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定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倾心强国 - 蔡定创首页
抗击新冠给各国民众带来的启示
2020-03-26
字号:
    ——《信用价值论》理论讲座之八

    抗击新冠病毒肺炎中国已经走过了上半场,算是交了一份不错的答卷,当然虽然也有些问题值得反思,为此我在2020年2月26日《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反思》等文章中,提出了两个方面应该进行反思,一个是科研创新的学术体制问题,一个是社保体制问题。其实这两个问题的根子都在于学术科研领域与社保医疗体制中存在着过于市场化的问题,或者说是由于在这两个领域中过于市场化而引起的问题。而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中之所以能交一份较好的答卷,则是因为中国有非市场化的较为强大的社会资本生产能力(“社会资本”这个概念在《信用价值论》中已经被重新定义,详见2015年出版、蔡定创 蔡秉哲著《信用价值论》第19章)。所谓社会资本生产,在本系列文章中的前面几篇文章中己经多有提描述,是指由政府职能与政府直接组织的,包括教科文卫等事业单位在内的全体劳动者所从事的价值生产。这些方面的劳动者在抗击新冠病毒过程当中,都是政府可以直接调动的资源,而政府通过调动这些资源,消灭病毒,阻止疫情的传播,为全体国民提供生命安全的环境。生命安全的环境产品正是社会资本生产的环境产品之一。

    现在新冠病毒肺炎正在世界各国蔓延,抗击这个疫情的世界各国政府正在艰难地行走着抗击新冠病毒的下半场。之所以说是艰难的行走在下半场,是因为除中国之外世界其他国家虽然资本生产强大,但社会资本生产能力比较中国而言则相对较弱,而抗击新冠病毒,正属于需要较强的社会资本生产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具有最强大资本生产能力的欧美国家,也感到力不从心。因此就发生了英国宣布放弃抵抗,美国也采取这一类的鸵鸟政策。不是不想作为,而是没办法。

    社会资本生产理论是《信用价值论-宏观经济学新原理》(蔡定创 蔡秉哲著,光明日报出版社2015年出版、)中所创立的一个新理论。它是客观存在的,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由于理论方法论的根本错误,却无法看到其的存在,甚至用理论去抵制它的存在。《信用价值论》的这一理论发现,并且指出这种社会资本生产并不是社会主义的中国所特有,而是世界各国包括欧洲美国等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都有的一种价值生产。当代世界各国客观上都同时存在着私人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生产等四种价值生产方式。不同的就是这4种价值生产在各个国家的比例都有所不同。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原来由计划经济转型而来的基础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并没有完全被市场化,不仅保留了关系国计民生的资本生产部分都属于国家所有(国有企业),政府的经济组织职能也较为强大。教科文卫方面也没有完全地被市场化。社会资本生产相对于资本主义的世界各国来说相对比较强大,而世界各资本主义国家,包括欧洲、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生产这些属于社会主义因素的生产并不是没有,包括政府对经济的组织与调控能力(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会资本生产)也是有一些,而各个国家在教科文卫方面也都有财经投入,这些都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只是比较中国而言相对较弱而已。属于资本生产的国有企业通常为国家直接调控,它们也承担一部分社会职能,因此国有企业的这一部分也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

    相对于欧美国家,具有强大社会资本生产能力的我国在抗击新冠病毒中所采取的措施,所取得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正是因为社会资本生产能力的强大,从而在抗击新冠病毒中交了一份不错的答卷,而欧美各国政府在抗击新冠病毒过程中,可以看到各级政府虽然都希望有所作为,但是政府能调动的资源有限,显得很力不从心。意大利意欲封城,马上就有人上街游行反对。中国的隔离措施在很多国家都抄不了,因为抄不了,所以也就不抄了,英国宣布任其自然,美国则采用类似的鸵鸟政策。而各个国家民众在对比中国与自己国家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中,就都明显感受到中国的制度优势。在这个生命攸关的时候,这种感受是有天壤之别的。

