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经济、不经济与反经济分析(一)
2019-09-10
字号:
    人类的所有活动,都是围绕着经济活动展开的,因此,都可以纳入经济范畴来解释。人类就是通过各种经济、不经济与反经济的活动一路走来,摆脱肉体上的动物性束缚,不断的向着新的文明、新的人类发展、演化、升华的。

    既然是纳入经济范畴来解释,就必然要有经济、不经济与反经济之分。经济的,不断战胜不经济的、反经济的,走向文明,挑战未来。那么,什么是经济,什么又是不经济与反经济的,我们怎么来判别,这是解决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科学性的最基本问题,也是影响人们经济活动最基本的认识问题。

    我们做任何的判别,都应该有个标准和参照。判断经济、不经济与反经济的标准和参照是什么?自古以来不同的人形成了不同的标准和参照。这不是有了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后才有的,而是在此之前就一直存在的,并且一直在影响着人们的经济思想和经济活动,不过是有些模糊而已。在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创立后,这样的参照和标准已经变的越来越凸显、越来越清晰,揭示这样的参照和标准也变的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急迫了。

    首先,这个影响着人们经济思想和经济活动的参照标准,就是劳动和效用。一般来说,劳动者拼命劳作,更愿意把劳动作为参照标准,来看一件事、一个家庭、一个组织和一个社会是经济的、还是不经济及反经济的,也就是劳动的经济观和价值观。而统治者和资源垄断者,以占有更大的资源和劳动产品为目的,更愿意把效用作为参照标准,以满足其主观效用不断增长下的不断实现。因此,他们往往把主观效用作为他们的经济观和价值观,作为经济不经济的参照标准。对于经济不经济,甚至是反经济,劳动者用劳动作为标准,就会把经济定义为在有限的资源上附加了更大的劳动。我做出的劳动更多,就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这就是经济的。

    而统治者和资源占有者,则更愿意用主观效用来评价经济、看待经济。他们认为,用最少的劳动,乃至不劳动,去获取最多的资源和劳动占有,则是经济的,反之就是不经济或反经济的。依据这样的经济思想,并借助统治阶级资源垄断的地位,来建立他们需要的经济制度和经济结构,并进而形成意识形态,在这个意识形态下建立巩固他们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一切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包括根据需要建立他们的抽象的、系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因此,在以往的人类社会里,尽管人们并没有认识到,但实际上主观效用经济观和价值观,一直是处于主导地位的,而劳动经济观和价值观,一直是处于从属地位的。

    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及人类思想发展史上,一直就存在着两种经济思想和两种经济思想之间的斗争。但如果我们去看人类社会的的发展现实,相信大家都能看到,人类社会一直是向前发展的。也就是说,决定着人类社会发展历史及人类思想发展史向前发展的,应该是只有一个,那就是正确的经济思想在起着决定性作用。一般来说,我们知道了人是劳动创造的,所有物质产品,都是劳动创造的,劳动的经济观和价值观应该是正确的,在主导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效用观是庸俗的,是错误的,是阻碍人类社会发展的。尽管效用观这样错误的经济思想一直存在,并且在发挥着作为,而且在漫长的农业社会发展阶段以至工业社会发展初期,一直起着主导性作用,但作用的结果一定是正确的战胜错误的,使得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人类的文明史,人类的思想史,朝着更科学、更文明的方向进行演化。

    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大多数人认为的、正确的经济观、价值观在决定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却一直不能成为人类社会主导的经济观、价值观?而人类社会主导的经济观、价值观,往往又是阻碍人类社会发展的经济观、价值观观,是一个错误的经济观、价值观?人类社会在这样的错误的经济观主导下,还能不断的向前发展,个中的原因又是什么?到底谁是正确的?谁是错误的?谁在决定着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方向,推动着人类社会的历史和人类的文明史向前发展前进?谁又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反动力量,阻碍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是我们每个普通劳动者认识错误,还是确实如此,另有其它的原因?我们还是首先从两种经济观的对比分析上来考察。

