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东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可续发展 - 黄卫东首页
美国企业离开中国是好事
2019-09-05
字号: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要求美国企业离开中国,也就是要求美国资本家从中国拿走资本,常称作“资本外逃”。很多主流经济学家们都十分担心,中国经济会遭受重创。通常主流经济学家所说的资本,实际就是货币,就是俗称的钱,而外逃的资本,都是外国的钱。

    首先来看,外国资本是如何进入中国的?通常是外国资本家拿外国钱,到中国的商业银行兑换为人民币,购买中国的工厂,也包括购买中国企业发行的债券或股权,或者在中国雇佣人员建厂等。现在外国资本家要出卖持有的在中国境内的企业股权或债券,再到中国的银行兑换为外币,离开中国,就是常说的资本外逃了。

    在市场经济下,资本家兑换大量外币,离开本国,如果这个国家市场上的外币很少,很可能使这个国家的外汇枯竭。如果这个国家的经济对外依赖很严重,例如,需要经常性进口很多原材料或者关键设备,才能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行,一旦外汇枯竭,不能进口必须的物资,就会使经济停止运行。就像中国的中兴公司一样,由于必须进口美国的芯片,一旦无外国钱进口,就必然面临倒闭破产的危险。

    造成这种危险状况的主要原因是引进外资政策。所谓引进西方投资,实质上是让美国和西方国家印钞,到中国购买工厂。由于中国每年贸易顺差,自己挣来的外币都花不掉,通过出卖工厂等换来的外币,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而是反过来买美国、日本和西方国家国债,基本没有利息,等于将国内企业免费交给美国和西方资本家,让他们在中国牟利。

    为了防止外汇枯竭发生,还必须储备大量外汇,因而外国资本家拿外币来投资,我们就必须储备这些外币,防止他们出逃。事实上,本国资本家也会兑换外币对外投资,同样会造成外汇储备减少。这进一步要求政府储备更多的外汇。因此,引进外资政策下,外资投入的外汇只能储备起来,这是中国政府储备高达3-4万亿美元外汇的重要原因。所谓外国资本家投资所带来的资金,实际都是本国央行提供的。

    作为商业银行,主要依赖从储户手里低息揽储,高息借给企业获利,手里并无多少人民币和外币。例如,按照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到2019.7月底,中国市场上的M2货币高达191.9万亿元,但所有商业银行储存的现钞,仅有5433亿元。银行为外国资本家兑换货币,其主要原因是央行提供人民币。一旦央行不参与这种货币兑换,银行也就无法提供这种单向服务了。由于外国货币在国内无法使用,主要依赖央行印钞,将其兑换为人民币,才能实施。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国央行长期以来,依据外汇储备发钞,不敢自行发钞,通过银行借给企业,使得市场上经常缺钱。相反,外国资本家拿西方货币到中国,央行就会印钞换西方货币,从而让西方资本家可以获得人民币,购买中国企业股权或债券,借给中国的企业,获得债券利息牟利,也增加了国内市场人民币,满足了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其错误在于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央行应借鉴西方央行做法,依据国债和国内商业债券发钞,同样可以增加国内市场上货币供应量,同时让本国企业和政府获得货币。

    西方国家也允许外资投资,但主要是盟国之间,政府还会通过安全审查等进行限制。更重要区别在于,西方政府,包括央行,是不会让你拿外币换他们的货币,如美元投资美国市场的,外国资本家是通过市场兑换,获得该国货币进行投资的。但是,对中国的企业家来说,很多年来,拿人民币到美国市场,根本就不可能换来大笔美元。这并非是市场原因,而是美国政府的限制。至多是我们拿物资换来他们的货币,到他们的市场投资。此外,西方国家之间是通过协议,用货币互换的方式,解决外汇枯竭问题,却不承诺与中国进行货币互换。

