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衍育文明圈与“殖民”、“朝贡”、“等级制”的争议
2020-08-25
字号:

    【编者按】王岩林先生之前分别以《说说西方以“朝贡体系”说污名化中国的事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321480>》与《以“朝贡体系”学术规范为例,扒扒西学“污名化”中国的一套运作机制》为名,在多个媒体平台发表了揭露西方以“朝贡体系”污名化中国的事实。力挺者有之,但反对的论调也一个接着一个。

    下面,是文章发表后各留言板部分交锋、以及进一步阐释解答的呈现:

    甲之际:“羁縻体制”、“宗藩体系”、“华夷秩序”、“礼制体系”、“册封体制”----------这正是华夏殖民的手段。还有一句话叫做:灭其国,绝其祀(或者说灭其史,这一点华夏是做的最好的)。

    华夏从周代开始,从黄河流域巴掌大点地方具有现在的领土,都是这么得来的。交通不便,无法直接统治,就用朝贡的名义在大义上占有。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稍微靠点边的,也就是能够通过战争打赢,却由于交通经济原因,无法直接占领,就用“羁縻体制”来赢得名分,通过封王、封将军、封土司的手段先吊着。两湖大部分、云贵地区,都是这么来的。哪怕是经济发达的江浙,也是魏晋开发的;两广地区,是秦朝打下来的。

    王岩林:没错,任何大国、大的文明体,在其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都不可能没有版图的扩张与武力的征服。这个,没必要回避。但以此就说古代华夏搞“殖民”、“灭其史”了,不是武断,就是在进行污名化的有意贬损了。

    首先,“殖民”的历史,是有专指的。这顶帽子,连大多数学者都承认,属于西方的“殖民时期”、“殖民体系”所专享。哪能随便拿来,乱扣在华夏的头上?

    其次,要看整套体系的总体性质,而不能以少量、或未超过一般正常值的武力征服与民族兼合,去任意夸大,栽赃污蔑。总体而言,中华昔日推广至今日东亚、中亚、东南亚的这套“衍育文明圈”,是一种文明内生外衍式的、以和平洽合方式推进的、相较于西方乃至其他各大陆大国吞并更为文明化的国际社会自然秩序体系。其是顺应天道的,而非西方那种强权欺凌征服式的。这是一种本质上的大不同。

    再次,要放回到当时的历史大背景下去考察。中华这套延续和演进了三千年时间的“衍育文明圈”体系,长期、或绝大多数时间里,是处在周边乃至整个近身东方世界都没其他稳定大国、可比肩文明存在的一种情况下的。无论从大国、中央国,还是从文明、文明体的任何意义上,她都是当然的中心,具有无可比拟的文明优势与向心力。就像一个什么都有、且比周围其他人高出一大截的一个人,中华,还有必要去掠夺别人的东西、去征服他方的土地民众吗?更不要说,当时周边被今人视作“国家”的存在,其实大半都是族群、部落联盟般的非稳固集群,中华更多的收服,其实乃是推进文明化的一个过程或大大有利于当地族群民众的。这点,从当年菲律宾及若干个国家想要纳入“中华衍育文明圈”体系而被拒上,就应该知道,时空是怎样被不了解古代情况的人们所颠倒的。

    午之泉:周分封同性及有功诸侯,就是殖民。

    王岩林:尽管对“殖民”的定义有多种,但殖民、不殖民,总体上还是有共同界定的。允许自治的,就不应称作殖民。只有西方那种直接任命自己人当总督、派驻军接管外地防务的,才是殖民。请搞清楚点啊。

    乙隐士:当年落后的大清之所以挨打,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在西方国家面前自称“天朝上国”,在种族上歧视西方白人。

    王岩林:清朝,没能适应后来变化了的世界,是个歪嘴和尚,把“天朝上国”的经给念歪了,丢掉了天人的大道、文明的大义理路及话语。上、不上的,不是“国”或“朝”,而是文明!也不是什么“天朝”,而是行没行“天道”!

    如果,换成天人相合的文明大道本义,将中华说成是循行天道的上善文明体,这话还有错吗?!

