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对历史航船动力、导向的若干认知
2020-07-29
字号:

    ——略析古今执政者、贤能智识者及“卖油翁”们各自作用及如何更好的发挥作用

    人类历史的变化发展,与航船的运行颇有相似点。航船运行要动力,但仅有动力如果没有目标方向,其运行的价值就可能大为降低,若导向错误还可能触礁、搁浅,不但会一事无成,还会导致船毁人亡。

    因此,有必要对“人类航船”的动力、导向,对古今执政者、贤能智识者及“卖油翁”们的各自作用,做深入的思考、研议,本文仅此试探如下。

    一、人类历史航船动力与导向的若干特点:有动力的基础上,导向的作用更重要

    首先,人类历史航船的“动力”,是人类社会中各类人活动的总和;这种动力是一种“合力”;这种动力,还是“其来有自”的——是人们因生存需要而自发的各类活动的产物和集合。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历史航船从来不缺“动力”,只是这种动力有强、弱,有凝聚和紊乱之别。

    而历史航船的“导向”,是对有动力的航船,设定方向,使之朝向更有价值、前途的目标前行。历史航船的“导向”,从史实可见是有正有偏,也有强、弱、乱的。

    从历史和现实乃至亲身乘坐实体舰船的切身体会,人们都会认知:

    没有动力,航船只能静止在原地,不能前行;

    但没有“导向”,航船动起来也未必都是好事。“导向”的作用,往往比“动力”的作用更重要。

    虽然,没有动力,是会一事无成;但在有动力之后,导向的作用会更重要。在有动力的前提下,导向不仅能指出目标方向,也会凝聚、增强既定的“动力”。

    二、人类历史航船动力与导向的构成及其作用

    就“动力”而言,应该说,人类历史航船的主动力,是民众。从根本上讲、从长期、总体看,是人民主宰、创造历史。历史上无数的“卖炭翁”、“卖油翁”、“庖丁”、陈胜吴广等等,都可说是代表人物。

    而“导向”者,从具体的历史实例和现实细化分析看,或可说,古今执政者(含君主、有权势者)是导向者,即“领导者”,对人类社会组织有行政权力调度的管理者。“导向者”是更多的能决定航船的“走向”的“舵手”。

    因此应该说,历史的航船是由动力和导向决定其运动的,历史航船的前进,是由有社会管理权者与民众共同作用所创造。

    而还有一类人,对社会的“导向”作用也不可忽视。这就是社会的“智识者”。这样的智识者,例如东方的孔子、西方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等贤哲,由于其做了对相关问题的详尽、专业的考察、研判、思考,有对社会的洞察和先知,他们虽然可能并没有社会管理的行政权、决定权,但其见识合于社会(含自然)的客观规律,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他们的认知也或早或迟的会为人们认同,而被执政者所采纳,从而发挥了对人类历史航船的导向作用。这些智识者也对历史航船的运行,有重要、不可忽视的导向作用。

    人们纵观历史还可以看到,贤能的社会管理者,可以顺应历史趋势、社会发展客观规律、民众的需求,创造历史的辉煌。不过,昏庸、自私、暴虐而有权势的社会管理者,也会一时迷惑乃至强制的引导社会、民众,创下社会的倒退、分裂、动荡乃至悲剧。——当然,这种由昏庸、自私、暴虐而有权势的社会管理者迷惑乃至强制引导社会、民众,其创出的社会倒退、分裂、动荡乃至悲剧的局面,终将被不堪重负的人民所否定……

    今天,人们回看古今中外历史和现实,恐怕都能多次看到这类案例、现象。

    三、历史航船的动力与导向,怎样才能更好的发挥作用?

    人民是人类历史航船的主动力。那么,人民如何发挥主宰、创造历史的作用?什么是“民”做“主”?“人民”的“主张”,只要用“票选”来表达的,都神圣?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的“主-意”如何测度?如何确定、落实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意”?这是否需要专业的研究、征询和认定?

    这些问题,确是历史发展到今天,当代的人们应该思考、探索的。

    在思考和回答这些问题时,人们不能不看到,民众是无数个体的人所组成,从人个体的成长、成熟过程看,民众的意向、民意,并不是天然正确乃至“神圣”。希特勒、萨达姆也能在全民选举投票中当选乃至得高票;二战期间日本民众为“天皇圣战”的狂热,并不正确,但确实存在过,其原因虽然复杂,但日本的历史文化、体制和好战的军部的舆论导向等,无疑起着重大作用。

    而在人类文明发展现代水平的现实之下,以“实践中历练、考察、选拔”,并用与民主监督、民主选举相结合的方式,选拔出廉能的“接班人”、“领班人”,使得管理者阶层“来自于民、受督于民、代表人民”,落实“人民参与、民主监督”,并切实“服务于民”,落实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意”,也是一种重要乃至主要的“民为主”、“民”做“主”的途径和形式。

    在今天的世界上,人们还十分遗憾的看到,西方的全民普选“领导人”的“民主选举”,在权贵主持下已经被相当程度乃至完全操控或民粹化、粗俗化;而西方民主的多党竞争、政党轮替制度,其本来可能产生的“用竞争来调动互相监督积极性”的作用,也已经为政党获取本党执政权益的失序竞争,所完全破坏。西方多党执政竞争的“党争”,已属仅为党私,且导致“为反对而反对”,如市场竞争中“同行是冤家”一样,政党政治竞争中的“朝野”政党之间,已成了“冤家”。一些“民主国家”在多党竞争执政、唯看“全民选时一票”体制下,为获选票而一味“媚俗”、不择手段,并由此产生了一系列社会无序、混乱、低效现象。

    这样的“民主”,虽然看上去有其“名”,在历史上和现实中也未必已经完全没有用,但是其改进的必要性也正在越来越大。

    而对确定、落实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意”,是否需要专业的研究、征询和认定?

    可能要说,这是肯定的。

    历史上,东方的孔子、西方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等贤哲,由于其对社会做了相关状况和问题的详尽、专业的考察、研判、思考,有对社会的洞察和先知,其智识对社会历史航船的前行,发挥了长久的、至今仍在发挥的指导作用。

    今天,面对更为复杂、现代化的社会,要确定、落实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意”,当然更需要专业的、科学的研究、征询和认定。一些“民主国家”,用多党竞争执政、唯看“全民选时一票”的选拔领导人制度,已经越来越多的导致为执政、获选票而一味“媚俗”、不择手段的取悦、忽悠选民,这样怎能更好的确定、落实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民意”?又如何能正确导向历史的航船更快更好的前行?

    可见,要保证历史航船的动力与导向更好的发挥作用,需要民众“明”和“智”(而非被忽悠、被利用)的参与和监督;需要以适当的方式、途径选拔“好舵手”;也需要有专业性的科学研究和论证,提出并优选出更好的能代表人民眼前和长远利益的主张,以强有力的“领”与“导”,动态调控的切实予以落实。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