河道。2800-3000万年前,著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中(喜马拉雅运动是由印度板块向亚欧板块的俯冲造成的,喜马拉雅运动过后,现代的中国地貌基本形成)灵鹫山山脉在两个板块的缝合处抬升隆起。沧海桑田,海滩卵石被推升到了山巅。期间,又有火山活动,卵石被岩熔烧结,铸成巨石。灵鹫山又属衢北的千里岗山脉,都是在一亿三千万年前的燕山运动(燕山运动最主要的特征是中国东部的褶皱隆起,导致中国大陆东部一系列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脉的隆起。长江中下游和华南地区大部分已由浅海转为陆地)时期形成。可以推断,那时的灵鹫山还没有今天这么高,还没有形成现在标志性的灵鹫飞翔之状的大靠山青峒峰。随着由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而致的地壳强烈抬升而成今日灵鹫山,岩石较少风化,故而山势峻拔,峡谷深幽,峰峦秀美。

    佛说,宇宙的生灭来自业力,整个宇宙的变化,不外乎自性空与缘起有而已。佛教讲无常,是因为洞悉宇宙万物乃至有情生命不断经过成住坏空四劫,无时无刻都在变异之中,生灭循环不已。因此,借用佛祖的语言,灵鹫山就是东海漂来的九朵盛开的莲花。也难怪,世人都说,东有普陀山,西有灵鹫山。

    二,西天飞来二鹫

    根据衢州市政协文史委编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衢州》(1995年3月,浙江人民出版社第166页)灵鹫寺(庵)据说建于东晋咸和年间(326~334年)是浙江最古的寺院之一。

    东晋咸和年间(326~334年)据南宋《淳佑临安志》记载:“印度高僧慧理,来到杭州西霞岭,参加灵隐寺的破土奠基典礼。” 慧理来时,从印度灵鹫山带来两只灵鹫。民间传说慧理驾着两只灵鹫从中原云游入浙。

    不几天这两只灵鹫鸟失踪了。慧理为此牵肠挂肚,焦急万分。

    慧理为寻找这两只灵鹫,溯钱塘江而上,来至衢州信安县境。忽然间,只见那两只灵鹫鸟飞临上空盘旋,然而落在慧理左右肩上。这时慧理惊喜万分,口里呐呐言道“老大老二!自从分别后,栖息在何方?” 两只灵鹫鸟听后,又拍打着翅膀,缓缓地朝西北方向飞去。

    慧理跟踪找去,来至衢州信安县的大猴岭上,只见那两只灵鹫鸟栖息在一棵古香樟上,树叉上已筑了巢,已经在这里生儿育女了,从鹫巢里探出五只小灵鹫鸟,嫩嫩的鹅黄色羽毛,不住拍打着小翅膀啧啧地叫唤,好象在迎接慧理的来到。

    慧理会意。又浏览了衢州信安县的大猴岭上的山川景色:只见山上烟云氤氲,巍峨而立,气吞山河,也算是天下雄山之一;又有那耸天之高的大猴峰,进了此山,只觉得此山极幽极美,此山山势独特,千姿百态,山谷之间幽深无比。山中古木苍天,松涛呼啸,流泉叮咚。颇有一些故乡天竺国灵鹫山的风光。慧理便对那两灵鹫说道:“老僧为你募建一座庵堂,取名灵鹫庵,作杭州灵隐寺的姐妹寺院,此山就叫灵鹫山吧。”

    慧理在灵鹫山的三年期间,跑遍衢州信安的山山水水。发现这里的人们都很热情、很好客。但田畈夏秋十年九早,山垄雨季易遭孟蛟兴风作浪的洪灾,于是决心为百姓祈福。临走回故乡时,慧理便对那两灵鹫说道:“老大你到那座离信安湖最近高山,在那里蛰伏幽居守护东南面的的百里平川吧;老二你就到灵鹫庵门口不远的蛟池峰去降服孟蛟吧;灵鹫山及信安大地总有一天会鼎兴的,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吧。”

    这两只西天飞来的灵鹫很有灵性,天长日久,老大便化作青峒峰,近看形如椅子靠背,远看呈灵鹫飞翔之状;老二在蛟池峰便化作三块巨石,其中有一块长2米,呈鹫尖嘴状,小头截面0.1平方米,大头截面0.5平方米,有1.6米向上悬空,仅有0.4米同另两块石头组合叠加在一起,蛟池峰顶如有灵鹫仰视天空防止孟蛟来兴风作浪。

    自东晋以降,灵鹫山之寺历经四次灭顶之劫,此所谓创业艰难,守业更难也!灵鹫山之寺兴衰吻合国民之兴衰,此所谓国泰则民安,民安则天下太平也!今日灵鹫山之寺及衢州信安大地的鼎兴将往古无矣!

    西天飞来的两只灵鹫在灵鹫山区千年等一回美好的时光就要到来了!

