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28)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一)
2020-11-24
字号:

    历史沉思应有的视角(一)

    ——兼答张志恒先生

    读过张志恒先生《对文革“再沉思”的沉思》,此篇是他对拙作《文革再沉思》提出的不同成文意见,很感高兴。赞赏张先生这种认真商榷态度。但拢起张文的观点来看,可能并没超出拙文所评陈坡先生那篇文革沉思文章的看法,即此两位沉思历史问题的视角基本上都还局限在一种政治(世俗文化?)范畴的共同性,所以总觉其道理没有说通说透。重要的是对文革(包括更多历史和现实命题)持这种狭窄视野的学界看法似有普遍性,则是我们理性反思文革的大妨碍了。

    沉思是什么,一般来讲,沉思就是反思,即对某事尽量冷静深刻的思考。大凡为人,皆可沉思,但沉思的深度则会有别。为什么呢?要害可能还是思考者的视角高低差异了。视角高则会看得远看得深看得全,沉思就可以更透一些。相反,视角低了就很难看深看远看全了。视角是被什么决定的?说到底还是思考者自己看重什么(认为什么更重要),什么更具长远意义上的决定性,而以这个更重要的原因为根本来推论演绎映证事物的发展演进,从而得出不同的观点结论。

    视角怎样才能尽量高企呢?我想起那个盲人摸象的故事,为什么每位盲人都只能得出片面的大象结论,就是由于每位盲人只站在自己“接触”过的部分大象身体来以偏概全评说大象。这个“接触”(所产生的思想)也可以看做是盲人的视角,如果每位盲人所摸相加,或者一位盲人让他摸遍大象全身,其得出的结论就可以准确得多的。如此推去,所以思考者也应该尽量多视角的沉思才更可靠。问题是造成人们视角的观点往往来源于所在族群的观念文化,这点如何甄别改进呢?

    比如我们这个民族的观念文化主流大致就是儒家思想,它属于世俗功利的类型,具有官本位重政治的特点,所以人们由其熏陶所养成的思想思考往往就偏颇于政治视角或者偏执于器物利益的视角。而从人类文化文明的全部发展演进历史去看,更具有根本性决定意义的却并非政治或者器物利益方面,而是思想或者精神利益的类型。它的社会表现形式则是精神信仰。其总逻辑是有怎样的思想就有怎样的行为怎样的族群怎样的社会怎样的文明。思想又是被信仰决定的。

    上述可见,文革沉思虽然也需要政治和器物的视角,但似乎没有思想信仰的视角更具根本性。比如拙文指出文革的根本精神是阶级斗争学说,文革及其以前几十年来所致挫折错误几乎都是这种思想学说所肇成的,这里就饱含了逻辑性的诸多历史追溯命题的:如为什么阶级斗争学说这么容易被我们的革命先驱们所崇奉?阶级斗争学说与儒家思想的世俗功利性质在思想性上有怎样的源流关系,与中国人突出的窝里斗积习具有怎样观念相似性等,由此便可看清更多历史问题。

    文革的理性沉思除了思想信仰的视角,还有两个视角也很重要。一是人性的视角。人性是什么,人性不是单纯的善与恶,也不是静止不变的某种(思想取向的)状态,普遍的抽象的一般的人性似可这样定义:人性是具有超强大脑的人,由不同思想观念支配所产生出的不同情感、思考和行为方式特征。超强大脑人皆有之,不同思想才是不同人性表现的最要(根源)。所以我们沉思文革中人,就要找清支配此人此为的思想,清本索源,以解决思想的问题,而莫在具体人事上纠缠。

    第二则是哲学的视角。哲学历无统一定义,似乎是个人言皆殊的概念。我想哲学应有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的把握。广义的哲学是关于基本性思想的学问。狭义的哲学是关于基本性科学思想的学问。文革理性沉思的哲学视角当属后者狭义的范畴。具体来讲,即是要尽量本质地联系地运动地整体地一分为二一分为多地反思文革(以及与此关联的一切事物)。比如仅有政治视角的沉思,就很容易将问题归咎为集权政体,以除此后自由民主而后快,其实哪里这么简单。亨廷顿说得好,转型社会秩序重于自由。而秩序是被既有的政体决定的。所以不能轻言否定既有政体。

    下面对张志恒先生回我拙文的文革沉思给予具体的答复。为保留交流的完整性,特将我的部分称“拙文”,陈坡先生的部分称“陈文”,张志恒先生的部分称“张文”,我的答复部分为“答复”。

    拙文:究竟什么是文革的根本精神?陈坡的答案“首先是把这个偏执的伟大领袖塑造成亿万愚众的偶像”。对此还可以商榷。当然文革的个人崇拜和被崇拜者的错误都是典型的问题,但它未必便完全等于文革的根本精神这个命题。所谓根本精神者,应该是指导文革并由此造成劫害的基本性思想理论。它应该是阶级斗争学说。只有指出这一点,才是理清文革乃至更多过去人为灾难的根本症结所在。反而个人崇拜的问题却比之复杂多了,简单讲个人崇拜或者权威的问题与中国观念文化(内在规律)具有密切关联,需要另外具体分析。

