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武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前思后想 - 车武军首页
高金波的《智能社会》之真伪
2019-10-16
字号:
    最近有好友介绍,有位高金波先生从2008年开始研究债务危机解决方案,写书《智能社会》倡导建立公共网络电商平台提货权,全民持股。已建立云钱包,云库房,联合跨国企业等。高金波在视频上绘画的一套方案运行图等,开始专家领导无人理会,现在越来越多人帮他建立网络提货平台,据说发展势头不小。

    好友问我,高金波到底建立的是什么性质的经济模式?

    我粗略看了一下高金波介绍的所谓智能社会,那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他的真实目的不过是在复制马云的支付宝模式与淘宝模式,然后把这个模式放大之后的一种设想。高金波在这个模型上面冠以各种各样的名义,甚至将其提升到国家的大策方针的高度,建立所谓的公共网络电商平台,全民持股,创立云钱包提货权,并吹嘘说此方案可以根本解决社会债务危机、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问题等,并创立一些新名称来代替原来名称,这样就使得类似的马云模式通过名称修改就变成了高金波先生的发明。所以,研究高金波模式还不如研究马云模式更能让人明白。

    高金波提出的所谓“云钱包”是干什么的呢?例如手机支付宝钱包,微信钱包就是云钱包,只是马云团队创始支付宝钱包及腾讯团队创始微信钱包等沒有采用云钱包命名而已。应该说,高金波鼓吹的所谓云钱包就是在复制类似于马云团队的支付宝模式。高金波之所以这么做,他所看中的就是云钱包的提货权。

    什么是提货权呢?这就好比是你的钱存银行之后,你可以自由存取,但银行获得了挪用你存款的权力,这种挪用存款的权力就是高金波所说的提货权。银行挪用了你的存款,但你的存款额度不变,而银行借用的是你存款的影子,即影子货币。银行借走存款的影子然后转变为影子货币(电子货币)转手贷给企业,然后银行赚取利差以求生存与发展。

    马云的支付宝钱包模式也是如出一辙,如你的钱存进支付宝钱包,阿里巴巴集团是可以挪用进行别的投资的。这其中有一个什么蹊跷呢?就是阿里巴巴借走了你的支付宝存款,但你的支付宝存款额度不变。这其中就像变戏法似的凭空变出一倍的钱来,然后阿里巴巴就有钱搞投资,而支付宝用户照样自由存取与正常使用支付宝。这其中的蹊跷实际上就是阿里巴巴巧妙的借用了广大支付宝存款用户存取的缓冲时间变出一倍的钱来。如果此时广大支付宝存款用户突然集体性提走所有存款,则阿里巴巴会产生信誉危机而面临破产。为什么会面临破产呢?因为阿里巴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兑现所有支付宝存款用户的提取,支付宝信誉丧失,阿里巴巴则会出现危机。阿里巴巴之所以放心的挪用支付宝用户的存款,是因为阿里巴巴相信所有支付宝存款用户不会集体提现存款,你的支付宝存款花完了,而别人的支付宝存款却增加了,此消彼长,在存款总量上保持着稳定态势,那么其中就有足够的缓冲时间了。所以,阿里巴巴可以放心的挪用广大支付宝用户的存款用于别的投资,同时又能保证所有支付宝存款用户的存款数字不变。因此,多出一倍的钱就是这样变戏法变出来了。即阿里巴巴可以通过借走广大支付宝用户的存款影子用于投资,而广大支付宝存款用户也同样能够正常使用支付宝,而且阿里巴巴根据公司不错的投资收益还能为广大支付宝存款用户分派高利息,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将钱存进支付宝钱包。

    高金波之所以看好云钱包模式,是因为他发现了支付宝模式中的蹊跷,即阿里巴巴挪用支付宝用户存款而不造成支付宝用户存款额的减少。这就是高金波所说的提货权。

    其实,这种所谓的提货权并非马云团队的发明,也不是腾讯团队的发明,更不是其它电商公司的发明,而是商业银行早就玩烂了的模式,因为商业银行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而且商业银行将这种所谓的提货权玩到了极致。

    那么,商业银行是怎么玩的这种提货权呢?比如,人民存款存进银行之后,然后商业银行挪用贷给企业,但人民存款尽管被挪用了,但额度不变。企业贷款之后,但企业的账户在银行,企业贷款之后必然使得企业账户里面有了相应的存款额度,而这个存款额度什么都还没有干,会再次成为商业银行挪用进行再贷款的依据,这个再贷款可以贷给另外的企业。同样,另外的企业的账户也在银行,其贷款之后同样使得自己账户里面有了相应的存款额度,而这个存款额度仍然是商业银行可以继续挪用的依据。由于这个模式可以无限制的辐射式贷款,其风险不可估量,国家就规定商业银行贷款必须遵循75%的存贷比进行信贷操作,即人民存款每存进去一万元,商业银行只能允许贷款7500元,超额贷款就是违规。而且商业银行还要根据存款总额上交一定比例的存款准备金给央行,用于防患商业银行风险。75%的存贷比会造成商业银行提货权操作的边际效应递减。即便如此,商业银行通过提货权操作,仍然能够做到将1万元存款贷出3万元的效用。尽管国家限制了商业银行的存贷比,但商业银行仍然可以继续使用提货权操作用于自己投资,这样一来既没有违反存贷比规则,又能复制更多的影子货币用于投资。总之,1万块钱的人民币现金存款存进商业银行,那么商业银行通过提货权操作可以复制出6 ~9万元的影子货币用于信贷与投资。因此,我说商业银行早就将提货权玩烂了绝对没有言过其实。

