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东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可续发展 - 黄卫东首页
中国经济早已超美国10倍,最大错误是高估美国
2019-12-16
字号:
    现有核算经济总量的方法,是按市场交易价值计算,严重高估美国的GDP,同时严重低估我国的GDP。下面的分析是从使用价值来看的,如果使用价值一样,其代表经济成果的产值就应该一样,因为人类真正需要的是使用价值。

    首先,以第二产业中主要产业之一,建筑业为例,建筑业是建筑工人劳动带来的增值,是建成房屋等价值扣除原材料价值后的价值,中美同样建设成果,如同样面积住房的使用价值差别很小,但带来的GDP却差别很大。例如,按照美国总统报告[1],2016年美国建成住房106万套,面积为1.88亿平米,约70%是寿命较短的木结构房屋,消耗水泥不足一亿吨,但建筑业增加的GDP高达7455亿美元。相反,我国2016年仅统计城镇房地产公司竣工房屋745.5万套,面积为10.6亿平米;整个建筑业竣工的房屋总面积高达42.2亿平米,主要是寿命较长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还有新建铁路3000公里,公路11.9万公里等基础设施建设,消耗水泥24.1亿吨,我国建筑业增加产值仅为4.97万亿元,按照当年汇率6.6423元/美元计算,仅有4922亿美元,约为美国当年建筑业三分之二。很多人认为美国劳动效率高,但这只是代表单位劳动的产出高,本文这里比较的是最终产出的使用价值,而不是比较单位劳动产出或人均产出。

    如果中美单位面积房屋的建设对GDP贡献相同,我们仅计算建成的房屋贡献,建筑业产生的GDP就应当是美国20倍以上。也就是说,仅考虑房屋建设,我们的建筑业GDP就至少被低估了30倍以上。即使按照购买力平价汇率计算,以便提高国内建筑业GDP,我们的建筑业对GDP贡献价值仍然低估了20倍以上。这是由于我们实施低工资政策,压低工资导致的,因为GDP增量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人员工资。

    其次,美国服务业占国民产值80%以上,由于人工成本高,同样服务,如理发,其实际价值相差很小,但对美国国民产值的贡献,同样比中国大10-20倍。从使用价值角度看,美国的第三产业GDP同样高估了10-20倍。

    第三,制造业是经济实力的核心。作为第二产业中第一大产业的制造业,由于美国主要生产各工业行业生产设备和关键零件为主,常常由垄断企业生产,以垄断价格销售,获取垄断利润,加上高估美元汇率,从而同样被严重高估;我们则因生产消费品为主,国内企业相互低价竞争,从而价格严重低估,加上人民币汇率被严重低估。考虑到垄断因素,以中美建筑业对比做标准,国内制造业GDP被低估程度应大于20倍。

    只有农业,美国与中国相差不是如此悬殊,但是农业在中美两国经济中所占份额很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过去中国产品质量比不上美国,同样产品的价值低于美国产品,甚至相差很大。不过如今中国产品已经打败了美国产品,让美国工厂倒闭,再这样低估中国产品,显然就不合适了。

    由于美国本土制造业不断萎缩,2018年末制造业的就业人数仅有1267万(见美国经济分析局bea.gov, 以下略),仅占美国被雇佣劳动力总数8.1%,占美国适龄劳动人口的4.9%,仅相当于美国政府雇佣的2484万劳动力的一半。不仅制造业萎缩,而且美国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内的各行业都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只有第三产业快速增长。从二战后至今,由相互服务组成的第三产业的规模由不到1500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16.5万亿美元,增长100多倍。美国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也增加到80%以上。例如,2018年美国GDP为205802亿美元,其中第一产业产值为1642亿美元;第二产业包括采矿业3211亿美元,公用产业3194亿美元;建筑业8400亿美元以及制造业23346亿美元;加起来为39793亿美元,不到GDP20%。由于美国第三产业对GDP贡献占80%以上,加上高估第二产业;而我国第三产业仅占50%左右,同时严重低估第二产业,都说明实际美国经济产出和实力已经远远落后中国。

    就主要工业基础产品如钢铁和电力生产量来看,五十年前的1969年美国产量分别为1.28亿吨和1.55万亿千瓦时[2],中国则只有1288万吨和870亿千瓦时[3],仅相当于美国十分之一和二十分之一左右。如今(2018年数据),美国发电量虽然达到4.18万亿千瓦时[4],相当于中国统计公报公布的7.11万亿千瓦时的58.7%,但主要用于居民消费。在单纯用于生产方面的基础产品,如美国粗钢产量为8670万吨,不到中国92826万吨的十分之一[5];美国水泥产量为8412万吨(2017) [4],不到中国当年统计公报公布的23.4亿吨的1/27。

