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中国承接了美国的落后生产力,没有侵犯其知识产权
2019-08-23
字号:
    “盗窃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是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常用借口,中方则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已经达到新的水平,技术转让是企业间的自主行为,但这种答复并没有让其消停,新宏观指出,中国承接了美国的落后生产力,没有侵犯其知识产权。

    Ⅰ世界制造大国的变迁

    首先,中国最近三十年经济的快速增长只是国际产业转移的结果,而这种转移在经济史上并非首次。

    19世纪下半叶—20世纪上半叶,英国对美国进行产业转移;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对德日进行产业转移;

    20世纪70—80年代,日本向东南亚四小龙进行产业转移;

    20世纪90年代,美、日、德向中国转移家电、汽车等传统制造业。

    由此,世界头号制造大国也从英国滑向美国、中国。

    那么,是什么推动了产业转移?

    经济周期。

    Ⅱ新宏观周期理论对真实周期理论缺陷的纠正

    真实周期论将经济周期分为四阶段: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如图1所示。

    图1 真实周期论

    其中,A-B为衰退,B-C为萧条,C-D为复苏,D-E为繁荣。

    该图形呈波浪式向右上倾斜,它反映了主流经济学的理想:所谓的周期是可以忽略为波动的,毕竟产出是跨周期增长的。

    然而,真实周期论的缺陷是明显的:只有产量维度与时间维度,没有价格维度,而价格却是市场经济的核心。这必然造成忽视需求,仅强调产量增长的错误倾向,难怪主流经济学对普遍过剩、严重通缩、负利率感到震惊,以至于无言以对。

    在预期主义、供给主义、真实周期论、DSGE大行其道的三十年,次贷危机发生了,英国女王问责卢卡斯,预期大师的答复是此类事件无法预测,克鲁格曼直指经济学的数学滥用,罗默宣告宏观经济学存在大麻烦,经济学倒退了几十年。

    新宏观欣赏克鲁格曼与罗默的直言不讳,然后以全新的视角梳理经济学的发展主脉络。

    经济学发端于重农主义的劳动价值论,它只关注供给侧,而边际革命则转向了需求侧,但它的形式却是主观效用,马歇尔将企业利润最大化与消费者效用最大化进行调和,形成了主观与客观的折中主义,而凯恩斯的有效需求、流动性偏好、弗里德曼的货币最重要则将效用导向了货币,这是三十年前的经济学最高成就。

    但是,供给主义、理性预期、真实周期论再次忽视货币,尤其是DSGE,将利润换成效用,即放弃了客观,完全主观化了,用相关性回归替代因果关系演绎,这是经济研究的严重倒退,更而为可悲的是,它们竟成了主流经济学。

    幸运的是,辜朝明资产负债表型衰退、特纳的债务论、达里奥的债务周期、新宏观的流动性短周期与债务长周期继往开来,正逐步接近真相。

    新宏观指出:经济学的研究要以央行的出现为界,之前货币中性,消费品与资本品同为最终需求,经济循环只有实物循环,过剩的原因为行业比例失调,即萨伊定律有效,系统可以均衡,没有周期;之后货币变性为债务性,最终需求只有消费品,经济循环为货币循环与实物循环双循环,过剩为全面过剩,货币的生产与运行中导致债务累积,形成系统失衡,产生周期。

    新宏观的周期论是三维的,即时间维度、产量维度、价格维度,其四大阶段为复苏期、繁荣期、滞胀期、萧条期。

    量化标准如下:

    复苏期——物价上涨,产出增加,总需求增加;

    繁荣期——物价下跌,产出增加,总需求基本不变;

    滞胀期——物价上涨,产出减少,总需求基本不变;

    萧条期——物价下跌,产出减少,总需求减少。

    其中,复苏期与繁荣期的债务增加,即加杠杆期;滞胀与萧条的债务减少,即去杠杆期。

    图2 新宏观周期论

    复苏期:物价低,产量低,通过对外开放,引入先进技术、管理,产生实物利润,同时对外出口获取经常项目顺差,产生货币利润,实现了实物利润与货币利润的同步,经济增长迅速。它增发外汇占款,促使基础货币增加,总需求增加,物价上涨,吸引国际热钱,带来资本项目顺差,催生股市泡沫,引发通胀风险,而货币当局紧缩,泡沫破裂,物价下降,形成阶段拐点。

