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经济学的核心冲突与集体反思:冲突的焦点
2020-05-27
字号:

    ——新宏观连载二十四

    编者按:经济周期、经济增长、系统稳定性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解决经济周期是经济学家的使命所在;在令人失望的经济世界中,我们需要反思经济流派的是非得失,呼唤经济学革命。

    新宏观主义吸取斯密、李嘉图、马克思、凯恩斯、明斯基等经济大师的合理内核,扬弃其偏颇,弥合供给主义与需求主义的裂痕,最终统一于市场经济为基础、公益经济为补充的二元经济。作者提出的储备需求方案既保留了市场经济的竞争活力,又摆脱了其周期性倒退的重大弊病,获得了可持续增长的可能性;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个体被隔离,产出下降,储备体系短板暴露,口罩、疫苗、高速成为免费公共品的呼声尤为强烈,而这正是储备需求的核心要义,它凸显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

    新年伊始,第1经济融媒体矩阵启动了第一经济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张二寅先生著作“新宏观——债务长周期与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的连载,此为2014年7月出版的《新宏观主义》的升级版,它建立了完整的概念体系与公式体系,完成了经济范式的变革;提高了经济学的科学性;必将是未来的教科书,适用于大企业领导人、宏观经济管理者、经济理论研究者。

    让我们一起期待!

    本文连载的是第三章(经济学的核心冲突与集体反思)的第一节,让我们一起阅读!

    第一节  冲突的焦点

    门派林立的经济学各执一词,相互攻讦,它们之间的冲突焦点主要有两点:

    一、均衡还是周期?

    发表于1776年的《国富论》奠定了现代经济学的基础,亚当斯密也被称之为经济学的鼻祖,它的贡献首先在于确立了经济学的分工地位,因为这样可以发挥每个人的不同禀赋,以提高整体产出效率。

    在他的理论框架中,货币的起源与性质也被探讨过了,但是,他不可能预料到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展的如此迅猛,交换与分工扩大幅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金属货币发生流动性危机。

    1733年,机械师凯伊发明了飞梭,显著提高了织布速度,棉纱顿时供不应求。1765年,织工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珍妮纺纱机”,大幅度增加了棉纱产量。“珍妮纺纱机”的出现首先在棉纺织业中引发了发明机器、进行技术革新的连锁反应,揭开了工业革命的序幕。此后,在棉纺织业中出现了骡机、水利织布机等机器。不久,在采煤、冶金等许多工业部门,也都陆续有了机器生产。随着机器生产的增多,原有的动力如畜力、水力和风力等已经无法满足需要。1785年,瓦特制成的改良型蒸汽机投入使用,提供了更加便利的动力,得到迅速推广,大大推动了机器的普及和发展。人类社会由此进入“蒸汽时代”,但随后的1788年爆发了人类经济史上第一次典型意义的经济危机。

    斯密此刻已经去日无多,如有来生,恐怕他要重新改写《国富论》,因为缺乏对经济危机的深入探讨,而经济危机却是现代经济学研究的主要任务。

    马歇尔将生产者的利润最大化与消费者的效用最大化折衷起来,形成局部均衡框架,但它是饱受诟病的:将不同的条件假设为静止,殊不知,在一个假设条件下,可能推得相反的假设结果;客观的利润与主观的效用是无法相加的。

    瓦尔拉斯用方程式组获得均衡解,并且经过阿罗——德布鲁的严谨证明,但是,该均衡却是建立在实物经济基础之上的,即缺乏货币因素,因此,对于金融领域的债务危机无能为力。

    大萧条宣告了自动均衡的失败,经济研究者们不得不直面经济周期。

    二、货币中性还是非中性?

    货币中性论来自货币面纱论,最早由让?巴蒂斯特?萨伊、约翰?穆勒、古斯塔夫?卡塞尔等人倡导,这种理论认为,货币与商品的交换实质上是商品与商品的交换,货币本身没有价值,它只不过是一种便利交换的手段,对经济不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货币就像罩在实物经济上的一层面纱。

    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供给主义、真实周期论秉持货币中性论。

    大萧条催生了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也打开了货币非中性论之门。

    1936年凯恩斯的《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指出,“古典”学派所谓充分就业的均衡只是一个特例,通常情况总是小于充分就业的均衡,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有效需求(消费需求十投资需求)不足。因为货币供求决定利率,利率决定投资与消费,要增加投资和消费,摆脱萧条与衰退,就必须增加货币供应量。所以,货币的作用是巨大的,货币是非中性的。

    凯恩斯主义、需求主义、信贷周期论、债务论秉持货币非中性论。

    (未完待续,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作者简介

    张二寅,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四大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

    专著《新宏观主义》,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7月。合著《草野集——中国经济再出发》,新华出版社,2016年12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