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人间正道是沧桑》随想
2020-03-30
字号:
    一、央视开年大戏

    《人间正道是沧桑》被从央视开年大戏拿下前,我就看过了,看的是盗版光碟。因为碟子很好看,所以对这个消息比较关注,又因为这是我祖籍江苏台的重头戏,就更要去琢磨这个戏被拿下的原因。

    在看了诸多网友的发言之后,又重新浏览了一下这部戏,发现原来编导与网友都心存疑惑:那场革命何以发生?何以要有两个党?要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该跟着谁?

    所有剧中“言之凿凿”的对第二次革命的肯定语,并不是编导内心的肯定,而是给自己壮胆的必不可少的语录。对于编导真懂得并肯定的内容,比如游击战的一些做法,比如具体到某个个人的魅力与人格、和关于人性的阐述,剧中就能用细节表现的很好,而真到关键历史问题与人物转折的关键点,因为编导并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关键点,所以,里面的人物也就糊里糊涂的转折,并干脆在说一些不知所云的莫名其妙的话。

    那场革命何以发生?何以要有两个党?要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该跟着谁?

    这就是这部戏看过后,会想提出的问题。

    这几个问题,我清楚吗?说实话,不能说很清楚。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妨说出来大家讨论。

    二、出身决定立场?

    有朋友曾说:出身决定立场。

    我小时侯,很疑惑:我奶奶那样的人为什么要参加革命,她家境不错,能偷跑出去读书。可她干了半天革命,到老了老了坐在床上吃两块香肠还要偷摸背着我,显然,看照片,她年轻的时候不这么惨。

    一个家境不错的人拼命去革命就是为换一些穷人做人上人,然后自己受穷困?道理何在?

    我很同情她的遭遇。虽然我生来比她小时候穷多了。

    人都是从穷到富容易,从富到穷难。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要是我革命有道理,因为我一无所有。而她革命有点划不来,为什么许的呢?

    我中学时写过个作文,题目叫《奶奶之死》,就很冷漠客观的描述了她去世前后的状况,被老师评为:“什么玩意儿啊,看了半天,连你奶奶是革命的反革命的都不知道。”

    我那个时候不关心她革命还是反革命,只是想写一个女人,那样一个女人老死的状态。照片上的她漂亮而有威仪。老了,也一直与人不很近,没有一般老人与孙辈那样的亲昵,我不记得她曾经怎么亲热的抱过我。因为,她去世的时候我只有10岁,所以,我不了解她的思想。

    这是唯一一个我接触过的,那个年代的亲人。从个人际遇看,我确实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那场革命何以发生?何以要有两个党?要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该跟着谁?

    也不能说我没有这样思考过问题。我姥姥家就是国民党。

    可如今,我不能再这样看问题。

    历史不能假设,历史事实就是事实。

    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遭遇决定自己的选择,但历史却不由单个的个人主宰,而决定于绝大多数人们的选择。就象一个球的均衡点,是整个球的球心,而不在那光彩的球面上。

    “不要用个人的际遇去看待历史和历史人物。”

    三、那场革命何以发生?何以要有两个党?

    如果说反封建的资产阶级革命何以发生,大家都很清楚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要有一个共产党,还要进行一场土地革命,还要搞社会主义,今天有许多人不清楚,那个年代也有不少人不清楚。

    前期有一些人参与到共产党中,是因为热情、前卫,革命当时也是一种时髦,也有对幻想的新社会报一种美好的憧憬所致,就如《人间正道是沧桑》中所表现的一样。还有一些人在后期参与进来也不少与命运的误打误撞有关,比如,姜大牙之类。

    可是,共产党的中坚力量对于自己的使命是清楚的,是不糊涂的,比如《人间正道是沧桑》中的瞿恩,就不可能是个糊里糊涂的革命者。因为,他们还肩负着引导和指引后来革命者的工作,自己稀里糊涂,别人会跟来吗?