    张文:“根本精神”、“思想理论”等等都是个人的思考,能去思考文革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值得赞扬的,至于总结出的“东西”是什么,只能各抒己见,没有做出结论的必要。说指导文革的理论是阶级斗争学说,这是缺少根据的,参与到文革运动中的绝大部分人不会去学习什么“理论”,是有什么“精神”的。也不会思考“阶级斗争学说”是什么,而是把它看成一个“大箩筐”,什么也可以装进去,什么也能掏出来。男女关系也可以套上阶级斗争;“资本家”也可以是统战对象。历史就是发生的“事情”,至于发生原因是什么,是什么“理论”指导,只能是个人看法,他人是否同意,由本人决定。如果我们把这一条作为我们对待历史的态度,不知会减少多少无谓的争论。

    答复:一个人的行为是被其大脑的思想决定的。怎么想才会怎么做。一个民族的(行为)特点也是被其思想观念(文化)所决定的。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必然会有指导其运作的根本精神(或者思想理论)。沉思历史之要就在于找到它,并试图将其作为改进今后的根本性经验教训。对此陈文应是赞成的,所以才将文革精神归结为“首先是把这个偏执的伟大领袖塑造成亿万愚众的偶像”。敝人以为将此调整为“阶级斗争学说”才更有各种事实演绎证明的周延性;且所谓的个人崇拜也还不能一概都否掉了。张文否定思想的决定作用和文革的理论指导性,应属于典型的就事论事思考。其思想属性还在世俗文化的窠臼。其结论必然缺乏举一反三的理论性。张文列举的被文革批斗的男女关系、资本家等实质都是阶级斗争学说造成的。

    拙文:个人崇拜当然是文革以及造成文革灾难的一个问题方面。可是当我们总结文革根本教训时,仅仅停留在反对个人崇拜这个层面就会留下更深远的问题的。比如是不是只要没有个人崇拜就不会发生文革此类的灾难呢。未必。个人崇拜的本质是什么,无非是社会围绕某个偶像的思想来运作,假设这个人还不昏聩思想还不错谬甚至还优秀,社会运作的后果会怎样呢。中国近代以来最大的问题是一盘散沙,其根本原因无非是缺乏(思想)权威。共产党为什么一下子那么凝聚力,根子就是有了这样的权威呀。当然,中国需要这样的权威与文革的个人崇拜毕竟是不能打等号的。

    张文:看了这段,感到吴先生好像没有亲身经历文革,文革几乎所有大量人员参加的行动莫不是为了“保卫”一个人和遵照这个人的指示去行事,“没有个人崇拜就不会发生文革”可以说是个“铁论”,有太多的证据来说明。至于说到中国人“一盘散沙”的现象,恰恰是国人总是寻找“权威”,依赖“权威”的后果,现实中的“权威”都是变换的,不可能固定下来,强调“权威”的思维必然造成“一盘散沙”。同时靠“思想”来作为凝聚力也是不可能的,任何所谓的“思想”都是一个“万花筒”,表面去看似乎没问题,而实际内容每个人看的都不一样,而且每个人也不知道别人看到的是什么。“思想”的真正价值是人的精神交流,言论交流。但每个人的物质生存都是摆在第一位的,在物质生存没有保障,甚至受到“威胁”时,每个人的思想多是“廉价品”,就像现在市场上抛售“存货”时的广告词:“给钱就卖”。文革时,几乎所有人的生存不可能完全由自己把握,何来“思想”?不过是让怎样说就怎样说,让怎样想就怎样想。在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喊着同样的口号,这是显示了民众的“凝聚力”吗?今天社会是需要“凝聚力”,而且十分迫切,但万不可以靠“统一思想”,而是要靠“法治”,也就是规范每个人的“行为”,认清每个人和每个“团体”的“权界”,消除特权,共同遵守“法”,除此别无二法。中国一盘散沙传统正是“皇帝”享有特权的结果!

    答复:呵呵,又是一位认为思想精神无高下无优劣的论者。以为只要有了思想的自由交流的自由和法治的保障,就必然会有好的思想。这种自由偏爱论在我们知识界可谓是大有市场的。其实,自由也好,法治也好,都并非决定性的第一因素,都是需要在好的思想信仰之下才能自由得好,法治得好的。比如法国大革命打的就是自由大旗,革命者杀国王,保皇派杀革命者,致使国力大损,所以就有其领袖人物罗兰夫人痛定思痛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而差不多与此同时的英国光荣革命却“宽容”了国王,革命者与国王前统治者们便共力打造出了其日不落帝国的伟业。在这里,显然宽容意识要高于自由意识的。再讲法治的形成,也需要人们拥有先进的契约意识才行。我国的法治喊了近百年未果,根本上就是大家多有关系意识、亲疏意识等落后性思想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