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825)
2020-07-01
字号:

    哲学不应迷路

    读罗伯特·弗洛德曼 亚当·布里格尔《迷路的哲学》,好像打开了一扇关于哲学原初问题思索的窗子,许多颇有意思的命题便纷纷接踵而至。如哲学先驱苏格拉底所言哲学家者,是一定要与质疑者、牛虻和非专家挂钩的,可在后来的实际发展演进中,哲学家却与之愈行愈远,他们甚至成了大学里照本宣科的专家学者。确实,这样的哲学迷路了吗?

    作为欧洲白人之禁脔的哲学肯定是极为狭义的哲学概念,即是能够产生科学的哲学了。广义的哲学则有不同,其最大的不同便是大都不能产生科学。广义的哲学与狭义的哲学都是哲学。其共同点便都是关于思想的学问。思想是人类一切行为和文化成果的根源。不同的哲学产生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思想驱使和缔造不同的行为方式、族群、社会和文明。

    哲学的不干净实质是讲其学问界限是渗透的扩散的连接的。特别是所谓欧洲哲学既然推动了人类科学门类的产生,她就与相关科学之间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往往,一门新科学学科产生之初,都有大致性方向性的哲学思想引领;而一当这门科学详细化专门化,便会告别其哲学母体自成体系,但她和其哲学母亲总会存在一种思想上的关联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哲学就不应该迷路就不会迷路。任何科学门类都会有其专业的局限,虽然其越来越精粹广泛甚至似乎还从某种基因性角度(“涉嫌”哲学性)来诠释世界,但知识爆炸的客观性不会允许她包揽全部学科的问题。哲学却不同,她从本质上就是要统摄人类全部世界的,就是要以通才的面目出现的,就是要整体性系统性深刻性来解释和推进社会的。

    辨别哲学与非哲学的界限究竟在哪里?我想应该还是思想性的强弱。专业化的知识似乎不能作为哲学辨别的标准的。比如形式逻辑就很专业,但能说她非哲学么。形式逻辑的专业性知识是关于人类大脑思维方式科学化的标准,思维方式就是广义思想(概念的)范畴。似乎可以将思想问题分成两个大的部分,一是思想观念,这是关系到大脑怎么看世界的视角、立场、看法的;一是思维方式,这是关系到大脑如何思考的路径或者方式方法的。人类思想所包含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都是作为一种根本性的观念文化而存在的,为什么是根本性的观念文化,就是说它具有根本性的决定作用,是决定人们行为方式和族群社会文明特点的根源所在。

    具体地看,所谓善良是思想观念的范畴,但需要辨别清楚善良观念也有优劣上下的差异,比如忠孝之善与博爱之善就有差异。所谓精明也非一定缺乏哲学(思索),比如上面讲到的形式逻辑就是要求精密严谨的;还有(语言)分析哲学也有精明的素性。当然,哲学的精明性会不同于专科知识的,其要旨便是哲学的精明是关于人类基本性思想的方面,而专科知识却不会(不能)着眼在这点,它们一般着眼在非思想或者非基本性思想的方面。比如人脑科学,它无非是立足在物质的物理的化学的视角,来研究、分析、诠释大脑的活动过程的。而哲学却会立足在精神的抽象的整体的视角来进行思考研究。

    怎么也难赞同整体性思维是东方哲学强项的观点。应该具体分析整体性思维究竟是什么。比如认识人性问题,整体性的(欧洲)哲学思维是既要看到人性善的一面,也要看到其恶的一面,还要想到如何才能更“全面”的抑恶扬善。所以,才既有从精神信仰这个根本思想上自觉自律的抑恶扬善,又有依靠民主政治的制度性他律的硬约束抑恶扬善。而东方的哲学思维却片面地或者只看到人性的善和恶一面,抑恶扬善也只是偏重于思想教育道德提倡以及传统性暴法(治乱世需用重典)上,况且其思想道德的取向也不具备整体优秀性……所以,从这样的整体性去看,欧洲哲学是建立在深刻性全面性系统性进步性上的整体性,而东方哲学恰好往往是片面的、肤浅的、笼统的思维成果罢了。

    其实,科学这个概念也应该有着广义与狭义的区别的。狭义的科学便是常见的科学——那种局限在某个专业、某种常态下的科学学科以及专攻该学科的人士。广义的科学则要突破如此门派界限,要使其眼界尽量宽阔,收纳常见的科学、哲学、宗教等各种人类文化领域相互影响的规律,并将这些规律尽量理论化,再将之演绎于人类问题的方方面面。如此这般,什么科学与善的割裂,什么自由美好与自由罪恶的扰心,什么公共服务与官僚主义的结缘,等等,一切人间历史的悲喜大戏,都会漏出其清晰的裤底,促使追求文明化的人们,走上改恶从善的正途。

