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救赎使者 - 张志标首页
“施压型民主”模式在企业接班难题上的应用
2019-10-10
字号:
10月5日,前司GD地产集团的旧同事来电告知:郭老板住院了,病情比较严重。得知该消息后,我即刻从香港动身前往广州的医院,去探视这位曾经对我有知遇之恩的老爷爷、GD地产集团的创始人。一番寒暄过后,得知郭老板并无生命危险,我也就放心多了。

此次导致郭老板气急攻心而住院的“病因”,是中国绝大多数私营企业都会遇到的“接班难题”。郭老板育有一儿一女,大女儿谢梦泽(从母姓)酷爱学术、对经营企业毫无兴趣,并且郭老板也从未想过把家族企业交给她、甚至连“郭”姓都没有传承给自己的女儿。女婿郑金鹰虽精明能干,但他终究没有郭家的血脉,只能作为一个高级打工仔领工资。因此郭家数百亿家族产业的接班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郭老板的小儿子郭建民。然而建民少爷却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目光短浅、心胸狭窄且不学无术,简直就是一个废柴,郭老板心里应该也是清楚建民少爷是扶不起的阿斗,让他接班只有败家的份儿,因此郭老板只是将公司的大部分股权传承给了建民少爷、但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实际上是由郑总在负责的。在房地产市场火爆的时候,房价的上涨几乎能掩盖一切企业自身因素引发的矛盾,即便郑总偶尔决策失误花高价拿错了地,等到把地块建成房子开卖的时候房价已经上涨了,当初高价拿错的地也照样盈利。在公司盈利的时候,建民少爷每年的股权分红都是天文数字,自然是乐不思蜀、懒得搭理公司杂活——但伴随着房地产调控的升级、以及宏观市场红利的消失,公司在前几年高价竞拍下来的土地纷纷亏损,这些巨额亏损的高价地成了公司股东建民少爷与CEO郑总矛盾爆发的导火索。一开始建民少爷只是要求以郑总为首的管理层快速回笼资金,以及扣除了不少管理层的绩效奖金,对此郭老板也是非常支持的。但伴随着矛盾的发展,现在建民少爷竟然要求郑总引咎辞职、让建民少爷自己做CEO,为此还和郭老板闹到几乎要断绝父子关系的程度——这可把郭老板气得急火攻心住院了。

我跟郭老板开玩笑说:既然建民少爷难得想要自己上台干活,那干脆就顺水推舟让他做CEO接班得了呗~郭老板一听我这话就摇头叹气说,他早几年就试图培养自己儿子接班了,花费了上千万供他去读EMBA、去上各种培训班,但根本没用,自己这个儿子眼里只有一些明星啊赛车啊游艇啊篮球啊这类玩物,却对经营企业所必须的、枯燥的法务财务税务等基础知识一窍不通,更别说房地产行业所必备的投资、工程、成本等业务专业知识了。现在房地产行业发展的黄金期已过,可供开发的土地空间越来越少,大家只能在有限的存量里面做着你死我活的激烈争抢,让建民少爷执掌GD集团无异于葬送郭老板多年打拼下来的江山,他绝不同意。郭老板问我可有什么办法能够帮他解决接班难题?我两手一摊、一脸苦笑地说,这是郭家的家事,郭老板应该去询问他的宝贝女儿梦泽小姐才对,我可帮不上忙。并且我信心十足地对郭老板保证说,聪慧博学的梦泽小姐一定有解决之法的。

与建民少爷不同,郭老板的大女儿梦泽小姐虽也是出身豪门,但早已脱离了低级趣味,最大的喜好就是周游各地风土人情、探索世界的奥秘和规律。我与梦泽小姐在多年前偶然相识,闲聊中得知她的“西方选举型民主”与“东方施压型民主”的观点,觉得极为超前、令我折服。梦泽小姐认为:

现在的西式民主可以叫做[选举型民主],就是普罗大众一人一张选票决定谁做领导人、获得超过一半人民的支持则可上台做领导,但这种选举型民主至少有2大弊端:其一是局部性弊端,除非100%的选民都选择同一个人,不然永远要牺牲局部一部分人的诉求;其二是时效性弊端,通常只在选举期间有民主效果,获选之后生米已成熟饭、难以防范获选人违约。

为了解决选举型民主的这些弊端,梦泽小姐基于自己作为GD集团股东方的“主人翁”经验、提出了[施压型民主]的新观点,这个观点的核心内容就是:谁能胜任领导职务应该交给专业机构去筛选,但是普罗大众随时可以一人一张“施压票”来决定该领导人是否合格,有超过一半人民不支持该领导人则要下台、然后更换下一个领导人。——这种民主模式就跟企业管理中股东方至高无上的权力运作模式一样:公司的股东(普罗大众)并不需要费心去思考谁适合当职业经理人(领导人),因为公司有专业的人事部门在负责招聘工作;公司的股东也不需要懂枯燥且繁杂的法务财务税务业务知识,只需要设置好“考核指标”、如果职业经理人不达标就炒鱿鱼即可。

