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什么是“财政赤字货币化”?
2020-05-26
字号:

    今天的中国,有些事很有意思,明明能够给你说明白的事,偏偏弄个让你听不懂的名词给你说,故意让你听不懂。再给你绕上几绕,绕的你晕头转向,就更搞不懂了。也不给你解释,就简单地把你排除在问题讨论之外。一句话告诉你,这是很高深的学问,你不懂。不知道是怕百姓知道?还是真的就不想让百姓知道了?

    就拿“财政赤字货币化”来说,对于政府来说,所谓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实际上就是手上没有那么多的钱,还需要花那么多的钱。怎么办?对百姓来说,一般是要去借钱花的。但对政府来说,就可以让中央银行印,然后交给政府去花,需要花多少就印多少。这就是所谓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对于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事,却偏偏变的不正常了。

    对于这样的财政支出方式,也就是中央银行印钱政府花钱的方式,如果让今天的中国老百姓去评判,肯定会超出百姓理解,不会有多少人接受的。没钱了就印,然后就可以随便花。还有这么好的事?这也太不合常理了。如果政府告诉你,多印出的这些钱,是为了抗击病毒和疫情,是为了解决百姓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基本生活保障,是为了拉动国民经济,也就是印钱给百姓花,或者说花在百姓身上,我相信就没有多少人反对了。如果再告诉你,把这些多印出的钱借给一些人,让他们去炒股票、炒期货、炒比特币、炒房子,或者为了他们自己花着方便,你还同意吗?我估计就不会有多少人同意了。

    因此,要说什么是“财政赤字货币化”,就是中央银行印钱给政府花,就这么简单。至于要不要这样干?那就要看中央银行印钱政府花钱干什么了。如果给百姓花,花在百姓身上,为人民服务,就肯定是好事。如果给一少部分人花,让他们去炒房炒地炒股票炒期货,甚至满足他们的公款消费,贪污受贿,那就不是好事。但对于那些能够得到这些钱的一少部分人来说,肯定是好事。实际上,不论是搞“财政赤字货币化”,还是搞“财政赤字债务化”,都是由于政府手上没钱,还需要花那么多的钱,我们的经济学家、财政学家、金融学家给政府提供的一个弄到那么多钱来花的选择性方法。

    对百姓来说,我们的所谓经济学家们,肯定是不会给你提供更多选择的。手上没钱,还想花钱,除了向你父母要以外,就只能借了。而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父母也都缺钱,能做的就是要么不花,要花就一定是要借的,不会让百姓自己印的。那么,政府为啥就有自己印钱花的好事,而百姓没有?因为政府有两个职能,一个是调节社会分配,一个是调控经济发展。而钱,也就是所谓的货币,就是政府实现这两个职能的工具。没有钱,就无法实现这两个职能。有人会说,你政府收了那么多的税和费,还有那么多的罚款,还不够花,还要印钱,怎么能控制你,不让你乱花钱?政府钱不够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存在着两个问题:一个是存在着大量的穷人,而且这些大量穷人是在不断增加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政府要发展社会公共事业,而这个社会公共需求,也是在不断增加的。不去解决那些不断增加的穷人的问题,社会就不会稳定,也就无法正常运行下去。不去不断满足这个不断增加的社会公共需求,就无法推动社会经济发展。

    那么,我们就接着问了,如果不去印钱让政府花,这个社会就无法运转下去,社会经济就不会发展了吗?那倒不是。政府所花的这些印的钱,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基本的经济增长,也就是增加的、必须印的钱。另一种可能,就是未来的钱。如果控制的好,把基本的经济增长用钱来体现出来,资助那些在市场经济下变的贫穷的人,资助那些创新的人,满足大家对社会公共事业的需求,对大家继续劳动,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是有一个附加的加速度作用的。这是工业时代人们认识人类经济活动和发展经济,比较农业时代,靠劳动积累不同的一个特点。所以,我们能够感到工业时代比较农业时代的高速,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实际上是我们对人类的经济活动认识的更清楚了,所进行的分配也更公平了。

