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69)社会转型旳观念文化视角
2020-09-23
字号:

    社会转型的观念文化视角

    没看过大海网友那篇探讨新文化运动为什么夭折的文章,但从这篇作为姊妹篇关于李泽厚“告别革命”论的感触立点看,大海的视角还是局限在具体的政治层面,于是推想他前篇文章的原因分析也不会分析很深而周延的。比如,新文化运动夭折真的就只是“救亡压倒启蒙”吗,未必。假设当时没有救亡,启蒙会怎么样,新文化运动会成功么?我们可以将眼界放宽到新文化运动前后一、二百年时段的历史去看,定然很难得到肯定答复的。盖因新文化运动本身是肩负了太大太重的任务,而促成一个族群文化转型的成功却绝非一些表面上的政治因素能够达至的。

    这个太大太重的任务之标的究竟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思想。思想是指挥大脑及行为乃至肇成族群特点文明特色的根本。中国的一切落后说到底是思想的落后。新文化运动真要成功就是要让中国人的思想转型成功。可思想如何才能转型?中国人的思想究竟在哪里需要转型?为什么中国人的思想必须转型?这种转型的方式方法是什么,为什么?如此一层层深着的命题未必是我们那些新文化运动发起者都有成熟思考的。比如其翘楚者梁漱溟,自己也是一位大儒,不是费尽心血搞了乡村建设的文化转型么,但儒家思想的落后性能够促使转型成功吗,很难的。

    为什么儒家思想落后,从本质上看是其世俗性所决定的。世俗性即现实性实用性自然性。世俗性的反面是精神性超越性理想性。从人类的全部发展演进历史看,只有一定超越性的思想意识才是人类进步的根源。而世俗性则常常意味着拘泥于现状,眼光短浅,争权夺利,循环停滞。具体讲似可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一、儒家思想的价值观是世俗性(个人功名利禄为上)的,没有将求真放在最高最终之意义上,而是就事论事,自制跳不出的藩篱。其读书学习研究都不是为了寻找事物的规律性,而是惟书惟上惟经典惟偶像,不求甚解,述而不作,所以自始至终在其治下的人们都与人类伟大的科学事业失之交臂若即若离着。这是致使故族科学无从萌发(无法比拟古希腊),无从跟赶(五四运动高举科学大旗至今已近百年,科学事业仍旧黯然),无大建树(整个华人体系,至今出不了像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基础理论大突破或者现代性哲学思想大突破的智者)的根本原因。

    二、儒家思想的道德伦理观是世俗性的,缺乏平等宽容博爱共赢等超越性观念意识(而是与之相反的等级亲疏仇恨争当人上人)。如儒家伦理根基的三纲五常(还有三从四德等)就是以严格的等级意识为基石的。实质上这个思想基石无非只是抽象过往实际存在着的某种(较好的)社会状况(如西周礼制)而已,它起始就没有半点想超越现实创造更美好的人际关系的欲求。具体看,“三纲”是明显的等级意识。“五常”虽在字面上推崇仁义礼智信等纯粹的道德诉求,但从整体上看,却是严格服从服务于等级性三纲的。儒家思想的这种狭隘的道德伦理致使其根本不可能拥有更为宽广抽象的一般性的人的概念,从而去努力推进这种抽象人的福祉的,所以翻读儒书,何处都是在分夷夏、讲亲疏、辨等级,其实说穿了就是彻头彻尾的自私自利呀。这样的道德观放在平和的治世下倒还过得去,一到君王昏乱,郡治滑坡,人们择利而行,则必然会德行滑坡,改善从恶了。

    三、儒家思想的思维方式是自然性世俗性的,自始至今一直缺乏如何进行规范,促使思考效率提高的努力。思维方式与上述两点谈到的价值观道德观等思想理念不同,它主要是指人之大脑内在怎么进行思考的路径、方法和模式等。人不同于动物根本在其超强的大脑,而一般情况下人们超强的大脑功能作用沿袭传统的自然方式方法并不利于发挥,要害在于其没有符合大脑工作的内在规律。古希腊智者有鉴于此,便早在2000多年前创造了科学性的形式逻辑来供人遵守,以便于提高人们思考交流的效率。儒家由其世俗性决定他不可能考虑这种精深的思维科学问题,所以其全部的文字文献无不涉嫌笼统、含糊、矛盾(争吵)的低效思维(成果)状态。即使就在眼下,即使那些学贯中西的华人学者,真正讲究形式逻辑者也是凤毛麟角,这是造成华人学术成就低微的一个劣根。还有那些咬文嚼字的诗词对联,纯粹就是一锅情感性的大杂烩泡沫而已,它们能对中国现代化事业有什么推助作用哟。

    先生其实可以这么想想,欲讲中国“领先世界二千多年”的“领先”究竟是什么内涵?是讲科学理论,还是讲经济总量,或者是人均产出?这里很含糊。中国科学理论一直很难发育(即使是“四大发明”,本质也属于偶然发现的技术范畴,而非科学理论发育的结果),科学领先并不存在。比如中国人商氏发现的勾股定理,仅只能解决特殊三角形边长比例换算,实质上并不具备理论的普遍性,所以讲穿了,勾股定理的科学性是很有限的,其属性大致与四大发明一样,尚处于技术性偶然发现的阶段。反之,比较商氏更早近两百年的古希腊人毕达哥拉斯,却是提出了系统性的几何理论以及政治学和哲学理论,成为现代化科学理论的重要来源。

