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路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页
对关溪坦溪邵氏读书台与青峒书院的再考证
2020-11-25
字号:

    灵鹫山西南区域的关溪大靠(考)山青峒峰距市区14公里,从下坦沿上坦下铺上铺关溪北行仅4公里。从水源看,关溪发源于大靠(考)山东麓,经关溪村入关溪水库(青峒湖)泾流上铺村、下铺村、上坦村、下坦村,在西垄口汇入西九龙山涧水后,在万田乡顺家路边村汇入九华溪后经万田乡顺碓边、上方、下方到河边埂村口浮石潭注入衢江、钱塘江。上坦村、下坦村从前也叫坦溪。这一带自古流传着“关溪府、肩莫县、沐尘教化县、下坦金銮殿”与“关溪府,下坦金銮殿,沐尘教化县,万村百官居,街头车马喧……”但若从古教育的视角扫描关溪流域,这一带的教育旧踪仍能折射出衢州教育源远流长,历史上的东南多士之邦、全国儒学研究中心的光芒。有关坦溪“邵氏读书台”及方应祥上灵鹫山大靠(考)山青峒峰创办青峒书院后转明果禅寺结佛缘觉悟等等传说,在最近四十年,最先由灵鹫寺(九华禅寺)四十六世僧觉定(1922-1996年,为灵鹫山坦溪人,7岁出家,1941年20岁为灵鹫寺上下院副当家,1947年上下院当家,1951年遭劫,1971年回原籍,1985年重回灵鹫寺任主持,历任衢县政协委员、佛协会长)生前口述。原二野随军记者汪启华生前作了大量的文字整理。最近一段时间,笔者从田野调查与历史文献、《崇德里郑氏宗谱》、《方氏宗谱》以及民间传说等结合的角度,对其真实性再作了初步的考证。本文将坦溪邵氏读书台与青峒书院的考证,连同这一区域的家族组织、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传说一起置于衢州地域主导的经济社会文化大背景作一初浅的解读,并提出这一区域的青少年科普教育及古典文化教育的旅游专线的设想。

    先说坦溪邵氏读书台。

    古时,关溪流域的坦溪上、下坦及邻村的沐尘村(青峒书院主方应祥村)这个地方很富有。下坦村有一个有钱的郑财主,而在沐尘村同样有一个有钱的方财主,两家人门当户对,方财主就把女儿嫁到了郑财主家,为了自己独生女儿的终身大事,方财主可谓“倾尽所有”、“一掷千金”。方财主嫁女儿可真是豪气万丈,人家准备嫁妆大不了是一车、一屋,方财主那可是“一路”的嫁妆啊。可这一路的嫁妆,送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当时约定,只要嫁妆送到了,那就用三眼枪放信号,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没曾想到这婆家人这时候跟老方家开了不深不浅的一个玩笑,他们把放三眼枪的人灌醉,没有了鸣枪作信号,方财主家可不得一直往外送嫁妆嘛,嫁妆不够,最后是开仓来凑,把稻谷挑出来 ,把粮食挑出来 ,也要把这面子满足掉 。此时,布与谷已从沐尘村一直排到小隐庄村口的桥头。 后来,故事渐渐传开,人们便称小隐庄为布谷桥头。

    旧时,布谷桥头是通灵鹫山古道必经之地,南来北往的行人,不管挑着箬帽、篷盖等山货到城里的,还是从城里挑着大米到山里的,还有去灵鹫山做佛事的,更多的是砍柴大军,通过布谷桥都要在两株樟树下歇歇脚,避避太阳和雨水。城里人若到灵鹫山关溪大靠(考)山青峒峰过布谷桥头再西行必经坦溪上、下坦村,若到灵鹫山的灵鹫寺过布谷桥再北行必经沐尘村。