    造成这种问题的根源是承诺资本项货币自由兑换。让外国货币可以购买我们的物资和工厂等资本,等于让出货币主权。在敌对国家之间实施,等于敞开经济大门,让敌人肆意掠夺了。国际货币基金协定仅仅要求在货物和服务贸易方面有限开放货币主权,也就是要求加入协定国政府不限制使用本外币支付购买的商品或服务;同时要求政府对他国政府承诺货币可兑换,其目的之一是防止外币大量侵犯一国的货币主权。按照协定第八款,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承诺美元可兑换为特别提款权或人民币。我们储备的美元,它们是美国资本家拿美元从中国购买物资形成的,中国就可以要求美国政府将其兑换为人民币或特别提款权,如果美国政府不能兑换,中国政府就可以停止开放货币主权,也就是禁止任何人或机构拿美元到对中国市场购买物资,从而可以限制美国拿印制的美元购买中国的物资了。

    然而,很多国家精英将美元当成财富,宁愿低价贱卖物资换取美元储备起来,也不愿意储备真正的物质财富,甚至为了换取美元,不惜牺牲货币主权和经济主权,让出更多财富。以苹果公司为例,按照苹果公司公布的财务数据,多年来,苹果公司在中国每年要赚走1200亿元以上,而其在中国所做很少。其生产是国内企业代工,销售是国内企业代理,苹果公司主要在中国建了几个示范商店,雇佣了几百人。然而,苹果公司在中国盈利和销售额都远超华为,缴纳的税款却不到华为5%,很大部分利润是应缴的税款。其中约一半是消费者上交我国政府的增值税,又称消费税,占销售额17%,由苹果公司代收,苹果公司却占为己有。苹果在美国和欧盟等偷税漏税,早已被西方国家处罚,其中仅欧盟就罚款苹果公司130亿欧元,超过1000亿人民币。而苹果公司在中国利润率还超过美国和欧盟,其偷漏税是十分明显的。我们应学美国和西方,禁止外国公司,包括苹果公司,进入我国零售市场。我们早就应该在国内零售市场赶走苹果公司,更不应该不处罚苹果公司的偷税漏税等非法行为。

    资本外逃,其实质性结果,就是外国资本家卖出其手里的债券或股权,要换成外币离开中国,这实际上是将工厂和企业股权交还中国,将减少他们在中国获利和控制的经济资源,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主流经济学家们十分担心资本外逃带来的问题。在市场经济下,我们确实需要采取适当措施,应对资本外逃,防止西方货币减少带来的副作用。

    第一,中国现在生产的很大部分产品,都是销往国外的,外国资本家控制的工厂,大都是为西方消费者服务的。我们应逐步提高人民币汇率,从而让他们生产的产品在国外市场涨价,加上特朗普征收关税,将使他们的产品市场急剧减少,从而关门倒闭,也就难以实质性获得外币逃走。

    第二,企业,包括外资企业,主要依靠国内银行贷款进行经营活动。我国的企业,作为一个整体,最近几十年来,平均负债率一直高达120%左右,外资企业的净资产恐怕很少,也就难以大规模外逃资金。对于外资企业,政府应该严格监察其债务情况,防止外资逃债。

    第三,央行持有的外汇应主要用来负责进出口贸易活动。央行不应动用外汇,与外国资本家兑换。外逃资本家只能从市场上兑换外汇外逃,从而减少和控制外逃资本对国内生产和经济正常运行的负面影响。

    第四,应大幅度提高国内劳动者工资,增加国内市场容量,推动企业为国内消费者生产产品,应对外国市场减少,引起生产过剩带来的经济危机。

    第五,我们与西方国家的贸易活动,应通过对等的贸易模式。西方国家从不让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的零售市场。我们应禁止外国资本家进入中国零售市场,防止他们直接面向中国消费者,获得垄断利润,从而拿走外汇。

    第六,应禁止资本项货币可兑换,禁止西方资本家到中国投资。我们对外资开放,应对友好国家开放,而不是对美国英国这样的敌对国家开放投资市场。在过去几十年,我们之所以能够避免拉美危机,东南亚危机与俄罗斯金融危机,根本原因,是我们在资本开放方面一直有所限制,也就是没有完全交出货币主权。

    第七,必须发展独立自主的经济体系,才能摆脱对外依赖。任何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经济依赖,都是等于将经济命脉和国家命脉交给西方,都是十分危险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5年生于安徽。高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研究方向是污水处理和水体修复技术。本博客探讨解决我国环境和经济问题的对策,欢迎朋友们指教。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