    三,镜泉公“还愿”之作

    在信安湖浮石潭边徐家坞,村人均知徐映璞字镜泉。

    镜泉公上世纪五十年代,与马一浮、朱少滨被推举为杭州文坛“三老”,与鲁迅、沙孟海、李叔同、吴晗、余绍宋、王国维等57位浙江国学名人收录于《二十世纪浙江国学家》。周恩来总理也曾亲自致函并派员抄录镜泉公的《云居山志》、《浙江灵鹫山志》、《衢州仙源三洞记》等书稿。平生著述颇丰,有《地理考》《两浙史话丛稿》《杭州山水寺院名胜志》等。1988年出版的镜泉公《两浙史事丛稿》中收入的《新五代史吴越世家补正》、《黄巢入浙考》、《太平军在浙江》、《辛亥浙江光复记》、《杭州驻防旗营考》、《近百年米价》等。1937年10月镜泉公任《衢县抗敌导报》主编,此后又主编《抗卫旬刊》。镜泉公日记体文章《壬午衢州抗战记》《甲申衢州抗战记》,为1942年、1944年的两次衢州保卫战留下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壬午夏(1942年夏天)衢州保卫战中,镜泉公带着全家老少到达灵鹫山凉棚村时,已有六七万难民环山而栖,食物难以保障,惶惶朝不保夕。镜泉公全家老少到达灵鹫寺时,怆怏难怀,遂在佛前祈祷:“一问中国能否中兴?二问衢城能否克复?三问山中能否安宁?——谓果三愿克偿,当编辑本山山志以答神庥。”

    镜泉公长于军事历史地理研究。对于石达开围攻衢州91天解危了如指掌。

    咸丰戊午(1858年)阳春三月,也是石达开离弃天京而独自远征的第三年,他率数万太平军从江西广丰进攻浙江江山,落败的清军退入附近的衢州,太平军占领江山,然后直逼衢州,当地官员缪梓率兵勇数百人击退太平军前队,然后和总兵饶廷选、知府马椿龄、知县李甫田等退守衢州城。第二天,石达开率太平军主力杀至衢州城下,拉开了围攻衢州的序幕。石达开先开始扫清外围,占领常山和开化,抓紧围攻衢州。四月,石达开见外围已经扫清,便开始全力围攻衢州城了。他先截断城中的水源,但是城内有水井无数,这让石达开很恼火。于是石达开开始指挥太平军挖地道用炸药破城。但是城外都是草滩沼泽地,遍地泥巴水,好不容易挖了一段又陷入了清军的深壕,清军注水后,地道连同挖地道的太平军全完了。石达开只好实施正面强攻为主,地道为辅的策略。接连几日太平军虽然击败了守城清军,但是无法破城。五月,太平军挖了一条比清军壕沟更深的地道,然后堆爆炸药,把衢州南向的光远门炸塌了数丈,清廷将军缪梓令衢城居民人手一砖,瞬间了堵住缺口,并实施反冲锋,太平军退回。这时候清廷命曾国藩赴浙江办理军务,并命萧启江、张运兰、王开化率军援衢州。太平军的处境越来越不利。六月初,一脸愁云的石达开远望衢州城,他这段时候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衢州城被围3个月而毫无成效,按常理衢州城里的粮食都被清军和居民耗光了呀?而且这几个月正是青黄不接之际,为何清军不是饿着肚子在苦扛的模样?石达开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原来,衢城之内菱湖(今孔庙以北)有良田百亩,粮食尚能自给自足。现在夏季已至,新谷丰收,清军更加没有了粮草之忧。石达开叹了一声气,自知太平军围攻日久,劳而无功,反而自身的粮食都耗尽了,看来只好撤兵了。偏偏这时候江西太平军来报,后方根据地建昌、抚州失守。石达开异常恼怒,立刻下令太平军撤围衢州,转兵福建。第二天,太平军分两路,由处州(今丽水)入闽,从三月持续到六月,前后共计91天,衢州围解。石达开围城时,自南而西而北,前峰及于灵鹫山青峒峰一带。当时,驻灵鹫山云头谷口老鸦岗的清军退至灵鹫山里石槽山陆家山等处同石军临溪相对,在灵鹫山中的清军未尝被祸。

    壬午夏(1942年夏天)镜泉公在灵鹫寺佛前祈祷:佛菩萨能如同咸丰戊午(1858年)石达开围攻衢州91天解危显灵解救衢民于水火。壬午(1942)日军南至灵鹫山云头谷口新宅未能过大荫山(狮子山)脚的云影桥,日军东至灵鹫山的崇源东坑但未能过崇源缺屏风山,几次作战日军都未能进大猴源。

    1945年8月,日寇投降,镜泉公称庆之余感叹:“海不扬波,民复于业,天之命欤?国之福欤?家之幸欤?神之灵欤?山志之言其可食欤?”