    从布谷桥头西行三里路即达下坦村荥阳候夫人墓(省级文物)。荥阳侯郑用和,元延佑年间下坦村人,于延佑五年考中进士,任散骑卫官职。元至正十四年,元顺帝封其为元都漕运正万户,母以子贵,郑用和母亲方氏被封为荥阳侯夫人。荥阳侯夫人死后,元顺帝赠送的天官石人、石马、石牛、石羊、石狗,共五对十尊,下葬于此。这个占地300平方米的荥阳侯夫人墓是浙江省目前所发现的唯一较完整的元代墓葬。

    荥阳候夫人墓与邵氏读书台(市级文物)相距200米,遥遥相望。

    下坦村水口东西两则有古樟树三株,枫香两株,被当地人视作保护神和生命线,早些年,四周没有建房。

    在一株最为粗壮的古樟树旁,矗立着一幢三层楼高的砖木结构古建筑,古樟枝蔓遮蔽其上,四周环境清幽。就是邵氏读书台又叫魁星台。该楼台是衢州仅存的木质结构三层楼台,高18米,占地面积90平方米。

    邵氏读书台初建于唐宪宗元和年间,距今已有1200多年。主人为一唐僧人,法号完贞,出家前俗名邵庆元。初建时用石头垒成,时称“磵jiàn 户”(唐制户籍分类,“磵户”即僧户之意,不负担纳税义务)。 完贞和尚白天在对面龟山岩洞中修行,洞口亲书“水帘洞”三字。因洞中潮湿昏暗,晚上便在“ 磵户”诵经,亦称“诵经台”。

    南宋,郑氏族人郑若所作《登邵家岗读书台遗址》一文:“唐·元和中(公元813年),邵庆源七子皆高第。兄弟有《奎壁联辉集》行于世。雄文博论,为世所称。国朝后犹有显者,迨今子孙奚落无存,惟所居村犹谓之邵家村岗。谓之邵家村岗,岗上有读书遗址,即七子藏修之地。予因追想,甚盛而壮观焉。则古砌崩颓,凄成荒径。独台畔老梅数株,寒开,寂寞呜呼!当时科第文章,名动朝野。而今安哉?见物伤时,不能不为之慨。因成一绝以吊之:‘追游邵氏读书台,奎壁文章尽草莱。独见遗岗梅几树,萧条无语带愁开。’”。

    下坦民国二十八年《坦源郑氏宗谱》也有明确记载:“唐邵氏读书台在村东南一里梅花埂”。

    根据郑永禧主编的民国《衢县志》记载及其他文献资料,邵氏读书台在唐后期就已毁。

    现存邵氏读书台,是民国九年,由里人助自修理过的三层砖木结构读书台,四周加女墙。里人称之为“魁星楼”,意为文曲星聚会的地方。魁星台里塑像有文曲星,村里人叫挑魁星,魁星点状元,还有菩萨、孙悟空等,里面还有一只很大的缸,村里人叫五花缸,放那个蛮长的字画的。

    民国时期筑建的村落安全寮望台,类同现存邵氏读书台建筑国内许多较大的村落都有,用于向村民报火警、兵灾兼报时辰。一个明显的问题,在全国众多的寮望台,为什么下坦这座寮望台独称“魁星楼”文曲星聚会的地方!?

    现如今,村中大部分人都姓郑,为纪念原主人,又尊称“魁星楼”为邵氏读书台。

    唐·元和中时,关溪流域的坦溪有邵氏居住,这是确定无疑的。现如今,村中大部分人都姓郑,始祖郑夔宋时居衢城峥嵘山(府山),北宋皇佑间进士( 1049-1053 ),累官至两浙转运副使,孝宗时(1163-1189)迁居坦溪。从始祖郑夔起,坦溪共有五位进士,其他四位是:

    郑廷宪(郑夔之孙),字志刚,号素斋。宣和六年进士( 1124 ),晚年任衢州司法参军。在参军任内,以德用法,任德布乡里。后人誉之为“崇德世家”,坦溪的《郑氏宗谱》又称《崇德里郑氏宗谱》。

