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再探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与思维
2019-07-23
字号:
    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它就像一坛陈年老酒,历史越悠久越加香醇。通过考证发现,现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真正能体现人类文明的系统总论反而是我国最古老的《易经》,它既属于我们的本土理论,也属于我们的本土思维(理论即思维)。

    而近现代以来,我们的本土理论却被西学的喧嚣给淹没了,否则在话语权问题上不会那样被动。本来,我国古老的《易经》或“气一元论”属于世界顶尖理论,具有完整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纵+横)”系统论基本结构,而近现代由于西风刮得昏天黑地,我们国人自己不但因崇尚西学而弃之不用,许多甚至都将其忘却了,由此而产生了我国缺少自己话语权的悲哀。

    按照中国的组词规律,“理论”概念应属于纵横结构(不太赞同西学给出的定义),其本身就属于“以理而论”,而如果没有自己的“理”,哪会有自己的“论”和话语权?实质上,没有自己的理论,就等于没有自己的大脑,更没有自己的思维和话语体系,所以,中华文明复兴非常需要我们自己本土理论和话语体系的复兴,本文依然是在借助前文中的一些素材,继续深入探讨这个话题。

    在近现代文明史上,发生了两大划时代事件:1)宇宙大爆炸理论,2)马恩的人类进化论,这两大事件改变了人们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它不但可以有力地助推我们中华系统论的复苏,有效防止运用西学篡改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和历史,并且为重新审视中西方理论和思维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一、近现代文明史上两大划时代事件厘清了系统论之基本结构

    “纲举目张”,这属于毛泽东非常喜欢的一个成语,也是他老人家一种系统论思维的方式方法,我们应该予以很好的继承与发扬。

    然而在宇宙系统论问题上,“纲举目张”这一成语由现代科学给出释义,却只有二十年左右时间。由此,我们不得不对中西方文明与文化需要重新予以审视,其核心便是系统论基本结构和思维问题。

    中华《易经》系统论虽然历史悠久,却由于其过于深奥而难以被发现其价值所在,但随着西方物质科学的发展,它却为这一理论体系的基本结构提供了确凿的证据,并由马恩的人类进化论给予了充分的验证。

    请注意,这里所称“马恩的人类进化论”,事实上属于运用我们中华顺序运动思维,将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历史唯物主义”统合在一起所得出的结果。这个问题牵涉面很广,更与中华文明复兴这一根本性问题直接相关,下面会逐步展开探究。

    (一)第一划时代事件:宇宙大爆炸

    宇宙大爆炸理论,是1924年由美国的艾德温﹒哈勃运用天文望远镜观察到宇宙时空运动的结果所确立的,它将人类对宇宙的认知提升到了一种新的境界,并开创了宇宙系统论研究新纪元,属于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划时代事件。然而这一理论的发展却既迅速又缓慢,虽然世界科学界在宇宙膨胀的事实面前很快就接受了大爆炸理论,但一些细节却还处于不断充实完善中,直到1998年才将推动宇宙膨胀的能量命名为“暗能量”,距今仅有20年左右的时间。

    这一事件的发生非同小可,随着大爆炸理论的确立,迫使世界科学界不得不承认暗物质与暗能量这两大宇宙组分的存在,并将其看“成为当今天文学界、宇宙学界和物理学界等等科学界中最大的谜团之一”。在《新世纪11大科学问题》的研究报告中,科学家们认为,暗物质和暗能量应该是未来几十年天文学研究的重中之重,暗物质的本质问题和暗能量的性质问题在报告所列出的11个大问题中分列为第一、第二位。

    本来,西方的科学文化随着其物质科学的高速发展,在理论和思维问题上大有一统天下之势,然而宇宙组分中却又硬生生多出了暗物质与暗能量这两种“天外来客”,其物理学等理论和思维便被捅了个大窟窿,迫使现在的自然科学研究不得不面对着“宇宙学+物质科学”这样一种基本结构和更大的盘面,其严重冲击着西学的物质观和物质思维。

