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议NBA的“自由”与曹德旺《美国工厂》的自由
2019-10-16
字号:
    一、NBA的“自由”,其问题是双重的

    近日,美国休斯敦火箭俱乐部总经理莫雷发表涉港错误言论,在香港一些暴徒肆意打砸烧制造动乱,闹得沸沸扬扬之时,宣称“为自由而战,和香港站在一起”。而NBA总裁亚当·肖华则对他表示支持,扬言“支持莫雷行使他言论自由的权利”,引发轩然大波。

    而人们可以查到,NBA以往对“言论自由”却是严厉管制的。2014年快船队老板斯特林因和女友的一段私下对话由于涉及美国社会十分忌讳的“种族歧视”(其指责女友将与黑人朋友的合影放到网上,警告她不要带黑人过来看球,“尤其是不要带‘魔术师’约翰逊来”),被刚担任NBA总裁2个月的肖华,终身禁赛并罚款250万美元,还表迫使斯特林卸任快船队老板,由前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收购了快船队,收购协议甚至不需要斯特林本人的同意。这位执掌快船32年,NBA在位时间最长的球队老板,因为私下一番犯忌言论,即被扫地出门。(这里也想指出,美国社会即便在“种族歧视”上有“言论禁忌”,但在不少方面的行为上,实际是颇存“种族歧视”的。看看美国警察是如何面对黑人举动所作反映的颇多案例,就会感觉到)

    在这样对“言论自由”处置的前后矛盾、双重标准的事实面前,NBA总裁支持莫雷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挺香港搞动乱者“为自由而战”,并说这是NBA联盟“基于价值观”的表态,不是实在难以自圆其说?难怪国人愤愤不平。

    而就是如此的双重标准,欲借“言论自由”大旗,支持香港一些人“为自由而战”,在美国国内还受到了美国两党两会议员、诸多大佬的支持,甚至有议员指责NBA稍后发布的有道歉意味的声明藐视人权,助长中国共产主义,说中国试图利用强大的经济实力干涉美国人发声。

    这就使得中国和世界上的人们更清楚的看到,这次NBA事件其实暴露了美国政界相当一部分人的“心事”:他们是在中国各方面进步巨大、日益强大的现实面前,要图谋遏制中国,乃至要借“言论自由”大旗,来支持中国香港内部受到蛊惑的动乱者。

    从此可以看出,NBA的“自由”,其问题是双重的:

    一是,双重标准——对犯本国“禁忌”的NBA头目,坚决制止其“言论自由”;对支持中国香港动乱者的NBA头面人物,则允许其“言论自由”,并相挺;

    二是,这次事件还暴露了不仅NBA,还有美国政界相当一部分人,在中国各方面进步巨大、日益强大的现实面前,在图谋遏制中国,是要借“言论自由”大旗,来支持在中国香港内部制造动乱者。

    二、曹德旺《美国工厂》中的自由:西方“自由”价值观的进步性与自发性

    这里还不由想到,曹德旺《美国工厂》中的自由。

    中国在美国办企业的“玻璃大王”曹德旺,他在谈到他的由美前总统奥巴马投资拍摄的纪录片《美国工厂》时说:愿意在工厂工作的美国人都是老年人,基本没有年轻人。美国的年轻人都愿意栖身于华尔街和硅谷。我们公司这些年来在美国组织过很多次招聘,基本招不到年轻人。

    对于为何会如此?曹先生指出,有人说我们给出的工资低,美国人看不上,其实完全不是。我们做过统计和比较,从当地整体收入水平和同行业其他企业的薪水标准来看,我们的企业给员工开出的工资收入是非常有竞争力的。但是,还是招不到年轻人。

    曹先生说到,出现此种状况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国文化核心价值是所谓的民主与自由。而自由民主,体现在企业中就是“你不能管我,一切以工人自愿为主。”

    曹先生还对美国的“工会”颇为不爽,说“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工会,扭头就走,碰都别碰!”在曹德旺看来,欧美的工会制度已经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美国制造业的衰败就是由工会引起。工会不利于经济的发展,至少不利于企业的发展。

    曹先生指出,美欧的工厂有了工会之后,工厂就要用时间成本、法律成本来陪着它,一件事情我们都不能做主,都要通过工会!

    他举例说:今年他在欧洲的一家工厂——在工厂工会登记的工人,高兴的时候就去工厂打卡刷个脸,算是买你领导的面子了!打完卡回去抽烟、吃饭,整天不干事。今天不来上班,昨天下班时也不会提前给你讲,你给他打电话,他才说今天有事,你还不能开除他。你工厂说什么,反对!欧美工会的作用其实是变相保护了那些工作不努力的人,形成了“大锅饭”。

    从这里,人们倒是可以体味到,曹德旺《美国工厂》中的自由,是有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观的,且其也有比之人类历史上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及“西方中世纪的黑暗”的进步性。美欧工会确是在“保护劳动者权益”。不过,可能那保护的力度是过大过强了,乃至也形成了中国曾经出现过的“大锅饭”,已经影响工人的劳动效率,影响了工厂的生产。这或许可说是,这样的“保护”还是对“人性的自发性”的初始性保护?实际还是在保护人的自发惰性?

    曹德旺先生在他美欧办厂的经历中认知的是,美欧的工会之所以出现上述颇为不尽人意的情况,是因为他们的文化核心理念——“自由民主”,而这核心理念在美欧社会至少在其工会运作中是体现为:自由,即“不能管,一切以自愿为主”;民主,是工厂经营者“一件事情都不能做主,都要通过工会”。

    由此,人们或许还能联想到美欧等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

    或许我们也应该看到,西方的内部社会管理体制,确有所谓“天赋人权”、“自由、民主”的部分合理内涵。但是,“自由”,就是“不能管,一切以自愿为主”?“民主”,就完全是工厂经营者“一件事情都不能做主,都要通过工会”?

    西方(含其他也在标榜其理念、实行类似管理的国家、地区)的内部社会管理的“自由、民主”,看起来是有其比之人类历史上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及“西方中世纪的黑暗”的进步性。但是,在具体化为其“全民票选、票决”、“公投”,轮流执政、三权分立(而以企望能互相有效监督)上,颇有“物极必反”之处。由于“全民票选票决”、政党轮流执政竞争,颇有导致政党恶斗、决策效率低下;也有为取悦选民、竞相提出过高福利承诺,导致国家财政濒临破产……等等问题,且至今并未找到有效自我改进与完善之路。

    三、小结

    综上所述,若要做个小结,或可说:

    NBA的“自由”,之所以“小题”成为“大作”,恐怕主要的问题更在于美国一些人意欲遏制打压中国,这其中的“言论自由”,只是口实而已。

    而曹德旺《美国工厂》中的自由,倒是西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真实重要体现之一;不过,这本来是进步的价值观(世界、中国也并不排斥并也在完善“自由、民主、人权”),西方现今落实的还颇有初始性、“自发性”。

    看今日环宇中,是有太多的现状表明:“自由、民主、人权”这人类文明进步的价值观,是在人的“趋利”中,被曲解、歪曲,在被“为己所用”,被引向歪道、邪道,并颇有“物极必反”。还有多多挠头问题,难题。

    建议相关的人们,不妨都来努力,各自把“自由、民主、人权”这人类进步的价值观,完整准确的真正认识理解好,完善、落实好,才是正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