    如果,当时的社会状况如今天一样,大家有基本的温饱,中国在国际上有独立的地位,那谁也不会跟着共产党用性命去革命,革命是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

    所以,历史的问题,必须历史的看。

    当时的地租普遍在45%-55%,不算税赋,佃农种一年地,交完地租,一家人根本吃不到年底,吃不到就要借,借一斗,第二年就要还两到三斗,这是当年普遍的利息。原来家中可以织土布填补家用,可洋布的普及让这一部分家庭手工业破产。所以,破产失地的农民非常的多。

    为什么农民要减租减息?为什么要闹农运?

    从电视剧中可以看出,《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编剧和导演不明白,他们也和剧中角色范稀亮一样把当时的农民运动看成痞子运动。所以,当他让范稀亮说出自己的看法来,就理直气壮,而让瞿恩的回答就不知所云:你去问毛泽东吧!他知道。

    其实,农民要革命的道理很简单:就是要活命。

    一个老人对我说,我们家就是农民,当时交完租子,粮囤就见底,当时老人都说:就是要魔鬼也不要蒋介石。

    上等人革命可以是先进、文雅、高贵、正义、主义。而农民要闹事,就是为活命。

    革命可能搭上性命,但成功就能换来家中其他人活下去。

    在一个农民占绝大多数的国度,不把农民能活当成一个重要问题来考虑,只能被历史淘汰。国民党不是偶然的退到了台湾,共产党就是那个以了解中国了解历史的人为核心的组织。是掌握了中国这个球的均衡点的组织,所以,他胜利了。

    天下真有什么偶然吗?

    那个年代地主的日子也不好过,家中这样重的地租收上来,如果土地少,依然不够供儿女进城市洋学堂读书,除非去经营生意,所以,很多地主将地产卖出将资金投往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民族资本家的日子,如果没有买办地位、官员后台也是在夹缝中生存。当时中国的“产业资本,1920外国资本为16.67亿元,本国资本只有7亿多元;1936年,外国资本为64亿多元,本国资本为7.7亿多元。金融资本相差更多。”

    这些情况,当时的部分共产党中坚力量是了解的,所以,他们认为国民党作为资产阶级政党,因为来自地主阶级,就不可能彻底的反封建,因为必须要依靠各国势力,所以不可能反帝国主义,反而会一不小心成为了“美国钱袋里的中国”。因为有以上两种势力的抑制,中国的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也不可能充分发展,所以,当时的中国想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走不通的。

    这都是当年他们自己的政论文章中清清楚楚的写着的,并不是我们今天的猜测,这也是后来的历史证明了的,并不是他们当年的异想天开。

    (“蒋政府在南京成立后,为取得列强承认与支持,不得不整理历届以及各地政府及民间外债进行偿还。”“后从美国开始扰动白银价格,到中国货币被纳入美元势力范围,时间不足一年。”《金本位、银本位与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

    因为,当时的部分共产党中坚力量对当时的中国状况有这种认识,所以,才有不少家境很好的人选择了参加共产主义革命的道路,这条路是不是能走通走好,他们当时不能说很清楚,但另外一条路不通,他们必须选择别的路,他们是很明白的。

    这些家境好的人选择这条道路,是为了帮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寻一条出路:一条独立、和平、自主的路。

    这是中国“士阶级”的责任。“以天下(在近代缩小为国家)为己任”。

    四、国民党和共产党当时的状况

    国民党和共产党最初是合作党,当时的北洋军阀还占主导地位,国民党的资格比共产党老,人数多,影响大,共产党当时人数很少,人员年轻,组织严谨。为了获得苏联的支持,孙中山采用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政策,这个政策很大程度上是受苏联的影响。但苏联也确实给予了国民党非常大的帮助。

    国民党组织开始很松散,没有严格的登记,也没有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帮助国民党进行了重新登记与改组,帮助起草党章,帮助起草第一届国民党代表大会决议,毛泽东还担任了国民党的代宣传部长,当时共产党是真心要帮助国民党一起进行资产阶级革命的。

