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中西方文明的根脉
2019-09-24
字号: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们中国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怎样“讲好中国故事”却仍然属于一个难点,正如金灿荣教授所言,【事实上现在中国就有个困境,什么困境?几乎在所有领域,包括我的研究范围,外交领域,中国的伟大实践都走在理论前面。中国理论不仅不能起指导作用,反倒是连解释都解释不好。这就是现实。】

    近现代以来,由于西方科学与理论的广泛传播,尤其是其思维的广泛影响,它事实上已经掌握了世界话语的主导权,而在这样的“话语”氛围中要想“讲好中国故事”,其本身就是一个难度很大的问题。深究这一问题,其根子仍然在于文明与文化的深层,需要从其本根上打一场翻身仗。

    2019-09-16日,《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刘新成: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史》,由此说明,中共对此也非常重视,正在组织一批专家着手这一工作,意在颠覆“西方中心论”,自己对此很是赞同,并深受鼓舞。

    根据前文的探究,中西方文明都是沿着两条基本的线索而演进:1)认知并改造自然,2)认知并改造人类社会,并且都是以认知并改造自然为主线。所以,本文就以第一条主线为主,兼顾第二条主线(容下文继续),再来探究一下中西方文明的根脉问题供大家参考,它与我们中华文明的传承与发扬,并构建中国特色理论体系和话语权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中西方文明属于“两股道上跑的车”

    近现代以来,中西方科学文化正处于相互碰撞并融合之中,所以要想“讲好中国故事”,就需要讲讲中西方的历史,尤其是其文明史,它才属于中西方各自文明的根脉。

    不过,在这里探讨中西方“文明”问题,我们可不会按照西方的套路出牌,而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有着自己的“牌路”(从本根上说起)。而按照我们的“牌路”,世界文明无非区分为两种:1)中华太极(阴阳)文明,2)(西方)宗教文明。而这两种文明之所以区别明确,是因为它们属于“两股道上跑的车”,并且其“辙印”痕迹非常明确。

    (一)中华文明的“辙印”

    在探究我们中华的“太极文明”概念之前,首先需要对我们工具书中的“太极”概念进行一下现代化转化,因为其也必须要与时俱进,也需要去芜存菁,剔除糟粕,它属于中华文明的根概念,其“阴阳”思维与现代所称的文明、文化、理论、思维、思想(意识形态)、精神、科学、政治、经济、人文、军事等均具有一定的串联性。

    对于西方哲学中的一些概念,我们引用过来后它也具有了中华味道,比如“宇宙观”等。

    1、“太极”概念需要做出新的解释。很明显,我国古代的“太极”,它事实上就属于现代的“宇宙观”,即宇宙的本质或属性。在此尤其需要首先提请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太极”指的是宇宙的“本质(气或能量)”,西学的“物质”则属于宇宙运动“现象”,而依托物质运动现象而“抽象”产生的哲学,事实上也隶属于现象学,实质上其属于现象学基础之上的“形而上学”,所以,由这里一入手便将中西方理论从本质上给区分清楚了,但其往往会被人们所忽视。

    近现代我国学术理论界所出现的问题是,在西学大量涌来时被其给搞懵了,什么“科学家”与“哲学家”涌来了一大帮,也“物理学”和“化学”等涌来了许多新的概念,但就是没有一个能够深入到宇宙的本质,而我国许多学者由于对自己的本土理论缺乏认知和自信,也没能认识到“本质与现象”的关系,于是就跟着西方理论和思维一起起哄将其给吹乎起来了,甚至对其产生了盲目崇拜。即便有些学者想维护传统理论并与西方理论进行争辩,但又往往抓不住“本质”问题,只在“现象”上与其周旋,由于缺少反击的利器,所以很难争取主动,并且在其思维之套中很难解脱(在现象学问题上,我们不如西方研究得深入,应该承认这一点)。

    既然我们需要将“太极”概念予以现代化,那就需要对其做出现代化解释,但我国词典中对其的释义却存在着两大问题:1)思维哲学化,2)思维片面静止化,这有碍于对其的现代化理解与阐释,会将人们导入西方思维的轨道,比如:

    【太极(现代汉语词典):我国古代哲学上指宇宙的本原,为原始的混沌之气。】(“混沌说”应该属于其向“阴气与阳气”或“气一元论”过渡中所出现的一种猜测,它带有某种静止思维的痕迹,而如果继续这种思维,便会很容易将其与西方静止思维的“形而上学”混为一谈。事实上,“气”的本身包含着“阴阳”的运动)

    【太极(在线汉语字典):古代哲学家称最原始的混沌之气。】(将我国古代思想家称为“古代哲学家”实在是冤枉,因为我国自古就没有哲学)

    由于近现代西学东渐,我国许多学者都认为西学先进,尤其是其用以表达思维的“哲学”,似乎将其看做一种至高无上的学问。我们的汉语词典属于指导人们学习和研究中最重要的工具书,连编纂它的顶级专家们都将我国的古代文明以“哲学”相称,并为我国古代思想家戴上了一顶“古代哲学家”的高帽,它哪能不在我国思想和学术理论界产生大面积影响?由此可见我们中华文明的正本清源任务之艰巨,其阻力之大更可见一斑。

    然而事实却是,我国自古就没有哲学(事实上其早已一举跨过了“哲学思维”阶段),而近现代在“(西方)哲学”的故乡,马恩经过深入研究与考证也最先提出了“哲学终结论”。只要对自然和人类社会运动实际的考究深入到能够“经天纬地”的层次,便都会自然跨过或抛弃西方那种“哲学思维”,中国古代思想家和马恩都属于达到这一深层的大思想家,这都有据可查,也有史为证。所以,将他们以“哲学家”相称,等于贬低了他们,也等于将他们的学问庸俗化。

    还有,即便古代将“太极”理解为“混沌之气”,现在也需要对其予以矫正,因为:1)“气”属于现代的“能量”,而能量是运动的,在宇宙膨胀中其绝不可能呈“混沌”那种静止状态,必然处于正能向负能的不断转化之中;2)现在科学界称“暗能量68%,暗物质27%,(成形)物质4-5%”也是存在问题的,比如所谓的“暗物质与暗能量”,它们自身的运动已经对自己做出了基本的阐释,前者就一直处于向后者的不断转化之中(事实上〈成形〉物质也处于这种运动中,比如太阳的核反应),那么按照我们中国的解释,它应该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即暗物质与暗能量中也都存在着“正负能”,即都属于由“热”向“冷”转化中的运动状态,它们不会分得那样清楚,只不过其温度有高有低罢了,其不可能按照科学家们给出的数据而静止存在。

    2、“气生万物”属于顺序运动和思维。按照我们中华系统论的构建模式,宇宙是由“气”所逐步演化产生的,由此而产生了“气生万物”之说。运用现代语言解释,它则属于“能质转换”或“能量向物质的转化”,即物质是由能量转化所衍生,所以它也形成了我国传统的顺序运动思维。

    由此,我们的“太极文明”事实上也就是“阴阳文明与文化”,它与《道学》、“气一元论”等是一脉相承的,也与马恩理论中所说的宇宙“本原”和对立统一的“唯物论”是一致的。所以,我们的本土理论才属于研究的重点所在,它既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继承与现代化问题,也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更属于构建现代化中国理论体系和话语权并用以衡量其它文明理论的基本问题。

    然而,许多人对于我们中华理论体系的本质和思维的顺序问题可能不予重视,但它却与西方理论和思维存在着根本性区别与矛盾,对颠覆“西方中心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二)西方文明的“辙印”

    根据西方科学发展的实际,运用我们中华顺序运动思维对其予以反观,它则是通过“倒行逆施”而运动的,并且也在不断地进行着自我否定。

    1、从西方物质科学的“化学反应”到“核反应”。上些年岁的人们都应该记得,我们小时候所学的都是“物质不灭定律”,而现在则悄悄改成了“质能守恒定律”,这一转变事实上非同小可,但它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物质不灭”认知这种惯性仍然在暗中左右着人们的思维。