由于这种[施压型民主]模式下普罗大众随时可以祭出“施压票”来表达自己对领导人的不满,因此可以完美解决[选举型民主]的时效性弊端、显然更能体现民主的精髓。但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施压型民主]模式一时半晌也无法解决[选举型民主]的局部性弊端。虽然这两种民主模式都要牺牲局部一部分人的诉求,但[施压型民主]模式显然更有利于将“民主”这个虚概念进行实质量化、因此更有利于社会向“100%彻底民主化”的理想状态发展。如何理解“100%彻底民主化”这种理想社会状态呢?通俗而言就是:只要社会上有1个人祭出“施压票”来表达自己对领导人的不满,那他就有权力将领导人炒鱿鱼。虽然这种乌托邦式的“100%彻底民主化”理想社会状态还很遥远,但梦泽小姐觉得它应该成为人类社会奋斗的终极目标之一。

我之所以敢信心十足地对郭老板保证说梦泽小姐一定有解决之法,就是因为我知道梦泽小姐很早以前刚与我相识的时候、就已经提出过“东方施压型民主”的观点;现在只要将她这个观点稍加应用、其实很容易就能解决目前郭家面临的接班人吵架难题的:

第一:郭老板的健康长寿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不要再生建民少爷的气了,都一把年纪了,气急则乱,气死了更不划算。俗话说血浓于水,建民少爷不可能真的断绝父子关系的,而且以他喜好玩乐的本性,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替代郑总做CEO,郭老板应该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抓住建民少爷内心的真正诉求。这要求郭老板要学会“换位思考”、主动跨越与建民少爷之间的心灵和年龄上的代沟。

第二:企业经营过程中时而亏损时而盈利其实是很常见很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在外部宏观环境不好的时候大家都过得很困难,因此GD集团最近的亏损只是引起建民少爷吵吵闹闹的导火索,根本原因其实是身为股东方的建民少爷并不信任以郑总为CEO的企业管理层,建民少爷觉得自己身为公司的大股东、是公司的主人了,但却没有享受到主人的权力。因此,如何赋予建民少爷“主人翁”的权力?这就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巧妙安排的难题了。

第三:如何赋予建民少爷“主人翁”的权力?——参考梦泽小姐提出的[施压型民主]模式:建民少爷作为公司股东,并不需要费心去思考谁适合当CEO,因为公司有专业的人事部门在负责招聘和筛选工作;也不需要懂枯燥且繁杂的法务财务税务业务知识,只需要设置好“考核指标”、如果管理层业绩不达标就炒鱿鱼即可。概括而言就是:“管理权虽无法赋予,但施压权不可剥夺”。——至于具体的考核指标该如何设置,哪些是针对CEO的考核指标、哪些是针对普通管理层的考核指标、哪些是针对基层员工的考核指标,这就是一项技术活了,迫于篇幅所限本文不详细介绍。

第四:郭老板需要看清的事实是:即便不赋予建民少爷施压权——“施压”这种东西对GD集团管理层而言也是一直存在的,因为来自竞争对手以及宏观市场环境的“外部施压”,其实要远大于来自建民少爷的“内部施压”。真正富有智慧的做法应该是:名正言顺地赋予建民少爷施压权、然后通过制定合理的“考核指标”把来自建民少爷的“内部压力”转化为管理层干活的动力、去抵抗来自竞争对手以及宏观市场环境的“外部压力”。由于建民少爷的股东身份具有不容置疑的道义制高点,拒绝赋予建民少爷施压权不仅不能消除来自建民少爷的“内部压力”、反而会让建民少爷心生嫌隙、吵吵闹闹影响GD集团的正常经营,甚至气坏郭老板的身子。

第五:建民少爷需要看清的事实是:GD集团并不完全属于建民少爷,梦泽小姐也是有股权的,她也是公司的主人之一。梦泽小姐虽然平时不搭理公司具体杂活、而且经常沉默不语,但她的主人权力也是不容忽视的,不能因为梦泽小姐沉默不语、而建民少爷吵吵闹闹动静更大,就放大了属于建民少爷的权力。只要梦泽小姐沉默不语,就意味着她不支持炒掉现任CEO郑总,建民少爷应该尊重属于姐姐的权力。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相信郭家能够顺利化解这次家庭矛盾,也祝郭老板早日出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来到这里,是为了用创新的思想去改变世界。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