    繁荣期:规模效应导致产出继续增加,物价下降,由于存在储蓄,储蓄借贷给企业,则导致生产者债务累积;储蓄借贷给消费者,则导致消费债务危机;这就是债务拉动,结果是最终需求不足,于是物价严重通缩,管理当局则不断地降准、量宽以刺激需求,结果物价与债务水平不断被抬高。

    滞胀期:由于最终需求不足,上游原材料行业严重过剩,于是率先减产涨价,下游行业被动跟随减产涨价,结果全面减产,从而需求减少,再次发生过剩,进一步减产。储蓄则脱实向虚,炒作房地产,推高了生产生活成本,高成本不但抑制了实物产出,也抑制了人口的增长,导致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高涨的物价触发了货币当局的上限,再次形成拐点。

    萧条期:货币紧缩导致楼市泡沫破裂,股市暴跌,明斯基时刻来临,而楼市股市的暴跌、产出的巨降、银行的规模倒闭反而达成了物价低、债务低、产出低的局面,为复苏提供了可能,此刻新技术得以应用,拐点形成,新的周期开启。

    可见,滞胀在凯恩斯主义之前已经存在,比如美国的1893年、1914年、1917年,即滞胀不是凯恩斯主义带来的,但凯恩斯主义的挤出效应恶化了滞胀。

    所谓的菲利普斯曲线实质是复苏与萧条的混合体,它无法描述繁荣与滞胀,因此,它只是半个周期。这就是弗里德曼对新古典综合的攻击点,其实,两派都有错误,新古典综合派的经济路径以偏概全,货币主义误以为滞胀是凯恩斯主义带来的。

    Ⅲ经济周期的滞胀与萧条迫使先发国家的落后产能向后发国家转移

    滞胀与萧条迫使落后产能的企业纷纷外迁至低物价、低债务、高利润的新兴经济体以降低成本,而将产品返销高物价的国内,于是新兴经济体获得顺差,企业老板获利,居民收入增加,经济快速增长,而本国则是逆差,居民失业与产业空洞化,于是老牌市场国家衰落,新兴经济体崛起。

    Ⅳ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承接国际产业转移的适宜条件

    不是任何一个经济体都能胜任国际产业转移的,它需要诸多条件:

    宏观层面,稳定的社会环境;适宜的货币环境;便捷的交通;正当的竞争环境;低廉的交易成本等。

    微观层面,大量的富有进取心、教育程度高、勤奋节俭的熟练工人;充分的企业家职权;要素的自由流转等。

    中国做到了上面这些要求,于是和历史上的美国、德国、日本一样,完成了国际产业承接历程。

    顺差使物价不断上涨,最终会失去价差,也就失去了顺差;或者,即使价差存在,如果经济体规模巨大,那么,逆差国必然无法忍受,势必发动贸易战,这样会提前失去顺差。然后不得不回到债务拉动,接受债务长周期的约束,当滞胀与萧条来临时,也要向外产业转移。

    Ⅴ顺差的产生条件并非是高技术,而是低成本与规模效应

    新技术的发明时间具有偶然性,但新技术的应用时间却有必然性,即企业债务成本的降低,不然没法生产,消费者债务负担的减少,不然无力消费。由此,新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普遍超出了专利保护期,电视、互联网等核心发明并未付费,付费的只是一些辅助性、外观性等边缘专利。

    可见,新技术应用受制于需求,而需求又决定于利润,利润又决定于储蓄,储蓄又代表了资本与货币,低成本与落后技术的规模效应打败了新技术,或者说技术变革要让位于资本与货币。萧条期降低了物价、债务,新技术得以应用,但只是表象,所谓的供给冲击与需求冲击,不过是企业与消费者对经济环境的适应,并非根源。英国并不缺乏技术发明的土壤,为什么制造业大国一去不复返了呢?

    新技术都过了专利保护期,淘汰的落后产能更无从谈起侵犯知识产权了,美国也并未付给英国落后产能技术转让费。

    顺差拉动的优点是补偿了本国市场需求不足,减少了债务积累,从而可以更快的增长,以此,重商主义,货币贬值,贸易战此起彼伏,从未间断。

    顺差拉动的缺点是国民福利损失;自主研发薄弱,产业链受制于人,沦为附庸;不可持续。为此,必须寻找顺差替代方案,于是,新宏观的储备需求应运而生,参见《新宏观:拓展扩大最终需求离不开储备需求》,这样,就有了真正应对贸易战的底气。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