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书品:站在三峡的码头上
2020-01-14
字号:
    站在三峡的码头上,我的心思总在峡谷和江水之间盘旋。思绪层层叠叠,五彩缤纷,千奇百怪,绽放开来……画面中会在眼前这一方水土内叠幻着种种不同的画面。没有时间的尺度,没有身份的尊卑,没有物化的具象。是现实还是某种寓意,我不知道。

    我就在这透亮的时光中不停的变幻着角色。在渡口,我分明听见了两种不同的鼓乐。或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在空寂的长天传讯,在寥廓的天际辐射--音传四野,声游八级,狂野怒号,声震环宇。或如“江南小调”,是江风鼓号,贴着三峡的水道,随着平湖的流波--诗情画意,余音浩渺。

    此时此刻,我就正站在三峡的码头上。

    高峡的风以一种更别扭的方式从我身边快速地穿过。我没有感觉到这股风属于我;而我却知道,我该随这股风追追随而去……清扬在峡谷之间,瓢泼在川江之上,融化在巴山云雾之中……我站在,其实说的是我的某种主观意识;我想说的是一种理性的存在。我存在其实并不是真实的;而幻境才是生活的本真。然而,对于一个有志的三峡刘星而已,这是一种存在。标高着的一种存在,这与“我在故我思”有某些类似。

    有的人希望去寺庙情愿,或者去西藏朝圣,或者是去教堂听《圣经》,或者去看看大海。而对于我而言,那些都是非现实性的,我完全就这样“赤裸”着“理性”地,而且是“穿越”过往的方式,就这样《站在三峡的河床上》。

    在昨天的昨天,在明天的明天,在今天的今天。在每时的每刻,我都可以实现灵性的自由。唯有阅读和书写让我清醒且享受。我甚至给亲人说过,假如我真的物化,我希望化成灰,然后成为“三峡”江水底的一粒尘埃;永远地粘在三峡的河床的底部;人世间也许没有哪里更让我心灵得到我渴望的安宁感……

    而码头,三峡的码头,不仅是一个标志性的地域概念,更是一个关于文化关于故土的情感的识别区,犹如百慕大三角区一样的神秘,。其实,两者见还真有关系,比如纬度是一致性的,存在某种神秘的文化概念。假如我记忆不错的话,我的一个东北的辞赋家曾经在撰写关于我和围棋的故事的时候,特别提及到这一条纬度线。尽管这很牵强,但是好意难却的。

    多数人看见的码头仅仅就是一个词汇,是一个关于渡和渡口的泛意识。而我则是历历在目的感同身受。这种感同身受很具象,赋有情节,更有风沙和暴雨。比如在码头上听风,而且曾气喘吁吁地追“船”,在骄阳下耐心地焦急地盼望“渡”的远方有帆影的消息;在湍急的河流,在风雨飘摇的汤口,帮着船工一起划桨……或者是走在吱吱呀呀的木板的浮桥上,或者是乘船小木筏子,偶尔会参与划桨……

    当然,也有惬意的时候。比如在风沙卷来之间找好避风港;这个隐喻太贴切。在码头上的激流里畅游,当轮船扬长而去,卷起的层层波浪,铺天盖地卷着顽皮的浪花的生活,当我们呛水之后再猛然钻出水面洋洋自得的时候;更当然,在摇摇晃晃的浮桥上静下心来看清流下的几尾江鱼正在畅游……

    我为眼前的这一条川江,这一段峡谷,这一举世瞩目的高峡平湖写过很多的赞歌。但是,我更知道我的努力还是远远不够。就像我的眼睛,我的眼眶里含不下一粒砂子;但是,我却更不能容忍自己的不努力。此时此刻,我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我自己,看我心灵。而且我会发现我的心灵里,因为有了三峡水的滋润而变得灿烂如花起。,哪怕这川江水激起的一朵浪花是稍纵即逝的,也是人世间最瑰丽的美的花。

    三峡河流,岸边江畔总是风大浪急的,常年往来在汤溪河口两岸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偶尔会被风沙强制性灌进了江边的砂子。眼睛里怎么能容得下一粒沙子呢……这样的情景便是家常事,光是想象这样的画面,就是最温馨的记忆。

    对于我,几乎每天--大致7000次地往来于两岸。那么关于川江,关于码头,关于这一方水土,一的一切都熟悉得比对自己还要了解得多。那时候,峡江裸露的河床也好,潮头水也罢,涨水期的洪水滔天也罢,寒冬涓流透骨的冷也罢。在清江水寒山廋的季节,渡口已经完全彻底地褪去了伪装,有棱有角的巨石,和巨石上的石刻;码头边人工凿就的石隙,我们会拖住疲倦的身影在沙滩上丈量人生的艰难;而今,这些都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不能回到从前。

    如今,我则是希望我的眼里永远含着一粒“砂子”,让这一粒种子成为“珍珠”。事实上,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过,那是遥远得几乎是半个世纪前的时光,我赤着脚,就跳跃在老川江的音色的滚烫的沙滩上,然后一个猛扎……我和巴山蜀水一起融化在浪花里……

    在三峡的码头,你会听到这样的土话,有点像歌谣一样的诗:祢咪一小舟,听鲲水上流,咔碴三桡片,会就下夔州。在三峡的码头,我诗虽然无法还原李白伫立船头的豪迈,但是我分别感受到归心似箭的那种迫不及待。

    流水无情,江山有意;思游八级,心定乾坤;我就这样站在三峡的河床之上。

    不得不坦诚,关于这些关于三峡的记忆,这些文字;我的笔墨里混合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那一粒“砂”,我这个平凡但不平庸的三峡岸边的一棵草,一根野草,就这样独立的活着,居然具有某些奇怪的灵性。这种灵性也许就是围棋的思维,也许就是血脉里流淌的中华诗情,也许就是一株野草的魂在巴山夜雨里骄傲的怒放……当然,这些灵性不能归结到某一个因素。

    比如在我的床头经常有一些闲书。而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的神秘、梭罗的《瓦尔登湖》的闲适、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的刻意、乃至法布尔的《昆虫记》的细微等等前辈作家的味道,书香,加上本土的三峡好儿郎的倔傲,记忆川江水的灵性,便开始有了下面的一些文字、一些片段、一些故事。

    在这里我不谈文体之变,也不论构思创新;不拉扯古今文脉,也不期望东西贯通。我只需要这三峡的浪花里绽放的水花,能够给予你诧异的惊讶和莫名其妙的回顾。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样的文本只属于,也永远只属于某些闲人偶尔翻阅的线索。倘若如此,那对于三峡刘星而言,就是最大的“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了。

    最后我说--像盐巴一样凝练,自松柏林间漏下,盛夏的光粒,巴适地跌落在云崖的深处,便是一滴水,便是一座山,便是一段新的传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