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君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注目礼 - 欧阳君山首页
主流经济学如何陷入了伪自由主义
2020-09-22
字号:

    《别了(上)》阐释中国道路的基准论证(二)

    思想理论必须紧扣“资源配置”

    马克思说得好:“思想一旦脱离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但说“利益”有点煽情,讲“资源配置”更显客观。社会科学的理论如不能紧扣资源配置展开,一开始就是概念游戏的耍流氓。因为资源配置是人类社会的毋庸置疑的“原核问题”--既原始还核心的问题--这能得到精准定义,从注目礼即不能够循环自证的最基准讲,从注目礼作为最基本的行为学概念讲,即便“他”人对“我”最简单的一注目,也需要时间精力的资源配置,注目礼的名称本身就带有资源配置的意味。

    注目礼学说自然是紧扣资源配置的,不仅是紧扣,而且是唯一紧扣,并且保障了不可能不紧扣。症结不在别处,而就因为注目礼学说独一无二乃至史无前例的主语主人公--“我”,“我”不仅让资源配置开宗明义,更重要的是让资源约束条件开门见山,这就是“我”本有限,时间极其有限,精力极其有限,生理极其有限,一切有形的资源都极其有限,思想理论不应该、也不能够脱离“我”本有限。

    正因为注目礼的概念,尤其是作为主语主人公的“我”,注目礼学说从始至终乃至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资源配置的味儿劲儿,而且也没有别的味儿劲儿。阐释中国道路尤其改革开放的经济成就,无疑更应该紧扣资源配置,因为经济成就本身就属于一点也不含糊的资源配置问题。那从作为基准理论的注目礼学说来讲,中国成就该怎么阐释呢?

    主流经济学不懂市场

    美国至今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毫无疑问的是,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是市场取向,原因正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所声称的市场优化配置资源。开山以来至今近三百年,任它风雷激荡,我自初心不改,主流经济学一直奉市场为优配资源的不二选择,激进者甚至宣称市场无所不能,岂容他人置喙!但种种迹象显示,对市场如何配置资源的原核问题,主流经济学一笔糊涂账。

    事实胜于雄辩!首先是主流经济学自身供认不讳的事实,一方面独尊市场,一方面承认“市场失灵”,甚至认为“完全竞争市场”只是个假设,自己打脸,公然的逻辑不一致。事态更严重的是,主流经济学对市场上另一种根本性存在也就是整体及整体利益浑然不知,进而犯下难以原谅的弥天大错:打着红旗反红旗,陷入伪市场的泥潭而不自知!

    整体及整体利益颠扑不破

    主流经济学奉个体及个体利益为天经地义,对整体及整体利益,认为不必多此一端,亚当·斯密写道:“由于追逐他自己的利益,他经常促进了社会利益,其效果要比他真正想促进社会利益时所得到的效果为大。”激进者则以实证的名义叫嚣:我见过张三,也见过李四,从没见过所谓的整体,整体及整体利益是个什么乌龙?但遭“公地悲剧”打脸:一群牧民在一块草场放牧,每个牧民都希望放养尽可能多的羊,导致羊的数量无节制增长,草场严重超载,最后沦为不毛之地,牧民一个个破产--如不存在整体及整体利益,何有公地?何以悲剧?

    尽管公地悲剧有力反证整体及整体利益的实在,但在基本面,主流经济学对整体及整体利益还是含糊其辞。症结应在于西方思想赖以立足的人性观:人性自利,人是一个一个的,哪有什么叫整体的人?殊不知,人性固然自利,但由于不能够循环自证,人的本质在于社会性,“他”人并非外人,而就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借用习近平总书记经常用的术语讲,“他”与“我”原本命运共同体,整体及整体利益不仅实在,而且堪称先验实在--这是由不能够循环自证的最基准决定的,颠扑不破。

    整体利益最大化才是资源优配的方向

    市场上存在两种不同的人格及利益--个体及个体利益与整体及整体利益,这是市场最基本的情况。由于知其一不知其二,主流经济学对市场配置资源的内在机制一知半解。个体利益最大化的确是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动力,没有个体对个体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市场立即死机。这一点被主流经济学所强调,但更关键却不被主流经济学所强调的是,唯有整体利益才是检验资源配置优劣的标尺,唯有整体利益最大化才是资源优配的方向。两相结合讲,作为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动力,个体利益最大化不是无条件的,必须趋向整体利益最大化。以公地悲剧为例,牧民追求个体利益最大化,多养多放,这不仅是牧民个人追求的原动力,也是牧场生产力的发动机,但这并非检验牧场资源配置优劣的标尺,标尺在于整体利益最大化,即牧场总体实现了草原再生能力允许下的最大放养。

    由于本质上的山不转水转,主流经济学对整体利益最大化作为资源优配的方向也言有所及,毕竟琢磨市场近三百年久,瞎猫也撞上死耗子。作为市场的入场券,“自愿原则”强调交换须尊重对方意愿,不得强买强卖,这就是为了整体利益最大化--强买强卖增进发力者的利益,如不遵循整体利益最大化,有何不可?作为市场的进阶,“帕累托改进”强调行为不损害任何一方的利益,这也是为着整体利益最大化--损害他人的利益增进加损者的利益,如不遵循整体利益最大化,有何不可?

