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93)量子力学与精神意识(二)
2020-10-20
字号:

    量子力学与精神意识(二)

    我们不用否认精神意识在通常表现(表达)形式下的非物质性,但也应理解“形成”精神意识现象的本体(母体)仍然是物质性的;既然这里存在物质,必然也是可分的,必然也有微观世界,必然也有光电能量情况,必然就有了量子力学于此伸展拳脚的可能,为何不能探索呢。要知道,一种新思想的产生,往往就是在大胆假设耐心细致求证中开始的。如果我们仅仅只停留于书本知识,势必很难进步呀。

    按我的理解,量子并非粒子,但却是粒子运动的基本度量单位。量子的定义为:一个物理量如果有最小的单元而不可连续的分割,就说这个物理量是量子化的,并把最小的单元称为量子。量子力学则是讲微观世界里粒子运动的规律性问题。它突破了牛顿宏观经典力学的解释范畴。量子不能直接理解为粒子。粒子是组成物质极小单元(如原子、质子等)的实体名称。科学家至今发现的粒子类型非常繁多,所以,粒子是物质各种各样最小单元的统称,就像以动物来统称那些能自主移动的生物一样,而具体各种物质的最小单元却依据其特点各有名称,如强子、弱子等(在动物界则有狮子、豹子等)。

    精神意识的粒子结构乃至量子力学的介入解释命题目前似乎还很难准确解答,绝大部分思考都是处于假设推理的状态。造成这种困局的原因还是比较清楚的,主要在于脑科学(广义的)本身就是所谓的新兴的科学领域,精神意识虽然可以推认它也产生于一定的物质条件,但作为精神意识样品来讲却是无声无色无味无形的“虚空”所在。即使要搞清楚产生精神意识的微观物质结构,也会因为人脑精细鲜活等条件限制而难作物理性深入,所以任何研究一旦进入研究者本身的深处势必受到研究者思想意识的干扰而困阻多多了,这里就会扯出量子力学先驱们所提到的测不准、迭加态等等观察者的意识干扰问题。

    关于意识内涵的复杂性似应注意:第一,意识究竟怎样定义,肯定是有争议的。印象中,几年前,楼主在一篇文章中的意识定义我就曾与其商榷过。你在这里使用的意识概念,可能上升到了比较高级的思想状态(婴儿无意识)。但后面跟帖gzyz网友说到国外研究发现婴儿有多种意识,这里的意识概念却与感觉、感受之类的意思差不多。这也是常用的意识概念,比如“张三(或者小狗小猫)(从睡梦中醒来或者受伤晕死后醒来)恢复了意识”。第二,婴儿与成年人的意识肯定是有差别的,这有点就像植物的花蕾与果实的区别。它们的微观粒子世界肯定是不同的了。第三,从婴儿的意识到成年人的意识,肯定有一个飞跃。目前飞跃的表象是可以归纳的,但飞跃前后主体的微观粒子世界究竟是如何变异的,却很难搞清楚。第四,所以,量子理论如果能够介入研究清楚婴儿与成年人的意识差别——不是在一般的表象上作以区别——而是从意识产生的微观物质运动特点上区别,可能即是又一次科学革命吧。

    掷骰子的意念影响(作用)在一般常人来看还显得难以相信,因为掷骰子意念影响的效果毕竟在短时间内很难明显体现出来的。但意念对于平常生活的影响(作用)却是俯拾皆是的事实。比如我就亲历过。我与妻子的感情一直很好。她很小时候就是我家邻居。80年初我们开始明确谈爱关系。当时我远在外地铁路部门工作,她在故城一家照相馆工作,她说我几乎每次回家她都有感觉(感应)。有次我出差回家后,便去照相馆见她,却望她正迎出大门等我呢。问她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她说她正在为相片作色,毛笔掉到地下,便弯身去拾起,却闻到了我的气味,瞬间便感到我回来了。

    几十年的生活经历使我认识到,女性的感性、直觉和灵感是比男性更强的(幼年人则比成年人强)。我自己个人在这方面也有几次经历,但都是很小时候的事情。大约在六十年代初期七、八岁年纪。那时我妈还在,很是痛爱我这个满仔,经常夸赞我如何有本事等等。我可能也是顺着杆就往上爬吧。有两次傍晚天气很热,我听妈说热,想让她凉快点便讲我要为她喊风来,随即口里“呜呜”地学风吹的声音样呼喊着,还高声说“刮风下雨哟”。真的,一下子就天上就起风了甚至还下雨。后来妈在高兴的时候,突然间脸色凝重了,便再也不许我这么做了。我总在想,人的上述这种素性能不能从物质性的角度得到解释,如何解释,确实是非常重要高深的科学思考命题。而(物质的)微观粒子世界以及解析其题的量子力学理论就是向此进军的先锋吧。

