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80)规律是什么(一)
2020-10-10
字号:

    规律是什么(一)

    西哲说,规律是本质的关系。陈定学说,规律是事物演变的必然过程。细想这两个规律定义,总感觉还有点问题。前者说的本质关系意思并不大明确,事物的本质是什么,应该是事物内在的结构及其运行特点;事物的本质关系就应该是事物内在的部分之间的联系了,这种联系究竟与事物外部的东西有什么关系,它对事物的发展有什么影响,这种影响又对事物的规律起什么作用,等等,从西哲的规律定义中都无表达,所以它应该不是一个好的定义。想想陈定学的定义,虽然指出了事物演变的必然性这个规律的主题所在,但对规律的揭示并不深刻周全,其临属概念“过程”的使用也像“关系”一样涉意含糊。比如过程就可能漏掉了起点和终点、以及方向趋势等事物规律性的重要内容的。

    那么,规律究竟是什么呢?还是举具实例分析后再进行归纳。如水在正常大气压下加热到摄氏100度便沸腾变为气体,在摄氏0度则结冰为固体。在这里,水是我们研究的事物,由液体变为气体、固体的现象是水的规律,气压和温度是其规律出现的外在(必要)条件。由此事例便可抽象得出规律的初步定义:规律是事物在一定条件下所必然出现的变化情况。这个规律的定义一是强调了一定的外在条件,没有这个条件,事物规律就不能显现。二是强调了有这个条件,事物的变化规律便一定出现。三是将临属概念拟定在“情况”这个涵盖面很广的大属概念上,意即将事物发展的起点、终点、过程、方向、趋势等等一应俱全地都囊括进来,它比用“关系”和“过程”来作规律的属概念更清晰更周全。

    所谓规律就是必然(的情况),就不能是或然和偶然(的情况)。反过来则是说,如果是或然和偶然的情况,就不成其为规律了。这里需要澄清的是,讲必然性,是就一个特定事物而言的,它并不包括这个特定事物以外的任何东西。比如提到美国工程师斯宾塞发明微波炉的事例,似应明确究竟是要揭示哪个事物的什么规律呢?如是指微波炉,还是指斯宾塞的发明?就微波炉的规律来看,主要是电磁在一定条件和结构之下的热力显现情况,与斯宾塞的发明没有什么搭界。而就斯宾塞的发明来看,则是其所受到的科学工程知识观念等教化以及本人个体的思维特点等条件所催化的必然性结果,换句话则是,即使没有斯宾塞,但只要其他人也具备了斯宾塞这样的多方面条件,也一定会发明出微波炉的。

    就一件事情的发生来讲,确实是存在着必然(发生)性和偶然(发生)性的。需要我们辨识清楚的恰好就是其发生为什么是必然的和为什么又是偶然的。从理论上看,是不是有了一定条件的便是必然的,反而不讲条件的就是偶然的。而本文研究的规律命题也正好就是讲的一定条件下的必然性,而无条件的偶然性便超出了规律的范畴。比如张三一次在大街上碰到了李四,这是偶然性的范畴,因为这样的邂逅完全是不受任何条件约束的。如果加入了某些条件限制,比如一定的时间(早上上班),一定的地点(李四必经地点)等,张三遇到李四就有了必然性,换句话即是说他们之间的碰面就有了规律性。我们讨论的命题是怎样抽象无穷多的这样事例,最后推出规律的定义来。如果再将偶然性杂入定义肯定就不好想象了。

    您说“从必然性扩大到事物内在联系”,其表述并不十分清晰。如果上述分析成立,则“事物内在的联系”就是讲的事物与条件(外部事物)的内在联系,而不是讲事物本身内在部分之间的联系。相对于此事物来看,条件(事物)是外在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规律研究考虑的重点并非事物内部因素,而是其外部的因素,即条件。不讲条件忽视条件遗漏条件,规律命题便探讨不清楚了。这样讲,未必就是否定事物内在因素的作用。但真正将目光聚焦到事物内因上分析,其实事物内因的独特性说到底还是被一些外在因素(先前)所影响了的决定了的。比如具体看一个人的行为方式,粗想好像是被其自己所思来决定的,但深究其思想的来源,无非还是过去他(她)所受到的家庭亲人、生活环境、学校教育等外部影响造成的。

    看一个定义究竟合理不合理周延不周延,最好不要去搜寻书本或经典的说法来印证,只能将其拿来当做一定的参考(往往可作拟订新定义时的启示、质疑、完善、修改等文本基础)。因为书本或经典的定义大都受到了拟订者这当时的认识局限。所以,还是应不厌其烦的举具实际事例,再从中抽象归纳创造新的定义才更有意义。此文的规律定义与西哲和陈定学定义的最大不同还是提出了条件论,没有条件即没有规律(的产生)。由此便可以发散思考各种各样的条件决定(规律出现)的情况。

    比如有网友提出了民主政治的(规律)问题,敝人觉得此议极有思考讨论价值。初起,似可这样分析:民主政治的作用(或实践实际的核心价值作用)是制权,亦即民主政治形成后便有制约权力的规律(出现)。但是,民主能够制权也是有条件的,缺乏那种条件民主未必就能制权了。这里的条件是什么呢?是参与者的思想观念。参与者的思想观念大都是被其传统观念文化所熏陶养成的。所以,一定的民主政治适宜一定的观念文化而能够制权,而这种民主政治却不能适宜另外种类的观念文化制不好权,甚至发生混乱。

    由是,可以继续深入思考下去。那么,究竟是怎样的观念文化不能适宜怎样的民主政治,进一步,这样的观念文化又能够适宜哪样的民主政治呢?于斯情况便很复杂。从本文讨论的范畴来讲,则要引入亨廷顿的秩序优先论来继续分析。亨氏此论之要在于转型社会(落后国家)的自由民主改革要以秩序为前提(没有秩序的改革是不能成功的)。其实质无非还是讲的自由民主改革的条件论。那么,要进行民主政治改革就必须首先研究清楚怎样才能保障秩序。而秩序也是与参与者的思想观念紧密相关的。所以,将上述两者结合起来考虑,即是要依据传统观念文化的特点来创新适宜性的民主政治方式了。

    民主政治的价值和关键要素是什么,不是什么需要捋捋清楚。粗略的看,其现实的主要价值(意义)还在于制约公权;其关键要素则应集中于选举者的自由性,被选举者的透明性和选票的决定性以及整个过程的程序性等。至于民主政治经常提到的多党制、普选、公决等方面反而是表现形式上的东西的,它可以待一定“条件”成熟后再予施行的(没有如此条件,但必然还有另外的已有条件,所以,仍可适宜于这种已有条件来创造民主方式)。如果上述分析合理的话,它们就可以将这些价值、关键要素视作民主政治的本质性规定来为其作规范性定义(早些年,敝人即提出这个定义为:民主是由投票多数进行抉择的管理方式)。这样的民主定义即为人们创新各种各样适宜(观念文化)性的民主方式奠定了宽广的思考操作空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