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31)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三)
2020-11-27
字号:

    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三)

    ——兼答张志恒先生

    拙文:毛泽东的一生究竟怎样概括才更准确,我想还是以革命性为主题的抛物线状更有说服力。所谓革命者,不是简单等于那种“暴力行动”的革命,而是专指那种针对传统落后的思想变革到现代性的先进思想上来的努力。这种革命对于中国来讲其实是极有意义的。毛泽东的早中期确实功劳卓著(但不是没有不足欠缺)但自八中全会后就一路走下坡了。毛泽东的晚年究竟清醒与否,普遍存在的老年性固执自负以至昏聩是不是也发生在他的身上,这些问题宁信其有更合逻辑。他的抛物线人生从一般人性的发展来看,说明任何人如果不加强自己的思想修养,不努力调动积极上进的一面,就有可能被懈怠落后的另一面所俘获,其实没有什么奇怪的。

    张文:吴先生特别赞扬了“对传统落后的思想变革到现代性的先进思想上来的努力”,而这一点是不能经历过文革的我同意的,我必须再次重申,一个普通人的行为都是由“环境”和本人“需求”决定的,不是有什么“思想”;一个人的“思想”、“看法”、“观点”都属于个人精神世界的隐私和财富,外人只能与之通过语言交流,而不能让他“如何想”(其实也是做不到的)。同时任何“想法”、“思想”没有什么正确、错误之分,什么高贵、低贱之分,什么先进、落后之分。就是最常说的“贪财好色”也没有“错”,有人所以在这方面犯法,是“环境”造成的,腐败分子的存在,说明我们对“权力”的监管存在漏洞,而不是什么思想工作欠缺。文革这场浩劫所以冠以“文化”之“名分”,就是因为所有“恶行”都打着“思想”的旗号。一个党委书记,明明是个“工薪”层,并没有啥资产,被扣上“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理由是你“思想”上是。反思文革,最重要的是正确使用“思想”这一概念,反对乱用“语言概念”。而对这“思想”概念的糊涂使用已经让人“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分析文革必须跳出旧有的,也就是文革的思维方式。

    答复:张兄前段话还很重视“思想意识”“文化基因”,怎么一下子又说人的行为是被环境等非思想因素决定的咯。准确的讲环境当然对人的行为也产生影响,但那种影响可能仅及人的生理性需求或者动物性层次才具一定的决定性。比如人在极其贫困劳累的时候,可能食物休息的需要(取向)便为人之常理。但超过这种状态,特别是对一个较大族群的行为倾向特点的形成分析其“文化基因”时,它就有了确定的形而上学性(思想意识语词)界定。这种思想意识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实实在在融入于人们的骨血之中的。老张你如此轻视忽视鄙视思想决定论,我真是不知道要如何说才能开导你了。讲个小故事供你沉思一下吧。杨小凯可能与你同年。他文革中因反革命罪坐牢时,一位基督教牢友即使在那么艰苦紧张的环境中,依然坚持善良赎罪奉献(基督教的一个根本性思想)的做派——但凡脏重险活都会抢着干,遇到涉嫌政治性事件的责任追究也总往自己身上揽……杨当时为之真是大惑不解(因为我们一直受到的是所谓唯物主义环境决定论教育哈)直到后来中晚年定居在澳大利亚,似乎有所想通后便皈依了此教。

    本答复的上段文字中列举了平等意识与等级意识等六对文化基因(当然还有更多)就可看做是中西文明形成的初始性思想分蘖所在。而我所赞扬的毛泽东“对传统落后的思想变革到现代性的先进思想上来的努力”都可在这六对思想意识中得到具体的辨识(拙文中有多处举例)。张先生指责这种思想决定论是文革思维。我只能答复两点。一是错谬愚昧的文革思维应该界定在那种人斗人人整人人害人的斗争哲学(思想意识)上。所以,“文革思维”简言之就是斗人害人思维。而与之相反的爱人帮人思维是谈不上这种文革思维的。由此可推,如果文革沉思还一直沉浸在要斗倒谁搞臭谁可能就涉嫌文革思维的了。二是文革也绝非完全是脱离人类正面积极的文明成果的,所以文革期间必然也存在一些今天以后可资利用思想理论,如思想决定论。这可不能看做那种贬义概念上的文革思维哟。