    尽管效用观一直在主导着人们的思想,但效用观的根本却是要占有劳动的,或者说是通过占有资源及垄断性资源来占有劳动的。既然是占有劳动的,那么没有劳动就无法占有,从这个角度看,他们也是依赖于劳动观、依赖于劳动的发展的。至于效用观有没有促进劳动发展的效用,能不能促进劳动的发展,就成了如何认识劳动观和效用观的根本。如果效用观尽管是以占有劳动为目的的,但如果它比较劳动观,更有利于促进劳动的发展,那么效用观占据主导位置、决定劳动观就是科学的、合理的。反之,就是错误的,是反动的。劳动观就是正确的,就是革命的。由于不同的经济观决定着人们具有不同的经济思想,而不同的经济思想就可能导致人们不同的经济行动,而且这两个经济观是完全相反的,我们就可以首先把它们放在一起来进行考察,做比较分析,看看能不能找到谁对谁错的根本原因所在。或者说看看能不能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所在,看到它们在一起发挥作用,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怎样在这一对矛盾运动关系的发展改变下形成向前发展的结果的。

    从劳动观来看,经济就是在有限的资源上附加最大的劳动,并同时收获最大的劳动产品。那么不经济就是无法做到在有限的资源上附加最大的劳动,同时也就无法做到获得更多的劳动产品。而反经济就是通过资源的占有,用最少的劳动去获取最大的劳动产品的占有。反过来从效用观看,经济就是用最少的劳动,去获取最大的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占有,不经济就是投入最大的劳动而不能获取最大的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占有,反经济就是投入最大的劳动,却获得最少的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占有,这样的反经济也可以称为经济失败。

    劳动观强调的是劳动的投入,而效用观强调的是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占有,似乎都有道理。不投入劳动,就不可能获得更多的劳动产品。如果投入更多的劳动,却不能够获得相应的劳动产品,那就是经济失败。如果从最后人们占有资源和劳动产品的角度来判断,似乎效用观更经济一些,人们也更容易接受一些。因为从人的需求来说,不管是处于哪个层次,不管是从最低的生理需求考虑,还是从最高的自我实现来考虑,占有更多更大的资源和劳动产品是基本保障。没有对资源和劳动产品的更多更大的占有,就不可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不同需求,也就无法建立新的文明,成就新的人类。因此,从劳动者的角度看,人们更愿意接受劳动观,而从占有者的角度去分析,人们更愿意接受效用观,更愿意去追求更多更大的资源和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这样的占有不仅可以让我们不断的去满足我们日益增长的需求,还可以对劳动和劳动者实现驾驭和控制。因此,尽管大多数人都主张劳动观,但同时也都接受效用观。

    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这样的占有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实现我们的不断增长的占有、满足我们不断增长的需求的同时,如果一味的追求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占有,忽视了劳动创造,我们的生产性劳动知识和技能是在不断退化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越来越分裂的,我们对别人劳动的依赖是越来越强的。一旦别人不给我们提供劳动了,我们不仅不能实现更多更大的占有,很可能我们的生存就会存在问题,比如像中兴这样的企业,最后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的逼迫、诱使人们继续劳动,并设计各种游戏,来更多更大地去占有别人的劳动,甚至不得不屈服于各种势力,来实现这样一个效用。其结果,就是让别人实体化、劳动化,而我们不断地走向虚拟化、投机化。但问题最后还是无法解决,当更多的人走向虚拟化、投机化的时候,生产性劳动就会越来越少,而参与资源和劳动产品占有竞逐的人会越来越多,结果就是大家经常看到的,导致经济走向停滞和衰退。

    可如果人们都不去追求资源和劳动产品的最大占有,都去追求在有限的资源上附加更大的劳动,并同时收获更大的劳动产品的占有,我们会发现,我们可以进行劳动、依赖其进行劳动的资源会变的越来越少。特别是随着我们劳动知识的积累和劳动技能的提升,我们可以生产更多的可以替代我们劳动的机器和设备,反而把我们这些劳动者取代,使更多的劳动者变成过剩人口,甚至变成垃圾人口,不仅影响着人类的进步,还影响着人类的文明。资源向越来越少的、劳动能力强的人那里集中,劳动产品也会向他们那里集中,我们尽管通过付出更多的劳动而获得了更多的报酬,但由于大量的机器取代了大量的劳动者,实际上我们生产出的大量产品,已经没有人能够消费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人能够买得起了。即便我们通过一定的转移支付,提高每个公民的购买力,但也只能是一般性劳动产品的购买,而不是创新性产品的购买,这就可能被动的导致人类变的越来越懒,不去劳动、不去创新,导致经济停滞,等于我们自己通过不断的加大劳动,把自己逐渐的给劳动出去了,最后还是要使经济走向停滞和衰退。

