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53)大学改革的思想性拷问
2020-09-08
字号:

    大学改革的思想性拷问

    北大陈平原教授《大学三问》表达着中国大学这座围城里面的人对大学改革的种种苦涩、企望和意见,读后心中也联翩浮想,思考了大学究竟怎样改革的根本性思想问题。陈讲到了有关大学改革的三个方面,开篇就说到中国各行各业改革及至延伸到大学改革所发生着的“悲壮故事”,此言不虚。中国鼓捣改革的人,总是有着改革后明确向好预期的。可事与愿违,哪方面改革似乎都欲速不达效果黯然,作孽的却是被卷进改革洪潮的群众。比如40~50的企业失业职工就这样,本来如此年纪正是工作最好的劳动力要素,却在企业改革中一下子没工做了,如何还不悲壮呢。大学改革的悲壮则是师生们一概都要卷入那种偏向经济指标的定量化考核,即使你抱有多好的为振兴中华而埋头苦学苦研的人文志向,但没有这种定量斩获便是白费,于是你也必须丢掉志向,堕入红尘,陷于世俗,于此也有另外一番“悲壮”哦。

    这就是眼下中国大学的困境!陈平原的感概是很诚恳很真实的,但改进的认识却未必深刻有效。中国大学里的那些知名师长可能也是这样。陈在其第一个问题“人文有无用处”里就引述了四大名校校长的相关看法,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的人文素质和文化传统的重要性、北京大学副校长王义遒批评那些蔑视人文的科技专家、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金耀基强调人文教育在大学的重要位置、华中理工大学校长杨叔子指出大学重理工轻文科等。陈总结说,这四位校长的论述都很精彩,但都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可是陈自己就解决了大学改革的实际问题了吗,我看也未必。就此部分关于人文来讲,人文究竟是什么,它的作用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决定了人文的高度,这些基本问题陈也一概没有清晰的交代,又哪里谈得上解决好了实际问题呢。联系后文陈也因儒家的时潮而力举传统人文,即可推其价值思考的局限性了。

    那么,人文究竟是什么呢?一般而论,人文有这么三层意思。一层是广义的,即人的文化。文化即人通过思考所造成的一切。它可分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前者是后者的载体,后者状态却决定牵引着前者。二层和三层都是狭义的,专指精神文化。不同的是二层具泛指性,即一切精神文化,不管其属性的优劣上下如何都有,以及自然和社会的范畴都在。而三层则专指优秀的先进的精神文化,并且是与自然科学文化对应的哲学社会科学方面。比如大学人文学科即有此针对。陈平原这里说的人文显然指此第三层的意思。此人文作用何在?就是用先进优秀的思想武装人了。有此,人才可能有先进优秀的行为,否则,就会是不先进不优秀的行为。中国大学现在可唾的乱状说到底还是先进优秀思想退出(离弃)后的必然咯。人文的这种高度是被什么决定的?是精神信仰,是观念文化。还是要检讨一下我们的这两方面哟!

    上述就是中国大学改革的思想大纲。用这种逻辑去演绎大学的情况无一不会周延,而按此去思量如何改革的设想也会一通百通事半功倍的。具体试试吧。比如陈文中曾引用了鲁迅的“伟大也要有人懂”不无苦涩的感叹。为什么在中国伟大难被人懂?还是中国人的世俗文化称雄哦,大家如何理解伟人为人类谋的想法呢。比如毛泽东青壮年的伟大就因其晚年之错被现在很多中国人抹杀了。陈又举例讲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宽容和大爱”,允许安德鲁?怀尔斯教授才有可能9年不出1篇论文,解决了困扰世界数学界长达360余年的一大难题——费马大定理;还允许患有精神病的天才数学家约翰?纳什静心地生活在校园内,并给予极大的关爱,终于使他在与疾病搏斗30年后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从这里我们确实可以看到“宽容大爱”思想的优秀重要,也会不难得出中国(大学)的许多问题正是中国文化缺乏如此优秀思想之自然。问题是作者并没有沿着这种思路议论下去,反而却在后文投降到了回潮的传统,那里真有中国大学现代化的出路吗,我很怀疑。

    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追求落后不仅只是表现在缺乏“宽容与大爱”,与人家的基督教精神信仰相比其实还有许多方面的缺陷。比如其在最终追求上就是以个人功名利禄为目的的,不像人家以求真为目的,这也带来在思维方式方面中国人习惯于惟书惟上,不像人家讲究对书本权威的怀疑,依靠自己来探索求真。中国传统文化这种疏离科学的固有弊端既可以解释几千年来中国人不能真正萌生发展科学理论的基本性原因,也预示着在现代条件下,中国大学依仗这种观念文化的指导就不可能真正跻身于先进大学行列的走势。谈到眼下中国大学如何改革,不少沉于思考的网友提出了一个比较好的观点:官僚政府的改革是关键。这确实是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因为中国问题之中一个突出的规律性即是百业吏为先、或官行民效、或上行下效,只有官僚政府先进起来了,中国社会的进步才会一呼百应水到渠成。问题是官僚政府究竟如何改,官僚政府究竟凭什么先进,更直接地说,官僚政府的先进精神信仰又在哪里?

    陈平原指出当前大学迷信科学、偏好精确,一切成绩都必须量化而带来的诸多发展性的根本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要更全面的看。讲科学,就势必要有量化,但人文科学与长期性的科学(研究)却不好量化,甚至无法量化。这个问题实质上是仅凭科学本身永远不能解决的。靠什么解决,还得靠(崇高的)的精神信仰!只有有了崇高精神信仰,大学管理者才会以宽容大爱来营造大学高尚的容人育人环境,大学师生们也才会自觉的沉浸在锲而不舍的求真乐趣中。那样,一切都会各得其所,自然协调,人们的精力放在最需要的地方而成效最高。反之,如果缺乏这样的信仰,如果是以个人功名利禄为目标,大学的管理者就会陷入成天忙于应付那种巨细无比繁杂的考核事务,


     被管理者也会经常疲于应付各种名目繁多的考试考核,还不说那些习惯于弄虚作假者带来的额外管理工作了,即使这样,如此大学的全部精力也会被繁琐无效的管理而冲淡冲乱,大学的质量必然堪忧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