    黄浦军校就是在苏联专家的协助下建立的,中国共产党还开会讨论过由毛泽东负责黄浦军校的复试工作,两党的亲友,各地的年轻人凡奔广州而来的都可能加入了这个或那个政党,或同时加入了两个政党,共产党的哥哥很可能就让自己的弟弟先加入了国民党,两党分的并不很清楚。当时苏联的所有军事资助都给了国民党。当时两党的优秀子弟还被接纳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去学习,所以,很多国共党人的自己或子弟还是留学同学。

    当时的一些共产党领袖人物,家境原不错,中国文化底子不薄,又有不少受过西方教育,本身就是一省一市的学生领袖,如周恩来、瞿秋白、张国涛、邓中夏,都是当年青年翘楚,他们还经常要到街头演讲,所以,除了对基本道理清楚,口才一般都相当好,他们是因此而受到后来年轻人的尊重的。

    象瞿恩那样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只会讲些个不知所云的为了主义之类的套话,一被诘问就张口结舌,而能让众人尊敬与佩服的五体投地的事情,是不大可能存在的。

    我们就想想:放到今天,瞿恩或能凭其外貌与儒雅的性格博得部分女性的好感,可有多少男性青年能把电视中这样一个人尊奉为自己的人生导师呢?尤其是立青那种噶咕小子,那年代可是乱世。

    可当年的很多中共领袖确实受到了不少热血青年的拥戴与尊重,那只能说明他们本身拥有《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瞿恩未能表现出来的思想与魅力。

    尽管后来国民党与共产党分道扬镳了,许多兄弟、朋友分散于两个党的阵营内,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也确实的残酷的激烈的,但关系很好的个人之间依然还是保有良好的关系,比如周恩来就和国民党的许多官员关系不错,其他人也是一样,后来能有那么多国民党将领起义,也绝不是一直残酷斗争,双方决绝的产物,双方一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扯不了那么清楚。

    因为大家对中国的前景看法不同,才有了两党,而两党中的具体人物的具体命运,则有一些是坚定信念,致死不渝,难免还有一些是命运裹胁,误打误撞。

    按照迷信的说法是命运。

    五、莫斯科也不是天堂

    《人间正道是沧桑》中还有立华一句话比较引人注目:“莫斯科也不是天堂。”

    这不知是编者想表现苏联红色恐怖的某种暗示,还是要说莫斯科贫困与萧条。但不管要说哪个,时间上都有问题。

    立华是27年国民党“4。12”政变后回国的。

    苏联的贫困期是实行战时共产主义的1918到1921年,是瞿秋白到达苏联的时期,这个后来的共产党人并没有把苏联描写成“天堂”,对所有的经济困顿与萧条乃至人民的不满,大学教授的意见都做了如实的表述,他是作为北京晨报的记者被派到那里的。

    很多共产党人也都去过苏联,那里是什么样子,他们也是清楚的,不是浪漫主义的法国式的猜想。所以,当他们最终用生命选择共产党的时候,多半不是因为苏联是天堂,而是中国当时真的更糟糕。绝不是人人都能如立华一样的当立委,住别墅。而是兵匪遍地,饥民遍地。立青为匪而能吃饱穿暖已经是大不易了。

    如果编者想表现的是红色恐怖,那要清楚那是33年以后的事情。由于30年世界经济发生大危机,而苏联人人有工作(但不工作就没饭吃),所以,美国还有不少失业工人往苏联跑。

    中国共产党确实发生过肃反扩大化,使得很多好人受到了无辜的伤害,但说肃反本身毫无道理的人,就是不了解历史了。

    我们都应该看过同是孙红雷演的《潜伏》。那时,国共双方都往对方派遣了不少特工人员,这些人员都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所谓保卫部门,所谓审查其实就是想排查出自己内部的奸细,排错了,被误导排错,或故意排错,乃至为人事斗争而成心整人那肯定是有的。这在双方都有,难说谁就一定做的完美。

    但不整肃,在政治军事斗争中,无原则的仁慈有时候是草菅人命、草菅自己部队人命的代名词。

    所以,聪明的个人做法:君子不党。没有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任何得到都要付出代价。