    大家都不劳动了,使经济越来越走向虚拟化,使人类变的越来越投机,都去争夺资源和劳动产品也就是货币的占有,肯定是不经济的,最后一定会导致经济走向停滞或衰退,说明这样的经济观肯定是错误的。而大家都去劳动,劳动收入不断增加,但最后一方面是劳动收入的增加,一方面是不断的淘汰劳动者,导致劳动者过剩而失业,进而导致需求降低,致使经济也同样的走向停滞和衰退,这又是怎么回事?两种经济观的比较,似乎都有道理,但似乎又都不对;似乎都是经济的,但结果又都不好,都可能导致经济停滞和衰退,都是反经济的。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邓小平同志从毛泽东同志那里继承了一个很重要的思想,那就是不争论,要勇于实践,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信真理是从实践中来的,也是要经过实践来检验的。因此,对这样的问题,我们还是要回到实践中去找答案。

    毛泽东同志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经济上的实践,由于各种原因并没有完全展开。加之时间的关系,历史没有给他更多的在国家层面上组织领导经济实践的时间,导致他的经济实践活动最后流产。但是,这并不影响毛泽东领导中国在取得军事、政治成功后,用20多年的时间,在经济上也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奇迹。只不过这个伟大奇迹在比较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的成就上,让人看的不那么清晰罢了,将来历史的发展,会给人们更清晰的揭示这个伟大奇迹的。幸运的是,在改开四十多年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在企业层面组织领导经济实践的成功例子,那就是任正非和他的华为的成功实践。任正非借助改革开放,继承毛泽东的经济思想,继续毛泽东的实践,在企业层面实现了成功,对经济、不经济、反经济进行了很好的诠释。不仅使得华为不断的成长,也使得华为在企业层面更好的解放了人类,使得华为的经济发展和劳动者的劳动实现了同步发展,使得人的需求在不断增长、并不断地得到满足的同时,也实现了对人的需求、对劳动者的需求、对人的劳动需求的不断增长,进而彻底解决了经济的增长问题,解决了什么是经济、不经济、反经济的问题。

    因而,我们要很好的解决经济、不经济、反经济的问题,有可能从分析华为,分析改革开放、乃至分析毛泽东的经济实践,会让我们得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真的希望我们的经济学家,不要迷信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也不要迷信西方政治经济学,不论是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还是对西方政治经济学,都要坚持继承,也要敢于批判,只有这样,才能发展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和西方政治经济学。中国要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暨社会主义社会,就必须认真总结毛泽东、邓小平和任正非的经济实践。即便我们不能最终找到完整的答案,我们也一定会从中获得有意义的启发,为我们完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进而指导我们的经济活动越来越符合经济发展规律提供帮助。接下来,文章的下一个部分,我们就结合对毛泽东、邓小平,对华为经济实践的分析,来继续探索什么是经济、不经济、反经济的问题。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有愿意学习任正非、学习华为的朋友,我们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暨华为模式培训教程》已经开发出来,可以和我们的、希望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的朋友一起进行系统完整的交流学习了。以上文章的内容,就是摘自这个培训教程的讲义。由于这个交流学习的内容,是一个全新的思考和设计,暂时还不适合以公开课的形式进行组织培训,只适合同有意愿做一个像任正非那样的真正的企业家的朋友进行交流学习。因此,我们的交流学习,暂时选择一对一的方式和企业的投资人和主要负责人进行交流。希望感兴趣的朋友,继续使用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下方的二维码,留言“学习华为好榜样”请求通过和我们联系。我们先在微信上进行交流。如果合适,再继续进行深入交流学习,直到确定是否适合在您的企业引入华为模式暨复兴企业治理模式进行转型及构筑你的企业的治理结构。对于不适合转型的企业,我们会毫无保留地提出我们的意见和看法,以避免盲目地进行模仿,给你的企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新的时代,不仅是技术创新的时代,也是制度和结构创新的时代。没有结构和制度的创新,就不可能很好的支撑和保障技术创新。因此,我们愿意和更多的企业家一起,来探索结构和制度创新的问题,欢迎大家参与这样的探索和讨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