    除了各国政要会强烈的感受到在抗疫中,中国具有社会资本生产能力强的制度优势外,另一个群体就是海外华人,因为海外华人对中国国内的情况了解得远比各国普通民众要多。目前,海外华人群体纷纷都希望从欧美国家回国内躲避疫情与治疗,给我国国内的疫情造成了新的输入压力。普通民众也会有情绪上的表述。例如法国就发生了穿着中国人民解放军65式军装,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曲,来庆祝中国抗击新冠病毒上取得胜利的游行。西班牙政府则学中国,宣布所有私营医疗资源全部由国家掌管。

    这些说明什么?在与经济学理论相关方面最少这说明了2点:

    1、传染病是关系到各国民众生命安全的一种安全环境因素,抗击新冠病毒是营造国民生命安全环境的一种工作,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中的内容。对各国来说这都是需要调集社会资本生产的力量才能完成的。各国社会资本生产的力量强弱,都会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过程当中体现出来。

    2、各国政府与中国比,明显地感到社会资本生产的力量比较薄弱,能够调用,可调用的资源少,因此显得很力不从心。有些国家放弃抵抗(如英国),有些国家采取鸵鸟政策(如美国),并不是不想做为,而是没有办法。但能调动的资源都会努力地去调动。例如,学习我国调动军方的医疗资源(军队也是属于社会资本生产力量的一部份)。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紧急的情况下,西班牙己经宣布,私营医疗资源全部由国家掌管;法国总统马克龙则进一步宣布,必须要将食物、防护、医疗、生活环境置于市场之外,认为将这些商品或服务置于资本的控制是一件疯狂的事(意图由国家来控制)。当然,法国如果能做到像总统马克龙所说的这一点,那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比我国还大,因为我国在食物方面基本上都属于资本生产。这都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迫使各个国家进行社会主义的经济转型。

    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到第2个阶段即信用价值生产阶段后,经过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欧洲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明显的显示出已进入到资本过剩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除了美国因为有美元霸权,可以“印钱消费”各发展中国家而获得发展之外,欧洲各国都已进入到采用资本生产的手段都难以刺激经济增长的阶段,经济发展都处于萎缩的状态,增长乏力。从社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的角度上说,由于世界各国都同时存在着私人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生产等四种价值生产方式,要想获得可持续的增长,从客观上都有加强社会资本生产的内在需要,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所构筑的意识形态,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客观上都在阻碍着属于社会主义因素的社会资本生产生产方式的加强与发展。在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中,政府只是“守夜人”的角色,因此要小政府大社会,一切市场化,国有企业被污化。虽然国家的社保体系,教、科、文、卫、体系中的一部分客观上就属于社会资本生产,但是要继续扩大与发展就会受到上层建筑的阻挠。本次在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中国政府的表现,明显地给各国政府首脑与民众给予启示。

    法国是个一直有着优良革命传统的国家。历史上的巴黎公社就发生在法国。近几年来法国多次发生带有社会主义革命性质的民众示威游行。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来,由于社会主义中国的优异表现,不仅法国民众率先唱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曲来表述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向往,总统马克龙也发出要将食物、防护、医疗、生活环境纳入社会资本生产的范围。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与抗击新冠病毒过程中中国给世界带来的启示,启示了各国民众,还是社会主义好!

    2005年出版的《信用价值论》第1版中就已经断言,“社会主义不仅没有式微,而且正在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国家内部孕育生长。在发达国家中,对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生产方式的要求,其实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中都更为迫切”。

    “从历史发展的进程看,迫于政治与经济压力,欧美各国不仅是要继续发展本著理论中所述信用价值生产、各国内的‘印钱消费’,也必将被迫地不得不向中国学习,最终被迫将曾经在国企私有化运动中被抛弃的国有资本生产重新捡回来,并且学习中国,加大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生产”。

    “世界正处于社会革命的前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毕业。十七年军旅后转至省单位工作,先后为IT、外汇投资公司总经理。倾心于强国,并致力于经济与改革等方面的探索。著有《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货币迷局》、《印钱消费》、《双轮经济》。QQ:5005862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