    宇宙的这种基本结构令西方科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更使得其洋逻辑和洋思维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为难堪的尴尬,导致其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而令人吊诡的是,在西方科学理论界一片迷蒙之中,其多出来的两种宇宙组分却为我国古代系统论的“阴阳”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目前所确准的宇宙三大组分:“暗物质、暗能量和物质”以及它们的相互关系,其不但佐证了中华古代所阐释的“阴阳+八卦”宇宙系统论基本结构,也为调整我国古代对宇宙组分认知的偏差提供了现代化依据,这为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提供了非常有力的支持。

    对整个世界科学界来讲,宇宙大爆炸理论属于石破天惊的突发事件,这令众多科学家们错愕不已,由此不得不承认:“显然对于宇宙真相的认知我们人类还差之甚远”。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一事件虽然惊扰了西方科学文化欲称雄世界的一帘春梦,但却为我们古老的宇宙《易经》系统论做了嫁衣裳,将我们的古老文明又给“梳妆打扮”了起来,并促使其“返老还童”焕发了青春。历史就是在这样捉弄西方科学,也在捉弄其文明与文化。

    既然西方科学已经送来大礼,并将其科学的最新发现真真切切地呈上前来,如果我们的中华系统论和思维不能乘势而兴,那将属于我国学术理论界的历史犯罪。

    根据哈勃发现宇宙膨胀的基本事实,它证实宇宙存在一个由“从0到1”或“0→历史→现在”顺序运动演化的基本脉络,从而补充完善并确证了我国古代《易经》系统论之“纲与目” 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结构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为我们筛选并审核古今中外所有理论体系提供了一种基本的依据。

    (二)第二划时代事件:马恩的人类进化论

    毋庸讳言,“0→历史→现在”顺序运动这一基本脉络和逻辑是由宇宙演化历史所得出的,其也属于我们古老《易经》系统论基本的理论和思维逻辑,而如果对其还存在某种质疑的话,那么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和唯物史观则对其阐释得非常清楚而明确,它从人类诞生与进化的角度对这一顺序运动脉络和逻辑的阐释有根有据,不容辩驳。由此,也就证实了社会科学系统论之“纲与目” 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结构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从而与宇宙系统总论相映成辉。

    由此,宇宙大爆炸与马恩的人类进化论便属于近现代人类文明史上两大划时代事件,它们相互印证,并相互补充完善,从而进一步证实了我国古老《易经》系统论颠覆不破的真实性与合理性,即人们所称的“真理性”。

    籍此,我国古老的《易经》经宇宙大爆炸和马恩的人类进化论予以充实完善并现代化后,便可以“壹引其纲,万目皆张”,或“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

    的确,理出并有效证实了宇宙系统论和社会科学系统论的基本结构与顺序思维问题,等于理出了这两大系统论之“纲”,其在下面无论是对西方科学文化的梳理还是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考证中都会发挥提纲挈领的作用(有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内容,容下文继续)。

    二、宇宙大爆炸与西方的物质科学

    请注意,这里所谈自然科学,实质上已经属于“宇宙学+物质科学”,它属于宇宙系统总论,并非现在由物理学等所称之“自然科学”,这就是将大爆炸理论与物质科学结合在一起予以探究的原因所在。

    (一)大爆炸理论揭示出宇宙系统论之基本结构

    就在西方科学界惊奇之余,我们的中华系统论就可以上手了,让我们先根据大爆炸理论捋一捋西方科学理论之基本结构。

    就西方来讲,其文明是由上帝给启蒙的,所以它们总在标榜自己的“宗教文明”。然而,哈勃的宇宙观测并由此而诞生的大爆炸理论,终于迫使它们不得不重新接受启蒙,其对宇宙的真实认知事实上才刚刚开始,其“宗教文明”也被迫不得不改换门庭并重新拜请启蒙老师为其启蒙,这已是势所必然。这样概括属于事实,也属于对其“宗教文明”的客观评判。由此也说明,其以前的一些有神论或其它理论都难免带有唯心论色彩,因为大爆炸理论揭示了宇宙诞生、存在和运动的真实,产生了宇宙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组成的基本结构,也产生了“从0到1”或“0→历史→现在”顺序运动脉络和逻辑,它等于否定了西方神学和哲学靠“抽象”赖以存在的基础。搞理论研究的人们应该清楚大爆炸理论所诞生的意义,其对所谓的“西方文明”事实上形成了一种致命性打击。

