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从“过度量化”想到西方民主与科学的民主
2020-10-20
字号:

    ——读美国穆勒教授新作《指标陷阱》有感

    【提要:生活在西方的美国教授,分析了“过度量化”对当今的商业、社会和生活,西方金融界、商业领域的威胁;不过他没有涉及“过度量化”在西方民主中的表现及后果。人类社会需要“民主”,不过需要的应该是反映客观真实与客观必然性的“科学的民主”。“过度量化”、非客观真实的“民主”,恐怕正在让信奉这种“民主”的人们,吃“苦头”。世界上的人们,恐怕还是应该都探索认知客观自然规律、客观社会规律,也必须遵循这些规律,再结合各自的文明传统、文化习惯,来管理好、发展好社会,并能造福于本方乃至人类,这才是实在、科学、该当所为的吧?!】

    一、“过度量化”威胁当今的商业、社会和生活

    近日从报刊上读到美国教授杰瑞·穆勒的新作《指标陷阱:过度量化如何威胁当今的商业、社会和生活》(闾佳译,东方出版中心)一书摘要,对其中的“过度量化”概念及其分析颇有感触。

    这位生活在西方、美国的教授,分析了“过度量化”对当今的商业、社会和生活,西方金融界、商业领域的威胁,以及军队、医院、学校等部门因为过度应用量化指标而导致组织运转失效,并滋生了欺诈和操纵的组织文化。

    穆勒教授举例:美国知名金融机构富国银行2011年为了增加利润,为员工订立配额,要求员工对办理存款等常规业务的顾客签下额外的服务,如可透支服务、信用卡。如果员工未达配额,就面临无薪加班,甚至可能被解聘。由于该银行的配额设置过高,于是导致数以千计的工作人员为了不被解雇,通过私自为客户注册在线账户或借记卡等方式来完成标定配额。这种渎职行为严重损害了客户利益,虽然富国银行后来为此解聘了超过5000名涉事员工,还是被美国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以及洛杉矶检察官等处以一亿多美元的罚款。穆勒教授分析指出,这个案例表明,与薪酬挂钩的绩效考核不是万能的。绩效考核归根结底是一种“量化”的数据评估,往往会忽略掉业务流程、员工工作进程的复杂性和具体性,导致员工被迫采用欺瞒、欺诈等不轨手段来加以应对。与薪酬密切挂钩的绩效考核,最大的缺陷就在于只能将容易量化的指标(如业务员完成订单数)纳入考核,很难准确地测量团队协作、伙伴协助的因素;又如只能简单化地衡量当期指标,却不能较为准确地汇集当期指标背后的成本等因素。并且,因为绩效考核必然要促成排名,这对于团队团结的破坏力是相当显著的。同时,这种“指标陷阱”,也有损于企业的长期利益 。

    在这本《指标陷阱》书中,作者还列举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大学院校、中小学、医疗机构甚至慈善机构、公共部门,因为过度迷恋量化指标而导致的运转失调。例如,他详细解析了美国的医院,为了满足政府部门、私营基金、医保部门等方面的数字考核,千方百计地在满足指标要求上做文章,甚至不惜损害患者利益,并对医疗成本的无度攀升视而不见。因为医院、医生要被考核手术成功率、患者存活率,造成了大批危重患者被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

    二、西方民主的“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是否也是“过度量化”,是一种“指标陷阱”?

    由如上的叙述,不由让人感到,穆勒教授在此书中分析了“过度量化”对当今的商业、社会和生活,西方金融界、商业领域的威胁;不过他没有涉及“过度量化”在西方民主中的表现及后果。

    而西方民主的“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是否也是乃至更是一种“过度量化”,是一种“指标陷阱”?

    人们可以发现,以穆勒教授所指的“过度量化”、“指标陷阱”的状况,来置换式的描述西方民主的“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也是十分贴切的。

    请看,“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不是一种只看“量化”的数据评定?且往往会忽略掉社会具体的运行流程,忽略候选者的认知、眼界、能力等复杂和具体的要素,并会导致候选方会“被迫”采用欺瞒、欺诈等不轨手段来“赢得选票”?

    西方民主这种“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的机制,其“最大的缺陷就在于只能将容易量化的指标(只看每个候选人的得票数)作为判定取舍的唯一指标,很难准确地测量其他的因素;又只能简单化地衡量投票当时的人手一票这个“指标”,却不能较为准确地汇集当时票数这个“指标”背后的各种因素,等等。

    联系西方社会近年来的不少“投票”现实,西方民主这种“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的选定领导人或公投决策国家重大政策的机制,不正是因为有如上的一类缺陷和不足,而在对其社会和生活造成种种困扰和威胁?

    三、社会发展进步需要“民主”,但须探索“科学的民主”

    或许可说,穆勒教授关于“过度量化”解析,是也点出了西方民主的一大“要穴”,指出了其中的“指标陷阱”。“过度量化”、非客观真实的“民主”,只囿于“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并不科学,也恐怕让信奉这种“民主”(也含“自由”)的人们,正在吃“苦头”。

    这可能说明,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虽然需要“民主”,但须探索“科学的民主”。

    科学的民主,应该还需要“量化”,正如该书也指出,很多情况下,基于标准化测量所做出的决策,的确有比基于个人经验、专业知识做出的判断更加准确的。

    人类社会需要“民主”,不过需要的应该是:反映客观真实与客观必然性的“科学的民主”。

    现在不少要“民主”的人们,还只停留在“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的“民主”中,认为只有能“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才是“民主”,也是“自由”、“人权”,其他的各种民主形式和探索,都不是“民主”。而因客观自然规律、客观社会规律的需要,进行必要的集中、管理,都是“威权”乃至侵犯“人权”、“专制”。他们自认为“最崇高”、“最高明”,最有“普世价值”,还要其他管理的制度、模式、方略都要向其“看齐”。恐怕的确是“自高自大”了。

    世界上的人们,恐怕还是应该都探索认知客观自然规律、客观社会规律,也必须遵循这些规律,再结合各自的文明传统、文化习惯,来管理好、发展好社会,并能造福于本方乃至人类,这才是实在、科学、该当所为的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