    综合考虑上述三方面的分析,估计我们的经济实力已经比美国高10-20倍。

    虽然美国在技术上还有优势,但技术依赖于产业才能对经济做贡献。美国产业空心化,实际是依赖中国的产业才发挥技术作用。另一方面,我们也有我们的技术优势,例如最近华为公司就在5G技术方面占据优势。其次,发展技术,提高生产效率的目的,是减少劳动者生产时间,提高劳动者福利。我们一方面让美国技术占据中国市场,从而发挥作用,并且通过在中国市场获得利润,用于不断发展他们的技术;另一方面,我们使用更高效率技术,主要不是用于增加本国劳动者福利,而是用于降低成本,在出口市场竞争,将收益大都交给西方消费者。美国此前历史上从没有实现连续十年以上的物价稳定[6],但自引入中国产品后,最近十余年来,一直保持物价稳定,其根本原因,就是我们不断降低出口产品价格。

    毛泽东时代,我们在技术方面的四大发明[7],表明我们在技术上完全可以独立自主,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最近华为公司有力回击了美国的禁售,不需要进口美国生产的电子产品和器件,也充分显示,我们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做到独立自主。如果我们禁止美国技术进入我们的市场,美国经济实力必然进一步下降,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实力还会进一步拉大。

    最近著名主流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与总结中美国模式的尼尔弗格森打赌,我国20年后经济将超过美国。由于美国主流经济界标榜的是市场化,GDP计算的基本原则就是按市场交易价值计算,排除政府干预影响。按照市场化原则,也就是应按购买力平价汇率计算,不应按政府扭曲的实际汇率计算,中国GDP早已超过美国。这是两位学者都公开承认的,也是很多学者和国际机构公认的。按照本文分析,美国的产出不到中国十分之一。

    只是因为政府采纳林毅夫教授的低工资比较优势理论,压低老百姓工资,导致我国市场购买力低下,各种产品只能以几乎没有利润的极低价格销售,从而以市场价格计算的各项产出也就远低于同样使用价值的美国产出,从而经济产出也就明显低于美国了。

    然而,精英们却害怕美国,担心特朗普与中国脱钩威胁成为现实,从而步步退让。我们是不是离开美国和美国市场,就发展较慢?毛泽东时代,美国封锁我们,我们一样增长,而且工业从无到增长到建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更重要的是,增长的成果都归中国老百姓所有。从人均预期寿命来看,按照世界银行和我国统计年鉴数据,文革十年,我们人均寿命增长了16岁,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到了精英们宣称的改开80年代,人均寿命几乎没有增长。同时期南韩人均寿命从落后中国5岁到增长到比中国高3岁。到2010年韩国已经比我们高7.5岁了。我们的经济发展,虽然生产能力增长惊人,但大部分产出都贡献给美国和西方了。美国哈佛大学尼尔弗格森教授总结,是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8]。

    美国收入和高消费的很大部分是中国免费奉送的,以苹果公司为例,按照苹果公司官方公布的数据,最近几年,每年在中国获得净利润200亿美元,这都变成美国的国民收入了。而其在中国所做很少。其生产是国内企业代工,销售是国内企业代理,苹果公司主要在中国建了几个示范商店,雇佣了几百人。然而,苹果公司在中国盈利和销售额都远超华为,缴纳的税款却不到华为5%,很大部分利润是应缴的税款。其中约一半是消费者上交我国政府的增值税,又称消费税,占销售额17%,由苹果公司代缴,苹果公司却占为己有。苹果在美国和欧盟等偷税漏税,早已被西方国家处罚,其中欧盟就罚款苹果公司130亿欧元,超过1000亿人民币。我们应学美国和西方,禁止外国公司,包括苹果公司,进入我国零售市场。我们早就应该赶走苹果公司,更不应该不处罚苹果公司的偷税漏税等非法行为。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在行政上完全禁止在美国销售苹果公司的主要对手中国华为公司产品。

    为什么为形成如此不平等的市场开放?甚至美方还提出更加不平等的要求,如今年五月的贸易谈判,美方要求派人监管中国各级政府,理由是落实中国政府承诺的不补贴国企。其实美国对美国国企的补贴是非常普遍的,例如在房地产业,美国政府就补贴国企建房[9],以极低价格租给美国贫民[10]。美国工程兵团就是一家维护和建设美国水利设施的工程建设公司,以美国国内建设为主,光2018年就从美国财政部获得拨款245.5亿美元。美国要求中国不补贴国企,就是不平等要求,更不用说派人巡查中国各级政府了。然而,如此蛮横无理的条款,竟然被谈判小组报到上层,最终才被最高领导否决。更骇人听闻的是,主流舆论公开指责的是美方的欺凌,扫了中国的面子,要求美方谈判中必须顾及中方面子,言外之意,不要落实到文字上,等于赤裸裸地主张妥协退让,也显示崇美派在我国主流经济界占据了主导地位。