    负外部性昭彰整体均衡大一统

    但主流经济学对整体利益最大化作为资源优配的方向还是言不及义,这彰显于对均衡的认识。作为市场演进的终点,均衡构成资源配置最优的稳定态,主流经济学尽管强调均衡的整体性,但并未明确资源配置最优的均衡正是整体利益最大化的点位--可称为整体均衡大一统,以至于西方经济学一边讲市场优配资源乃至“全局均衡”,一边讲两极分化在市场机制下不可避免。殊不知,两极分化堪称最高级别的资源配置扭曲,何优化之有?

    也因为本质上的山不转水转,主流经济学在别的地方对整体均衡大一统冒出亡羊补牢的说法。为应对私人企业侵蚀公共利益,主流经济学探讨到消解“负外部性”。所谓负外部性,指的是私人成本被转移到外部,成为社会成本,实质是个体利益侵蚀整体利益。所谓消解负外部性,就是把转移到外部的社会成本重新内部化,实质在于整体性站位更高,各相关方利益被协调统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负外部性昭彰了整体均衡大一统的方向。实际上,负外部性即负内部性,是内还是外,取决于整体性站位高低,从月球看人类,地球上所有的负外部性都是负内部性。

    产权清晰即整体利益归于一主

    大一统通常被当作人为性的政治概念,殊不知,大一统不是人为,而是市场的最终必然选择,绝非市场的对立面,反是市场的归宿,代表资源最优配置的均衡。只要是市场,只要属人,只要允许自由竞争,只要资源配置优化到底,大一统就势不可挡!哪怕发生公地悲剧,大一统也不可避免,不过是中间多了曲折而已。拿公地悲剧来讲,悲剧爆发中,如果牧民们恍然大悟并行动起来,力挽狂澜,就可能在某个时点一统。技术上讲,这是资源配置本身的内在要求,堪称宇宙法则。从不能够循环自证的最基准讲,人的本质在社会性,“他”人原本“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命中注定大一统。注目礼概念表明人需求人,人追求的是“他”人对“我”的认同,所谓认同,也是一统。

    也因为本质上的山不转水转,主流经济学在别的地方对大一统冒出歪打正着的表意,这就是用于描述企业财产状况的“产权清晰”。虽是常用概念,但主流经济学并没有严格定义过产权清晰。所谓产权清晰,彻底讲,就是大一统,即各相关方的整体利益归“一”。由于整体利益原本不可分割的整体利益,产权清晰就是产权清晰归一,即各相关方的整体利益归于某个唯一“我”,而非“我们”,哪怕唯二“我们”,也不符合整体利益的不可分割。仍以公地悲剧为例,如牧场不是一群牧民占用,而是某一个牧民的牧场,还会发生公地悲剧吗?可哪怕牧场为两个牧民所有,也不算产权清晰,而是两个牧场,因而必定存在两个牧场分割不开的整体利益,引发负外部性乃至公地悲剧。

    产权清晰是个描述整体利益归“一”的概念,不仅适用于经济学,也适用于政治学,凡有关整体利益都适用。可主流经济学为什么仅用于描述企业财产状况呢?症结应该在于企业更多涉及日常生活,整体利益问题属于家常便饭,容易催生产权清晰的概念。不刻意把企业当企业看,而把企业当成人的组织看,企业也是社会人的集合,自然产生整体利益,自然存在资源优配问题,自然要求大一统,这才是企业首先讲产权清晰的来由,如产权不清,企业缺乏大一统,整体利益就没有保障,资源就得不到优配,就不能适应外部市场竞争。

    主流经济学是伪市场主义

    市场如何配置资源呢?个体利益最大化是原动力,整体利益最大化是方向,产权清晰大一统意味着资源最优配置的均衡。虽然琢磨市场近三百年久,但由于对整体及整体利益胸中无数,主流经济学对市场如何配置资源一知半解,导致现实上陷入伪市场的泥潭而不自知,招致人类社会难以计数的苦难--三百年的伪市场主义可以休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