    1948年前后,镜泉公编著成《浙江灵鹫山志》,虽为酬神还愿,然文章奥府,是为天地之心哉!其造福桑梓之功,已超乎“还愿”本意。

    如此重要的乡邦文献却于1960年代中期期间消失。

    1942年在灵鹫寺,镜泉公同灵鹫寺主持四十六世觉定(1922-1996年,为灵鹫山下坦村人,7岁出家,1941年20岁为灵鹫寺上下院副当家,1947年上下院当家,1985年重回灵鹫寺任主持,历任衢县政协委员、佛协会长)有过深层次的沟通。1985年觉定重回灵鹫寺后,同四十七世慧达(1918-2001年)都在千方百计寻找。灵鹫寺还委托相关人员专门寻找。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曾5次到杭州拜访镜泉公女儿徐晓英女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浙派古琴艺术传承人)均无果,但却找到了一条重要线索,徐晓英女士告知,文革前由周恩来总理指示中科院图书馆将镜泉公的《浙江灵鹫山志》、《云居山志》、衢州仙源三洞记》等书稿收藏。直到2017年底,在柯城区委统战部的不懈努力下,最终找到了《浙江灵鹫山志》海内孤本,从中国社会科学院成功“回家”。

    镜泉公的《浙江灵鹫山志》在灵鹫山山灵佛菩萨灵的背景上,用灵鹫山山中、山下、近环诸刹以及名贤、僧众、碑文、诗词、名篇等把从灵鹫山(九华、七里、石梁三乡镇山区合围区域,包括衢江区双桥、太真乡部分)到 项山衢江区之铜山源水库北岸项山(含五花峰、铜山、白鹤山、叶蓬山、锦山等)的人文历史珍珠串并在一起。占去大量的篇幅记载着明果寺的变迁。

    海内孤本徐映璞镜泉公的《浙江灵鹫山志》,也是一部清“三藩之乱”灵鹫寺毁坏后重建志书。在这本志书中,镜泉公以僧众为珠体,把自清以降的衢州首寺大中祥符寺(龙兴寺)、明果寺、天宁寺、灵鹫寺的关系串并在一起。根据镜泉公撰写的《浙江灵鹫山志》,“三藩之乱”一——镇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叛乱衢州——“灾难之后”的重建灵鹫寺以三十二世祖上戒下生禅师为第一世祖。称戒生受法于义山,义山受法于雪峤(1570-1647年)故重建后的灵鹫寺,僧众排序自雪峤始,而以灵鹫山诸寺僧众分列之。目的是突出浙江灵鹫山的灵鹫寺钱塘江上游第一大佛教丛林!?

    灵鹫山佛教发展历程,起源于东晋,成熟于唐代,全盛于宋、元、明、清,衰落于清后期至20世纪中叶,恢复于20世纪下半页。

    如同镜泉公为《浙江灵鹫山志》的自序:“灵鹫山为浙江省上游胜境,岩岫杳冥,林峦郁薄,与赤城、雁荡、天目、四明相伯仲”。

    四,金庸灵鹫寺佛缘

    说来金庸先生同浙江灵鹫山灵鹫寺有一段佛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13岁的金庸正在嘉兴中学读书。嘉兴沦陷前夕,他随学校徒步跋涉数日里,流亡到了丽水碧湖。1941年,他在碧湖的浙江省立临时联合高中读一年级时,在壁报发表《阿丽丝漫游记》一文,讽刺国民党派到学校的训育主任,因言罹祸,面临开除、失学的危险,他自述这是生死系于一线的人事。在老校长张印通和同学余兆文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转入了衢州中学。

    金庸含泪离开碧湖,来到衢州灵鹫山西南麓石梁。衢州中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创办于1902年,民国时被命名为浙江省立第八中学。抗战爆发不久,衢州遭到日寇飞机轰炸,几乎天天“警报响、关店门”。位于城内府山下的衢州中学未能幸免,先是临时搬到了东乡,1938年1月,搬到衢州灵鹫山西南麓石梁镇落下脚来。当时衢州中学分为初中、高中、师范及附小,最多时有四十多个班级,分散在石梁镇和上、下静岩村。金庸就读的高中部就设在“翠岗萦抱、阡陌纵横”的下静岩村。

    日寇发动了惨无人道的轰炸和灭绝人性的细菌战,金庸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半个多世纪后他说:“战时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日本空军投掷的炸弹在我身旁不远处爆炸。我立刻伏倒,听得机枪子弹在地下啪啪作响。听得飞机远去而站起身来后,见到身旁有两具死尸,面色蜡黄,口鼻流血,双眼却没有闭上。附近一个女同学吓得大哭,我只好过去拍拍她肩头安慰……”(《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金庸/池田大作对话录)》,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一事能狂便少年》是金庸在浙江衢州灵鹫山西南麓读高二时发表的文章,也是他一生最早公开面世的作品,但随着时光流逝,几乎已被遗忘,远远不及“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出名。

    金庸在灵鹫山西南麓衢州中学,同江文焕等同学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金庸当年与江文焕、何英鹗、王浩然等同学要好,课余还喜欢下围棋。

    1941年11月,灵鹫山西南麓的衢州中学发生一起反对训育主任杨筠青的学潮,这起事件的发起人正是灵鹫山黄蒙村的江文焕。江文焕与几名学生会骨干一道,发动并领导了数百名衢州中学学生反对军统特务、衢州中学训导主任杨筠青的斗争,此事引起了国民党地方当局的惶恐与不安。事后,江文焕等8名学生骨干遭开除,省教育厅还将此事通报全省。金庸因积极参与学潮,曾被列入“过激学生”的黑名单。

    1942年5月,日军打通浙赣线,举兵南下,衢州危在旦夕。1942年5月24日,日军攻陷金华,衢州危在旦夕,学校决定停课疏散,毕业班也就三年变二年提前草草毕业。6月6日,在日军攻破衢城的前一天,查良镛(金庸)与江文焕、程正迦、王浩生等8名同学以“读书救国”为抱负,离开衢州奔向重庆。