    郑若,字于理,号鹤屿。南宋绍熙元年( 1190 )进士。性孤傲,不仕,一生热心著述,著有《春秋麟笔心断》、《鹤屿诗集》等共二十多卷。四库存目有载,时人称之为“郑书笥”。郑尚德,郑若之子 ,淳祐四年(1244年)进士,其父《鹤屿诗集》即由其收集整理而成,任舒城(安徽中部)尹,后改卢州(安徽合肥)教授,又升临淮县(安徽北部)令,因政绩卓著,升福建邵武军通判,仍领学事,宝祐二年(1254年)任直秘阁转运判官,四年夏授以宝章阁直学士,出任两浙西路提点刑狱,十月,任松江知府,有民谣:“松江得一郑,鸡犬皆安靖,郑主松江府,村市无豺虎”,传送一时,尚德终于任。

    郑用和,字彦礼,号九翠,元延佑五年( 1318 )进士,累官至海道都漕运万户、太平路总管等职,封荥阳侯,位居一品。

    此外,坦溪名人有南宋郑道。晚年自号碧川居士,崇尚佛道。世人称之为“梅岩精舍郡人。著有《碧川濯缨录》、《梅岩精舍诗选》等书,为朱熹所赏识。朱熹在衢州讲学时,曾访问过坦溪“ 磵户”(读书台)。并赋怀古一绝云:新安源可寻,精舍树可古。持些岁寒心,幽香满磵户。

    重修“ 磵户”(读书台)应该是郑若所作《登邵家岗读书台遗址》一文的时间之后。

    南宋邵熙年间(1147年-1200年),又有一和尚,法名禅定,继承唐僧完贞衣钵,在此诵经修行。禅定和尚和当地进士郑若交善。由此可推定,邵氏读书台在唐后期毁坏后,一直到崇德里郑氏为禅定和尚诵经修行“安家”之需才复建。禅定和尚圆寂后,“磵户”诵经台成为崇德里人的读书台。为纪念唐僧完贞业绩,崇德里人称之为“邵氏读书台”。

    郑若《鹤屿诗集》中有首《水濂洞》诗,记载当年坦溪九龙山后龟山水濂洞内景况。诗云: 峭壁*崖透碧泉,淋漓飞瀑自溅溅; 垂帘细织鲛绡密,滴溜多成珠箔园;夜色玉绳钩皎月,晨曦银缕锁轻烟,水帘仙子今何在,空占当年一洞天。今人再到坦溪九龙山后龟山已找不到水濂洞,龟山唯有一帘灵泉水可寻,而坦溪村东的“邵氏读书台”依然香火如重重烟树浩浩云山。

    下面再说关溪大靠(考)山青峒峰的青峒书院。

    灵鹫山西南大靠山岗,路边有一古墓,从模糊的碑刻上文字上略知是早年寺院中和尚的墓地。墓地不远处就是“青峒书院”的遗址,这处山间台地已经是荒草丛生。清康熙《衢州府志》称应祥“为文自辟阡陌,非六经语不道”。著有《四书讲义》、《青来阁文集》等。晚年与徐日新、叶秉敬等于大考山青峒书院创倚云社,于烂柯山举办青霞社,编《青霞社草》和《青霞诗文集》。

    方应祥(1561-1625年),字孟旋,号青峒(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明代灵鹫山坦溪上、下坦村邻村沐尘村人,是被明代乡试、会试、殿试连中“三元”宰相商辂盛赞的赈济义士方景温之玄孙。赈济义士方景温的父亲为福建盐运使司运判。方景温赈济饥民的事情就发生前往福建莆田探往父亲的江山仙霞岭。方景温在仙霞岭山沟里寻水喝时拾得三百两白银,一直等不到失主,就将这三百两白银全部施舍给饥民。方景温到福建莆田见到父亲后说起在仙霞岭拾金施金一事。方父也是一位好心肠人,为儿子再筹三百两白银让他速回仙霞岭寻找失主,但仍找不到。方景温心想:家父的三百两白银不是给他补贴家用的,不能带回家去。于又将三百两白银施舍给饥民。商辂到西安(衢州)时,曾特意前往方景温墓前祭奠,并为方氏宗谱题诗,云:“均是乡民,首推里行。心乎施与,不知其贫。公之积德,甚于遗金。甲等蝉联,人文蔚兴。”商辂所说的“均是乡民”,是指方应祥的祖先原是晚唐时期著名诗人、淳安人方干的子孙,黄巢兵变移居至此,淳安与西安(柯城、衢江)山水紧相,民国时曾属衢州管辖,历史上有人出门在外,称同乡之谊。

