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建立真正内循环的基础是通过该公有的公有来释放人们的消费能力
2020-09-10
字号:

    真不容易,在特朗普的帮助下,终于认识到了,一国的经济活动,还存在一个内循环,而不再坚持国际统一的大市场和国际大循环了。尽管还在强调双循环,但能够认识到内循环,就是一件大好事,就值得高兴。因为实际上的内循环,就是一国的经济循环,没有什么内外的。

    既然是循环,就必须是相对封闭的,也必须是可持续的。不能做到封闭和可持续,就谈不上循环,只能是流淌,是资源的不断消耗。而相对封闭和可持续,又是相互联系的,是不能分割的。没有相对封闭,就不可能实现可持续。而要做到可持续,就必须保持经济循环的相对封闭。

    所谓的相对封闭,是指确保经济体对外保持一定程度的隔离,对内做好必要的防腐蚀工作。不能使经济体出现漏洞,特别是不能使经济体被一些人从内部或外部进行侵蚀和打凿。如果我们的经济体在外部被打凿出现漏洞,在内部不断被侵蚀而出现漏洞,又没有足够的办法去进行漏洞修补和防腐,我们的内循环就很难持续,就会变成资源不断消耗下的流淌,最后在资源耗尽以后不得不走向衰竭。

    对于各种各样的巨大漏洞,如果允许其存在,并幻想通过不断补充资源来保持所谓的循环,比如幻想采取凯恩斯主义通过不断造血来维持内循环,实际上就不再是循环,而是变成了资源的消耗和浪费。这样的经济就一定是不经济的,也一定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过度透支资源来换取的所谓经济发展,一定是对经济的稀释,一定是在制造泡沫。这样的经济泡沫也就终究有一天会破裂,最终一定会走向危机,并从此跌入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陷阱中不能自拔。

    那么,影响国民经济内循环也就是国民经济循环的主要漏洞在哪?内部的腐蚀又在哪?在工业时代,影响一个经济体经济循环的主要漏洞,就是全面私有意识对我们经济体进行腐蚀后形成的体制缺陷和制度漏洞,就是全面私有下的金融垄断及其相应的资源垄断对社会经济体的不断打凿而形成的各种结构性漏洞。而影响一个经济体循环的内部腐蚀的主要因素,就是错误的、不能适应高度社会分工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给我们灌输的、农业社会的全面私有意识。

    只要存在着严重的金融垄断及其相应的资源垄断,存在着全面私有意识,我们的经济体就一定会出现各种大大小小的漏洞,就不可能实现经济的内循环,就一定会走向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导致经济发展动力走向衰竭,导致经济走向停滞乃至崩溃。为了维持不断被抽血后经济体不断走向衰竭的生命,就只能不断地对经济体进行输血,不断地补充资源,靠资源的消耗来维持经济体的活力,或者透支劳动进行刺激,也就是凯恩斯给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开出的并不治病,只是帮助资本主义下的市场经济维持生命的药方。其结果不过是增大了振幅,并没有改变频率的提升。中国经济在今天之所以还有韧性,主要还是我们具有巨大的公有资源可供补充造成的结果。

    因为一旦形成了全面私有下的资源垄断,就必然会形成一个从经济体上进行抽血的管子,时刻准备着从经济体上进行抽血。而全面私有的腐蚀,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打凿,就正好把经济体的外壁不断腐蚀和打凿出各种各样的漏洞。资源垄断这个管子,就正好借助这些个漏洞伸向我们的经济体,形成对经济体的抽血,最后导致经济体失血而形成循环衰竭,甚至导致经济体失血休克直至死亡。所以,资源垄断是一种现象,而全面私有则是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要想解决资源垄断,就必须解决全面私有的问题。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垄断和私有意识也是相互联系的。没有全面私有,就可以逐渐地消除垄断。而要实行资源垄断,一定要搞全面私有。搞了全面私有,就一定会形成资源垄断。形成了全面私有和资源垄断,也就一定会导致我们的经济体漏洞百出,导致伸向经济体的垄断资源对经济体进行抽血,最后导致经济体被抽血后休克、衰竭、死亡。所以,要解决垄断问题,进而确保经济内循环的正常运行,就必须否定全面私有,而搞该公有的公有。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在人民民主专政的保护下,实现该公有的公有,才能消除资源垄断,也才能消除内部腐蚀,最终避免有人在经济体上插上管子进行抽血。