    伴随科学的发展,目前的物理学早已经突破了“化学反应”,而是深入到了“核反应”的阶段,它事实上已经在告诉世人,近现代西方科学已经跨入了“质能转换(即物质与能量转化)”的时代。

    然而,“质能转换”的出现事实上否定了“物质不灭定律”,它用事实对西方原先那种顽固的“物质思维”给予了否定。

    2、“质能转换理论”退行到了一扇关键的大门。不知大家意识到了没有,在理论上,“物质与能量转化”事实上就属于“物质向能量转化”,意味着物质相态在向着能量相态转化,它用事实对西方原先那种顽固的“物质科学思维”给予了否定。

    对于西方的物质科学可以这样概括,它是从“物体”入手,然后再往“原子”继而“粒子”的细微方向发展,由此便走出了一条“物体→原子→粒子”之路,其“原子说”否定了“物体说”,而“粒子说”又否定了“原子说”,在理论上便呈现为“经典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之变化。根据我国的“气生万物”理论予以反观,西方的近现代科学无非是一直在抱着一条“象腿(即物质)”而论证“大象(即宇宙)”,牛顿研究由“物体”入手的本身就将西方科学限制在了“物质”的套索之中,由此而产生了“宇宙观”的根本性错误,其越往细微方向发展便越会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矛盾,其发展中显然遇到了难以克服的瓶颈,在物质运动现象向能量运动本质跨越问题上走不动了。

    西方近现代科学对自身一系列的否定,实质上已经退行到了一扇关键的大门,只是目前那些笃信西方科学的人们依然徘徊在其门口,对此还扭扭捏捏不愿承认,需要推一把才肯跨过另一道门槛。

    而这道门槛对西方来讲太重要了,一旦跨过去,既可以使其看到另一片新的天地,也可以为其科学发展通开一条新的大路。但它们也深知,一旦跨出其“自家小院”,由它们所立的一些“家规”将不再能通行并适用,而需要在新天地中予以重新适应并重新定位自己,这对它们来讲是颠覆性的,自然难以接受。所以,它们的“头面人物”们便通过“民主”纠集了一群追随者主张“留步”,并阻止时代的向前跨越与发展(我国被西方“民主”所“纠集”在其麾下的也大有人在)。不管是在科学领域还是在世界政治领域,它们都处于“最后的疯狂”之中(比如美国、台独、港独等)。

    (三)中西方文明来到了一个交会路口

    深究起来,西方科学由“物质向能量转化”事实上属于一种质的跨越(改变了“存在”的相态),但我们的科学家和理论家们对这一点却仍然认识不足,只发现目前的“相对论”与“量子力学”之间存在着矛盾,并在解决这些矛盾中苦苦挣扎,难解乱局。

    其实,“相对论”不但与“经典力学”和“量子力学”存在着矛盾,它与其宗教神学那种“上帝创世”的顺序思维则存在着更深的矛盾,运用一个中国词汇予以概括,其对自然认知的基本路径和思维完全属于那种“倒行逆施”。这样概括也别冤枉,它完全是根据西方科学自身的发展以及其与它们宗教神学之间的矛盾为事实依据的,并非虚言,何况其最有实力的科学巨匠爱因斯坦在解这团乱麻的尝试中也依然深受其困,最终也没能突破其束缚。

    请对照上面所讲我们中华的“气生万物”和西方的“质能转换”,是否能清楚地反映出西方从“物体或物质”插手研究宇宙自然属于“半路出家”?其是否明显欠缺着一个重要而根本性的层次?其是否对宇宙真相的探索属于倒序追踪?事实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不容否认。

    对宇宙本质的认知以及顺序思维与“倒行逆施”的逆序思维,事实上就属于中西方文明和思维的深刻矛盾所在,它们就像两列对开的列车,一列是从古老开到现代,而另一列则想从现代开向古老,伴随着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它们便来到了一个交会路口,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在向一起会师。目前这两种不同的文明正在这个交会路口而互相对视,谁也不愿屈尊让路,更不愿意与对方讲和而互通款曲,科学界对能量与物质的关系问题目前仍然讳莫如深,尤其不愿意认可“能量”对“物质”的同化(因会颠覆自己的知识结构)。