    文明带有根本性和全盘性,其理论与思维都牢系于此。大爆炸理论的出现,事实上阐释了宇宙从无到有并从小到大运动的基本事实,它属于一种顺序运动,对西方那种逆序思维形成了有力的批判。宇宙的基本结构以及思维顺序和逻辑的改变非同小可,它等于将宇宙运动之“理”给理顺了,由此对宇宙奥秘由“现在”追究“历史”的逆序思维便可以转换为从0开始顺序追踪,从而开始了其“从0到1”或“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毫无疑问它将改写由西方那些逆“理”而论的一些理论和思维。

    由于大爆炸理论和马恩人类进化论的相互印证,便将中华古代系统论进一步给予了证实,并会有力地促使其现代化,由此也就将我们现代所称的“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或“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进一步给明确出来了,而对过去一些思维和分析法的偏差也能进一步做出一些必要的矫正。

    (二)继续揭秘西方理论和思维结构

    宇宙大爆炸理论的出现,它不但使我们古老的《易经》系统论得以复活,并且还通过进一步发展实现了弯道超车,再次将西方理论和思维甩在了身后。

    中华理论之所以能够被称为系统论,是因为它具有所必需的基本结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虽然其“五行八卦”阐释有所偏差,但其占位却是正确的),而西方理论则一直都缺失这种基本结构和骨架,事实上属于一种“软体动物”,在系统论面前,其猥琐相昭然若揭,由此便出现了前文所讲牛顿和爱因斯坦两位科学巨匠所追究出来的“有神论+物质观”那种混搭思维(其哲学已包含于其中)。

    现在从网文中看到许多学者在颂扬中华文明与文化,也有不少学者一直在反对西方文化,但鲜见有探究理论基本结构的文章,多是在谈一些文化现象,其说服力不够强势,难以对西方理论和思维产生釜底抽薪的作用。

    文化现象相当于文明的“肌肉”,如果我们的中华文明摆出一堆“肌肉”与西方文化比肥瘦,肥点瘦点都不能伤筋动骨,毕竟人家曾经“阔过”,现在依然“阔”着,并且自感其肥膘还很厚实,但如果探探其是否具有基本结构或“筋骨”,那就揭穿其老底并看出其真伪了,西方理论无论如何也立不起来。而如果强行将其立起来,其便会呈现出以有神论为“筋骨”,而以物质科学为“肌肉”那种不伦不类的尴尬理论和文化。

    结合现代科学来讲,中华系统论之基本结构联系着宇宙大爆炸基本事实,而西方理论之基本结构和根脉则联系着宗教神学,其现代物质科学纯属于其“肌肉”,这是中西方系统理论的真实写照。而在西方文明和文化的老底被揭穿之后,西学理论体系不知是否会发生“炸营”,对此还不敢妄加揣测,等过一段时间也许会自动给出答案。

    理论如果缺失基本结构不能反映事实,那它一定属于伪论或唯心论,必将被格式化归0,然后在为其搭建好基本结构后重新从头来过,这样才能使其完善起来,中华系统论在整合中西方科学理论中所发挥的正是这种基本的功能。

    在此也对那些有恃无恐的西方政客们试问一句,当然也包括那些追随者,西方理论和思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北”,你们还牛气什么?而对那些港独和台独者们而言,难道就没能产生某种被西方文明和文化所愚弄的感觉?

    三、系统论与中华文明复兴

    中华系统论与中华文明复兴关系非常密切,然而,西方理论与我们本土理论的区别和联系问题,却依然存在着一些难点。

    孙子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是毛泽东最擅长运用的战略战术,而纵观我国整个学术理论界,在“知彼知己”问题上还存在着不小的发展空间。

    (一)如果数典忘祖,何谈文明复兴?