    当然了,自满与傲慢,也是个很重要的原因。可任何跟不上时代巨变的末代统治者们,不都在犯着这样一个通病吗?今天的美国与西方中心主义者们,不同样对新兴的世界潮流也是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傲慢姿态吗?被历史巨变即将抛弃的“可怜虫”,都符合同样的规律:若要其灭亡,必令其拥有狂妄之极的傲慢。

    丙总:又是污名化。你们自己烦不烦啊,能不能创造点新名词,

    你应该在联合国发表演讲,声泪俱下的痛斥全世界都污名化中国,全世界都欠中国一个道歉!

    王岩林:把别人的污名化与贬损,视作理所应当的正常,这正是我们这个自身掉入“狼窝”的“狼孩”时期,所特有的一个全社会通病。不怨你。

    我们这些在西方哲学社科体系下、吸允着所谓专业科学知识成长起来的一代知识分子,谁又能幸免于难呢?我自己也曾热情满满滴追随西方之学与西式话语N多年,只是这些年来才转过了这个弯子的。

    乙隐士:中国人把以前的外国人称作“鬼”、“鬼子”(“洋鬼子”和“日本鬼子”),也是一种污名化,是把西方人和日本人污名化的一种做法。

    王岩林:说的没错,这也是种污名化。不过,不要光盯着两者在概念上是一样的。您所列举的这种污名化日本人、西方人的现象,是民间的、少数人的。在我们的官家方、公开场合、学术体系学术规范上,恐怕是举不出来的吧?!

    而西方对中国、中华文明的污名化,则是通过其哲学社科体系的学术规范、学术话语、学术成果评价机制,有组织、成系统、把持全国全社会话语地在进行着“污名化”呀!一个族群里,有几个屁孩骂了你,与另一个族群里由长老安排一竿子人、甚至全族人都骂你个不停,这能一样?

    丁进步:“朝贡体系”这一污名化称谓,虽说最早是由费正清先生提出来的;朝贡,可不是费先生提出来的。

    王岩林:提出“污名化”概念,固然可恶;选择“污名化”概念进行一番更系统的包装,其实更加地有害。因为,它更阴险、更具欺骗性。虽然费先生本人,未必就是那种阴险和打定主意想骗人的“有心人”。

    戊之地:历朝,都用“朝贡”一词。

    王岩林:“朝贡”一词,的确是多数朝代都在用。但“朝贡”与整个“中华衍育文明圈体系”联系到一起用,称“朝贡体系”,却是自费那开始的。

    你小明胳膊上长了块疮,你也给人看、给人讲这块“疮”。没什么吧?可有一天,你的班主任老师,直接把你小明叫做“浓疮孩”,且后来带的全班人都不再叫你的名字、都叫你“浓疮”了,你愿意吗?你难道不该去同班主任老师论论理吗?

    “文明”一词,也不是费先生本人提出的,中国人早就在用了;但他,为什么不用“文明体系”来称唤呢?!

    庚之翼:所谓的“朝贡体系”,或者说朝贡制度,多用于外族有威胁,但整体实力弱于中央王朝的时期。是一种政治上宣明身份的手段,既能对边疆的势力明确划分,又可以保证内部的向心力。

    对外贸易和交流,朝贡制度并不是唯一手段,明史记录被清修改,宋过于弱小,汉唐的相关记录就比较容易看出。

    王岩林:这种说法是中肯的。中华衍育文明圈体系秩序,从诞生直到覆亡,至少在保证、促进这部分中国以外亚洲地区的和平与发展上,是功大于过的------即便,比之现代升级了其殖民体系后的西方条约秩序体系,也是如此的。

    甲之际:任何国家,有个强大的邻居都是不幸的。因为你不与强大的国家做邻居,顶多被掠夺殖民;要是有个强大的国家做邻居,就是吞并。

    中国还有句名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至于灭其史,这一点,华夏是做的最好的。

    王岩林:历史,是不可以假设的。

    不排除有“灭其史”的情况,但究竟是“灭其史”的比重大、为主呢?还是融合、收并、甚至教化周边的非文明集群的为主?甚或,本身文明水平较低、集群自我意识不够、本就没记史、甚至没有文字(或主动放弃了自身相形见绌的历史记录)更是个普遍现象呢?这个问题,最好还是等到有了系统的研究结论后再说吧。

