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691)
2020-02-24
字号:
    宗教、科学与哲学(一)

    怀特海说:“影响人类最大的两种力量是宗教与科学。”这句话很有深度,很符合我个人的想法。宗教影响人类,在于影响人类的思想。人类改变世界靠的是人类自己的行为方式,而人类行为方式的确定却必须依靠人类的思想。宗教就是人类不同思想的根本来源。

    过去我们长期受到那种片面的窘迫的狭隘的唯物主义的教育,总以为人们的思想只能来源于自己或者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而不能来源于宗教这种天上掉下来或者大脑想出来的所谓唯心主义途径。其实这是非常可怜的局限的观点。从整个人类文明历史的演进情况去看,那些真正引领人类前进的思想,就确实只能来源于那些先进性的宗教信仰的。

    反而,那些并不具备这种精神信仰的族群,由于他们继承的思想观念或者观念文化从根本上讲都是局限在现实性生活的反映状态,缺乏想象,缺乏灵性,没有超越性,不可能指导社会的跨越(现实状态)性发展变化,因而就只能长期循环停滞在一定的社会状态,比如我们中国!

    怀特海将科学与宗教并列为影响人类的第二大力量,也是富有事实演绎论证的普世性观点。科学与宗教相比,她的不同伟力在于发现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其内在运动的规律性,人类通过认识、掌握并且运用这种规律来提高生产生活的效率,这是促成人类社会近代以来发展水平迅速提高的最为显著的原因。

    需要系统性思考的命题是宗教与科学这样两种伟力中间,相互是个什么关系,各自分工是什么?我看,这里是不是应该把握这么三个要点:一是宗教诞生了科学。这种关系的本质还是宗教所具有的某种超越性思想才是催生科学的惟一原因。话句话则是说,如果没有这种宗教,没有这种宗教的既定思想,就不可能产生科学。

    二是宗教是管人类前进方向的;科学是管人类前进速度的。没有宗教,人类的发展就会走邪路弯路歧路。没有科学,人类前进的步子将迈不开迈不动。三是宗教与科学自身的发展将会不断趋同于一致,但可能很难相交在一起。

    科学作为一种事物规律性的系统理论认识真理,需要长期性孜孜不倦唯此唯大的不懈探索才能获得。而这种孜孜不倦和唯此唯大的态度实质就是那种宗教性的超越精神。没有这样的精神,从心底里缺乏这种追求,就只能徘徊在科学(理论)的门外。

    比如古希腊的科学(成就)为什么如此辉煌,就有它多神教的宗教背景,其杰出人物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则非常鲜明地道出了原委:“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只有把真理这种精神价值放到最高位置去追求,才能不断推动科学,靠近真理。

    从对现代化影响最大的宗教——基督教来看更是这样。基督教的中心思想就是求真(理)。这个真理既包括上帝之所在,又包括自然和社会万事万物的内在规律性,前者人称为“天启真理”,后者称“自然真理”,都是其教徒的最高价值。

    上述两个方面的事例既说明了科学产生的精神来源,也证明了宗教诞生科学的立论观点。从反面来看,缺乏这种宗教精神追求的族群则很难出现科学理论的事物。比如我们中国。我们传统的观念文化是世俗功利性的,其追求实质跌落在器物层面,所以一直是与科学若即若离着的。

    进一步再分析(已有的)科学的社会功能作用,它似乎并不能解决好人类前进的方向的。因为人类的更好发展需要全方位的真善美,而科学本质上仅能解决真,却不能提供善和美。比如二战的德国和日本科学都比较发达,但却造成了许多危害人类的罪恶。

    关于宗教与科学相互发展趋同的论证则更复杂。虽然历史上宗教思想中曾经有过反科学的观点,比如地心说。但从整体上看,宗教却与科学及其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支持转换的。这种关系上面讲到的宗教诞生科学是一个佐证。另一个视点则是从人类整个现代化的精神来源去看才比较清楚。

    比如现代性的哲学。(现代)哲学的本质是研究(现代)思想的学问。虽然大凡人类就有思想,但这些无穷无尽的思想中真正能够促进人类现代化的精神观念却并不是普遍任何族群都存在的。所以黑格尔就断言讲到中国(古代)是没有(现代性)哲学的。

    如果上述观点能够成立,那么就可以成立这样的推论:现代性的哲学也仅仅只是来源于某种精神母体——那种特定宗教的精神生活的。再推,宗教、哲学、科学,三者都是某种特定时空环境下的顺序产物,其各司职能的发展,促成了人类福祉的不断提升,在这一点上将会处于和谐趋同的走势。

    宗教即信仰。信是认定,仰是高于或者高处的(观念),信仰就是认定高于现实生活的观念。观念即思想。所以讲“宗教就是人类不同思想的根本来源”是一种概括的说法,它突出了宗教是思想性事物发生的所在。当然,这个讲法并没有否定宗教以外的思想来源,也没有概定各种宗教思想的一致性——即是说,不同的宗教,便拥有不同的基本思想的。

    确实存在您推理的这个逻辑——人类应当拥有共同的先进思想(精神信仰),才是世界彻底走向和谐一体的根本性基础。我是赞赏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的,认为它是对当今世界矛盾冲突的一种深切的提纲挈领的概括。这种视角说到底还是思想决定论,或者文化决定论,即拥有不同精神信仰,或者不同观念文化遗承的族群,就会造成不同的文明社会。

    这个立论实质并不新鲜,将其宗教、信仰、精神、思想等迷惑性的外衣剥去,无非就是人们经常讲到的普世价值观而已,这有什么稀奇。更为重要的问题在于:1、先进思想虽然来自人家的宗教信仰,但未必仅此信仰可行。我们自己遗承的观念文化中也有此类思想。2、灌输确立先进思想的路径未必只能按照人家的方式进行。3、先进精神信仰的积极稳妥的确立是一个全面系统整体考虑到自己观念文化特点的渐进过程。