    “弄清楚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很多问题才能看得深、把得准。”习近平这句提示不但指的是我们的革命文化,也应涵盖我们整个中华文明。

    我们中华文明之根属于《易经》,它无疑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的老祖宗,而马克思主义则属于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老祖宗”,这两个“老祖宗”无论缺失哪一个,都将国将不国,党将不党,所以,我们现在所探索的“理论创新”,绝不能数典忘祖。

    在理论创新中“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一要求真正做起来其实很难,它会遇到一系列问题,首先碰到的仍然是“解放思想”和“本本主义”问题,目前我国的学术理论界,仍然是《怎一个“乱”字了得》。

    理论即是思维,思维也是理论,它们两者事实上属于一回事。我们的传统理论就是以宇宙的诞生、存在和运动之理而论,我们的“阴阳八卦(即现代‘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既属于本土宇宙系统论的基本结构,也属于本土顺序运动思维。而马克思主义在与唯心论的斗争中也脱颖而出,经历一番曲折后也发展出了“人类进化论”,其也产生了社会科学系统论的基本结构和顺序运动思维。

    经过一番考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结构已经具有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的雏形,其思维也在明显向着顺序运动逻辑发展,而这种系统论结构模式本来就属于我们的本土理论和思维,两大系统论大会师后会进一步完善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理论构建模式,并会使沉眠已久的中华思维得以复苏,进一步使其模式化和正规化,有力促进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然而在我国目前学术理论界,我们本土理论的基本结构究竟是什么,西方理论的基本结构究竟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原理究竟又是什么,对这些依然是鲜有深究,导致这几个基本问题目前依然处于朦朦胧胧之中。

    没有自己的理论就没有自己的思维,更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如果不清楚自己的本土理论,事实上也就等于没有自己的大脑,而一个没有自己大脑并没有自己思维的民族,还妄谈什么文明复兴?

    (二)启动本土思维与中华文明复兴的关系

    根据马恩的人类进化论,人类社会的“0→历史→现在”顺序纵横运动逻辑特别明确,为此中共也正式将“从0到1”基础研究予以立项,除指导并提振我国应用技术和产品创新外,也意在启发我们的本土思维,并构建中国特色理论,但目前仍然鲜见有这样的文章出现,许多学者仍然无视这一理论指导的存在,仍然在熟练地运用西方那种“逻辑思维”我行我素,这不但无助于《易经》的现代化和中华系统论的复活,其事实上反而对中华文明复兴形成了阻力。

    实质上,虽然自然科学有些要项还有待进一步确证,但首先需要启动我国传统的本土思维,先为我们安装一个属于自己的大脑,这属于最基本的一个环节,也属于对西方理论和话语权釜底抽薪的最有效方式。如果缺失我们的本土理论和思维而欲想“讲好中国故事”,那会越讲越乱,我国学术理论界多年来一直没能建立起自己在国内外事物中的话语权,其一大原因就是缺少本土理论和思维。

    近现代以来,中华系统论已从西方科学中吸收了足够的营养,储备了足够的能量,对重新启动我们的本土思维具备了必要的基础。再加上大爆炸理论和马恩人类进化论这两大发展,为中华文明伟大复兴创造了良机,准备了必要的条件,如果不抓住机遇趁势而起,既愧对我们的先人,也愧对马克思主义和现代科学的发展,从而成为历史的罪人。

    在基础研究问题上,中共已提出了“从0到1”的明确指导和提点,其既为我们特色理论研究奠定了基础,也为其指明了发展方向,希望我国学术理论界对其能够给予足够的重视,从而调整思维,打好我们中华特色理论研究攻坚战。

    到目前为止,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种既能够囊括中西方古代文明又能够囊括近现代文明的系统论,从现实情况看,只有通过中华《易经》的现代化,并启动我们本土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论构建模式和思维才能解决这一根本性问题。

    纵横运动一直属于我国传统理论的思维定式,但可惜的是,它也在西学东渐中被淹没了,致使我们现在对自己的一些社会活动缺乏有力的学理性阐释,难以“运用中国话语讲好中国故事”,并取得自己的话语权,如:1)我国这些年来的高速发展既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原理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相互促进(经济学与人文科学相互促使纵向运动发展),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正是由于中共的引领作用,才确保了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纵向的高速发展,并将继续向高质量发展快速推进。然而由于缺失纵向运动思维,目前理论界对其的表述学理性不强,而形不成“理”就难以产生“论”,难以产生自己的话语权。2)我国经济的“政府主导,市场调节”,其仍没有上升为学理性质,以致于被西方的“经济自由主义”予以诘难,还为此而不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等,而如果将其上升为明确的“经济纵横运动”,不但会在学理上阐释得很清楚,也会反噬西方的“经济自由主义”,更会对其它发展中国家起到更有效的示范引领作用,加快大同社会或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3)无论是邓小平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还是习近平所提出的“四个自信”,都将“道路”放在最为突出的地位,而“道路”明确属于历史的纵向运动,而我们现在的理论阐释中却缺失这种学理概念,难以将其原理阐释清楚。4)纵横运动思维也可以帮助我们正确理解我国在一系列国内外事物中的重要举措(如“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也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所以,“理与论”是话语权的两个方面,密不可分。