    大约三年前,我也亲眼目睹了狗等红灯。那天我和妻子正走在人行道上,一条大狼狗独自急匆匆超越我们前往。谁知前面一条横路突然亮起了红灯,大狼狗便赶紧匍匐在路这边,眼睛紧盯着路对面的红灯一动不动,直到红灯转换为绿灯后,它又迅即奔过马路而去。我和妻子同时看到这种情形,可能我于此正有心思所以才反应快捷,手指着狼狗对妻子说,你看狗知道等红灯呢。妻子露出惊讶的神色说,是的我也看到了。

    这里可能牵涉到如下问题:1、意识即大脑认知下的一种反应活动。2、有大脑就有意识。3、意识是高于知觉感觉的精神现象。4、人的意识区别于一般动物的意识可能在于其更深刻更丰富更复杂更抽象,这是由人的超强大脑所决定的。5、大脑微观世界的微粒子运动是一个有待探索的重大科研命题。如果上述假设(立论)能够成立,则很可能要与楼主所研究分析的意识命题发生碰撞和修正了。

    你们说的科赫我没什么印象。倒是大约70年代中期,我刚从下放地招工上来时,读过马赫的《感觉的分析》,书不厚,大约十多万字。书中内容也没什么明显记忆。事实上我读了不少书,大都不刻意去记忆它,只是喜欢联系实际广泛思考(演绎、比对、归纳、综合等)问题罢了。

    人脑与动物大脑应该具有产生精神意识的共同性。所以,我们观察、分析、研究意识问题至少应该有着这种共同性把握的基础,然后再去针对人脑作进一步认识。意识的定义问题一般讲首先应该是动物大脑意识的共同性所在。人脑意识的定义应该狭义得多。

    拙稿说“意识是大脑认知下的一种反应活动”应可作为动物意识的初步定义。动物既然有大脑,则必然有大脑的活动有思想思维,也能认知世界,对外界事物做出大脑的反应活动。g网友所举豹子不尽全力追捕兔子和竭尽全力追捕麋鹿的例子应是一种有意识(兔子不如麋鹿肥硕而划不来的检验性)的反应结果。

    上述意识定义中的关键词“认知”、“反应”等很有甄别的必要。认知、反应的词性从本质上看,应该是一种主体性事物才能有的。换句话即是说,只有当事物自主地面对外界,根据外界变化的情况和自身需要来学习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才是意识产生发展的基础。

    而计算机等人工智能机器虽然能够针对外界不同情况做出相应的行为动作,但它在理论上能够完全自主吗,能够根据各种各样不同(设计者未预见)的外界情况来学习调整改变吗?这是一个问题。同时从大脑微观粒子运动(关联主体整体益害性)角度看,则更是两码事了。

    说穿了,科学(探索)的手段就是物质的分析,而佛学的方式却似乎是精神的活动。将物质分析运用到精神活动看来会有许多始料未及的难关(鸿沟)。表面上精神活动的生命性不容其物质结构被破坏的外力介入,物质分析就遇到了伦理性的难关。

    深层的问题则是物质分析的诸多假设和立论未必触及到了精神活动的实质性内涵,未必吻合精神活动的内在方式。比如现有脑科学诠解思维的物理化学以及生物电的理论基础就很粗略,相对于大脑神经元、神经纤维以及神经递质及其联系运动所内涵的极其精微丰富复杂的精神意识活动来讲就显得十分简陋不配而无法自圆其说(如脑科学运动相同而意识内涵却不同——真善美与假恶丑的意识运动有怎样的物理化学或生物电运动特点对应呢)),反倒是量子力学的微粒子运动理论能够留下了广阔的设想空间,才能近乎匹配以物质分析来解释精神活动。但是,既然从立论到推论都属假设性质,所以量子力学介入精神活动似乎还远远未达科学(重复试验检测)的层次,充其量仅是一个科学的试图或者开端而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