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约客听棋:风雪夜最诗意的绝唱
2020-02-17
字号:
    “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覆吴图。”这是最有诗意的围棋雪景图。这份诗意的美,画意的美,棋局的诡异,总是让读书人耿耿于怀。三峡刘星不才,也学着杜撰一首古风,附属风雅。诗写到:“溪峡琼雪映小窗,方圆驰骋破大荒。太白剑指七星望,梅花间阵燕双行。虎口夺食劫连劫,长气眼杀忙中忙,一叶扁舟出江湖,四顾茫然了残阳。”

    这是公元2020年元月的事情。现在写的却是遥远得几乎忘却的经典--“北风吹人不可出,清坐且可与君棋。”--寒冬围棋故事。

    数九寒天里,适宜饮酒,适宜翻书,适宜围棋。

    自古至今围炉煮酒都是一种洒脱,具有贯穿千古的人气。也对,寒意无形,在山中更是体会深刻;满目的萧索,正在等待一场雪,一场大雪。唯有大雪之后,山顶雪帽之后,才有经冬之后春意的生机勃勃。在一年四季分明,在一山同时呈现四季的大山里,酒和诗,乡野和劳作,诗和远方一并成为修行的功课。在大山深处,既有一览无遗的辽阔,比如爬上山头,观日出日落,览云起雾绕。,这是居在山中的红利;也有曲径通幽,呜咽泉流的惊奇,寻思春笋毛尖冻土的冲动,惊讶野葱的寂寂的葱绿,偶闻杜鹃的呼唤,惊奇青蛇缠树的潜伏。在坍塌的土屋的断垣残壁间寻思过去和未来,在耸立的松树林里挂满果浆等待长尾巴的松鼠跳跃……

    然而,一切都可以改变,因为雪花已经赴约……正轻盈地带着肃杀的寒意从山那边,山外边走来……在写意的描绘之外,其实包藏着来自红尘,却更期待有所“圆满”的来自生命力并且企图突破人生困境的那种“场”,这种场,最好的淬火的地方就是“楸坪。

    所以,自古那些禅修的红尘人,也会在围棋的棋局里演绎“红尘的心”。

    北宋的笑笑先生文同,因为约会不到手谈的知心人,只好独自一人“打谱复局”。尽管口口声声有问佛黄老执意,但是看来看去还是脱不了官场。官场就是一个场,具有浓郁的同化性,具有更强烈的功力目的;所以他写到“窗前横榻拥炉处,门外大雪压屋时,独翻旧局辨错着,冷笑古人心许谁?”(见《送棋僧惟照》)

    在雪景寒天,竟然能够“冷笑”,竟然能够反省;竟然教导自己,也算是真性情也。在围棋界有种名言,说的是围棋人没有一个是坏的。大致如此之意--心底无私,和盘托出,泾渭分明,无所顾忌。虽然擅长勾心斗角,更会锱铢必较;然而,人生的大场,独特的视野,让他们这一类人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人际关系:在复杂性里的单纯性,在智慧之外更包裹着“看破”的心灵共识。因为游戏的围棋本身展示的就是一种超越智慧的境界--在包容和兼容里和平共处,在中庸趋于和谐里彼此砥砺,互相竞争;在竞争和冲突里寻觅和谐共处之道;在和谐繁荣里彼此水乳交融且共同发展。游戏本身的目标,围棋战斗的目的,所有的技巧之外不是永恒的毁灭,而是“共生”。

    显然,文同送给的是方外好友,而且是以棋艺见长的异人--棋僧,这是个具体的真实的“可敌国手”的亦师亦友的“棋友”惟照。然而,世道艰难,不总是游戏中的的“周易”之经,而是能够堪破红尘的现实之用(徒有棋艺,也不过是雕虫小技;虽然是大雅之堂,是进修之途,然而,难解决社会生活的真)。所以,文同的赠诗可谓“拳拳”。由此可见,这里谈到的棋局,是一局“扪心自问”的雪地棋局。

    “雨点奁中渍,灯花局上吹。秋涛寒竹寺,此兴谢公知。”

    从黄昏日落到明月中天,从雪花融融到雨雪飞溅,所有的盘外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在对局之时,还有“吟诗”环境,够雅致而诗意了。这一局长考,到睡醒和梦觉,活生生一幅棋局之外,却又在棋局之内的棋友之乐显得”生趣盎然“,他记录了“长考”入迷的状态,也写了癫狂而诗兴大发的豪情。他说--”侧楸敲醒睡,片石夹吟诗”。其诙谐幽默,乐观而固执的形象,也许,这才是标准的“快乐围棋”。