    六、历史给过蒋先生机会。

    今天,我们能让这样一部电视剧面对市场,说明今天大家已经冷静而宽容了,也说明今天的国家已经是强壮和基本稳定了,这样一部乃至多部戏剧的所谓反思,已经对国家的和平构不成大的威胁了。

    针对那段历史的思考与讨论已经可以开展了,只是不应该走的太极端。如今已经很有些人在怀念和崇尚蒋介石了。

    作为个人,蒋先生自有其可敬与过人之处,否则也难谋一党实质领袖之位。但相对那个年代,相对那个年代的广大中国人民,他作为一国领袖的能力不够,不能解决当时中国的主要问题:外辱、内乱。

    有许多人说:如果这样,如果那样,蒋先生将如何如何。

    还是需要再次强调:历史不能假设。

    历史给了蒋先生机会,而且是现成的机会:一个孙先生留下的思想主张、一个足够大的党、一支共产党帮助组建的梯己军队、一国主要财阀家族的赞助、全民族优秀精英的集合、先是苏联后是英美的国际支持。

    可蒋先生没有把握好,那历史是无法埋怨的,只能怨自己能力不够。

    反观毛泽东:虽然马克思是国际的,但与中国实际先结合是中国共产党在实践中拿命摸索出来的、开始只有那么几十个人的一个年轻人的党、一些山上打游击的“匪类”组成的部队、一直到解放战争都得靠蒙才能获得苏联的武器支持、有精英有土匪有工人有农民认字还不普及的组织、只有苏联支持还经常把中国共产党支持到国民党枪口下去。

    人家就是胜利了。

    双方对弈,可以说:“不是国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吗?不能。愿赌就得服输。不能怨共军太狡猾,只能说是国军无能。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

    今天,固然人们都在歌颂国民党军的正面对日作战,但如果这场对日作战是毛泽东指挥的,很多国民党军队的英魂都本不必成为炮灰。因为毛泽东的作战理念一直都是用最小的代价夺取最大的胜利。

    在和平年代下,跟谁问题不大,在乱世当兵跟谁,决定你成活的概率。

    当然,精英们跟着国民党不必冲锋陷阵,不必去当炮灰,可以逃到台湾--个人自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但历史的选择不一定由精英集团决定。还真由人民决定。

    历史给过蒋先生机会。

    七、《人间正道是沧桑》还是很好看的

    作为一部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还是很好看的,可以一口气连着把它看完而不觉厌倦。

    它说不上完美:

    一、 要快进的镜头比较多,就是有些镜头无意义。电影可以用这些镜头展示内心或镜头美,但将这个画面挪到小小的电视里,缓慢而舒展就有点莫名其妙。

    二、 演员的表演水平差别比较大,所以,有时很不协调。

    三、 女演员普遍感觉要弱一点:

    立华整天拉个苦瓜脸,见包子都不乐,要是长的有人缘也罢了,为什么会有两个优秀的男人喜欢她。让人看不出来,就如同很难理解立青对瞿恩的人生导师待遇一样。

    瞿霞有点过于浪漫和神经质了。

    小林娥很美,大林娥脸太长了,似乎一直没有入戏一样。

    除此之外,它说得上是值得一看的好剧。里面的主要男演员都很出色。

    孙红雷小眼啪嚓的确实可爱,是很多观众的养眼剂,他演的立青也确实能让

    人能得出这是一个招女人喜欢优秀男人的结论:顽皮、担当、冷静、聪慧、机敏、果敢。虽然他走上革命道路的理由有点突兀,因为女人和大舅子,但这不是不可能。我们得承认共产党最后是能把这么个人才收服的,并能培养他成为一个敢作敢当的出色的将军的。