    金庸从小就听祖母诵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经》和《妙法莲华经》,在幼小心灵中播下了佛家文化的种子。在灵鹫山西南麓衢州中学短短的不到二年期间,最好的去处不是衢州城里了,而是灵鹫山了。金庸当年的好友江文焕恰好是灵鹫山东麓的黄蒙村人。灵鹫山朝山进香之路分东、南、西、北四路。东路由杜泽镇西北行经铜山项山之下,至双桥黄蒙溪滩上岭翻九龙岗经孟高寮到达灵鹫寺。这条路对年轻人来说是登灵鹫寺最便捷之路。金庸在灵鹫山西南麓衢州中学短短的二年期间曾去过好友江文焕的老家黄蒙村数次。

    江文焕(1919—1949)又名江涵,灵鹫山黄蒙村人。江境较贫,曾在灵鹫山的尼姑庵自学初中课程,后来考上公费高中。1941年,在衢州中学读书时任学生会干部,为发动同学反对训导主任杨筠青专制统治被开除。1943年,入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以下简称联大)外文系就读。1946年下半年,联大迁回平津,分配到北京大学。1948年10月,受党派遣回衢县,与县中教员林维雁一起,在衢州中学、衢州师范、衢县县中、雨农中学、龙游中学等校发展党员多名。是月,中共衢州中心支部成立,任书记,领导衢州各县开展革命斗争,并计划去灵鹫山组建武装游击队。不幸于1949年1月23日在西安门船埠头被衢州绥靖公署特务逮捕,4月中旬夜间惨遭秘密杀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与同时蒙难的林维雁等人被追认为烈士,并在府山烈士陵园立碑勒石,号称“衢州六烈士”。

    今灵鹫山黄蒙村立有江文焕烈士纪念碑及纪念馆。问及江文焕烈士侄子一代,都说当年金庸到过黄蒙村数次,并从黄蒙溪滩上岭翻九龙岗经孟高寮到灵鹫寺进香。

    虽然在灵鹫山西南麓衢州中学不到两年,金庸始终记得少年时代求学、生活过的地方。日寇发动了惨无人道的轰炸和灭绝人性的细菌战,可怕的鼠疫活生生地夺去了同学的生命,这是金庸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死亡的切近和恐惧。他后来对和平的信仰、对暴力的厌弃,就来自青少年时代深入骨髓的生命体验。

    2004年10月27日下午,金庸先生应邀回到母校衢州一中。自1942年从衢州一中高中部毕业,金庸先生还是首次回到母校。那次回访,金庸在“衢州六烈士”之一的江文焕像前停留了好久,也许他的心再一次飞向好友江文焕的老家黄蒙村,再一次飞向浙江灵鹫山灵鹫寺!

    金庸曾说:“我许多创作灵感来自衢州。”金庸先生的小说里总是有着衢州的影子,也曾有人说衢州灵鹫山灵鹫峰灵鹫寺是《天龙八部》中的天山派飘渺峰灵鹫宫的原型,而天山童姥是衢州人。

    金庸曾说:“我皈依佛教,并非由于接受了哪一位佛教高僧或居士的教导,纯粹是一种神秘经验,是非常痛苦和艰难的过程”。

    金庸笔下的佛寺不仅仅是和尚们念经打坐的场所,佛教也不仅仅是烧香还愿的宗教,佛学更不仅仅是增加小说文化色彩的素材。它们共同承载了金庸对于江湖的理解,对于恩仇的超越,对于生死的领悟。金庸小说中蕴涵着儒、释、道墨等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其中尤以佛学为盛。

    金庸写作《天龙八部》,受佛经的影响非常明显,不仅书名直接来源于佛经,书中内容也处处流露着佛家悲天悯人的情怀,有的情节甚至是佛理的直接推衍。作为“神界”原型的“人界”的种种悲欢仇怨,在金庸“显微镜”观察下几乎可称凄厉恐怖。如果以佛家的眼光来看,则更是“朗朗世界到处藏着魍魉和鬼蜮”了。而书中的“怨”和“孽”又紧紧和佛家“三毒”联系在一起。“贪、嗔、痴”是三种普通的人性因素,佛家称之为“三毒”,它成为《天龙八部》人生世界里痛苦不堪的“因”和“缘”,也是书中除命运悲剧外各类悲剧的总根源。《天龙八部》有“世间众生”的意思,寓意象征着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背后笼罩着佛法的无边与超脱。全书主旨“无人不冤,有情皆蘖”,作品风格宏伟悲壮,是一部写尽人性、悲剧色彩浓厚的史诗巨著。

    金庸曾阅读过全套伦敦的巴利文学《原始佛经》的英文译本。所谓“原始佛经”,是指佛学研究者认为是最早期、最接近释迦牟尼所说佛法的记录,因为是从印度南部、锡兰一带传出去的,所以也称为“南传佛经”。能以汉译的佛经与英译的佛经相对照比较进行研究。随后再研读各种大乘佛经,例如《维摩诘经》、《楞严经》、《般若经》等等,疑问又产生了。这些佛经的内容与“南传佛经”是完全不同的。直至读到《妙法莲华经》,经过长期思考之后,终于了悟—原来大乘经典主要都是“妙法”,用巧妙的方法来宣扬佛法,解释佛法,使得智力较低、悟性较差的人能够了解与接受。