    拙文:陈坡在这里说“不摆脱文革的魔咒,不认清文革的真相,不否定文革的本质,不真正反思文革,不吸取文革教训,中国就永远无法进入现代文明。”此言一般来讲是有力度的。但联系作者上下文所述却有点似是而非的感觉。因为陈的文革(魔咒)说无非还是一般性的权争说。那么,文革的魔咒、文革的真相、文革的本质、文革的反思、文革的教训,就都指向了争权问题便行了吗。以后的中国究竟靠什么让大家不那么争权呢,或者说靠什么来培养像自动实行任期制之华盛顿那样的政治家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不是什么简单模仿的制度再造能够解释清楚的哟。

    张文:陈坡先生所说的:“不摆脱文革的魔咒,不认清文革的真相,不否定文革的本质,不真正反思文革,不吸取文革教训,中国就永远无法进入现代文明。”我十分同意,同时文革就是围绕“争权”的历史事件,“喜好权力”可以讲是人从动物那里继承来的“基因”,问题是文革中围绕权力的“做法”实在是史无前例,说冠冕堂皇一点是极大程度上动员了人民群众参与,而实质上是充分利用了人本性上的丑恶、无知的一面;更为严重的是扭曲了一切思想文化,包括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甚至包括信誓旦旦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我们反思文革,就是要“知耻”,更重要是恢复思想文化原本意义。至于如何对待“争权”,在被扭曲的思想文化被纠正之后,一切就变得清晰,这就是绝大部分国家和民族实行的“xian政”。

    答复:中国人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名利至上等落后德性是其深层里世俗功利性的文化基因所决定的,是其他族群难望项背的。指靠一个初表层面的“宪政”来加以改进则是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了。这有点像鸦片战争时救国之人想到的“坚船利炮”,五四运动推举的“科学民主”,但他们一概没有多大效果,科学民主高喊了百余年也没有真正获得。为什么呀?仅是人们常说的“既得利益者”阻碍吗。未必。我看还是人们素来不重视思想理论,至今还没有推出那种既符合现代民主宪政的本质精神,又适宜于中国特有观念文化的民主方式(模式)呢(本人曾于94年后推出《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特点》《论党内监督》《系统改革论》等文于此作了一些探索,可惜人微言轻,无有落实)。另外,从现代宪政这个事物的历史发展演进轨迹来看,也还有许多需要深入系统思考后才能有效借鉴其经验教训的问题。

    拙文:说60岁以上的中国人幼少年纪的记忆里有饥饿和斗争不错,但说他们只记得这些却错了。事实上,不少那时的亲历者相比着前些年中国社会一切向钱看、坑蒙拐骗赖、黄赌毒黑霾以及巨贪遍布的可恶情况,却会常常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时的蒸蒸傲扬精神、不乏锐气正气、官场清廉守纪和社会的夜不闭户道不拾遗。我总在想,造成那种社会的思想文化也是共产党上升时期的精华所在,我们现在为什么不深加研究,为什么不比照着那些世界上的先进文化的演进规律寻找我们的进路。我还幻想,假设我们既将这些优秀的思想资源不断高举起来,又将阶级斗争之类的错谬思想逐步清除出去(当然也还包括创建适宜性民主政治)我们还会为文革之重来而担忧不已么。

    张文:喜欢看历史,拿历史和现今进行比较,这可以说是人们普遍的喜欢说的话题。这里关键的地方是“比较”,通过“比较”得出判断,进一步决定我们的态度和行动。从科学角度看,“相比较”必须是同类事物,有比较的“标准”。例如两个人比身高,比体重。而我们谈的历史往往是对过去社会现象的综合看法,无论甲历史和乙历史比,还是历史和现实比,都缺少“比”的基础或平台,对于历史如何看,重要的是相互交流,让交流更便利,参与者更多。尊重每个人的看法,避免把不同观点强加于人,应该是谈历史重要的“守则”。例如,家徒四壁,夜不闭户;另一现象是家有“万贯”,有结实的防盗门窗,前面那种现象说明社会风气好,就有点缺少逻辑。我倒觉得,“贫寒起盗心”符合现实,如果极度“贫寒”,连“盗心”也不敢有,就是“苛政猛于虎”了。

    答复:文革时期的贫困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但除掉那时的贫困、愚忠和人斗人等落后性的一面,再与今天(特别是近几年以前)相比,难道没有一点值得正直、公平、诚信的人们怀念的地方吗?我两位老兄也都是老三届,他们和我一样都有这种怀念之情。不知道张先生为什么却如此绝情,还以“家徒四壁,夜不闭户”来揶揄我们过来人的这份真实感情。借用你这句式,改为“家徒四壁,但有美女”,那么,文革和今天究竟是哪个时候才能“夜不闭户”,为什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