    (三)对我国自然与社会科学发展的期望

    理论探索也应该讲究纵向发展的问题,不能总是在横向上转圈,否则就会陷入那种裹步不前的“磨道”之中。

    1、对我国自然科学发展的期望。就目前来讲,物质科学虽然属于现象学,但我们还不得不继续这样运用它,因为目前对能量运动的检测还有些跟不上,人们的思维也一下难以转变过来,不得不暂时先这样拿来运用。然而,我们心中需要清楚,物质科学毕竟属于现象学,并非属于宇宙事物运动的本质,而这种本质还有待于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才能确定。

    目前的暗物质与暗能量这两大宇宙组分已经实实在在地摆在科学界面前,我们民间虽然对其做出了一些推断,将其说成是中华古代理论中的“阴阳(正负能)”,但并没有将其说死,还为科学家们留有很大的空间,等待他们拿出最后的实证结果予以确证。

    暗物质与暗能量基本性质的确定,这是宇宙系统总论所产生的必备条件或基本构件,而如果缺失这些基本条件,人们就难以接受系统论和思维,上面所提宇宙系统论基本结构需要借助于马恩人类进化论得以确证的原因就在于此。一旦这两大宇宙组分得以确证,必将在现代科学基础上产生新的宇宙系统总论,从而产生科学和理论体系的重大革命,它将为人类文明翻开新的一页。希望我国科学界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思维的老底子,结合现代科学积极作为,努力但当,运用好我国所提供的先进科学设施,尽快取得突破,并拿出令人信服的确证成果。努力为世人解疑释惑,也努力为历史解疑释惑,现实已经向科学界提出了这一迫切要求。相信这种确证已为时不远,因科学的发展越来越接近于宇宙诞生、存在和运动的真实。

    2、对我国社会科学发展的期望。马克思主义基本是以探究社会科学为主,由于其自然辩证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对西方哲学思维产生了某种根本性突破,所以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其产生的本身就属于一种较自然科学的超前发展,也属于西方科学的一种历史性突破。由此,我国社会科学界更应该积极作为,更应该努力将我们的传统系统论思维与马恩研究的突破相结合,从而尽早产生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科学系统论(即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就整个世界范围来讲,人文科学这一阵地目前主要由宗教神学所占据,资本主义理论和文化就是钻了这个空子,所以目前的人文科学属于一块很大的短板,甚至可以说是空白。而我国却由于传统的无神论文化,在这方面占有一定的优势。但由于政治经济学将经济学与人文科学捆在一起,反而没有我们传统人文科学的立足之地,致使像我们儒学等这样的优势项目给搞得没处安没处放,成多余的了,这很不应该,说明其理论结构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为补充完善我们的传统理论与文化,学习引进外来文化都非常必要,但如果搞成“东施效颦”,那就贻笑大方了。

    根据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所进行的批判,并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将其展开后,它便呈现为经济学和人文科学。相比较而言,目前的经济学理论除缺失劳动之根外,应该说人文科学较为落后。通过新闻报道也可以看出,我国领导人在与他国领导人的会谈中,除强调加强经济合作外,也将人文交流特别提了出来,这反映出人文科学属于社会科学的一块短板,对此应给予高度重视。

    (四)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统一会有力促进人类社会的纵向运动发展

    根据系统论纵横运动思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存在着相通之处,将它们两者予以整合后,其会产生更强势的历史推动力。

    1、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殊途同归。中国儒学《三字经》第一个问题就提出“人性本善”的问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本质就是“崇德向善”,其“人性”特征非常明确。