    后来方景温家族名人辈出,里人都说是方景温当年积下的功德。方应祥半樵半读直到55岁才中进士,其元孙方恭愈清雍正十三年(1734年),考中拔贡,其学位与进士等同,里人盛传方景温家族的因果福报。

    方应祥由于家境清贫,为减轻父母负担,从青少年时代起就过着半樵半读的生活,直到三十二岁,自学成绩优异,考取国子监监生。第二年又考取拔贡生,一乡盛赞。

    万历丙午年(1606)秋,45岁的方应祥又届应举时机,在亲友的帮助下,凑足路费,赶往省城杭州应试,得中举人第四名,荣归故里。第二年春季,便是殿试之年,要上京会考,方应祥只因路费不济,无钱乘船,步行进京,误了考期,只好半途而返。

    方应祥并没有气妥,在家乡后山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转轮禅庵旁,自己动手,加盖了三间小小土墙房,起了个“倚云书社”之名。约书友徐日久一同进山苦读。到了第三年春天,方应祥和徐日久结伴提早进京赶考。徐日久得中进士,而方应祥因一字犯了忌讳,文章虽好,名落孙山。

    方应祥回到家里,闷闷不乐。为了消愁解闷,有一天携带柴刀去山上砍柴。山脚下有口池塘,他便坐在塘边上发起呆来。心想日久平素成绩并没有我好,倒能金榜题名,是否命里注定我没有功名?一时想入非非,便气愤地紧握柴刀,对天祷告道:“皇天在上!听我禀告:我方某命中注定没有功名,我将柴刀向水中拨去,便沉下去吧;如果我方某命中功名不绝,就让柴刀浮出水面来。”说完,就用力将柴刀往塘中拨去。不一会,奇迹出现了,那柴刀果真浮出了水面。

    这件奇事,在后人为方应祥的墓志中有记载。民间盛传方应祥的真诚打动了定光佛。

    当年,志蒙猪头和尚在金华转庄寺不被接纳时来到西安(衢县)时,经打听,便往北乡明果禅寺奔去。唐末宋初,明果禅寺名气很大。第一位主持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彻禅师(俗称草鞋仙),曾被宪宗皇帝请到金銮殿上讲过佛经。大彻禅师道场由唐代女皇武则天题写寺额,还有大诗人白居易撰写的传法堂记碑文。不过,这时大彻禅师已经圆寂。第二代主持是付道和尚。付道和尚法诣也很深。知道志蒙来历不凡,过了几天便点化他说:“此去西方,有山名玉泉,上有玉泉庵,此虽庵小,但风水极佳,庵后有口玉泉井,泉甘且冽,是佛祖等你去削发的。”志蒙根据付道师父的指点,来到玉泉奄,便用玉泉之水,香汤沐浴,削发剃度。后在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转轮禅寺成道,衢人称之为定光(燃灯)佛应身。定光佛在大靠山青峒峰为方应祥的真诚所打动,便点拨他到明果禅寺结佛缘觉悟。

    方应祥在明果禅寺潜心苦读。某日,有位妙龄少女独自来庙进香,故意来到书房,向方应祥抚眉一笑道:“先生如此苦读,浑身焦悴。那功名是欺世盗名之物,又有何用?何不找个美貌女郎,夫唱妇随,也不算虚度年华。”方应祥听着,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回答道:“故娘!这里是读书论道之处,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请回去吧!”