    有一点还须指出:人类集群与文明的多样多元,固然可贵;但并不能以此作为一把尺子,来绝对化地评判善与恶。在当时情况下,整合有利于双方的进步与发展,就没什么可过多指责的。

    更何况,今后的世界,必然要向人类命运共同体迈进。周正、平和的中华文明,通过漫长的文明化历程,将如此多的民族的、多样文化整合为一个世所罕见的文明共同体国家及庞大衍育文明圈,这种正向的超能合力与为人类立中的榜样作用,不正是对人类长久发展的一个极大推动吗?天下若无此中华,以西方这种极端对立的碎片化主权国家理路,能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世界大同的美好理想吗?

    乙隐士:清朝以前的中国,不要求其它国家朝贡吗?明代不闭关锁国、禁止对外贸易吗?明代的“倭寇”,其实大部分是中国人、搞走私的中国人(比如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当时闭关锁国,所有除广州港以外的进出口贸易都属于“走私”。明代思想家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而不是后来清末、民初以后被人修改成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古代的中国人只有“天下”和“诸侯国”这些概念,没有“国家”这种概念。在中国古人的眼中,朝鲜和越南、缅甸、泰国等“国”跟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齐国、赵国类似,都是“诸侯国”,各“诸侯国”各自自己的“大王”都只是诸侯,而绝不是“天子”!而中国的京城的“天子”不只是九州、神州一个地区的天子,也是朝鲜、泰国、苏禄等其它各个“诸侯国”的“天子”、“共主”。

    王岩林:还是那话,有“朝贡”的形式、部分制度和做法,与直接将整套秩序定义为“朝贡体系”,本就不是一回事!我们总不能因美国领导的西方常常盘剥发展中国家,就把他们那套界定作“盘剥体系”吧?

    正因为中国更多秉持“天下观”,规划的是一种“天下秩序”;所以就不能用今天主权疆域国家的规则与方式去直接看待了,而需要以文明、文明共同体的理路去还原和认识。就像你不能用自家门前的一座人工水库,去看待百里千里之外的太平洋一样。

    您不是也知道,咱们那个体系内的最高治理者叫“天子”、“共主”,而不是叫“执政官”、“总统”、“国王”或“独裁者”吗?不能因为都国际性体系,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同样对待。

    己高干:“中国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是等级制的和反平等主义的”------费正清的这句话,有毛病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几千年了,有本质上的巨大变化么?

    王岩林:以一般高的草之观点看,使劲向上的树的世界,怎么看都是反平等的。以文明体、文明内生实现对外超越的自然分层看,冠之以“等级制”名,就完全变味了。

    西方构建的现代世界,不也有第一、第二、第三世界吗?但他们以武力与资本制造这种秩序,比之文明,哪个更合乎人类发展的大道呢?

    庚之翼:在生产力低、信息运动效率低的古典时期,权力实现过程中,高度的等级制是必然的。不能因为西欧各国国土相对小,运动效率相对较高,就说我们的文化中是反平等的,那儒家天下大同之说作何解释?

    王岩林:很对。等级制,在那个历史时期,正作用要远远大于负作用,是种自然而然的、合情合理的顺势生成。

    如果把同样的“不平等”标准做个平移,当时条件下的中国,比今天早已信息化、全球化、国别化了的国际世界之美国,要讲平等得多!-----因为,当时世界面临的是“能活下去”与“没法活下去”间天壤之别不平等。

    中华即便提供的是一套“不完全平等”的文明体系,但她是顺乎历史大潮、引领文明的,是毕竟创造了今天西方都没能达到的最好文明秩序的。可今日的美国西方资本技术等级制呢?在本应平等的国与国关系面前,维护西方殖民利益、大肆推行国际垄断和美国优先,这才是真正的“不平等”世界秩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