    (四)中西方文明在经济与政治中的反映。

    在中西方这两种不同文明的对峙中,则反映出它们在自然与人类社会认知问题上的两种基本特征,中华理论以基本矛盾(本质)认知见长,而西方则以特殊矛盾(现象)认知见长,将它们两者合起来便呈现出中西方理论相结合的基本轮廓:即“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其实,这也正是我们中华系统论的基本结构,但对西方理论而言,那就不尽相同了,其也正是本文所要深究的一个重点,下面会继续探究。

    然而,不管是从自然科学系统论还是社会科学系统论角度看,也不管是从中西方政治经济运动发展的现实看,我们中华文明“气生万物”的“能质转换”倒是愿意与西方的“质能转换”讲和,并一直在保持着一种积极的姿态,而西方文明则有些不太情愿,还想耍耍小技俩挣扎一下,但最终仍将被迫不得不进入“停战协定”谈判的轨道,否则更会将自己搞得遍体鳞伤。

    所以,在目前的中美经贸谈判中,我国的“淡定”是有底气的(正在加快“向高质量发展”调整中),我们平民百姓也应该放平心态,不必被对方的张狂所吓住,更不必因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小受影响而紧张,因它们逃不过历史运动发展的一般规律,最终伤害最大的反而会是它们自己(特朗普似乎已经对此有所感觉)。等我国经济调整到位,新一轮发展态势将会呈现在世人面前。

    通过科学发展探究中西方文明的来龙去脉,既能紧扣目前的中美关系,也能紧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西方文明相互融合的问题。

    二、中西方文明的“代沟”

    不管是宗教理论还是西方的物质科学,虽然其一直都有些强词夺理(很多人都能大段大段地引经据典),但在与其的网络辩论中,自己运用最多的便是以扣底的方式或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从根上捅它,并且一捅一个准,随便对其一捅就会将其捅散架,使他们很难招架。

    (一)中西方文明既存在着“代沟”,也潜藏着某种“核势能”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通过比对会发现,中西方文明不但存在着明显的“代沟”,而且它们之间还潜藏着某种“核爆炸势能”。

    1、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这一基本结构,其实是先从自然科学考察中得出的,并非由“之乎者也”而来,但经进一步核对,它既与宇宙大爆炸事实相符,也与我们的中华系统论和马恩的人类进化论基本吻合,由此便进一步确立了其系统论的基本结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同时,它也为检视中西方理论的“基本功”提供了便利,并为其提供了基本的判据。

    现在我们都已认识到,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属于一种系统论,它既能够解释本质又能够解释现象,但其如果不能现代化,便难以摆脱那种固有的模糊性,所以,要想复兴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首先需要将其现代化,并运用现代语言对其予以阐述。而如果不能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将其现代化,并将其系统论基本结构展现出来,那么写再多文章或再多的“之乎者也”也难于以理服人。

    运用“基本矛盾(绝对运动)”检视中西方文明和理论,这种方法很好用,既简单又实用,也能够一针见血,对方再能“之乎者也”都白搭,甚至会被直接摁在窝里出不来,宗教和西方文明也最害怕捅它这一问题。

    不过,现在并不是要与西方科学文化和宗教文明进行辩论,更不是要它难堪,而是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与中美之间曾经历并现在正在进行中的“边打边谈”相呼应,让它们明白自己所处的劣势。

    2、中西方文明中所存在的“代沟”。通过前文《中西方文明、思想(意识形态)与政治素描》可以进一步看出,自然科学基本属于人类对自然的认知,而经济学则主要属于人类对自然的改造,通过这种改造而获取经济效益为人类服务,所以从本根上来讲,它应该主要类属于“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其与人文科学的交叉问题,容下文再谈)。