    过了几天,便是圆月之夜,忽然从山门处竹林里飘来悠扬的琴声,弹的是卓文君《凤求凰》的曲子。不一会又传来诵诗声:“---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方应祥听着,心想这圆月这夜,禅院地,除了我,那来的读书人在此弹琴吟诗?信步来到山门处看个究竟。不料之前独自来庙进香那位妙龄少女,竟是一个才女。

    那姑娘见方应祥走近,手提瑟琶半掩面,羞羞答答作揖道:“先生也不妨来弹上一曲,也不负这良辰美景。”方应祥也恭恭敬敬还了礼,回道:“我不会弹琴,请姑娘早回吧!”

    不几天,又有一位妙龄少女,一身珠光宝气,袅袅婷婷,由二个丫环陪着,前来进香。有一丫环进入方应祥书房道:“先生!你年纪也不小了,何必在此苦读。你想做官容易,只要你到我们小姐跟前求她一求,包你一生荣华富贵!”方应祥听了答道:“小姐!你言错了。学问学问,须真才实学,才能匡世济民。请你回去吧!”

    不觉又到隆冬,天又下起鹅毛大雪来,山沟里雪深三尺,人不能进出。不巧的是,前二天庙里和尚出门化缘时带走了火刀火石(当时火柴没发明)。方应祥一心扑在书上,天寒灶堂里的火种熄灭得早,都不知道。没有火种,生不了火饭,也无法取暧,只一人蜷缩在灶堂里柴草堆上,又冷又饿,浑身发抖。心想:“这回真完了!”

    就在方应祥频于绝境时,不料从山门外进来一位老太太,手中提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煨着一罐热腾腾的饭菜,进来对方应祥道:“先生请用饭吧!”

    方应祥正饿得慌,也不问来者是谁,只顾大口大口地吃。吃完饭,又用火盆里的火种燃起干柴取暖,这才浑身舒展过来,问道:“老太太!你是何庄人士?日后方某定上门答谢救命之恩。”

    老太太这才告诉他:“先生真君子也!以前有三位妙龄姑娘戏弄先生,皆我所化。”方应祥听了更觉惊奇,问道:“老太太!你是何方贵人?”

    老太太不慌不忙道:“我乃龙游小南海竹林禅寺的观音大士也,受定光佛委托,在此助缘开示你!”方应祥听了,跪下便拜:“愿大士指示学生求学迷津,他日自会上竹林禅寺还愿。

    观音大士言道:“大明朝自朱元璋开国以来,以理学取士,独尊朱熹《四书集注》。朱熹当年曾在烂柯山‘柯山书院’讲过学,并留下《四书集注》,你当把朱子研读透。但自‘程朱’‘陆王’之辩以来,阳明心学盛行,孔孟经千年佛学交融,朱执理王执心。佛教因明学的学问,为儒家注入了新鲜血液。禅宗讲即心是佛,明心见性,人人皆可成佛,这与孟子人人皆可以成为尧舜有异曲同工之妙。儒家心学源自孟子,南宋陆象山往前进了一大步。朱陆鹅湖之会既是理学确立,也心理之路分野。王接继陆的心学走出与朱不同的路子:既接上人人皆有佛性又回归孟子人人皆可成尧舜。但平庸的人总以为王否朱,看不出朱王之学如同一枚铜币正反面,是在更高层次的统一。你要在研读透朱子的《四书集注》基础上,还应吸收王阳明儒家心学的合理内核。”

    春天来了,雪也化了,方应祥遵照观音大士的指点,又约书友徐可求等再上大靠山青峒峰一同研读朱子的《四书集注》并一起探讨王阳明儒家心学,学问大有长进。

    到了万历丙辰科开考,方应祥和徐可求一同进京会试,两人都中了进士。时,方应祥已五十五岁,由于成绩极佳,进翰林院任庶吉士之职(该职均由吕学兼优进士当任)。徐可求也官至四川巡抚,为政有仁声。

    康熙《衢州府志》上有“万隆各家断在公,盈川四子首青峒”之美语。

    唐初衢州曾设盈川县,县令为初唐四杰之一杨炯(初唐四杰分别是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又合称他们为“王杨卢骆”)。故冠以“盈川四子”之名。康熙《衢州府志》中的“盈川四子”即方应祥、叶秉敬、徐日久、徐可求。意为衢州素为文化之乡,与唐初四杰相毗美。

    因方应祥与叶秉敬等进士在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转轮禅庵旁,创办青峒书院(倚云书社),徐日久就读书于此,好友徐可求等个个学有成就,衢州这个地方也就把志蒙转轮成道定光佛的灵鹫山青峒峰大靠山,又称作大考山了——成了学子心目中神圣的地方!