    那这样的事做就是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人反对?而且这么好的事,为啥不早点提出来做?实际上,这样的事我们早在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做的,也具备条件这样做了。不过,由于当时对有些事情认识的还不是那么清楚,做的不是那么好,有些过于谨慎罢了。本来早就应该实行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的事,有条件做,却都没有做。导致后来被有些人用价格和GDP说你经济发展太慢,没有人家发展的快,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那个时候是追求“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如果改开前就知道可以印钱,再去计算那个时候的GDP,就不是现在看到的在电视台给人们描述的、让人们看了非常气愤的一条直线了。而改开后,由于受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和错误的西方自由民主政治的影响,要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完全让市场来分配社会劳动、配置社会经济资源、解决社会经济发展的问题,自然是不会让政府来印钱消费的。

    我们的一些社会精英和公知,模仿西方资本主义模式,给我们的政府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就是要花钱可以,必须借钱,不能印钱,也就是上面说的“财政赤字债务化”的西方资本主义模式。印钱的事不能是你政府和中央银行合着伙来干,而是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来合伙干的事。你政府要是需要钱,让商业银行借给你,或者你向社会发债,看有没有人买。有人买你就发,没人买,那你就不要花了,让市场说了算。这样的事看起来也很合理,而且非常符合逻辑。一个是让我们这些银行来监督你,如果再弄个什么议会来审批你,那就更好了。而且让市场说了算,让百姓说了算。没有人买你的债,就说明你的债发的不合理,你就不要再花这个钱了。如果我们认为你该花,那么我们会借给你钱的。但是,你政府是要支付利息的,不能白借给你。还有,我们要看你能不能还得起。还不起就不能借给你。

    就这样,不仅把政府关进了法制的笼子,还带上了货币的手铐。需要你出来做事了,就给你卸下手铐放出笼子做点事。不需要你做事了,就继续把你关进笼子带上手铐。剩下的事,就完全交给市场。而实际上,是把这个好事交给了商业银行,也就是交给了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因为这时能够印钱的,就变成了银行,也就是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他们如果想创造所谓的流动性,也就是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钱、是金融产品,他们两家一商量,就能做到。就像今天美国的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简称美联储)和下面的各商业银行的关系。你政府需要钱,由我们来给你印,然后你来借。甚至你能不能借,还要所谓的国会来批准,不是你想借就借的,要看你的钱花到哪里的。乱花、给那些所谓不创造价值的百姓花,是不行的。给所谓创造价值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家花,如果国际国内确实有垄断投机机会,那是一定要印、一定要花的。你不想印、不想花都不行。市场需要,不能不做的。

    就这样,印钱花钱的权力,就由政府转移到了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家的手里。印钱花钱的需要,也由为人民服务,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变成了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投机服务。因此,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就变的越来越金融化,越来越空心化,越来越投机化,甚至金融垄断投机化。印出来的钱,不是交给百姓花,不是让政府为百姓花,甚至不是交给那些做实业的实体经济的资本家花,而是绝大多数都给了金融投机资本家花,由他们在市场上去进行金融投机。所以,他们的钱是印的不少,但就是到不了百姓手里,百姓也无法受益。同样也到不了实体经济那里,而是在金融领域空转,裹挟实体经济能够抽出来的钱,来做大虚拟经济,进而实现他们的金融垄断投机。因此,也就导致百姓越来越穷,实体经济越来越空心化。

    在今天的中国,有两个问题本来很清楚,但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很是困扰我们的精英和公知,让我们的经济学家、财政学家、金融学家好像很是看不懂,一直在那做无谓的呼吁。这两个问题就是:多出来的钱为啥进不到实体经济去?印了那么多的钱,为啥没有形成通胀?有时候一个人如果陷入一种迷信,糊涂起来你真的拿他们没有办法。我们这些迷信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精英和公知,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实际上这两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问题。钱都进到了虚拟经济,而且在那里形成了通胀,大家都看到了,而我们的精英和公知,我们的经济学家、财政学家、金融学家愣是看不到,真的让人感觉很滑稽。他们创造的所谓虚拟经济产业和产品,其价格,也就是股票、期货、金融衍生品的价格,是不断上涨的,而且产品也是不断在增加的。他们在计算通胀的时候,不去计算这些虚拟经济产品,或者说不考虑这些虚拟经济产品的价格。在那高叫不知道钱去了哪里,没有看到通胀,不知他们都是怎么看待通胀、研究经济的?