    由于我们中华宇宙系统论属于“天地”及万物联动,所以在接受了西方物质科学之后便矫正了“五行八卦”认知的偏差,在思维上也逐步得以完善,所以在中共的强有力领导下,我国便在认知并改造自然的经济或物质文明建设中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使我们传统的系统论思维优势在现代科学条件下便淋漓尽致地充分发挥了出来。许多人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但它属于基本的事实,系统论思维依然存在于我们每个人思维的深处,它在潜移默化中依然在发挥着基础性作用(在国外同等条件下,我们那些华侨就在经济竞争中很容易得手),所以对于西方科学与经济实现超越,那已经属于大势所趋。再加之由系统论思维所产生的中华智慧,以及其在国内外事物中的灵活运用,我们更应该对此充满自信。

    所谓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论结构检视,实质上也就是在追究文明之根脉,现在就根据前文追究的结果将中西方文明的根脉综合显示如下:

    中西方文明根脉一览表

    文明之根宇宙∣人文系统论基本矛盾(绝对运动)特殊矛盾(相对运动)

    中华太极文明 (阴阳文明)宇宙系统论阴气+阳气 (暗能量+暗物质)五行八卦 (物质运动)

    人文科学系统论 (马恩人类进化论)人性+动物性 (劳动性+寄生性)各种社会运动

    (西方)宗教文明 (半神半兽)宇宙系统论上帝“创世” (第一推动力)物质运动

    人文科学系统论上帝“造人” (第一推动力)各种社会运动

    特注  1)“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事实上就是“文明之根”。   2)“太极(阴阳)文明”涵盖“太极文化圈”,而不属于这一文化圈的国家和民族,其“文明之根”基本都属于“宗教文明”类型。 3)“宇宙系统论”与“人文科学系统论”属于基本学科,而经济学则属于这两种学科的交叉,故未单独列出。

    我们中华古代理论虽然其内容不太准确,但基本构件齐全,要素齐备,其系统论基本结构完整,既能够反映“本质”,又能够反映“现象”。而西方理论差别可就大了,其基本构件不全,不能够反映“本质”,其“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仍属于宗教神学,其“文明”仍处于半神半兽(或物质)的未开化状态。虽然其物质科学近现代发展迅猛,但如果运用我国一句成语予以形容,其属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在此也特邀那些坚持“西方中心论”的“大神”们看看,该表所列内容是否属于事实?!“上帝创世”和“上帝造人”是否属于西方文明和文化之根?!其“中心”是否仍属于有神论?!其科学与哲学是否都建立在“唯心论”基础之上,是否都缺失“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你们对此还有何话说?!

    通过“中西方文明根脉一览表”清楚地反映出,中华文明源于《易经》,而西方文明则源于宗教神学,它们存在着明显的“代沟”。这属于一个不争的事实,现在仍能反映出这一基本的历史痕迹,不容否认。除“基本矛盾”外,其在“宇宙观”和“人类观”问题上也反映得同样明确。

    既然中西方文明存在着这样一种明显的“代沟”,那也明确说明,尽管西方近现代在物质科学和经济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那也只不过属于一个“暴发户”而已,真正的“名门望族”并不在西方,而是在我们中国。同时这一“代沟”也说明,只要将我们的古老文明予以现代化,它会产生某种“核爆炸反应”,从而产生巨大的威力(但这一步走得非常艰难,阻力重重,在我们国内学术理论界也存在着一个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3、中华文明中所潜藏的“核势能”。我们的中华系统论,有些类似于华为的“鸿蒙系统”,它并不完全排斥西方近现代科学,而是会运用自己的“方舟编译器”可以将西方科学移植过来,使其成为自己的组成部分。不过,这种“方舟编译器”的移植工作还是很需要费些功夫的,需要科学界许多人的共同努力(如能量运动怎样促使物质运动)。目前最为简单实用的,就是社会科学系统论,其“方舟编译器”应该就是我们传统“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结构,它就深藏于我们的太极图之中,运用它对马克思主义原理深入进行解读,并将其与我们优秀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就等于编译好了其“起爆装置”。但具体的如经济学等一些专业问题,也需要一些专业人士共同做一番努力,才能使其产生“起爆反应”。尤其是人文科学的现代化立项,其也属于“起爆”的重要装置(对此需另行一文予以探究)。