    而从南宋绍熙元年( 1190 )进士郑若发心重建“磵户”崇德里人的读书台,到万历丙午年(1606)45岁的方应祥因家境清贫失去届应举时机而上灵鹫山大靠山青峒峰定光佛转轮禅庵旁,自己动手,加盖了三间小小土墙房,创办了青峒书院(倚云书社),这段历史刚好吻合衢州古代教育鼎盛的历史。

    郑若与朱熹为同时代人。朱熹、张栻、吕祖谦齐名,被称为“东南三贤”。 朱熹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7)至宁宗庆元三年(1197)整整半个世纪间,驻足衢州达数十次,先后在江山逸平书院、西安柯山书院和明正书院、开化的听雨轩等论道吟诗。今常山城南的“文公岩”,便是当年朱熹讲学的遗迹。如果说朱熹长期以福建为长期讲学和建立学派的基地,那么衢州书院便是他学说辐射全国的重要阵地。吕祖谦在衢州书院是次于金华“丽泽”的重要阵地。张栻与陆九渊兄弟也常来衢州书院讲论。可见,其时的衢州,实为全国儒学研究中心。衢州西安的柯山书院、清献书院,与宁波的甬东书院、绍兴的稽山书院、金华的丽泽书院、淳安的石峡书院,并列为两浙(今浙江及江苏南部地区)六大著名书院。元代,全国书院中衰,而衢州书院虽经兵燹,因“衢州南孔”的孔洙让爵后,授国子祭酒兼提举浙东学校(历史上衢州因居钱塘江以东,古地理上属浙东),加上“衢州南孔”后人走向社会,纷纷出任学官、山长的影响,除原有的衢州西安的柯山书院、清献书院行外,复兴建了龙游的逊志斋、江山的梅泉书院。明代,随着理学的发展,衢州书院与全国各地一样,如雨后春笋地创建。方应祥就是在此背景上创办了青峒书院(倚云书社)。清代,自明末魏忠贤议毁天下书院后,全国书院日见衰落,但衢州书院仍继续发展。衢州西安正谊书院有联云:“数仞墙高圣人居近,万间广厦寒士欢颜”。

    明、清两代衢州的书院又成为王阳明及门后传播“心学”的重要场所。王阳明数次过衢并在柯山书院、清献等书院讲学。嘉靖六年(1527年)九月,王阳明最后一次经衢并讲学,有诗寄钱德洪及王汝中。诗序日:“西安雨中,诸生出候,因寄德洪、汝中并示书院诸生一律。”诗云:“几度西安道,江声暮雨时。机关欧鸟破,踪迹水云疑。仗钺非吾事,传经愧尔师。天真泉石秀,新有鹿门欺。”其情其景,溢于言表。王阳明的学生李遂在衢州知府任上又热心传播“心学”。方应祥山居时,创办青峒书院,在“心学”影响下也讲授理性之学。

    如果将时光逆转八百年前,孔氏族人与南宋朝廷选择衢州这个地方作为“东南阙里”也有一个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优势的考虑问题。那个时候的现实、现在优势决定着孔氏族人与南宋朝廷的选择。在北宋,衢州这个地方经济文化的发展水平达到了顶峰,为两浙(今浙江及江苏南部地区)翘楚。依《宋会要》食贷志编,熙宁十年(1077),浙江各州州城商税排序是杭州、衢州、湖州、绍兴、嘉兴、金华、温州、台州、宁波、丽水、睦州(治在今建德)。北宋两浙路14州含今常州、苏州、镇江及今浙江全境,北宋167年间,衢州仅文科进士就达250人,远高于苏州、杭州、绍兴等地。衢籍名家入先清代《四库全书》的著作,不仅种数为县均的一倍多,卷数也高出三分之一,而且在社会和自然科学领域有着很高的学术价值,产生过巨大影响。

