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长伸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三羊开泰 - 周长伸首页
论国际关系
2020-09-15
字号:

    所谓国际关系,就是世界范围内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说到底,仍然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遵循权利平等法则。权利法则,从属于人性,是构成人性之个体性、自利性、平等性的三要素之一。所以,归根结底,是普遍的人性塑造了国际关系。

    从另一个角度说,国际关系,就是相对于国内扩大了范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一国之内的人与人关系,在动态资源面前,遵循的是竞争与平分平衡的规律。同样的人性所决定的关系法则,在扩大了边界的人与人关系上,仍然受竞争与平分平衡规律的支配。

    资源面前竞争与平分平衡的规律,不受人们已然获得的对资源占有权的限制,恰恰相反,这一规律本身,正是不断打破和调整着人们对资源占有上的历史格局,以实现人性所要求的符合权利法则的平衡。

    一国之内,对于这种平衡的标准是什么,以及如何以和平方式达成这种平衡,大多数国家已经显现出越来越清晰的轮廓,甚至形成世界范围内的潮流之势。但是在国与国之间,准确的说在不同国别的人与人之间,怎样的关系符合权利平等法则,以及如何实现这一法则下资源面前竞争与平分的平衡,人类尚处于认识上的盲区。

    当前的国际关系学,并存的理论体系有三,分别是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和现实主义。这三种理论无不是在对国内人与人关系认知上的延伸,与人们熟知的一国之内的或者说一般政治经济学有着一脉相承的逻辑。自由主义,主张的就是世界范围内的自由竞争,自由竞争是体现公平正义的唯一途径。马克思主义则针锋相对,认为自由竞争掩盖着的侵略、掠夺、欺压,导致世界范围内两极分化,是为帝国主义,真正的公平正义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实现对资源占有的公有制。相比于前两者,严格的讲现实主义不是逻辑严密的理论体系,没能打通利益与权利法则之间的壁垒,是对与权利法则冲突的利益诉求的妥协。因此,人们说,“现实主义称不上是具有完整逻辑体系的理论,更多的是从眼前的利益出发给出的即时性的政策或者策略”。

    到目前为止,所有国家所实行的制度,都是现实主义的。纯粹意义上的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都行不通。以自由主义为根基的西方国家,现在奉行的是新古典综合主义或者叫福利主义政策;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建章立制的东方大国,也在原来铁板一块的公有制框架内引入市场经济的因子,谓之为“特色”。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原因就在于,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于决定人与人关系的另一个因素资源动态性缺乏足够的认识。当理想与现实冲突的时候,人们不得不选择具有“折中”意味的出路。

    人类面对的资源是动态的。它既不是自由主义理想的永远无限,也不是马克思主义所断定的绝对有限,而是无限和有限的结合与统一。只强调任何一端,都与事实相违,也与人性相矛盾。

    那么,国际范围内,国与国之间,如果市场完全开放,怎样的关系才是符合权利平等法则要求的,以及如何实现这种要求下的平衡呢?

    世界或者说全球范围的资源,同样是存在生产单元饱和与不饱和的分别。这里的生产单元,就是以国家为单位,以国别为界限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以其强大的技术和经济实力,以市场经济规则在全球范围内开展自由竞争,从自由主义的角度看,是符合公平正义原则的。然而,对于弱势的国家来说,除了也有自由竞争的权利外,相对于生产单元饱和的资源层面,平分的权利如何体现呢?强势如美国的国家,会像对于其国内那样,用同等的福利政策对待该弱势国,以实现竞争与平分的平衡吗?

    当然不会。因为无论是强势者还是弱势者,都没有这个权利意识,在貌似公平的交易关系下,弱势一方的合法利益就这样溜走了。只是当结果出来了,弱势者自身不但没有强大,反而一步一步沦为强势国家的附庸,才发现事与愿违。

    并不是说强势者天然就是强盗,而是人类普遍对资源动态性缺乏认知,对国际交往中怎样才符合公平正义,如何才能达成公平正义都没有上升到理性的系统性认识,因此,弱势一方即使吃了亏,却仍然懵懵懂懂,不知道这个亏吃在了哪里。

    用一个比方来说明一下这个道理。假设这个弱势国家变成了美国的一个州,也就是说成为美国的一部分,原弱势国的国民都成为美国的公民,那么,这些原弱势国的国民就能享受到美国公民一样的福利。而不成为美国公民的话这个福利待遇是没有的。这两者之间的差值,就是当弱势国家完全开放,与强势国家交易往来中应得而未得的利益。它对应的就是统一的市场范围内,因为生产单元饱和而产生的平分方应得而未得的合法权利。

    并不是说,弱势一方一定要变成强势一方的一员,才能争取到应有的权利。只是说明一个道理,让大家都明白双方关系中公平正义的契合点在哪里。即使保持国别的存在,弱势一方也知道应该争取什么权利。当双方在这个契合点上达成共识,世界和平就不再是人类的奢望。

    一国之内的这种竞争与平分的平衡,要么通过暴力轮回来实现,要么通过和平方式来达成。在世界范围内,当人类对资源动态性缺乏认知的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形不能通融,暴力冲突也就难以避免。由此,暴力轮回的历史周期律照样上演,只不过舞台更大了些而已。人类文明行进到今天,相信这种没有赢家的局面大家都不愿看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中考之前,我是一个轻松快乐的初中生,因为作文几乎每次被老师当范文读,我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里。中考落榜,犹如一盆冰水临头浇下,令我大梦初醒。考不上学,我就是个农民,要砸一辈子坷垃。同时,在我内心深处,教科书上建立起来的世界也坍塌了,一切的美好都化作了云烟。那么,这个社会到底是怎样的?我要弄明白,我要告诉人们! 一方面是不得不应付考学,一方面,来自生命深处一种使命般的信念却促使我不由自主的踏上了求索社会真相之路。“动态资源论”就是我三十五年来锲而不舍付出努力的成果,今天我终于可以把它捧在你面前,也呈献给世界。微信公众号:动态资源论(dtzyl1)  个人邮箱:15897922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