    下面我们就对照着这个表格所列内容,再继续看看中西方文明的这种“代沟”。

    (二)从中西方“文明”概念看其理论构成要素

    近现代以来,理论和文化话语权一直掌握在西学手中,而在这里我们则运用中华系统论对中西方文明问题再进行一下扣底式分析,它属于我们中华理论的话语体系,可以冰释长期淤积在我们心中的块垒。

    以系统论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结构对中西方“文明”概念予以检视,其基本要求有二:1)“文明”的纵向运动+横向运动,2)运动必须是矛盾本身的运动,不能是“抽象”概念的运动(这一要求实质上也就是马恩“唯物论”的中国化)。

    对于“文明”这一基本概念,中西方的阐释是不同的,前文曾对此进行过辨析,在此不妨再重新深究一下,透过它也能够看出中西方“文明”的基本轮廓。

    1、中华“文明”概念。我们古人讲:【经天纬地曰文,照临四方曰明。观乎人文以成化天下。】

    中华“文明”的这一概念,反映出其根基扎实,其既能够“经天”又能够“纬地”,还能“观乎人文”,而运用现代科学术语予以表达:1)“经天纬地”指的是“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它包含着“本质与现象”,这属于我们“文明”的基础,2)“观乎人文”则指的是“文化”或“人文科学”,其是由宇宙系统论所衍生,其“天人合一”理念应该源出于此(现在还不能将其说成是“社会科学系统论”,需马恩人类进化论予以补充完善)。

    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结合宇宙大爆炸理论,再请参考前文《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中的图1,应该说我们中华“太极(阴阳)文明”既能够反映宇宙本质的基本矛盾运动,也能反映其物质现象的特殊矛盾运动,具备系统论最基本的要素,构件齐全,这无可争辩。

    我们的中华“文明”概念,它不同于西方那种有文字记载的“文明”,由于其具有纵向思维的深度,它通过“基本矛盾”能够涵盖自人类诞生以来的全部历史(现在,有的百度词条也意识到了西方概念的问题,开始有些转变了,如“彻底脱离了丛林法则和弱肉强食的兽性,文明才真正意义上产生”)。

    2、西方“文明”概念。在此就不去搬用英语释义了,因我们现在的汉语词典和网络词条对“文明”的释义与英语释义基本相同,由此可看出现在西方文化和思维对我国的影响至深。

    【文明(在线汉语词典):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有文化的状态:文明社会|避草昧而致文明。】(既然指的是“社会发展”,那么“文明与野蛮”便属于一对概念,其对立统一方何在?其是否属于那种横截面或照相机镜头概念?其是否缺失“历史维”?其是否与“文化”概念相互混淆,并且还本末倒置,将“文化”至于“文明”之上?)

    按照西方的解释,【人类的文明史,开始于文字的发明】,这与我们的“中华文明”差得可就远了去了,把“基本矛盾”给弄丢了(西方理论中一直就没有“基本矛盾”概念)。

    根据西方宗教文明的传统,其“文明”若给它换个“上帝”,其原先的“文明”就会被中断,比如其“基督教文明”就是否定了其原先的宗教信仰而产生的,其到现在也才只不过2000年左右的经历,并不能涵盖西方人类的整部历史。

    透过中西方“文明”概念的辨析,它反映出三个基本的问题:1)我们的中华概念侧重于“经天纬地”,兼顾“人文”(即包含着“文化”),而西方概念则侧重于“社会”(这更加反映出其“唯心论”色彩);2)中华思维属于“天地”的“经纬”或纵横运动,含有“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结构,而西方思维则没有这种基本结构,所以其“文明与文化”概念是相互混淆并颠倒的;3)由于西方文明只有“纬线”而没有“经线”,并且只反映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所以其“文明”只不过属于某种大号的断代史,实质属于一种“缺斤少两”的不成熟“文明”。

