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32)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四)
2020-11-27
字号:

    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四)

    ——兼答张志恒先生

    拙文:此下两段文字陈坡是从文武两面来揭露文革发动者缜密的阴谋诡计细节的。我读着想着,按照陈文逻辑方向,总是天真地(有点晕地)在思考一个问题,哎,怪不得常讲中国人精于狡诈之道,原来毛是这方面第一人啦。我想起文革时期毛那句有名的三要三不要最高指示,最后一条就是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但他自己却是倒行逆施最厉害的!如此看去他才是最大的阴谋家哟,而其他人呢,历史呢,难道这么多精英者集合着相对中国杰出的群体,就一直靠衷心拥戴着这样一位人品者能够成其革命大业么?难道被这革命打败推翻的对手真是弱在其脸皮不够厚心不够黑么……我的脑子为着这样的推理几乎被颠覆要崩溃了。因为如此看去,必然将得出否定一切的结论的。 我们还有什么前进的根基呢。

    张文:历史是无情的,随着更多有关文革历史的被披露,今天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会对当年“山呼万岁”感到自责,而这正是“知耻”的开始。吴文的“再沉思”很多处让人感到陷于“文革思维”之中,理清楚很多“政治问题”是比较困难的,有时甚至是痛苦的,孤立无助的。我半年前写了篇有关政治的文章,比较长,我把开始和结尾的两段抄出来,给希望认识这个问题的“思考者”提个思路,开始的话:

    作为一个“老三届”人,一生中无法摆脱的就是“政治”。记得年轻时看的电影,经常有这样的对话:“我是军人(或某专业人)不懂政治”;“你不理政治,但政治要找你”。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个启蒙的时代,可以见到不少值得深思的话语,我记得有这样一段话:基督教最大的好处是从不相信任何政治,政治上的不守信用,不平等和它的强制正好是人有“罪”的绝好证明。这段话是否定“政治”的,同时也说明“政治”带来的问题要在自身上找原因。前几天从网上见到一段话:“在延安,毛泽东问胡耀邦,什么是政治?他自问自答的说,政治就是让自己人越来越多,让敌人越来越少。”这里对“政治”解释是有道理的。如何让自己人越来越多呢?尤其是政治家不可能去认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百姓,如何让不认识的人成为“自己人”呢?任何人的个人体力、财力都是有限的,你不可能具体去做什么来得到“拥护”,而实际做法是让大家表同样的“态”,喊同样的口号,重复同样的话语。这就是“政治”。“政治”也是“老三届”人的宿命。

    结尾的话:“政治”是一门重要的学问,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对其进行阐述和解释的,对社会应当如何发展是有指导意义的。但要做到这一点,离不开言论自由的环境,要由这方面的专家和众多的“业余爱好者”们去相互讨论,去著书立说。对普通人来说,看好自己的利益,关注和自己有关的事情。在需要政治表态的时候,多想想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实在不了解,可以选择“走开”。“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没有必要认为普通民众做什么事情都和“政治”有关,把一个人具体的行为冠以“政治”的标签是犯了一个反科学的错误。文革成功将“政治”变成了神庙里的“金身泥胎”,当时的确发挥了“神”的魔力,但不会总有,因为毕竟是“泥胎”。

    答复:虽然普遍的人性都有其恶的一面,但同时也不能忽视有其善的一面。具体怎么就表现为恶了或者善了呢,根本还是主体大脑中为恶为善的思想使然。将文革始作俑者当时的为恶推及其自始即恶,继而全盘否定该团体为善历史,本身就不合事实。如斯洛概括延安时期可贵的清教徒精神,就正是其团体凝聚人心打败腐败执政当局的善之根本。另外,我上面的话完全是反讥陈坡先生那种片面的人性恶论的,应该好理解呀。

