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明大道统:人类新文明最可期的首突破?
2019-07-02
字号:
    中华从来行文明之大道,更是在两千多年前老子明确揭示出道与德的概念信念后,世代共循地促成了一整套基于文明理路与文明大道的、诉诸于知行作为的、若明若暗的“文明大道统”统系。该统系,对于古代中国或那个时代的中华文明体之人们而言,不是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属于“日用而不知”或未加以系统显明的,就是在有限的儒家主导话语系统内被定义成了社会伦理与道德层面上的“道统”。

    在实际历史发生的意义上,“文明大道统”,本就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共同体与中华之道与生俱来的客观真实存在;而在被揭示、被定义、被推崇与被彰显的意义上,其则是一种在重新系统梳理中华文明、复兴文明之道与以中华之道为人类未来新文明谋的当今大背景下,需要我们重新揭示与创造性拓建的现在进行时及未来时文明事业。

    较早之前,我曾预言并指出过,中华学问在当代与未来一段时间内的突破性发展、以及全面站上世界学术理论的制高点,必须切实筑起“文明”的这块“主阵地”和“一览众小”平台。之后,我也为此专门设想和提出过应主要致力于“文明”及“文明大道”探索研究的“华学”、“大道学”建设问题(甚至还提出过设立“中华大道学院”的建言与初步方案-----需查查)。沿着从宏观总体出发的一贯理路,可以说直到今日,我们一再强调的“文明大道统”建构统系,才等于是挺进到了最后的“核心区域”或有了明确突显的坚实落脚地。也就是说,之前反复地引导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华学人、尤其是广布于大社会各个层面角落的草根学人们,要走向文明、文明大道、新文明、华学、大道学等的思考与研究,说到底,最重要、最根本、最后的集中所指与落脚,就是为了要给当今未来的中国与世界之多元一体文明,去探索和缔造一整套具有全盘指导性与统摄作用的“文明大道统”。

    我们一再讲,未来人类的文明,一定不是一种仅仅有文明多元化的、或仅仅一味致力于文明一统化的多元一统新文明。人类文明共同体、全人类的多元文明共同体,在古往今来多以分立分行状态存在着的多元格局下,如何才能更好地体现、乃至实现其未来全方位“通合”、“统合”的“一统性”、“一体化”呢?除了现实与实践层面上的基础性互联贯通和交错整合外,一种更高大、更具上层建筑体系统系意义的实实在在形态与努力,其实便很大程度上主要会体现在“文明大道统”的身上。

    难以放弃旧时代惯有思维的许多人,一再想为未来全球一体的时代或“人类大同”,规划与设计一种联合国替代方案意义上的“世界政府”。这或许,不是遥远未来的某一天并非不能实现的,但却是一种直线思维模式下对政治政府作用的生硬放大,是没有看到公众化社会大势所趋之根本变化的简单幼稚。我们说,这即便不是一条于未来可预见之较长时期内难以实现的空洞设构,也必定是一种预示着更大强迫与伤害、更惨烈征服与激烈反抗的应避免荆棘路。想想看,一个经历惨绝人寰全球之大战后,才好不容易坐到一个圆桌上来的联合国,都会因为几大常任理事国、乃至某个超级大国的甩脸作梗而步履蹒跚,何以能够指望某些人所幻想的、和平发起建立的“联合政府”,就可在利益纠缠与实力说话的人类政治最高中心,把一切的一切都安排、调理地顺顺当当呢?!而如果和平建立“联合政府”的幻想一旦破灭,接下来“世界政府”的建立,便只有放出野蛮的暴力与征服之唯一选项了------这,难道是我们未来人类走向极大一统化之新文明时代,所必须付出的不可避免之代价吗?

    即便,这一次,担负起全面整合与统合全人类政治机制的,已经板上钉钉地是轮到站立在文明体之上的伟大中国了,我也还是不敢恭维这种理路上的“世界政府”之构想和努力。因为,这不是谁可以、谁不可以的问题,而是遵行了政治权力之道谁也不可能、不可以和循行着文明之道就得避免强推政治统治之用、另谋文明之为的问题。中国,既然是以文明共同体安身起家的;中华文明国,便需以文明的新方式为人类缔造文明一体统合的新道、大道。若仍死抱着国与国关系基础上建立起的旧世界秩序不放,若仍以虚妄的人类“联合政府”或凭征服而建立“世界政府”的路子继续往下走,即便是文明体的中国,在政治与利益的集中场域里,也同样不会以自己所不齿的野蛮行径而非文明方式赢得属于自己的那一席的-----人类新文明的代表者与引领者,理应在给我们奉上一个美好圆满的多元一统结果之际,同样地应也给未来的世界蹚出一条文明化的统合路径方式来,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文明中国,在引领人类走向新文明世界的过程中,必然要行自己的文明大道,必然不能在重蹈帝国主义、世界霸权覆辙的老路上继续带给人类以可能有的巨大伤害(哪个靠强力上位的霸者,不都得掩埋掉对手数也数不清的尸骨呢?!)-----尽管,在仍以实力说话的“国际世界”还没有倾覆之前,中国这样的文明体国家也不是不需要坚定地好好武装自己、甚至为某些执迷不悟者们进行一番治病救人意义上的刮骨疗伤。但武装自己、乃至适度地给其以惨痛的教训,并不都意味着便是要输出战争和靠武力去征服别人、建立自己的政治一统。