    从金庸成长史的视角,可以说,金庸同灵鹫山灵鹫寺的一段佛缘,既造就了他日后成为一代武侠小说泰斗,蜚声海内外的金大侠,又就了他日后成为一个信奉佛教,且对佛学甚有造诣,皈依佛教的金大侠。

    五,灵鹫山传奇

    (一)关溪“七月七”庙会因缘

    灵鹫山的大靠山青峒峰(远看呈灵鹫飞翔之状)下关溪村“七月七”庙会是衢州地区的农村“情人节”。从因缘上说,大靠山青峒峰梁三洞的传说是其渊源而衢州地区古时对传轮禅师(定光燃灯佛)崇拜是其催化剂。杀身之祸的吴太公平安回关溪老家,亡于“七月七”,在当时人看来是定光古佛显灵,从而促进了关溪“七月七”民俗的形成。

    衢州这个地方,定光古佛民间信仰极为浓厚。以前灵鹫山西南白云禅寺有一对十分有趣的长联,上联是:“端肃诵经一星期种百善根于一佛二佛三佛四佛五佛,无量千万佛,总祈佛佛降祥,挽转天心,出衢民于水火”。下 联是:“虔诚礼忏七昼夜到五行坛设金星水星木星土星火星,连贯亿光星,务乞星星耀吉,维持世运,奠柯邑若苞桑”。 上联中五佛为,梁代古刹天宁寺为一佛,鹿鸣山寺为二佛,过衢门山接待寺登白云禅寺为三佛,大靠山转轮禅寺为四佛,百丹峰玉泉寺为五佛。这五佛均与金华圣者徐志蒙定光古佛有关。古时,登大靠山、百丹峰有不少过白云禅寺从石粱杨家源村北沿古道登山登山。登大靠山转轮禅寺后,沿分水山脊再到百丹峰玉泉寺。

    杨家源村在大靠山青峒峰西南麓。出村北上行西边就是小靠山形同凉伞(大靠山山半)山间有梁三洞(或说凉伞洞、白蛇洞)民间传说此洞既通杭州西湖底下又通四川峨眉山。俗传,梁三洞是许仙前世的故居,也是青白二蛇的诞生地。自宋以来,灵鹫山大靠山定光佛成道的转轮禅寺的右廊一直塑着许仙、白素贞、青儿的神象,表示娘家人对他们的怀念。

    关溪村农历七月七民俗节始于明末。

    村中原有龙凤庙,龙庙当地村民又称三皇殿,在村前东边,凤庙在龙庙之后偏西,现今村民在村中古建筑——凤庙所在之地又修建了龙凤宝殿。

    明代末年,杀身之祸的吴太公平安回关溪老家,亡于“七月七”,在当时人看来是定光古佛显灵,从而促进了关溪“七月七”民俗的形成。

    明代末年,农民起义时,明朝吴子太公(太监)因资助起义队伍,被朝庭得知追杀,为避免杀身之祸,吴外逃。一路劳苦奔逃,最终逃到山东避难。待风声过后,几年后吴子太公于农历七月六日回到老家关溪,他认为此次自己逃过劫难,逢凶化吉,全靠佛主保佑(明清以来,衢州地方村庙村殿的祭主都习惯性称老佛)。于是到关溪大考山下三皇殿寺庙祭祀佛主。当天,杀猪烧水,但吴子太公年岁已高,加上这些年疲于奔波,终因身体憔悴,于次日七月七死亡。当地人为了遂吴子太公的心愿,于是将他遗体用轿子抬到佛寺佛主前,用泡猪的汤水浇佛像,以示佛主能保偌天下百姓平安。此后,每逢七月七日,关溪当地村民都要用轿子抬着三皇殿的八尊佛雕像,一路上吹着喇叭,抬到太公祖故地前,挑担水,在太公坟前浇水,并用水冲洗自己身体,以求净身,意思是:消灾,老佛保佑,万事平安。民俗每年的农历的七月初七日,一直在关溪村三皇殿举行,并保留着“抬喜神”的风俗。如今,这一衢州地区的农村“情人节”民俗,由龙凤宝殿传承了。

    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大靠山梁三洞的梁三老汉后化身许仙、白素贞、青儿的娘家在灵鹫山的大考山传说,没有宋景德以来衢州地区对传轮禅师(定光燃灯佛)崇拜,不可能有关溪这一衢州地区的农村“情人节”民俗。如,灵鹫山大靠山粱三洞通四川峨嵋山,就来源于定光燃灯佛崇拜,灵鹫山相传为燃灯古佛闭关修练成道之所,道成迁峨嵋山,故有“先有灵鹫,后有峨嵋”之说。而杀身之祸的吴太公平安回关溪老家、太平神樟、“夫妻樟”此类明末以来的传说,在神话是古人的宗教信仰、历史、科学、艺术的时代,只能信以为真了。那时的社会文化规范,都是通过神话得到证明与肯定的。现代人已不再相信神话的历史,但其人文艺术功能仍将万古长青!?