    关于政治(及其领域)的肮脏也不要像您文章讲的那样看得过死。政治理念、政治人物、政治领域等肮脏还是洁净,低劣还是高尚,黑暗还是开明,粗放还是科学,说到底,还是被其思想理论(信仰理念、文化基因)所决定的。华盛顿的政治伟大性绝非仅其一人的从善思想意识。我看过相关资料,与华盛顿同期的美国十几位开国元勋中,大都有着这种为国为民为正直公平而从政的意识,如果他人当任首期总统也很可能会自动推行任期制的。中国政治的落后性是被其观念文化所先定了的。毛泽东早中期的成功,说到底是因为拥有并努力践行平等奉献实事求是等一系列崭新的先进思想意识之收获(而绝非陈坡、张志恒等先生们所抱持的阴谋论狡诈性等落后思想视角所能诠释解读清楚的)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排弃传统落后意识反抗当局传统高压政治的结果。后期的错误失败从思想上讲则是重入世俗窠臼,缺失平等先进意识之必然(说明任何人一辈子都需不断学习坚定信仰加强思想改造,否则就可能走下坡路呀)。

    拙文:反思文革的历史文艺路线。确实需要批判阶级斗争错谬的无限上纲理论,但不是也不应该全盘否定历史文艺要为政治服务的思想。这里的要害是政治这个概念要清晰。政治里确实有阶级斗争,但政治不仅仅限于阶级斗争。其实共产党所树宗旨的群众路线、推举实事求是思想等等超越传统官文化的精神意识也是政治,还是最根本的政治的。比如文革曾经在文艺创作上提出了高大全原则,这个原则在阶级斗争理论的独占下确实不好,但扬弃阶级理论,而从一般的真善美取向上塑造高大全的艺术人物,以教育引导人们,却是高尚高端文艺作品的灵魂所在了。

    张文:我好几年前写过对文学艺术重新认识的文章,把文学艺术和政治“捆绑”的思维是要不得的,我把这篇文章结尾总结再抄写出来,我觉得是可以经受时间的“考验”:如果把文学艺术比喻成人类需要的精神“食粮”,但这“食粮”是劣质的,比喻成“烟、酒、茶”之类的温和“麻醉品”比较合适,一些最糟糕的文艺作品甚至就是“毒品”。欣赏它和创造它,都可以讲是一种人权。如果把它作为政治的工具,是对人权的侵犯,是“政治游戏”中的违规。把它作为了解现实和历史的方法,作为一种知识进行学习,作为宣传社会道德的工具,它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甚至可能会产生副作用。夸大文学艺术在社会中的作用,抬高文艺创造人员和演艺人员,对文艺作品的内容过多评论,都是没有必要的。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说得好,“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当人们普遍知道如何尊重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尊重一个民族的“秘史”,这个社会将会更加和谐。

    答复:广义的政治就是对人对社会的管理。而向人有效的灌输一系列先进的思想意识则可列入广义政治的范畴。宗教信仰和文学艺术则是其重要的工具。一个文艺作品好不好看,耐不耐看,说穿了,还是蕴含其中的思想性美不美善不善真不真深不深。拿这个根本性标准去辨别各种名著大片,才有各处相符的周延性。检讨我们中国的这种广义性政治一直起的作用还是很有限的。一则那种纯粹的进步性的宗教信仰犹同空白,基督教虽然引入1000多年了,近些年发展也比较快,但与本土功利性文化结合后,便在追求(器物)目标上有了扭曲。文学艺术作品向来缺乏那种史诗性的惊世之作。所谓四大名著虽然我们自己很看重,但追究其中的思想性却很有限。文艺作品能为和谐社会起到什么作用,要旨是人们在对其的欣赏中,慢慢地认同确立了相关的进步性思想意识,而厌弃排斥了落后性的思想意识。敝人的这段答复估计思想一味自由化的张们大不感冒(甚至不懂!)总以为文艺写个人的真情实感就行就好,当然这在一惯性缺乏崇高精神信仰追求的同胞中也极有趸众,极易形成思潮的。君不见,传统世俗文化重起的这几十年来,那些才子佳人、宫廷心斗、风花雪月、卿卿我我的文艺东东铺天盖地的多了,可其有什么思想性呢,它能够引导社会怎样的前进方向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