    若从古教育的视角扫描关溪流域,这一带的教育旧踪“磵户”崇德里人的读书台及方应祥山居时创办的青峒书院(倚云书社)的确能折射出衢州教育源远流长,历史上的东南多士之邦、全国儒学研究中心的光芒。不但如此,关溪流域的家族组织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传说浓重。如,坦溪崇德郑氏宗祠每年九月二十三到二十五都要请戏班子到崇德唱戏,盛况空前,而且,村子里每家每户都要举办宴席并做米果招待客人。村里寺庙里的佛像被抬着在村中巡回。节日一直延续至今,历久不衰,成为衢州农村的一大特色民俗。在五代时期的一些地区流传定光佛转世普渡众生的传说与朝代的更迭联系起来,鼓吹宋太祖是定光佛转世,以此来争取民心;宋初,有人以宋太祖和宋高宗均出生于丁亥年,进而附会宋高宗也是定光佛转世;关溪流域从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龙山包括从石梁过溪九田到九华上铺一带,曾被传为定光燃灯佛再现。而灵鹫飞翔之状的灵鹫山大靠(考)山青峒峰之下有一如同弥勒大佛的一座山峰,就传说朱元璋在衢州西安安仁滩巧遇定光佛“天意如此,不可泄露”的话语(定光佛在安仁滩从布袋里取出两件礼品——一个泥筒里盛着一丛万年青,另一个小布袋里盛着二斤小小的冬笋,共有十八颗,恭恭敬敬献给朱元璋。朱元璋看后大悟,原来“一筒”即寓意“一统江山”、“ 万年青” 即寓意“天下从此太平”、“ 斤”与“京”谐音、“笋”与“省” 谐音,两京城与连台湾十八行省),盛传朱元璋缘定——衢州西安——灵鹫山?!

    这次笔者从田野调查与历史文献、《崇德里郑氏宗谱》、《方氏宗谱》以及民间传说等结合的角度,对关溪流域从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龙山包括从石梁过溪九田到九华上铺一带作“全景式扫描”时发现,家族组织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传说并不是天然连接着落后愚昧的,至少在灵鹫山区是同这一带农耕文化的高度发达以及人文士人的密集高度相关。说朱熹在衢州讲学时曾访问过关溪流域也是可信的。而没有王阳明的学生李遂在衢州知府任上又热心传播“心学”,南京国子祭酒、翰林院编修嘉靖年间与王阳明的学生王畿会在衢讲学的垫铺,不可能有方应祥山居创办青峒书院。

    关溪流域从大靠山青峒峰到九龙山包括从石梁过溪九田到九华上铺一带,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已全域贯通。这对激活这一区域的人文旅游资源带来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次笔者从田野调查还引出以下修复郑平家佛寺(郑觉寺)及郑氏宗祠的思考。

    衢州古城有一个自石室筑城到峥嵘山(府山)筑城再到宋代筑城及其后的历史变迁。新安县治在今柯城区石室村一带。峥嵘山是衢州古城的发祥地。西晋太康元年(280)在峥嵘山设立峥嵘镇。隋朝之前,行政中心在石室村一带,军事中心在峥嵘山。到唐朝时,县治与府衙的行政中心和军事中心同设在峥嵘镇。从源头上说,衢州古城起源于峥嵘山屯兵。峥嵘山屯兵最早见于史籍的是西汉末年(约前32-25年)汉成帝年间柴宏屯兵峥嵘山,二百年后,即嘉禾五年(326)孙权命征虏大将军郑平(206——299)领千人戍守峥嵘山,当时,峥嵘山尚无城郭。今人大都以征虏大将军郑平(206——299)领千人戍守峥嵘山,为衢州古城建设的起点。征虏大将军郑平(206——299)也被尊称为“开衢首宦”。