    狭义科学是常见的科学,这样的科学概念很好理解。广义的科学则不是常见的,甚至还是非常罕见的,所以便很难被人理解。打个比方,一些信仰所提倡的思想观念就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思想就是。对于这样的思想,狭义科学的态度往往便会从其客观不客观,能不能做到,符不符合人类自私的本性(其实片面,人性既有自私性又有奉献的多面性)等所谓实事求是的角度去思忖它,最终常常得出其错谬荒谬的判断。比如美国一所大学的华人学者徐贲就曾为此专文批评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种病》。这样的思考角度终究还是会否定那些超越性精神信仰的必要。或者还是回到世俗功利性质的观念文化才科学对头的“常识”了——这是一种典型的狭义科学态度。

    广义的科学态度则不会这样狭隘的看问题。她应该“尽量”更广更多更深的收集各种各样的事实来抽象思索这个思想的正负价值意义。比如与之相关的白求恩优秀表现的精神根底以及其虔诚基督教徒的思想来源、基督教精神世界的根本决定性意义、当初提倡这种思想的中国大陆的社会状态、共产党产生前后中国人精神状态的变化(由一盘散沙到凝聚力组织力战斗力奇高)、利人与利己思想的文明意义、中国现代落后与传统落后的观念文化根源关系、等等,当然,也一定不能缺少大陆自反右到文革所造成巨大失误、挫折和浩劫的思想来源思考,由此广博思考再加以理论化系统化整体化的梳理,似才可能逐渐具有了广义科学的态度。

    古希腊先哲号称哲学是爱智慧,这个智慧的概念确实值得琢磨。其一,智慧仅仅是聪明么,未必。聪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耳聪目明,这是一种生理器官的健康或者效率,也是一种年轻体旺的状态。智慧肯定可以超越这样的聪明的,比如有些盲人未必不比有些视力好者更有智慧,有些老人未必不比有些年轻人更有智慧。其二,从族群流传的观念文化角度来看,由于族群的长期福祉大小即是根因于观念文化之优劣的,所以,观念文化才是富有决定意义的所在;换句话就是说,观念文化便是一种外在的智慧所在,它与人们的聪明与否并不直接相关——即使你以及你们足够耳聪目明,但在既定的观念文化之下,你及你们也未必足够智慧的。其三,决定既定观念文化优劣即所包含智慧大小的现象集中体现在哪里呢?是主流的思想观念,她具体体现在精神信仰和民族哲学上面。

    上述智慧内涵的具体分析似乎还可以更集中于利益这个概念来思考。利益是什么?利益无非就是对人有益(的东西)。智慧的意义或者价值或者大小的评判标准就只能是利益。所以,利益这个概念是观念文化中最具有统帅作用的字眼。事实上,你去思考那些普世性信仰呀、哲学呀、科学呀以及民族性的计谋呀、心智呀、权术呀等等,无事无处不都是围绕利益来开展的。这样的利益争取其实是伴随着人类或者族群的全部历史生发或者文化演进过程的。但利益之间是存在着物质性与精神性,局部性与全局性、静态性与动态性、短期性与长期性等复杂复合的差异的。根本的问题是究竟如何才能辨别它们谁高谁低孰优孰劣,或者简单讲判断观念文化高低优劣的标准是什么呢?只能是族群平均寿命——以一个更长的历史时期来计算评判(才应是利益问题的真谛所在!)。由这个标准去回顾各种各样的族群历史,我们便不难看到,只有科学(这个文化现象)的出现,才是最具决定意义的。而从历史的某些片断来观察,仅有科学也还不行,还得有(足够)善的道德观念。而已有科学和善的观念结合,便进入了广义科学的范畴。

    哲学家应该是思想家,思想家未见得是哲学家。哲学家作为思想家是讲其思想的可贵、思想的专业、思想的进步,还有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思想的科学理性禀赋。而思想家未见得硬要求其思想有那么丰富高上的内涵了。思想可以有着上下优劣的区分,哲学也应有着上下优劣的区别。所以一般而言,哲学有着广义和狭义的区分,它包含的是不同的思想学问所在。黑格尔言及中国没有哲学,孔子不是哲学家。但黑格尔不能断言中国没有思想,孔子不是思想家。其实从广义哲学来看,孔子也可以是哲学家——广义的哲学家。但他不是现代性的哲学家,毕竟,孔子思想学问不能促使科学理论的萌生发育发展。这尤其是我们当前努力推进国家民族的现代化进程时需要清醒认识认知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