    在工业时代,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如果能够改变全面私有,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就可以消除内部腐败,避免经济体外壁出现漏洞,也可以避免有人可能从经济体外部,通过经济体的漏洞,对经济体进行抽血。同时,通过该私有的私有形成内生动力,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去进行劳动创造,驱动经济循环,不至于让经济停滞。有人主张搞全面公有,是对公有不懂所造成的结果。在现阶段,一旦实现全面公有,也就是不允许私有,就必然造成经济循环的停滞。实际上,公有和私有是相对的,没有了私有,也就没有了经济发展动力。而没有了公有,再强大的经济发展动力,都会最终走向衰竭。

    有人说改开前的二十几年时间,就是因为搞了全面公有,才形成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大发展,不仅没有造成经济停滞,在外部对我们进行封锁的时候,还形成了很好的内部经济循环,怎么能说搞了全面公有,就会造成经济循环的停滞?这是一些人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公有,以及公有和私有的关系造成的误判。客观上讲,在改开前,作为军事共产主义模式,全面公有确实是实现了。而且全面公有的实现,也就必然地保障了该公有的公有的实现,确保了国民经济内循环封闭的需要。但由于全面公有抑制了该私有的私有,也就导致抑制了经济循环的内生动力。之所以会抑制内循环的内生动力,是因为人们把更大的劳动,用在了维护全面公有上。

    而之所以会形成一个高速的增长过程,并不是和平时期民生需要所造成的结果,也就是说内生动力并不是内生的,而是外部施加给我们经济体的。所以,所谓的高速增长,特别是工业的高速增长,都是增长在重工业、社会公共产业和军事工业上,而不是与民生相关的产业同步增长。当然,也会有与民生相关的产业的增长,比如农田水利建设的增长等。但是,一旦外部军事威胁减弱和解除,继续搞全面公有,就必然会考验我们的内生动力是否足够确保经济循环。而实际上的结果是,也确实由于外部军事压力的减弱,我们的内生动力是不足的,经济增长的速度是在走向趋缓的。这实际上是当初人们支持改开的一个主要原因,也就是改开可以释放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并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的根本所在。当然,把军事压力趋缓看做是解除,是不是误判?要不要把军事共产主义模式继续保持一段时间,一方面巩固政权,确保该公有的公有,另一方面探索实现该公有的公有的途径和形式,避免走向全面私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就不在这里探讨了。

    那么,为什么要搞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而不是搞全面公有和全面私有?也就是说为什么该公有的公有,需要该私有的私有来驱动?该私有的私有,需要该公有的公有来保护?没有该公有的公有,就不会形成封闭的内循环?没有该私有的私有,就不会有内循环的驱动力?是因为该公有的公有,可以保障内循环的封闭,保护该私有的私有。而该私有的私有,可以释放劳动者的消费能力,来给内循环形成经济驱动力。做到了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就可以做到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按需分配可以解决百姓的安全问题,而按劳分配则可以解决百姓不断增长的需求问题。有了安全问题的解决,就可以释放百姓真正的需求,也就是才能让百姓真正去敢于用自己的劳动进行消费。而百姓只有具有了劳动和消费需求,才能真正地驱动经济向前发展。

    没有该公有的公有,就没有按需分配。因为没有该公有的公有,既不可能形成真正的按需分配的意识,也没有实现按需分配的资源性基础。所谓的按需分配,比如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公共福利,也就没有了保障,就会随着经济周期而进行改变,随着社会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停留在一个形式上,而不是实际的质和量的增长上。变成了腐蚀和欺骗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而无法起到真正释放消费和释放经济增长动力的实质内容。而有了该公有的公有,不仅可以教育人们形成公有下的按需分配的意识,还实现了公有资源的资源收入保障,使得按需分配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不断发生质的改变和量的提升。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公有资源会不断增大,公有收入也会不断增大,人们的安全保障不论从量上,还是从质上,都可以得到不断的提升,就会大大释放人们的消费,来给社会经济的发展源源不断提供增长动力。