    现在美国基本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了,就是基础工业产品生产都大量进口,不能自立。其中中国是主要供应国,从贸易逆差来看,中国最近几年,几乎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一半。可以说,美国基本是寄生在中国身上。

    回顾历史,50年前,那时美国的产出还占世界四分之一以上,还是世界上产出最多的国家,但因美国需要从国外低价进口一些重要原材料,如进口石油约占美国40%消费量,当时第三世界产油国将石油价格上涨,就让美国经济大乱,物价轮番上涨,让美国老百姓纷纷起来反抗,年轻人抵制当兵,使美国政府一直实行的义务兵役制都无法执行[11]。现在美国更是难以从本国招兵打仗,需要大量征兆外国人当兵,仅招收的华人就超过2万。在阿富汗,美军始终无法消灭陷入孤立的塔利班政权,最近不得不谈判承认塔利班政权。而且美国已经基本没有工业消费品生产能力,主要依靠中国供应,如果没有中国提供产品给美国,美国市场上商品就会十分短缺,经济就会崩溃了。甚至美国军事上都依靠中国供应军事物资[12],例如无人飞机[13]和防弹衣[14],还包括很多军火原材料[15]。

    美国实力下降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意识形态的崩溃。50年前,美国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军事上不得不承认失败,从越南和东南亚,以及我国台湾撤兵,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长期推行的意识形态,是以基督教的一支,清教的天赋使命观为核心,拯救人类命运为使命的谎言为基础的,当长期被种族隔离政策奴役的黑人,因参与侵略朝鲜战争,受到中国志愿军激发而觉醒,回到美国后,纷纷起来反抗,从而在美国社会揭穿了美国精英的谎言,导致美国的意识形态崩溃。美国精英不得不于1964年取消了实施100年的种族隔离政策[16],承认了他们所制造的谎言,这是当时美国物价飞涨,社会濒临崩溃的根源。

    虽然此后美国通过主流媒体又重新控制了社会意识形态,然而,随着网络的发展和网络文化的兴起,人们比过去更容易地了解和掌握真相,美国精英通过主流媒体主导意识形态的旧有格局早已被打破。到21世纪后不久,美国精英的谎言就已被美国社会所了解,当代美国主流媒体的公信力早已荡然无存,美国精英掌控的主流媒体被大多数民众抛弃。如果说,当年美国在越南的失败,还可以拿当时美国精英顾忌中苏的干预,加上中苏的支持作为失败的借口,如今美军在阿富汗的失败,美国就无法拿外来力量支持做借口了。阿富汗不过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内陆小国,早已被美国孤立,只能独自对付美国强大的军队,仍然让美国承认失败。这都充分显示美国实力的衰落。其根源在于,近年来,美军因文化危机,难以从美国民众中征兵,而是从外国人中大量征兵[17],战斗意志和战斗力下降,难以维持持久的战争。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学者们出版了2千多本讨论美国衰落的著作。美国民调显示,60%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国家”。美国人的悲观失望情绪日益加深,不仅对经济没信心,对政府更绝望。美国大多数人认为下一代不会过得更好,认为国家走上了歧途。美国衰落,早已成为美国学者和民众的主流看法。

    美国的相对衰落,是历史的必然,这是占世界人口大多数的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觉醒和发展的必然结果。人民群众才是历史发展的决定因素。美国精英在全球范围内频繁反动颜色叛乱,也是用谎言调动群众的结果;而谎言的破灭,是导致美国影响力下降的根本原因。然而,美国在全球范围影响力逐渐下降,却仍然独霸全球,其根源在于,美国的文化侵略,仍然保持了对很多国家上层精英的影响。虽然国内网民早就看清了美国精英的谎言,诸如做人不能太CNN等,但国内迷信美国的官员和学者仍然很多,影响很大,崇美、恐美、媚美和亲美思想仍然盛行,甚至公开宣扬美国比中国先进太多,中国只有投降退让一条路可走的极端弱智言论。这是阻碍当前我国发展和崛起的最大障碍。