    如果是讲经济总量倒有可能。因为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差不多是自然状态的经济,秦统以后,中国幅员广,人口多,经济总量势必就比较突出了。但在这个很长的时期里,人均产出是不是领先?我没看到翔实可信的资料。从抽象的情况看值得置疑。中国在农业自然经济状态下,精耕细作是比较突出的,植物性产出尚可。但从全面营养性角度看,未必一定强于人家,比如肉食就较少,骨骼不如人家大,这里的综合性人均水平不会高到哪里去的。而上述三大因素中,科学理论才是国家民族能不能领先的关键指标之一,科学落后还谈什么领先。

    讲科学理论是族群领先的一个关键指标,便包含了除科学理论之外,还有一个关键影响族群的进步,那就是道德观念。人类文明史的实践经验教训表明,仅有(自然性)科学理论却缺先进(社会性)道德观念还是跛足的,还是不能领先的。比如二战时的德国、日本就是很好的样板,正是他们那种等级性的种族优秀论的落后性道德观念铸成了他们肆意侵略遭受最后导致自身的灭顶之灾。儒家的道德观究竟怎么样,上面曾简约分析了其等级意识的所属,实质里就谈不上领先。既然如此,我们完全可以以此落后意识来演绎印证中华民族的多灾多难历史,更值得我们多多反思了呀。

    关于李约瑟难题,通常所指是英国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在研究中国历史中,发现虽然中国发展悠久,新的技术不断涌现,但却一直存在着科学理论滞后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有技术无科学的“李约瑟难题”。这个命题的主旨当然不是立论中国怎么领先了世界,实质上是在质疑中国为什么科学跟不上来。科学既然落后,必然逻辑性地证伪了中国领先世界的命题。

    还是具体分析一下大海网友这篇立足于政治问题范畴来议论李泽厚告别革命论的局限性方面。李泽厚那篇文章我曾在多年前(2011年)读过也作了一点批判。记得我的异议主要是认为李泽厚作为我国著名的哲学工作者,却仍然像一般人那样随意性用词,其关键词“革命”实际上等同在潜意识(李文并没有明确标出)的“暴力”的词性上,于是造成了其告别革命的整体立意缺乏学理价值(假设李文将关键词“告别革命”换成“告别暴力”倒就有一定合理性了)。

    将革命等同于暴力当然是有来历的。李泽厚说,“我们所说的革命,是指以群众暴力等激烈方式推翻现有制度和现有权威的激烈行动(不包括反对侵略的所谓‘民族革命’)。”“我国二十世纪就是革命和政治压倒一切、排斥一切、渗透一切甚至主宰一切的世纪。二十世纪的革命方式确实给中国很深的灾难。我不太相信上层建筑革命、意识形态、文化批判这套东西能使中国问题得到解决。当时(指清末)逐步改革可能成功,革命则一定失败。革命,常常是一股情感激流,缺少各种理性准备。革命‘激情有作,理性不足’。所谓‘激情’,就是指急进地激烈地要求推翻、摧毁现存事物、体制和秩序的革命情绪和感情。要改良,要进化,不要革命’;为了十二亿人要吃饭,不论是何种名义,都不能再‘革’了。”

    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各种农民起义,朝廷颠覆,也确实充满了暴力。近代以来的辛亥革命,国共两党合作颠覆北洋政府的大革命,以及国共合作破裂后中共推翻国民党统治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一样充满了暴力。所以下述理论似乎便站住了脚:“古代以天子受天命称帝,故凡朝代更替,君主改年号,称为革命”。1、革命是一种实现正义和恢复秩序的行为;2、革命是一种权力转移的方法;3、革命是一种发泄不满和改变现状的途径;4、革命是一种实现社会变革的历史过程。”而马克思列宁主义界定的革命,有如下三个基本点:“第一,革命是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激化的产物;第二,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第三,革命是政治的最高行动。”

    但是跳出上述的中国史实和相关的理论视野去观察,其实革命可能又不是这样的德性的。比如著名的英国光荣革命,就是典型的非暴力性的。革命者胜利进入皇宫,他们并没有杀死国王,革命首领反而请出国王平等的坐下来,商讨好有关双方在管理国家事务中各自应有的权利义务,由此开始便开创了英国崭新的发展历史,终于成就了所谓日不落帝国之伟业。

    同样是搞革命,为什么中国与英国的差异那么大?根子当然不是什么搞革命这个事情本身所局限的政治范畴能说清的,必须要将中国革命者与英国革命者背后的观念文化类型捋清楚才行。集中的讲,英国革命者信奉的是基督教信仰,其中便有比较突出的平等意识、理性意识,而中国革命者却是沿袭儒家的思想,大都怀抱着等级意识、弱理性意识。革命的不同结果都是这种不同“初心”精神的结局罢。

    儒家思想的落后本质上是讲其世俗性的特点。世俗性即非信仰性,即是着眼于诸如个人功名利禄等器物利益的思想,而不会花大力气去追寻探索实践那些超越器物的精神价值。比如在追求真理方面,儒家之类世俗观念是绝不会认真扎实一心一意兢兢业业做下去的,他必然会有许多人际间世俗关系的考量顾忌,比如老师怎么说的呀,权威怎么说的呀,经典怎么说的呀,等等,都在自己认识思考的前面立着,所以,只要将他们引用到此便行了,由此,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才保险。这种思想思考思维的基本形式,可能正是中国科学理论一直无法萌生发育发展发达的根本桎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