    吴·天纪三年(279),晋武帝司马炎大兵压境,欲过江攻吴。时年七十三岁的郑平将军,将家人子女迁居各地,自己却在天纪四年(公元280年),作出“居署舍为梵刹,延僧奉佛,而身且隐于山林之间”。郑平宗谱中记载郑氏后裔、元代衢州路教授郑子仁撰《始祖开国公舍宅建寺宋祥符来历》文云:“今大中祥符寺,在府治西北隅,即峥嵘镇是也。晋永嘉二年戍午为吾始祖开国公舍宅所建。”此为有关祥符寺溯源的文字记载。此可理解为永嘉二年(308年)后,郑平家佛寺成为由僧人管理的庙宇,历郑平家佛寺、郑觉寺、龙兴寺、大中祥符禅寺。从天纪四年(公元280年)郑平“居署舍为梵刹”到1951年改作市(县)人民医院,历1670年。椐“《全唐文》卷三一九李华”载:寺中立《衢州龙兴寺故律师体公碑》,对每任剌史的履历都作详尽记述。于是,声名远扬。民国十二年(1923),衢县成立佛教协会,会址设祥符寺内,弘一法师任主事。大中祥符禅寺被弘一法师赞称为“胜境标绝,为三衢诸刹之冠”。

    衢州柯城第一大姓为郑姓,视郑平为始祖。衢州现存30余部郑氏宗谱,如开化霞山郑氏宗谱、常山象湖郑氏宗谱、柯城王家坂郑氏宗谱、石梁郑氏宗谱、衢江湘思郑氏宗谱……绝大多数是郑平嫡裔,记载得格外详细。视郑平为始祖以峥嵘郑氏与谷口郑氏居多。关溪流域即峥嵘郑氏,谷口郑氏居即灵鹫山在荫山一带。郑平“终于晋元康九年(299)已未六月初一,享寿九十有三”。隐居常山20年又墓葬柯城鲁安山。其原因有三:一是父亲郑庠墓地在鲁安山(今城里人到关溪流域的花苑岗)。“以孝作忠”的郑家人九泉之下还要尽孝哩。二是夫妇合葬,泉下团聚。元配刘氏和继娶王氏已经先眠鲁安山了。三是便于后人照顾。鲁安山在城西三里,晋怀帝时“初为信安令”的少子郑济照顾方便。据民国《衢县·望族志》记载,唐、宋、元、明期间,鲁安山墓地均有郑氏族人守护,香火千年不绝。更有当地前辈传说:鲁安山墓地有花苑,规模宏大,郑氏族人世称花苑岗。久而久之,花苑岗成为地名了,鲁安山却渐渐被人遗忘。仅存一个鲁安塘,五十年前开办河西砖瓦厂时尚且保留原名。

    由于城市建设的限定,郑平家佛寺(郑觉寺)及郑氏宗祠不可能再在郑平“捐居署为梵刹”之地,也不可能在花苑岗鲁安山再兴建,为配套灵鹫山名山开发建设,应刻选择峥嵘郑氏集中的关溪流域进行修复。

    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已将灵鹫山的关溪流域与石梁溪沿线连成一体,且从陈家、排门、顺家路边、西垄及坞石一带红壤丘陵低山地带已植入高端农业科技进行全域开发。考虑到中国时间,浙江灵鹫山开始,二十四节气的开篇,立春(九华立春祭)浙江灵鹫山享有得天独厚。通景公路翁梅至蒲塘及G351公路同灵鹫山的关溪流域与石梁溪大框架内,可扣紧农业1.0、农业2.0、农业3.0、农业4.0时代文明演进的步伐结合关溪流域的“磵户”崇德里人的读书台、方应祥山居时创办的青峒书院、郑平家佛寺(郑觉寺)及郑氏宗祠以及关溪流域的家族组织祖先崇拜、帝王文化及佛家文化的传说的人文资源,开发青少年科普教育及古典文化教育的旅游专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对衢州这个地方充满深厚的感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