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长伸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三羊开泰 - 周长伸首页
我们之间的距离有多大
2020-10-22
字号:

    我们之间的距离,说的是他们和我的距离,有多大?

    马克思主义否定了自由主义,继而否定了凯恩斯主义;在事实面前,我又否定了马克思主义。那么社会这个“事物”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当今的世界,没有人能给我现成的答案,我只有自己去找到答案。

    在心底,准确说是在潜意识里,种下这个念头的时间是三十八年前,也即1982年的夏秋之交,我应届中考落榜之后。

    从那个时候,我就踏出了向已经无路的前方拓进的脚步。四顾茫茫,荆棘遍地,看不到目标--我却无路可退,不由自主,仿佛是上天给我赋予了这个使命。

    也就是说,在三十八年前,我已经是以前人所能到达的路的尽头为起点,继续向着事物真相的目的地进发了。三十八年过去了,我到达了目的地,收获了揭示社会真相和规律的“动态资源论”。可是,他们在哪里呢?

    他们就是那些头顶各种光环的所谓专家学者,以及仍然在科班路上辛苦跋涉着的千百万学子。他们还是以前人所到达的终点为目标呢。

    三十八年过去了,人类对社会这个事物的认知有大的突破吗?没有,还是停留在三十八年前已经形成的格局上。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现实主义,仍然是各占山头、各说各话。而诸多专家学者穷经皓首,却一辈子走不出前人留下的迷障。更不用说年轻一辈的学子们,却又以这些专家学者为师、为圣,那更是匍匐在尘埃里。

    所以也就难怪,在去年的“国际政治经济学年会”上,当我的《关于社会运行规律的新发现》“端”上来的时候,张宇燕教授表示“没接触过这一块……”;王正毅教授也显现出一脸懵逼。我是特意要“捉住"代表学界的两位权威“大咖”,想让他们鉴定一下我的理论“成色”的,现在我知道,他们却是看不懂。

    羌建新教授似乎是看出了一点门道,他是学界年青一代的翘楚。会前,我和他有多一点的交流,分组会开始后,他亲自在别的会场推介过我的这篇论文。但是,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大概是一时头热,冷静下来还是有别的顾虑吧。

    这就是他们与我的距离,多大呢,三十八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中考之前,我是一个轻松快乐的初中生,因为作文几乎每次被老师当范文读,我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里。中考落榜,犹如一盆冰水临头浇下,令我大梦初醒。考不上学,我就是个农民,要砸一辈子坷垃。同时,在我内心深处,教科书上建立起来的世界也坍塌了,一切的美好都化作了云烟。那么,这个社会到底是怎样的?我要弄明白,我要告诉人们! 一方面是不得不应付考学,一方面,来自生命深处一种使命般的信念却促使我不由自主的踏上了求索社会真相之路。“动态资源论”就是我三十五年来锲而不舍付出努力的成果,今天我终于可以把它捧在你面前,也呈献给世界。微信公众号:动态资源论(dtzyl1)  个人邮箱:15897922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