    有了该公有的公有,就有了按需分配的资源保障,就可以使社会公共福利,也就是社会公共保障的不断提升。而随着社会公共保障的提升,人们就不必大量地存钱,就可以大胆地进行消费和投资。反过来,如果没有这样的保障,甚至没有该公有的公有的资源保障,不仅造成百姓没有安全感,不敢进行消费,还会形成资源垄断。百姓的储蓄最终变成一种实际上的社会公共资源而被资源垄断者占有,成为伸向我们社会经济体内部的抽血管道,在内部腐蚀和外部打凿下形成的漏洞上对我们的社会经济体进行抽血,导致我们的社会经济体最终失血休克。这就是全面私有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最终走向经济危机周期,不断走向经济停滞和通胀,最后走向滞涨和异化的根本原因。

    对于这个问题,由于是结构和制度的原因,是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以后,我们的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能否顺应社会历史发展规律,能否遵循社会经济发展规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问题。因而,也就不是一个通过技术手段,也就是不是通过政治手段、通过社会治理手段能够解决的问题,而是必须对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进行适应性改造,直到实现该公有的公有,顺应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规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建立起相应的结构和制度,才能最终实现问题的解决。幻想依靠政治力量在一个全面私有的经济体上施加影响,而不是去通过改变结构和制度来解决问题,最后结果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采取的一切结果一样,都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内循环的存在,在对经济发展规律和发展形式的认识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是改开后形成的一个巨大的政治经济学成果。但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去认识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认识该公有的公有,并探索实现公有的形式,最终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只有实现了该公有的公有,才能实现该私有的私有,才能最终建立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的分配体制,才能给百姓一个基本的社会公共安全保障,才能真正释放百姓的消费能力,来给我们的经济内循环提供一个驱动力,在保障经济内循环不会被内外部力量破坏的同时,保障有一个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真正的驱动力,也就是百姓的真正的、现实的消费需求能力。进而把我们的经济,和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及百姓的现实劳动,以及实质性的消费结合起来,建立我们真正的国民经济内循环,建立我们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指导下的实实在在的发展结构和发展形式。

    实际上,人们看到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最后变成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对外进行殖民扩张,就是因为无法解决内部经济结构和制度问题,导致内部经济循环停滞,不得不向外转移矛盾,向外寻求动力支持所形成的结果。所谓的国际统一的大市场,统一的国际经济大循环,和所谓的共荣圈的提法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全面私有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向外转移矛盾和危机,为了进行殖民主义侵略扩张,所编造出来的一些骗人的勾当。所谓的外循环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在内循环问题解决以前,外循环是不存在的。当前需要我们认真进行解决的,只有一个内循环的问题。所谓的外循环,不是被人家剥削掠夺,就是剥削掠夺人家,没有别的选择。

    还是那句话,全面私有的改开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要赶紧停下全面私有,好好进行总结,认真探索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而不是受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误导,受西方投机政客的欺骗,受个人私利的驱动,把我们的社会带向倒退,把我们的改开带向反动,带向全面私有的资源垄断和农业分封。最后违背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使得社会最后走向倒退、停滞和崩溃。而是在总结正反两个方面经验的基础上,遵循历史发展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把我们的社会真正带向社会主义社会,也就是带向公有共享的工业社会,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样的复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兴。

    最后,还是要给大家广告一下,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建立在创新解释的新的劳动价值论下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趋于完善。只是还不便公开发表,正在进行相关的应用成果转化,并开发出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比如,我们开发了“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复兴社会治理模式”、“复兴乡村治理模式”等治理结构设计成果,开发了“公有民租的房地产制度模式”和“公有收入取代税收的新财政模式”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

    对于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及转化的应用成果,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和我们联系,提出你们在从事经济活动中所遇到的问题,我们来共同协商寻求解决。我们也欢迎在大学和科研单位从事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朋友,和我们联系,进行学术上的交流,共同实现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的理论创新,为改革开放取得成功贡献我们的智慧。为经济学的伟大复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文章后面的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或“寻求经济问题的解决”,或“进行学术交流”请求通过,我们就可以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交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