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是学术争论,还是政治博弈?
2020-05-22
字号: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近日提出“财政赤字货币化”的问题,核心内容是中国人民银行在一级市场,以零利率直接购买抗疫特别国债。抗疫特别国债的预算规模可以考虑达到五万亿人民币,分次发行。这样一个提议,一下子把疫情出现以来沉寂的经济、财政、金融学术圈给惊醒了,导致各大经济、财政、金融学家纷纷出来发表意见。自然是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反对的肯定是占多数的。

    对于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先不从学术角度看,我们从政治角度看,这是不是一个问题?如果在政治角度不是问题,那么我们再从学术角度来进行讨论。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忽略政治正确而强调学术正确,也就是所谓的坚守程序正义原则。实际上,对于真正的学术问题,是应该要坚守学术正确、程序正义的。但对于非学术问题,我们应该在坚持程序正义的基础上,首先必须坚持实体正义。如果没有了实体正义,实际上一定会存在程序错误,这个时候再争论学术问题,就没有了意义。

    如何分辨是不是学术争论的问题,我们就首先用政治正确来进行鉴别。如果存在着政治争论,或者说政治博弈,就说明这个问题首先不是学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这个时候,我们首先要解决的不应该是学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了。因为政治问题不解决,学术问题也就解决不了,除非大家都站在一个政治立场上看问题。这时也就不是政治问题,而变成了纯学术问题。但是,如果存在着政治争论的问题,就不应该仅仅用学术来解决,而必须首先用政治来解决,首先统一政治思想。如果不能统一政治思想,学术争论就不会有意义,甚至很可能导致我们被学术欺骗。

    我们来看刘尚希院长提出的这个“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到底是政治问题,还是学术问题?在中国,即便是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多年时间里,对于政府来说,一直是有着一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引导经济和调控经济的职能。如果我们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并承认政府在引导经济、调控经济上的作用。要发挥政府引导经济、调控经济的职能,是一定要赋予政府一定权力的。而权力的保证,就是政府必须控制一定的资源。没有资源在手,就不可能有权力保证,也就无法发挥政府引导经济、调控经济的职能。而货币作为调控经济的工具,如果政府不能掌握,实际上政府调控经济的职能就失去。这时的政府实际上就变成了一个工具,而不是具有能动性的具有一定职能的主体。

    再看我们国家的政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就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也就说明,作为中国共产党来说,有着领导政府的法定权力。反过来说,这样一个权力,是不允许其它权力进行干预或剥夺的。如果其它权力对这样的领导形成干预或剥夺,就必然的要形成政治矛盾和政治冲突,就必须对其它权力进行修正。我们再看“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可以选择各种方式来处理财政赤字问题,但这个处理方式,不能影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如果中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问题不能实现货币化,就必然的要形成市场化的商业债务问题。这样一个市场化的商业债务问题,就必然的要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形成干预和剥夺。所以,从政治上分析,“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首先是政治问题,不是学术问题。必须在政治上予以明确,不能形成矛盾和冲突。

    其次,货币是工业社会的一个主要经济资源,也是一个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因此,货币必须公有,不能私有。货币必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人民政府及中国人民银行来掌控,不能交给商业银行来掌控。如果是这样的话,实际上就等于赋予了中央人民政府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这样一个职能。同时,也就否定了在中国实行财政赤字商业债务模式的这样一种选择方式。即便存在着学术争论,应该围绕如何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进行学术争论,而不是围绕该不该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来进行学术争论。当前的中国之所以会有人大量反对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应该是受西方资本主义模式和西方政治经济学的影响,首先形成了主观意识,而忽视了中国政治的实际需要所造成的结果。

    有人会说,“财政赤字货币化”挑战了中国的现行法律,《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即,现行法律不准“财政赤字货币化”。这就必须从宪法和银行法的关系角度来看问题了。如果银行法违反了宪法,就必须对银行法进行修改,而不是去执行错误的银行法,或者去修改宪法。这正是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希望人大能够来解决这个问题。对于这样的问题,不应该形成争议,应该尽可能地实现思想统一。否则,会给我们的改开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对我们国家的政治稳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至于其它问题,绝大多数都是学术问题,是在西方政治经济学下进行讨论的。如果我们能够遵守政治正确原则,就必须要创新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而不是让政治正确来服从于西方政治经济学。

    因此,对于这次提出的“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我们认为,它首先是个政治问题,也就应该首先在政治问题范围内加以解决,也就是通过修改《中国人民银行法》来解决,而不是进行学术争论。待政治问题解决后,才是我们进行学术争论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首先解决政治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学术范围内是无法解决的。所谓的解决,一定是一个相互间的政治妥协,这不利于问题的最终解决、彻底解决、科学解决。一定会留下很大、很多的后遗症。希望我们的政治精英及经济、财政、金融专家们,能够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