    立青的哥哥立仁的演技丝毫不逊色于孙红雷,虽然相貌与角色上略吃一点亏,但两人的对手戏里,立仁一点不比立青弱,有时还要更抢眼一点。

    国民党中,优秀的人才也是很多的,但大多数是文人,教养气质好,但干才不多,比如周恩来、陈庚这样的人比较少,一到干具体事,用的人则难免沾染流氓气息与下劣手段。立仁当属国民党内部比较优秀的人才,可惜遇到了更优秀的弟弟为对手,也是无可奈何。

    杨家老人,器宇不凡;杨家小姨,人戏合一;军校同学,各有千秋;就连被立仁贬为卖花布的“老董”也都在网上有了拥笃,可见此剧确有过人之处。

    好的地方,自会有诸网友们纷纷上贴褒扬,我大都赞成,就不多罗嗦了。让我们等待《人间正道是沧桑》早日播出吧。

    八。《人间》不少网友的感想让人无言

    作为《人间》编导,张黎说:历史应该让民众知道,并说,这是一部历史正剧应有的责任。

    我个人认为:这话说的有点大。

    这是一部还好看的电视剧,故事情节不错,演员演技都比较高超,故事发展很激动人心。但,这不是一部历史正剧。因为,人物、场景、故事情节多属于虚构,它更不是历史全貌,就是虚构,他也仅仅虚构了一个阶层中的一小部分:人群的中段。

    他们中没有影响历史关口的伟人,也没有决定历史方向的群众。

    只有,或上顺领袖意志的有为青年,或下从民众潮流的革命干部,或中顾亲友家庭的模范老公:就是今天在中国最得意的一群:权、名、利的中间层。

    这些人在和平年代,是很有影响和势力的。相对于中国的社会结构中的三层:王权、官僚、民众,他们是和平年代最吃香,权势最大,下欺百姓,偶尔也会上侵王权的一层。

    而在动荡年代,这是摇摆不定、方向不定的一群人。这些人的人品如何,或许可以决定他所在的政权的灭亡,却不足以决定他所在政权的兴起。

    张黎说:瞿恩不是瞿秋白。

    这句话说的很对,谢谢他的澄清。

    这部电视剧着重刻画了每个人的人品与魅力,也刻画了每个人身上的弱点,而老穆和瞿恩的弱点比较致命,因为,他们是“原教旨主义”者。

    所以,不少网友声言:“我最讨厌共产党。”

    如果,这就是张黎说的“历史正剧应有的责任”。那么,我原有的招魂说,就是没问题的了,只是这魂去的远了点,招魂怕是招不大回来的了。

    所以,历史告诉我们:文人只能骂人。

    如果,这不是张黎说的“历史正剧应有的责任”。那么,导演说的历史正剧应有的责任就没有达到。

    虽然,原教旨的马克思主义让人十分厌恶。但马克思本人对经济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还有这句话也是正确的: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谈那段历史,只刻画住别墅,吃西餐,喝咖啡,坐汽车的一群,就是当土匪也诗情画意的人们,那是不够的。比例是不大对的。

    那时候人口4亿,象范家那样的地主每个省就10来个,都难以过上立青家的生活。

    剧本用90%的力度刻画这些高产乃至中产阶级,10%捎带了一下游击队,而当时的人口比例,这些人剧本用90%的力度刻画的这些高产乃至中产阶级不足人口的1%,没有今天这么高比例。

    而那些剧本没刻画的当年历史中的中国人中,近千万家庭无地,近千万家庭不断失地,吃穿都需要忧愁。税多人收,灾无人救,不为活命,干吗要拼命?

    今天这类人(高产乃至中产阶级)的比例比较高,又都有能力上网,因为与剧本刻画的人物同类,所以容易引发共鸣。

    但引发共鸣够,引发其他就不够了。

    还是一点,老百姓至少吃穿无忧了,能够活命,为什么要拼命。

    而鼓噪者自己,说什么什么是信仰,那就要问问自己:打算以生命为代价来实现自己的信仰吗?

    如果不打算,就不要说那是你的信仰,你可以说:我是某某信仰的同情者。

    你所说的,更多是一种对现实不满的发泄。

    作用呢?发泄而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