    高金波对提货权的发现其实不过是发现了一种金融投机行为,这并非治国之良策。因为这样做属于变相的超发货币,提货权用过头了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进而导致货币大幅贬值。严格来说,这种提货权行为还属于一种变相的违法行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提货权涉嫌增发社会的货币供应,而增发货币供应是国家央行独有的权力,而不是哪个私营企业或国营企业可以僭越的权力。

    当然,提货权如果真是好事物,国家可以亲自来做电商平台与云钱包,将提货权掌握在国家手中,由国家来主导全社会的物联网与电商平台运作。但这样一来又产生了悖论,因为国家如果采用云钱包的提货权方式来复制电子货币,那么国家大可以直接增发货币来做出相应的用途,采用提货权办法纯属多此一举。毕竟,采用提货权办法会导致国家留下超量债务,而央行直接增发货币就不会留下债务。

    云钱包提货权并非是解决各种问题的好办法,说到底它只不过是电商企业的投机工具而已。是电商企业钻了国家体制的空子而已。

    那么,云钱包提货权模式是否有风险呢?我认为风险还不小。它的风险与商业银行风险是差不多的。极有可能,云钱包发展到一定规模,会把天捅一个大窟窿。

    例如当今的商业银行采用提货权方式就已经捅了一个天大窟窿,只不过是无人对此负责与过问,尽管经营国有商业银行的高管是政府任命,但他们只不过是按照原有的既定方式进行管理与操作,干一天算一天,干了几年会调离,烂摊子会交给下任。因此,国有商业银行的高管只希望国有银行在自己任期内不出大问题就是万岁了。所以,当今的国有商业银行不能立足长远,只能顾眼前而得过且过。如此一来,就导致了国有商业银行的债务层层积累,每年新增债务十多万亿,呆账坏账不断恶化,而管理者却毫无风险意识。当然,国有商业银行的债务急剧上升,这不是哪个银行负责人想办法能够阻止的,上了贼船只能跟着走,它的潜在危机早已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比如,当前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已经达到270万亿,每年新增债务约20万亿元左右,再过十年,其债务规模将高达500万亿,再过30年,债务规模将高达千万亿,到时按照全国人均计算,相当于全国人均亏损70多万元。以此显示,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前景是一片黑暗的。但是,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却无人问津。而造成如此天量的债务不可逆转的原因,恰恰是商业银行采用了针对人民存款频繁的提货权操作而导致的债务急剧膨胀。

    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经营淘宝网站,出租虚拟网店以及商品广告赚钱,为广大的商户提供交易平台,从中收取租金。高金波同样提出了类似的方案,即新零售平台。所以,高金波就是在复制马云模式。马云公司赚得盘满钵满,而开网店的人大多亏损。因此说明,阿里巴巴模式不是共赢模式,高金波模式更不是。在上面贴再多的标签也不过是为了忽悠人而已。

    再者是,现在的电商平台已经够重复的了,广大的消费者不会因为你的电商平台建立多就会增加消费,更不会因为国家无限制的重复建设虚拟市场与实体市场来扩大自己的消费。全国所有人每年的消费量是有上限的,如果全社会一年的消费总额不变,那么新增一个新零售平台有什么用?除了同阿里巴巴、58同城等电商平台抢饭吃之外,对社会无有任何意义。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现在的网店过多,不少人经营网店血本无归,真正在网店上面赚钱的商家恐怕不足网店商家总数的10%,其余大多数都是亏损的。开网店处处是陷阱,然后增加一个新零售平台又如何?这对于加盟的大多数商家而言,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再次遭遇了一次挫折与陷阱。这就是高金波先生拼命鼓吹新零售平台、全民持股、云钱包提货权的最终成就。

    其实,云钱包模式也是一种金融模式,金融模式就是制造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金融本身就是资金拆借工具,到处拆墙补墙,服务于企业的资金需求。也可以说,金融就是制造债务的工具,金融所能够做到的就是,通过债务形式将碎片的经济危机不断叠加起来,可以延缓经济危机的发生。起到了延长经济危机周期的作用,但扩大了经济危机的规模。因此,金融应用于社会资金拆借,是有极大的副作用的。而云钱包模式本身就是金融,提货权就是资金拆借工具,拆借资金必然会留下债务,拆借的资金越多,那么形成的债务窟窿也就越大。从这个逻辑来看,高金波所说的云钱包提货权能够化解债务危机,能够消除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分明就是在说反话。

    比如商业银行将人民存款提货权玩到了极致,这究竟是在积累债务还是在化解债务?是制造金融危机还是在化解金融危机?看到银行业金融机构急剧膨胀的债务规模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至于高金波先生冠名的智能社会,认为未来的社会是智能社会,这一点我是赞同的。但智能社会绝非高金波先生定义的那种新零售平台、全民持股与云钱包提货权模式。因为这种设想基本没有对社会做出任何改变,还是自由市场经济模式中的已有现象。因此建议高金波先生先了解一下本人发明的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智能社会分工管理学说》之后再来定义智能社会不迟。只有了解了本人发明的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才会明白什么是万能体制?什么才是包医百病的灵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鬼才,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创始人,著有《智能社会分工管理学说》一书,相关论文百余篇。以鬼斧神工的社会经济体制分工理论独步天下,以过人的识辨学术真伪能力让人敬而远之。草根思维托起了无可超越的理论体系,原生态演化了牢不可破的逻辑堡垒。二十年磨一剑,打造了治国安邦的思想重器,只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微信号:cwjhsg   邮箱:wtyn9588@163.com     电话:1867576762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