    如今,灵鹫山的大靠山青峒峰已成为年轻人向往的青春活力之山了。

    (二)定光佛点拨方应祥读书

    方应祥(1561-1625年)字孟旋,号青峒(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明代灵鹫山坦溪上、下坦村邻村沐尘村人。清康熙《衢州府志》称应祥“为文自辟阡陌,非六经语不道”。著有《四书讲义》、《青来阁文集》等。与徐日新、叶秉敬等于大考山青峒书院创倚云社,于烂柯山举办青霞社,编《青霞社草》和《青霞诗文集》。

    方应祥由于家境清贫,为减轻父母负担,从青少年时代起就过着半樵半读的生活,直到三十二岁,自学成绩优异,考取国子监监生。第二年又考取拔贡生,一乡盛赞。

    万历丙午年(1606)秋,45岁的方应祥又届应举时机,在亲友的帮助下,凑足路费,赶往省城杭州应试,得中举人第四名,荣归故里。第二年春季,便是殿试之年,要上京会考,方应祥只因路费不济,无钱乘船,步行进京,误了考期,只好半途而返。

    方应祥并没有气妥,在家乡后山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转轮禅庵旁,自己动手,加盖了三间小小土墙房,起了个“倚云书社”之名。约书友徐日久一同进山苦读。到了第三年春天,方应祥和徐日久结伴提早进京赶考。徐日久得中进士,而方应祥因一字犯了忌讳,文章虽好,名落孙山。

    方应祥回到家里,闷闷不乐。为了消愁解闷,有一天携带柴刀去山上砍柴。山脚下有口池塘,他便坐在塘边上发起呆来。心想日久平素成绩并没有我好,倒能金榜题名,是否命里注定我没有功名?一时想入非非,便气愤地紧握柴刀,对天祷告道:“皇天在上!听我禀告:我方某命中注定没有功名,我将柴刀向水中拨去,便沉下去吧;如果我方某命中功名不绝,就让柴刀浮出水面来。”说完,就用力将柴刀往塘中拨去。不一会,奇迹出现了,那柴刀果真浮出了水面。

    这件奇事,在后人为方应祥的墓志中有记载。民间盛传方应祥的真诚打动了定光佛。

    当年,志蒙猪头和尚在金华转庄寺不被接纳时来到西安(衢县)时,经打听,便往北乡明果禅寺奔去。唐末宋初,明果禅寺名气很大。第一位主持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彻禅师(俗称草鞋仙)曾被宪宗皇帝请到金銮殿上讲过佛经。大彻禅师道场由唐代女皇武则天题写寺额,还有大诗人白居易撰写的传法堂记碑文。不过,这时大彻禅师已经圆寂。第二代主持是付道和尚。付道和尚法诣也很深。知道志蒙来历不凡,过了几天便点化他说:“此去西方,有山名玉泉,上有玉泉庵,此虽庵小,但风水极佳,庵后有口玉泉井,泉甘且冽,是佛祖等你去削发的。”志蒙根据付道师父的指点,来到玉泉奄,便用玉泉之水,香汤沐浴,削发剃度。后在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转轮禅寺成道,衢人称之为定光(燃灯)佛应身。定光佛在大靠山青峒峰为方应祥的真诚所打动,便点拨他到明果禅寺结佛缘觉悟。

    方应祥在明果禅寺潜心苦读。先后遇三位妙龄姑娘戏弄,他都一一回绝。

    某日隆冬,天又下起鹅毛大雪来,山沟里雪深三尺,人不能进出。不巧的是,前二天庙里和尚出门化缘时带走了火刀火石(当时火柴没发明)。方应祥一心扑在书上,天寒灶堂里的火种熄灭得早,都不知道。没有火种,生不了火饭,也无法取暧,只一人蜷缩在灶堂里柴草堆上,又冷又饿,浑身发抖。心想:“这回真完了!”

    就在方应祥频于绝境时,不料从山门外进来一位老太太,手中提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煨着一罐热腾腾的饭菜,进来对方应祥道:“先生请用饭吧!”

    方应祥正饿得慌,也不问来者是谁,只顾大口大口地吃。吃完饭,又用火盆里的火种燃起干柴取暖,这才浑身舒展过来,问道:“老太太!你是何庄人士?日后方某定上门答谢救命之恩。”

    老太太这才告诉他:“先生真君子也!以前有三位妙龄姑娘戏弄先生,皆我所化。”方应祥听了更觉惊奇,问道:“老太太!你是何方贵人?”