    全面观察宗教的历史和其精神研究的现象,确实存在不少科学认识以及知识的成果,这也是提出宗教诞生科学论点的事实基础;但这种情况似乎还不能足以将宗教等同于科学于知识。因为,毕竟人们的科学概念还是那种可以广泛普遍地用事实反复证明的道理。而宗教的主体部分(特别是其教经)却并非这样的道理,而是那种高高在上,是信在先证在后的思想理念。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宗教当然不是科学,也不是知识体系了。

    “在绝对意义上,精神先于并高于物质。因此,哲学宗教是关于人的精神世界,而科学文化是关于人的物质世界 ”——基本上赞同。实际上是人的角度,精神是人的特有;只有有了一定的精神,人才能称之为人,才可能由此及彼到物质,精神才可物化为人之所需。宗教哲学既是提供人的精神需求,也是提供人的怎样解决好精神需求。科学则是人们由精神到物质转换的增效方式。至于文化这个概念,我认为它的覆盖是极其巨大的,既包括宗教,也包括哲学,还包括科学,乃至包括一切人化的东西。文化即人化。

    “宗教即信仰”是就宗教的本质特点来说的。我们观察人类的宗教各种各样,其治下引起的族群社会情况也各种各样,但这些都是各种表象,不是其(共同的)本质的认识。本质还是宗教为人们提供了既定的思想。任何族群既然各个有着其赖以与其他族群区分的特点,如此特点形成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其族群遗承的思想(观念文化)有所不同罢了。

    需要指出的是,宗教提供的思想往往是比较现实生活状态更具超越性的思想,既然是超越性的思想,必然就崇高属远了,人们必须仰视才行,如此治下的人们既信且仰,于是才有了信仰的概念。指出宗教即信仰的另一层含义应该还有信仰未必等于宗教。因为信仰的本质只是对于那种崇高的思想且信且仰,而人类社会未必只有宗教才有崇高的思想。换句话即是说,我们不搞宗教,未必就不能为人们的需要提供崇高的思想来作现代化转型急需的精神信仰。

    科学不以求真为目的,还能以什么为目的?科学能不能求真,与科学找到的真究竟是不是真,这是不能偷换概念的两个命题。就像世俗文化治下的人们热衷于当官赚钱一样,大家求利的(价值观)确定性与求到了多大利(成就性)可能性是不能混淆来谈的。

    宗教背景的实质是讲一种独特的思想持恒。也是说,没有这种宗教便很可能没有这样的思想持恒。这个立论又怎么扯到自然界去了。思想只能是人类社会才有的呀。比如我们中国的思想背景就很缺乏这种宗教,我们世俗性的观念文化是不可能将真理这种精神价值放那么高来追求的。我们注重的是器物性的功名利禄,所以与亚里士多德相比,我们却是以“大成至圣先师”来束缚大家的,那样还如何容得了科学的萌芽发育成长。

    “科学本质上仅能解决真,却不能提供善和美”,这是一种建立在广泛事实基础上的概约性观点。从认识理论上看,其实真的标准往往是很客观的,不同思想的人并不会对于相同事物的真假情况抱持不同的认可。而善与美的标准却常常偏于主观,不同思想的人会对相同的事物可能抱有不同的善美判断。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如何提供善和美?普通语言学认为世间纷争都是因为对语义的不同理解把握造成的。希特勒以其发达科学造成的力量发动战争而涂炭生灵,未必希特勒起始就认为他自己是恶和丑的吧。

    你说宗教“一贯性地”阻碍科学的观点其实很偏颇。不知道有什么服人的事实和数据来证明没有?我们看得到的事实是宗教几乎是世界绝大多数族群都存在的观念文化现象。没有纯粹宗教的族群,即所谓世俗文化的国度很少,但是大凡科学的滋生、发展、发达的情况却一如既往总在宗教治下的地方,世俗文化治下总是与科学若即若离着的。

    黑格尔说古代中国没有哲学,孔子不是哲学家,只是教育家、道德家。黑格尔所讲的哲学,其实只是一种狭义上的哲学,即是那种能够滋生和促进科学的哲学。这种哲学当然就是具有现代性的哲学了。如果我们从广义的角度来分析这段历史掌故,似可这样进行界定。即哲学是关于(基本)思想的学问。孔子的思想统治了中国人几千年,他当然算是一位广义的哲学家。但是孔子的思想很难促成科学及其发展,所以孔子哲学是非现代的。

    虽然宗教、哲学、科学的生成顺序可以推理为宗教诞生了哲学,哲学诞生了科学的逻辑观点,但哲学与科学至今并不能完全取代宗教的社会功能,当然在总体的事实上更不能推说什么前者落后于后者的结论。我们思考者还是应该尽量从众多的客观事实上去观察分析才行。你看那些发达国家或者先进族群,那个不是拥有悠久的宗教传统或者拥有普及度很高的先进宗教的。对此我们绝不能停留在过去落后的宗教偏见或者表面肤浅认识的民族性立场来固守那种对宗教的反感,而是重新抽象事实形成新的观点然后系统化我们的理论,才能逐步接近真相真理更多一些。

    宗教的关键词是信仰。科学的关键词是真理。确实科学并不能包括人类需求的全部,真理也绝非科学所能够囊括的。信仰中既存在作为永恒真理的上帝,又存在作为真理来源的追求动力——只是信徒们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高举求真价值的生产生活,才为科学的滋生成长提供了唯一的精神园地。科学求真应该不仅只限于物质领域,同样也应该适用于精神领域。只不过这种科学可能是广义的发展的以及走向未来的形式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