    在前文中一直在强调,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予以解读,人性的本质属于劳动性,这正好非常准确地为中华文化进行了定性。而将人文科学分解出来后,首先会将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囊括其中,其次也可以将其它各种文明和文化经过一分为二分析取长补短融合于其中,从而可以吸收人类一切文明成果用以丰富完善自己,并实现了意识形态的统一。然后再回过头重新与经济学结合在一起,不但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的性质突出了出来,也将中国共产党的性质突出了出来,毫无疑问其都属于“人性和劳动性”(其恰恰属于“无产阶级”的本质),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中,也毫无疑问需要由这样的政党来领导,从而引领人类社会向着更加“人性和劳动性”的方向发展。这样的定性非常明确,其马克思主义内涵也非常充盈,它不但能够为广大劳动人民所拥护,而且也能够被世界人民所广泛接受,更会加速崇尚“丛林法则”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土崩瓦解。

    意识形态的统一意义非常重大,它会有力促进个人和社会的纵向发展,由此,中国传统的大同社会与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是殊途同归,它们在向着相同的方向向前发展,会将我国及人类建设成更加美好的文明型社会。

    2、历史的纵向运动与“历史周期率”。关于社会的纵向运动发展问题,我们不得不对中国的“历史周期率”问题再探讨一下。

    大家都熟悉当年毛泽东与黄炎培的“窑洞对”,其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就是中国自封建社会以来的“历史周期率”,其原因就是我们的传统社会科学缺失推动历史纵向运动并实用的科学理论,致使中国封建社会在“历史周期率”中往复循环走不出“磨道”。

    就我国的政治制度来讲,中共主要就是领导中国社会在历史的纵向运动中向前发展的,即便在横向运动中需要克服并抑制各种干扰,其仍然是为了保障社会的纵向运动发展,这次在处理中美经贸战问题上的处置对我国这种纵横运动思维就体现得非常明确。由此再看西方的政治制度,像它们那种多党制政党主要是领导社会力量在横向运动中互撕互斗的,它们也同样陷入了轮流执政并在“历史周期率”往复循环的怪圈之中,也进入了那种现代化“磨道”。即便其极力运用“民主”予以包装和美化(其确实蛊惑了许多人),但仍难以改变其你推翻我我又推翻你在往复循环中扭打互撕的本质。

    其实早在远古时期我国就产生了纵横运动思维,但后来对其继承并运用得有些差强人意,尤其是近现代以来,随着西方哲学思维的盛行,我们国人似乎将自己的传统思维给忘记了。哲学思维虽然在应用中似乎很广泛,但其会导致人们任意解释,也会干扰历史的纵向运动发展(如十年动乱),这是需要引起重视的一个问题。其实,我国“道德”概念的本身就属于一种有纵有横的系统思维,只是后来因科学发展的局限没能完善自己的社会科学系统论,直到引进马恩的唯物史观后我国才走出了“历史周期率”的怪圈。由此也证明,马恩思维主要是主导社会的纵向运动的(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并不是许多人所理解的那种横向思维(如内部搞“阶级斗争”)。所以,作为我国的学术理论界,更应该依托我们中华纵横运动思维的老底子,努力实现马克思主义更深度的中国化,并使它们融合于一体。

    实事求是地讲,通过阅读大量资料说明,在继承并发展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这一历史性重大课题问题上,还真是只有中共高层站得高看得远,能够发挥引领性作用。这不是奉承话,而是实话,也是实情。所以,我们要自觉接受中共的领导,并与其保持一致,从而打好社会科学系统论(即“哲学社会科学”)攻坚战,有力促进我国经济学与人文科学的同步向前运动发展。

    就目前来讲,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深人推进中寻找突破口,既属于我国所急需,也属于《易经》现代化或中华系统总论复苏最现实的方案,希望大家做出更进一步的努力。

    以上探讨属于个人见解,也算是民间观点的一种,可能存在不够全面深刻之处,欢迎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段的哲学,越研究问题越多啊。登堂入室了
    2019/7/23 21:26:02
  • 博主好;你口口声声〇的。你真的认识〇吗?我们共同探讨好的,但是不要把马列的扯进来吗。
    2019/7/23 21:01: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