    老太太不慌不忙道:“我乃龙游小南海竹林禅寺的观音大士也,受定光佛委托,在此助缘开示你!”方应祥听了,跪下便拜:“愿大士指示学生求学迷津,他日自会上竹林禅寺还愿。

    观音大士言道:“大明朝自朱元璋开国以来,以理学取士,独尊朱熹《四书集注》。朱熹当年曾在烂柯山‘柯山书院’讲过学,并留下《四书集注》,你当把朱子研读透。但自‘程朱’‘陆王’之辩以来,阳明心学盛行,孔孟经千年佛学交融,朱执理王执心。佛教因明学的学问,为儒家注入了新鲜血液。禅宗讲即心是佛,明心见性,人人皆可成佛,这与孟子人人皆可以成为尧舜有异曲同工之妙。儒家心学源自孟子,南宋陆象山往前进了一大步。朱陆鹅湖之会既是理学确立,也心理之路分野。王接继陆的心学走出与朱不同的路子:既接上人人皆有佛性又回归孟子人人皆可成尧舜。但平庸的人总以为王否朱,看不出朱王之学如同一枚铜币正反面,是在更高层次的统一。你要在研读透朱子的《四书集注》基础上,还应吸收王阳明儒家心学的合理内核。”

    春天来了,雪也化了,方应祥遵照观音大士的指点,又约书友徐可求等再上大靠山青峒峰一同研读朱子的《四书集注》并一起探讨王阳明儒家心学,学问大有长进。

    到了万历丙辰科开考,方应祥和徐可求一同进京会试,两人都中了进士。时,方应祥已五十五岁,由于成绩极佳,进翰林院任庶吉士之职(该职均由吕学兼优进士当任)。徐可求也官至四川巡抚,为政有仁声。

    康熙《衢州府志》上有“万隆各家断在公,盈川四子首青峒”之美语。

    唐初衢州曾设盈川县,县令为初唐四杰之一杨炯(初唐四杰分别是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又合称他们为“王杨卢骆”)。故冠以“盈川四子”之名。康熙《衢州府志》中的“盈川四子”即方应祥、叶秉敬、徐日久、徐可求。意为衢州素为文化之乡,与唐初四杰相毗美。

    因方应祥与叶秉敬等进士在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转轮禅庵旁,创办青峒书院(倚云书社)徐日久就读书于此,好友徐可求等个个学有成就,衢州这个地方也就把志蒙转轮成道定光佛的灵鹫山青峒峰大靠山,又称作大考山了——成了学子心目中神圣的地方!

    (三)龙凤呈祥宝地

    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下的关溪、坦溪(上坦、下坦)包括九龙山到九田一带,衢人一直传说是龙凤呈祥的宝地。

    在大靠山青峒峰的下坦与范村之间,有一排独立的群山,当地人称“九龙山”,对面一山突兀而出,左右两侧群山依次排列,号称“凤凰亮翼”,天书上写着“九龙入海之域”。这一带自古流传着“关溪府、肩莫县、沐尘教化县、下坦金銮殿”与“关溪府,下坦金銮殿,沐尘教化县,万村百官居,街头车马喧……”

    关溪的龙凤庙也起源于这一带的龙凤呈祥的宝地传说。

    “龙凤”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个绕不开的文明符号。从漫长的旧石器时代走到如今的信息时代,从稍显单一的原始文明到如今纷繁多样的工业文明,“龙凤”一直是华夏民族的图腾和标志,若按照功能影响排名,“龙”当坐头把交椅,“凤”排名第二,这是毫无疑窦的排名。无独有偶,龙凤在历史上首次出现就是同步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件“龙凤纹”彩陶细颈瓶便是一例。但是,龙凤究竟代表着什么,寓意着什么?这在中国历史文化中同样有据可考,汉《孔丛子·记问》写到“天子布德,将致太平,则麟凤龟龙先为之呈祥”,便是“龙凤呈祥”泛指吉庆之事的确切出处。自古以来,不管是神话传说,还是古皇室御用图腾,抑或只是男女新婚时贴在窗棂上的贴纸,各地随处可见的龙凤地名……当代人的生活中仍然处处可见“龙凤”的身影,昭示着从远古遗留下来的威严尊贵,仿佛自带阴阳相生的神秘力量。

    灵鹫山佛教发展历程,起源于东晋,成熟于唐代,全盛于宋、元、明、清。唐代灵鹫山的近邻方应祥读书的明果禅寺闻名东南以至汉传佛教区。唐末五代时期,有关定光佛将转世普渡众生的传说,在一些地区流传。当时有人将定光佛转世普渡众生的传说与朝代的更迭联系起来,鼓吹宋太祖是定光佛转世,以此来争取民心;宋代初年甚至有人以宋太祖和宋高宗均出生于丁亥年,进而附会宋高宗也是定光佛转世。当时有人在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下的关溪、坦溪(上坦、下坦)包括九龙山到九田一带的龙凤呈祥的宝地传说定光出世。

    由于灵鹫山区龙凤呈祥的宝地这一带农耕文化的高度发达,定光佛出世的传说,也导致了衢州的名流大家族纷纷迁入。

    衢州古城有一个自石室筑城到峥嵘山(府山)筑城再到宋代筑城及其后的历史变迁。新安县治在今柯城区石室村一带。峥嵘山是衢州古城的发祥地。征虏大将军郑平(206——299)也被尊称为“开衢首宦”。衢州古城第一大姓为郑姓,视郑平为始祖。以灵鹫山的峥嵘郑氏与谷口郑氏居多。坦溪(上坦、下坦)的始祖为郑夔,宋时居衢城峥嵘山(府山)北宋皇佑间进士( 1049-1053 )累官至两浙转运副使,孝宗时(1163-1189)迁入。