    中国经济界就十分迷信美国精英,面对特朗普的屡次增加的无理要求,从来都是妥协退让。就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交涉来看,过去两年多来,美国同中国十一次谈判,有多次以中国单方面退让达成妥协,但事后很快就被特朗普推翻,每次特朗普都提出更高的要求,一次次试探中国的底线,诸如派驻人员监管中国的企业到监管中国各级政府;开放货币主权,让美国金融大鳄可以要求中国政府被动参与货币兑换,不仅可以印钞购买中国资产,而且可以自由地开办银行,好方便他们进行金融战洗劫中国;要中国政府承诺不支持企业发展技术,却发动美国和盟国用行政手段全面围剿华为等中国高技术企业,与其一贯推销的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完全背道而驰。最近更是加快了进攻步伐,十天内先后出台法律干预中国香港和新疆的内政,然而,崇美精英们仍然在期待与美国的妥协。

    自特朗普上台后,就一再撕毁美国政府承诺的国际协议,一再撕毁同很多国家达成的双边协议,丝毫不讲信用,尽显美国作为一个流氓无赖国家形象的本质。自去年以来,面对特朗普出尔反尔的无赖本质,很多国家已经不再理睬特朗普。为什么只有中国还在不断接受特朗普的不断扩大的无理要求? 这都显示崇美派主导谈判,主张毫无底线地退让。

    回顾历史,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面对日本侵略者占领中国东北、华北等大批领土;面对全国老百姓的怒火和多个武装力量的公开武力反抗,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仍然主张对日妥协,军事镇压国内的抗日力量,持续近六年,让日本人不战而获,占领中国东北和华北大片领土,激起全面侵略中国的野心和行动,致使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大片国土化为焦土,财富损失更是无可估量。今天,我们很少看到公开反对的声音,崇美精英们丝毫不提他们公开的妥协退让,而是一方面在中美夫妻论背景下,大力宣传中美合作共赢,美方搞贸易战损害美国利益的对美劝说;另一方面则在国内将美国侵犯我国主权的进攻,宣传为美国崩溃前的疯狂,要老百姓相信,在他们领导下中国正在走向伟大的复兴。而反对的声音,甚至在网络的一角,都被精英们限制。

    崇美精英们除了担心落实到两国协议文字上的公开欺凌,似乎美国什么样的要求都是合理的,甚至宣传是有利中国的[18]。过去蒋介石与美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在条款上对双方要求是完全对等的,我们说它不平等,是因为在执行条件上对美国单方面有利,例如两国港口对军舰开放。现在事实上,崇美精英们早就签订了多个在文字上就不平等,要求中国单方面执行的中美协定了,甚至很多美方要求,不需要落实到文字上,精英们就自觉执行了,例如默认美方派人监管中兴公司;贸易战下不断扩大的单方面市场开放。最近四个月,精英们又按照美方要求,落实了单方面金融完全开放,投资自由化等[19],他们早已超出被毛泽东时代批倒批臭的独夫民贼蒋介石了。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当我们唱起这首庄严的国歌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地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事实上,在民国以前,西方列强通过直接侵略的方式把中国变成西方的半殖民地的时候,中华民族还没有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这些侵略者的行为很容易被全体中国人所识别,继而激发全体中国人救亡图强的义举。王世保先生早在2009年就已指出真正“最危险的时候”恰恰就是现在,就是一大批身居庙堂之上操控国家政策的精英们正在力图把中国变成美国附庸的时候。这些所谓的“精英”是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来自己培养的掘墓人,与那些直接的侵略者相比,他们对全体中国人民更具有欺骗性和迷惑性。他们正在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变成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全国却万马齐喑,听不到反对的声音。

    摘要:从使用价值来看,美国在经济方面实力已经下降到中国十分之一以下,而军事上存在致命弱点,连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都对付不了。美国主要依靠宗教为主的意识形态凝聚人心,组织社会。在毛泽东时代,曾因民主谎言被戳穿,人心涣散,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不得不承认中国领导第三世界走上国际舞台。进入21世纪后,随着互联网兴起和发展,成为影响人心的主要平台,使得美国主流媒体被边缘化,导致政治危机和文化危机。特朗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建制派的失败,使得美国自建国以来所形成的精英体制被民众抛弃。美国精英和民众的矛盾已经无可掩饰,近年来,美军难以从美国民众中征兵,而是从外国人中大量征兵,显示美国精英的治国能力急剧萎缩,实力早已相对下降。但我国主流经济界却害怕特朗普的脱钩威胁,一直妥协退让,是阻碍我国当前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是威胁国家安全的最大因素。他们具有欺骗性,在主流媒体很少有公开的反对意见,比蒋介石在30年代的公开不抵抗日军侵略更加危险。

    参考文献: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5年生于安徽。高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研究方向是污水处理和水体修复技术。本博客探讨解决我国环境和经济问题的对策,欢迎朋友们指教。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