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475)
2019-07-09
字号:
    “体制决定论”批判

    报载:科学家找到导致失忆的细胞   大脑是一组接收、处理、传输和存储信息的有组织的单元,其最有趣的特性之一是其可塑性。当我们以记忆的形式接收我们想要保留的新信息时,传递这些新信息的神经元会加强它们之间的联系,也就是“突触”。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突触的可塑性,我们才能学习和记忆。然而,神经细胞间的这种连接也会减弱,这是擦除不再重要的信息并不用新事件或情况替代它们所必须的过程。这种能力被称为认知灵活性。进一步研究表明,哺乳动物脑内分布最广泛的一类星型胶质细胞复杂削弱大脑海马区神经元的突触连接,这片区域参与记忆和认知灵活性的过程。(2019-7-7-7-)

    思考:在人类各个族群各个国家各种文明的社会特色形成之根本性原因认知上,“体制决定论”历来处于主流性的地位。这个理论的基本逻辑似是立足于既定的政治环境影响决定人们的行为方式,继而则形成了既定族群既定国家既定文明的社会相应特色。比如最近敝人在参与有关“神学、哲学和科学”命题的讨论中,就有人坚持说,中国自古至今的神学、哲学和科学发展为什么一直处于“初浅”状态,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大一统的政治所造成的。我很难认同此理。倒是倾心于与体制决定论相应相对相反的文化(或思想、或信仰)决定论。于是发声说,其显见的理由即是相对于人类漫长的(可以绵延至4000多年前犹太教诞生)神学、哲学和科学的萌生发育发展(如近3000年前的古希腊在科学理论领域就已经取得了璀璨成果)过程言,中国的政治大一统却是“非常”晚近的事件(首开者之秦王朝距今不过2300来年),之前那么漫长的1700多年时间里,诚如你们讲的还有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鼎盛期间,为什么我们的神哲科领域却仍然也一直“初浅”着呢——以前有人曾举具大约2500年前中国的“周髀算经”“勾股定理”等来证说我们古代也有科学的昌明。其实非也,周髀算经大致只能算经验性的知识。勾股定理的科学性也很初浅,因为其只能在特殊的直角三角形的边长换算中有一定的举一反三作用。可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比其更早100多年,就已经著写了三角、几何和政治学、哲学等现代科学理论的发轫性书篇。

    进而我还从本质上分析了所谓大一统政治对人们思想和人身的约束限制的实质。但如此“政治环境”未必在人家(西方)那种没有“大一统”的地方就不存在呀。其实,人家的“宗教政治”对人们的思想和身体的约束限制也很强力(粗蛮)的呢。比如布鲁诺只是因为反对宗教把持的陈旧地心说,而坚持宣传新锐的日心说就被教会活活烧死了。再从抽象的观念层面上看,“体制决定论”者那么集中火力反对大一统,其思想追求的焦点就在于推崇“自由”观念(的价值意义)。而据我看,自由并非是造成神哲科不初浅的“充分必要条件”。即是在西方文化中,自由(概念的滋生)的追捧热潮也很可能只是经过漫长的“黑暗中世纪”压抑后才出现的——此前在其宗教政治高压下为何神哲科还能取得其丰硕的成果,肯定主要不是自由理念的引导,而应该归功于其精神信仰中那些超越性高尚性的契约、平等、诚信、求真、奉献等元意识(相比而言,自由则为后发性次生性服从性的意识了!)在起作用。比如古希腊所奉行的多神教就有多方面超越性的思想追求。尤其是其高奉的智慧女神,更是将那种关乎人类长远整体发展(利益)的智慧追求放置于一切人间俗世利益甚至个人的生命利益之上(阿基米德不就临阵乱兵处死前还要完成其几何图题么),所以,古希腊的万学之纲——哲学的呼名便直指为“爱智慧”(女神!)了。将自由界定为次要性理念还是依据西方世界自身的事件教训所得。如法国大革命就是狂热的自由大实践,可却导致了革命派与保皇派之间反复的嗜血厮杀,大伤国力。所以才有了其革命者罗兰夫人痛定思痛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深入地批判体制决定论,这篇科技前沿的报道还能提供一个似乎更为根本性的逻辑视角。即人们的行为方式支配于(受制于)其大脑。而大脑支配行为(方式、方向、力度、时段的)功能又是被其内在的神经元或特定区域的细胞胶质等物质性存在发生生命性的运动所致成的“学习和记忆”以及其“灵活性”(选择性的擦除遗忘和记住强化)而形成。那么,我们的大脑支配行为方式究竟是靠形成的什么东东呢?无非是一定的思想观念(意识、理念)的确立呀!怎样才能战胜我们大脑的灵活性,让那些(比如前述的)超越性高尚性的思想观念牢固确立起来?说穿了,就是要让那些超越性高尚性的思想词语反反复复周复一周年复一年的灌输到我们的大脑中去(即使是谎言重复一百遍也是真理哟),不断排除杂念,“狠斗私字一闪念”,这个过程这副重担只能是一定的精神信仰才能完成才能负起。像我们传统的世俗功利性文化的所属功用断断是不能染指的。这也便是文化决定论优于高于自洽于体制决定论的思想行为之逻辑基点。但即使是这样,仍需着重指出一点,此文突出批判或批驳体制决定论强调思想信仰的基础性决定作用,并非是全盘否定政治体制或管理方式在社会稳定发展中和向前演进中新的特色形成中之关键性作用。这种关键性可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旧有的体制是适合原有的思想文化(观念文化)基础而形成的,它是社会秩序和稳定的保障,并有其一定的积极作用。如我们现行体制就可集中力量办大事。二是新的体制(如民主政治)必须适宜,即是适宜于现有社会的主流思想状况才能比较顺利的如期运转。这就会对我们提出了一种努力创新的思索期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