    尤其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西方文明不但不具备宇宙本质的基本矛盾运动,还往往局限于“社会”,所以它构件或要素不全,因为其“基本矛盾”这一要素事实上属于“宗教文明”,与其物质科学的关系难以摆上桌面,这也属于一个不争的事实。

    (三)反观中西方文明各自的缺欠与不足

    这一节的内容,其实已经由前文得出基本的结论了,本文的产生就是由它扩展而来,所以,我们直接将其引用过来即可。当然,在反观中我们也并不遮掩,对自己文明中所存在的问题照样会进行自我反省。

    1、反观中华理论体系:【中华文明之根属于《易经》,……中国对自然与人类的基本认知,虽然能分出宇宙学与人文科学两种基本的学科,其理论和思维具有系统论基本结构,但也存在着缺欠与不足:1)其宇宙系统论成型较早,虽然基本框架完整,但其“五行八卦”则存在着较大的偏差,对物质运动现象的认知出现了误导,致使我国近现代科学发展迟缓,2)人文科学缺失根基和基本结构,有些空泛,既缺失人类起源,也没能将人类改造自然的基本运动(劳动)揭示出来,3)由于物质科学发展滞后,致使我国近现代经济与经济学有欠发达,人文科学也存在着缺欠与不足。】

    在反观中我们并不护短,而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并不掩饰自己理论体系中的缺欠与不足,它反映出我们的理论体系需要进一步补充完善,尤其需要近现代科学和马恩人类进化论的补充完善。

    2、反观西方理论体系:【西方文明之根属于宗教神学,……西方物质科学虽然近现代发展强劲,但却存在着严重缺欠,其“一俊”难以“遮百丑”:1)其对宇宙的认知有欠完整,不具备系统论基本结构与思维(其物质科学仅仅属于现象学),只好运用宗教神学填补缺位(上帝“创世”),致使整个西方至今仍难以走出宗教的阴影,2)其人文科学还没能从宗教神学中分离出来,缺失对人类的基本认知,由此导致其“人性与神性”产生错位,并将实际的“人性”当作动物性予以阐释(其“人性自私论”渊源在此),形成了其现在半无神论半有神论或半神半兽的文明与文化,3)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它将人类社会当成普通动物界来看待,与事实严重不符,致使其仍然停留于“丛林法则”的发展阶段,其事实上还处于“野蛮时代”,4)既然其“人性”属于动物性,却又高喊“民主自由人权”,它们自己的宗教信仰却将这种“普世价值观”给彻底穿帮了,揭穿了其虚伪的本质(其实质属于一种野蛮,隶属于动物性)。这是运用系统论思维对西方理论体系与文化进行考证所得出的结果,并且也都有事实为依据,令其无言以对。

    由此不禁要对依然喧嚣不止的“普世价值观”发问,以你们自己的“动物性(寄生)”混淆而压制“人性(劳动)”,并阻止社会主义文明的发展,这究竟应该属于人类的进化还是退化?它应该属于文明的进步还是反动?在此也特别邀请那些对西方理论和资本主义文化盲从盲信的人们进行思考,尤其是那帮台独和港独分子,更应该进行深刻反省。】

    我们许多人可能都被近现代西方科学的发展给搞懵了,但运用中华系统论观点予以衡量并检视,其只不过属于对宇宙真相深入揭示进程中的一个阶段,仅仅属于现象学方面的发展而已,实质上西方的宗教神学依然在统治着它们的思维,其整个理论体系仍然有待于进化。

    通过反观说明,西方理论体系的进化属于本质性问题,它需要在本根上产生一场深刻的革命,而中华理论体系的进化则属于结构性矛盾,只需要在原有系统论基本结构基础上予以补充完善便可以使其焕发出青春的活力。

    由于经济全球化已经将整个世界有机联系在了一起,所以这次我们中华理论体系的重构会与西方理论体系的革命产生连锁反应。其实,这次的科学革命早已由马克思主义所发起,并且已经在全世界产生了广泛影响,尤其通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使我国所发生的巨变,它本身就属于这次科学革命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我们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构建成功,它会对整个人类文明的进步发挥出更加巨大的推动作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