    就好像一个人,当他知道吃五个馒头就能吃饱,只吃第五个馒头不饱而感到不解一样,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不知道是被西方政治经济学把脑子给弄坏了,还是学了西方政治经济学把人学坏了,反正该看到的问题,愣是看不到了。我们给大家说,“财政赤字货币化”的问题,确实是个经济学、财政学、金融学问题,但首先是个政治问题,是一个为了谁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讨论经济学、财政学、金融学的问题,实际上是讨论不清的。因为各自站在各自的立场上,选择性地讲自己的理,而看不到客观存在,更看不到其它的理,就只能是在那各自为各自的利益进行学术争论。这样的学术争论,实际上已经不是学术争论,而变成了为政治利益博弈的学术争论,变成了一个没有结果的无谓争论了。

    比如,在这些争论中,会经常提到有关货币的两个理论,一个是货币数量论,一个是现代货币理论。货币数量论,说的是货币数量和价格的关系,货币数量增加,必然导致价格增加,也就是要形成通胀。但我们的精英和公知就是看不到通胀,就告诉你没有形成通胀。但实际的通胀是在那存在着的,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而现代货币理论,“财政赤字对于那些能够用本国货币借贷的国家来说是无关紧要的”说的实际上就是“财政赤字货币化”的问题,却用借贷来表述,也就给债务化提供了依据。因此,这两个理论不论是用来支持还是反对“财政赤字货币化”,都能解释的通。而且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的人,都在用这两个理论来进行争论,也就充分说明“财政赤字货币化”本身不是个学术问题,而是个政治问题了。

    实际上,在今天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下,对于经济和货币的本质问题,并没有完全搞明白,也就导致从学术上去认识经济和货币,变成了从利益上去认识,从解释资本主义存在的合理上去认识。对于“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的争论,也就变得没有了意义,能做的就只剩对货币的争夺了。因此,所谓的“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概念,不仅搞的百姓一头雾水,就连那些极右的所谓经济学家们也都不能接受,急着要站出来给大家普及经济学、财政学、金融学知识了。为啥?因为他们不想让“财政赤字货币化”,不想把货币的控制权让给政府。好不容易抢到手的东西,是不会再放手送还给你的。

    因此,这次的“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的提出,表面上看是一个学术讨论,实际上就是政治博弈。而且这样的政治博弈,作为政府来说,已经没有多少话语权,全部掌握在那些被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洗脑而形成迷信的经济学家、财政学家、金融学家手里了。而我们的百姓,由于四十多年的私改,也都变的远离经济和政治而没了立场。这都是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及其在西方政治经济学指导下的私改造成的结果。我们一直强调,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是不能私有的。一旦私有,就好比泼出去的水,也就再也收不回来了。具有巨大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利益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的私有,一旦到了一些人手里,就会变成他们攫取巨大垄断利润的工具,绝对不会让你再公有的,除非再次发生社会革命。如果这样,就会把我们革命的成果,白白地葬送掉,白白地在我们的社会建立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无法打破的屏障。再把这些资源公有,可能需要的牺牲会更大。给我们人类和社会所带来的灾难,也可能会更大、更长远。

    看看“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提出后,谁在反对?谁在支持?有多少人反对?又有多少人支持?又有多少人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就知道我们今天全面私有的改革,已经进入到什么阶段、什么程度了。没办法,管不管用还是要呼吁,全面私有的改革不能再继续进行下去,必须停下来进行反思了。

    否则,我们就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想要领导抗疫斗争取得胜利,就真的会越来越难了。反而这样的危机,今后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