    这是李洞的《对棋》。这一次围棋也真够“长考”的。下得天昏地暗,下得雪融雨飘,下得昏昏欲睡,下得腹稿吟诗……他在另外一首诗你还提到了“挑灯雪客栖寒店,供茗溪僧爇废巢”。在这样的棋瘾君子面前,在意的不是彼此彼时,不是成败胜负,而是“因悟修身试贪教,不须焚火向三茅”的人性的光辉。

    在快乐围棋之外,我们也许彼此借用,投石问路成就彼此“心”的试金石。倘若说人生总是面具下的生活的话,那么,唯有透过游戏的外壳,我们才可以真正了解一个人,认识一个人,并且在游戏的“局”里,见证和探索修炼之道。写到这里,三峡刘星不禁想到了两句歪诗以为佐证:

    溪峡琼雪映小窗,方圆驰骋破大荒。一叶轻舟出江湖,湖满凝波了残阳。这是雪地长考的“人性之局”。

    雪景里棋局固然难得,然而梅花却是可以的;倘若梅花也没有,那么翰墨深处的“梅花诗”是可以的。这一次,是大诗人、大整治家王安石。这一天他想起了和薛肇明弈棋的故事。(谢天谢地,倘若没有王安石的诗歌,薛先生真的是籍籍无名……倘若没有梅花诗赌棋,我们尚不能够了解王安石先生的另一面)。他们的赌注就是“赌梅花诗输一首”。这个故事很奇怪,除开题目之外,全文不着“一颗棋子”,也未见一片雪花。凭什么赌注是,而且必须是“梅花”?

    接下来还有更奇的是“到底是赢家写一首梅花诗呢?还是输家吟一首梅花诗呢?”。对于诗人,写一首梅花诗,貌似“小儿科”,无须如此大动干戈,逼迫对方“吟梅花”。

    难道是“梅花间竹”?还是“梅花三弄”;难道是“暗香袭人”?或者是“挑战自我”。“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成名佳作,还是自诩技压群芳的标榜?倘若对照两首诗来看,多半是王安石输棋了,为了不输人,被动地被薛肇明“要挟”而一而再地写了首“梅花诗”。谁让堂堂荆国公临的临川先生既可以下得一手好棋,写得一首“梅花诗”呢。

    写到这里,不仅想到了这样的标题--“花香袭人”的雪地赌局。

    其实王安石的关于棋局的认识比很多精英认识得更透澈,他和苏轼一样把围棋的游戏和生活的实际引领到另外一个崭新的境界。王安石说“莫将戏事扰真情,且可随缘道我赢。战罢两奁分白黑,一枰何处有亏成。”

    这里有成败盈亏的因果,更有入道问道的“常心”。而同时期的东坡先生则更直接了当多了,苏轼说“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因为他们这些大咖,在当时那年那月对于棋道的统一的“认识”,更是崭新的文化高度。从以竞技为目标的游戏演绎城遵循中华和谐共生之道的艺术。然后才有了“琴棋书画”的文人四艺。具体说他们为代表的(也许,是棋艺不高的文人们)将中国的围棋从游戏剥离出来,走上了文化之路,修养之道。对后来形成的“琴棋书画”为代表的中华才艺成为“思想炼狱的道具”。自此之后,中国围棋的竞技技术发展相对滞后,总是流连在勾栏酒肆之内,游弋在诗词自嗨之间,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竞技围棋的中心才渐渐回归的中国。这是后话。

    回到“赌梅花诗”,没有想到的是王安石竟然写了两首。一首是自己践约“赌注”,另外一首是假想薛肇明回音一首。说什么“故将明艳凌霜雪,未怕青腰玉女嗔”,倒也幽默几分。雪地围棋之后,在王安石的心底,却只有一个词“春”。

    回到主题,在三峡刘星的心底还是寇准的“且共江人约,松轩雪夜棋。”更赋诗情画意,禅味十足;另外就是杜牧的“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覆吴图”了。在这里我们油然而生一种苍寥无边,机关无数,具有动感的风雪夜围棋局的最诗意的绝唱。

    2020年1月12日,三峡刘星写于三峡的庙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