    灵鹫山坦溪,从始祖郑夔起,坦溪共有五位进士,其他四位是:

    郑廷宪(郑夔之孙)字志刚,号素斋。宣和六年进士( 1124 )晚年任衢州司法参军。在参军任内,以德用法,任德布乡里。后人誉之为“崇德世家”,坦溪的《郑氏宗谱》又称《崇德里郑氏宗谱》。

    郑若,字于理,号鹤屿。南宋绍熙元年( 1190 )进士。性孤傲,不仕,一生热心著述,著有《春秋麟笔心断》、《鹤屿诗集》等共二十多卷。四库存目有载,时人称之为“郑书笥”。

    郑尚德,郑若之子 ,淳祐四年(1244年)进士,其父《鹤屿诗集》即由其收集整理而成,任舒城(安徽中部)尹,后改卢州(安徽合肥)教授,又升临淮县(安徽北部)令,因政绩卓著,升福建邵武军通判,仍领学事,宝祐二年(1254年)任直秘阁转运判官,四年夏授以宝章阁直学士,出任两浙西路提点刑狱,十月,任松江知府,有民谣:“松江得一郑,鸡犬皆安靖,郑主松江府,村市无豺虎”,传送一时,尚德终于任。

    郑用和,字彦礼,号九翠,元延佑五年( 1318 )进士,累官至海道都漕运万户、太平路总管等职,封荥阳侯,位居一品。

    此外,坦溪名人有南宋郑道。晚年自号碧川居士,崇尚佛道。世人称之为“梅岩精舍郡人。著有《碧川濯缨录》、《梅岩精舍诗选》等书,为朱熹所赏识。朱熹在衢州讲学时,曾访问过坦溪“ 磵户”(读书台)。并赋怀古一绝云:新安源可寻,精舍树可古。持些岁寒心,幽香满磵户。

    到了元末明初,灵鹫飞翔之状的灵鹫山大靠(考)山青峒峰之下有一如同弥勒大佛的一座山峰,就传说弥勒降生,明王出世。衢州民间盛传着西安沙湾的帝皇滩,是朱元璋少年落难时流落的地方,浮石潭,是朱元璋兵败衢州绝处缝生的地方,又盛传着在西安沙湾帝皇滩刘伯温访主,传说朱元璋在衢州西安安仁滩巧遇定光佛“天意如此,不可泄露”的话语(定光佛在安仁滩从布袋里取出两件礼品——一个泥筒里盛着一丛万年青,另一个小布袋里盛着二斤小小的冬笋,共有十八颗,恭恭敬敬献给朱元璋。朱元璋看后大悟,原来“一筒”即寓意“一统江山”、“ 万年青” 即寓意“天下从此太平”、“ 斤”与“京”谐音、“笋”与“省” 谐音,两京城与连台湾十八行省)盛传朱元璋缘定——衢州西安——灵鹫山?!

    灵鹫山区龙凤呈祥的宝地这一带,家族组织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传说并不是天然连接着落后愚昧的,至少在灵鹫山区是同这一带农耕文化的高度发达以及人文士人的密集高度相关。南宋朱熹在衢州讲学时曾访问过关溪流域。而没有王阳明的学生李遂在衢州知府任上又热心传播“心学”,南京国子祭酒、翰林院编修嘉靖年间与王阳明的学生王畿会在衢讲学的垫铺,不可能有方应祥山居创办青峒书院。

    六,后记

    文中有关传说大多是灵鹫寺主持四十六世觉定(1922-1996年,为灵鹫山坦溪下坦村人,7岁出家,1941年20岁为灵鹫寺上下院副当家,1947年上下院当家,1985年重回灵鹫寺任主持,历任衢县政协委员、佛协会长)生前口述,二野及志愿军随军记者汪启华生前作文字整理。

    浙江东有普陀山,西有灵鹫山。

    中国的五大佛教名山——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浙江普陀山、安徽九华山、浙江雪窦山分别弘传文殊、普贤、观音、地藏五种菩萨文化:五台山大智文化、峨眉山大行文化、普陀山大悲文化、九华山大愿文化、雪窦山大慈文化。灵鹫寺已定位释迦道场——弘传大觉文化——灵鹫山将形成大觉文化园——灵鹫峰释迦道场文化园、灵鹫飞翔之状的灵鹫山大靠(考)山青峒峰弥勒文化园、百丹峰定光佛文化园。

    灵鹫山“春神句芒”和“灵鹫”的结合具有全国独一无二、全球罕见的历史文化内涵,既可以看作对接东方中国文明源头的历史文化名山,也可以立足此山重新发现“轴心时代”(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的这段时间,这个时期是人类文明取得重大突破的时期,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印度的释迦牟尼,中国的孔子、老子……人们开始用理智的方法、道德的方式来面对这个世界)。

    本原的灵鹫山是一个佛力加持的充满青春活力之山。

    呜呼!自东晋以降,灵鹫山之寺历经四次灭顶之劫,此所谓创业艰难,守业更难也!灵鹫山之寺兴衰吻合国民之兴衰,此所谓国泰则民安,民安则天下太平也!今日灵鹫山之寺及衢州信安大地的鼎兴将往古无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对衢州这个地方充满深厚的感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