    撇开以武力强权之法建立世界霸权统治与文明化方式统合世界的理路大为不同姑且不论,仅从较近一个时期的实现路径来看,面对军事霸权力量强大的美国、以及核武毁灭的强压,至少在可预见的这几十年、甚至百年时间里,想借此道以成霸业,将是非常不现实和不明智的。此路不通或艰险异常,大踏步实现实质性统合的唯一办法,便只能是(其实最好、最可能的也是)祭出我们自己数千年来的法宝-----以文明之道的方式去对付强权霸凌,开拓未来人类的新文明。

    文明之道的方式,其实代表的是另一种不同的文明统合之理路。以此路径为人类开拓新文明,除了中国的一代代中央集权层,要坚定地走文明之道而不偏入旧世界的老路外(这可能在当今世界格局下,是最具道不同之标志性与决定力的),更重要、更持久、更具思想理路指引性、更能赢得世界各域各层各不同背景人们之人心的,非“文明大道统”统系的探索与建设莫属了。

    我们曾经多次阐述过,中华文明体对人类未来新文明共同体最具价值的榜样性贡献,乃是大一统中央集权、多元底盘大社会和文明大道统。除了我们所讲,要将中国自己土壤上生育出的大一统中央集权硬生生地推向未来的全世界,不仅短期内接受程度极为有限、而且还会招致战云密布和重蹈两次大战覆辙的系统风险之外;多元底盘大社会的重新确立与全面建设,也不是于很短时间内就可实现全面跃进式发展的。仅就国内而言,直至目前尚未明确地加以突显;而在国际世界上,则还要面对着整个西方世界国家一直都缺乏这样的大社会传统基础与丰厚构成的巨大困境。加之整个大社会的系统发育与建设,本就是个长期艰巨和需要不断摸索细化的历史工程,虽说我们应该长期重视这方面的持续努力,应将其视作是社会文明高度发育与新文明世界全面建立的根本平台与基础,但在近期阶段要想全面起动、并迅速取得国际范围有影响力的巨大进展,则未免操之过急与不切实际的。

    也就说,将中华中央集权制拓展、提升至全球治理之统一核心层的努力,与致力于多元大社会、尤其是国际性多元大社会实质性大发展的想法,在现阶段和可预见的一个时期内,都非常不易成为一种可立马着手、可先行重点突破的路径选项。唯一有希望、可实现先行突破的,其实说来说去也只有“文明大道统”这一个了。

    先从“文明大道统”的思考与探索开始起步,这也符合人类既往一次次迈入新时代的基本规律。因为,毕竟,“文明大道统”的前期思考与探索,总体上是着眼于最活跃、也最具引领作用的思想认知层面上的,是一种极其有限之局部自觉与定点突破,实施起来比较容易,牵扯面也不是太大。更为有利的一点的是,有中华文明之道数千年来对文明、文明共同体的丰富探索,有无数贤哲学士们在道、大道、道统学统上所形成的恢弘思想理论储备,有一个多元统一民族及悠久大道文明自觉不自觉始终遵循着的一套“文明大道统”统系-----这一系列堪为榜样的一贯传承、前车之鉴,为我们今天与今后的萌芽新文明的思想与摸索新文明大道的路径,提供了可以说是无需太过“烧脑”的现成“材料”与“模板”。

    “文明大道统”,会不会成为未来人类迈步走向新文明、实现多元一统共同体的“首突破”呢?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有极大可能的,甚至是通盘比较遴选下来基本可以认定的、唯一满足了一切可能性条件的那一个。

    再具体点说,在中国未来复兴必将走向文明复兴的既定方向与路线下,在整个世界走过各区域与各类型不同文明必将迈向新的人类文明共同体的时代大背景下,在西方与西方之道不具有继续主导人类、而需要中华之道引领人类走向文明大合的文明世界之际,无论中国人自己的找寻、还是世界方向的探索,都迟早一天必然地会转到重新发现中华文明所遵循的一整套体系统系的问题上来。到了这一天,世界上唯一有着“道”之意识形态与因循理路的我中华,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人类,都必定会重新发掘与总结、进一步丰富和阐释自己固有的“文明大道统”的。中国的社会需要它;中国的国家与文明治理最高层需要它;未来中国的学界重归自身主体学问之道、重建中华大道学统或非“小学”之学术的“大学”,则更需要通过它来夺回人类文明思想理论的主导与获得引领世界最高思想的无可撼动之地位。

    相信,在这日渐显露征兆的突破性事业中,反倒是缺少羁绊和更不被西式哲学社科专科化体制所囚禁着的草野思想者、学人们,最有机会走出一大批、而不仅仅是一位两位新文明的自觉者与先驱来的。

    让我们为了人类的新文明而共同努力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