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多点连网社会的个人与社会公共产品的供给
2019-06-20
字号:
    有人类、有人群,就有社会。没有人不在社会中。

    今日的互联网,产生于人类世界的社会需要,又以一种更加明晰凸显连接方式的姿态给我们很好地阐释什么是社会、以及每个个体人是如何与各式各样的不同社会形态直至整个大社会进行互动的。

    从作为整体的人类社会、一个国家或一个文明体社会来看,这种类似网络化连接为群、成一关联体或共同体的方式,其实是自有人类、有人类的群体聚集生活后,便就出现和一直客观动态地存在着了。甚至往大里说,作为某一人类集群上层建构之体现的政权、宗教、文明大道统等组织体系等,也都可以被看作是该整个社会这种网络连接中的一个突显组成部分。

    我们说,有人类就有社会,有人类集群、有人群社会就不会没有连接社会的网络。没有人不在社会中,没有人不是以一种类似上网的方式参与在社会生态中、成为事实上的社会人的。

    可以说,传统中国、或一切更加倚重人与人密切联系而形成的人类集群,一直都会充分地关注到社会、并在依托人的社会性上做出极大地努力。然而,当中国于近现代以来睁眼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西方后,当我们发现西方通过一种极为独立、自我、个体、个分的方式也建构起了自己的文明时,人的社会性与个体性、或者共有性与私分性的区别,便因理路与取向的不同、甚至比较,而日益明显与越来越深刻地突显了出来。

    以整体观或社会总体论之,当然应该是中华之道的社会观,更能站得住脚些;但若以个体观或个体游离独立于社会的另一面看过去,的确也有一个个相对单独、自处、特别、离群的个体人,始终自然缤纷地存在着的。

    如何做好中西方不同的社会人与个体人之整合统一呢?我觉得,互联网给我们的启示可以借鉴。甚至,源自大社会自然态的互联网之社会与个体之关联、以及个体人动态的联网和非联网关系,恰恰可以作为我们认识个体人与社会人关系的一个最佳动态模型。

    这其实意味着,我们最好既要摆脱掉过分强调整体性意义上之社会、长期存在与恒久稳定的思维定势,同时也要摆脱掉过分强调个体独立特异、完全自处的另一偏极;更进一步地推进到动态入网与下网、动态参与和结成整个社会中之各式各样小社会的复杂多变境地中去,为个体人的丰富社会性与大社会的多元动态存变,提供一套万变不离其宗的大道站位与原则。其核心的立足应在:从不同社会节点连接社会之网的多角色个人、以及为一切有丰富社会性需求的个体提供社会之网的各种公共供给。

    具体说来,可以从以下几点着眼探索:

    一是,首先要肯定,在社会与个人的整体、总体层面上,就像互联网世界与上网的每个个体一样,它们两者一直以来都是一种事实上的存在。是故,言社会整体与言单独个体,不仅都没错,而且恰恰构成了人类分合的基础两端或统一圆成的两个方面。

    二是,一方面,就像互联网必然是由个体人们的纷纷上网所支撑起来、才得以作为一个整体存在一样,人类某集群或整体社会的存在,也肯定是要有赖于个体人的纷纷参与的。没有个体人的纷纷参与,便不会有互联网的整体存在;另一方面,若只是有亿万个个体人而不存在互联网这一“公共平台”、“社会产品”,也连接不成一个有分有合的互联网社会来。

    对于上述这两点,相信多半人不会有什么异议。

    三是,西方、或大多数秉持个人主义理路的人们,关注到了一个也不能说不常见的问题,即:还有不上网的人、或在联网时间以外存在着的非上网时段个体。不上网或不在上网的时段内,这样、这时的该个体,便是一个脱离了网络社会的单独个体。这样的认识,直观地看,应该说没什么不对。可问题是,比如今天不上网后的我、去打羽毛球了。这看似直接脱离了虚拟的网络社会,却又加入进了一个羽球的现实小社会圈子里。这期间,只是换了个社会圈子与联网社会不同节点及层面的方式,并没有真正地脱离整个社会呀。

    有人会说了,我下网后,什么圈子也不进,什么人也不见,不就可以说脱离社会了啊。这在西方或很多人所理解的有形社会或狭义特指社会意义上,的确是可以这样认为的。但中国人的思维,是一种贯通一体的思维。不要说有形与无形的社会、各式各样的小社会与整体而言的人类社会,就是人类与天地、万变与不变、世上的有与无等等,都以“不拘于象”、“不为形累”、“冥冥之中”、“弦外之音”等种种的理路与说法,给贯通与联系在了一起。以最中国的思维方式看,你不上网时,一个人待在家中发呆。这,看似远离了网络社会、甚至所有的社会与人群,但你的家,是不是还在一个城市社会的小区里?是不是还是各种各样的社会人在给你造的房子、你用的空调、你呼吸的清新空气、你听到的窗外鸟鸣,做着服务与保障呢?

    这样一种将社会性与社会化穷尽扩展开来的现象,在中华文明的认知与语境里,显得极其地自然和正常。但却让同样想把个体性、独立性放大至极端的西方人,感到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观念的差异?什么是文明取向的不同?由此可见一般。

    四是,为了建立一种同时基于社会性与个体性的、更利于中西方对话交流的认知模型,不至于各执一端、各行极端,我们便需,既脱离最宏大叙事的完全社会整体、又抛开独自个体的极端站位,从联网时段既有社会性与又有个体性的人们入手,以一种即时参与和动态关联的运动模型,更加中道和更好地阐释人或人们的生存状态。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把每个人类个体设想为一个既社会、又单独的存在,要把社会更多地看成是一种繁复多元、动态时变的既稳又变的构成。以这样的方式再来重新看待这个事情与过程,便会发现,重新定义或获得了大道道口站位的一个个局部社会、小社会群体生态,其作用与意义,反倒是最为基础性的,是最大的大前提。它让我们无论在更多地彰显社会存在与群体个体的社会性上,还是在维护个体独立、个体与局部小社会群生态价值上,都能做到最大限度的全覆盖和给以最佳的动态还原。

    如此一来,左右或上下的二分对立关系,便能在时间轴的演进上、也即从行道与道进的统合统一上,将一切的一切,按相对的轻重缓急次序安置归整好。这样做,还能有助于很好地认识到每个个体人的多面、多段、多选择、多自主。比如举个例子。今天热心社会公益的人,在某些方面如残疾人事业方面表现很积极的人;也可能在自己挣钱、自己为向往的个人生活方面,表现的极为不合群。这,不应被视作非常态,而是多面、多样、多能的充分展现与社会大道之常态。同样地,社会,既有通常和谐相融的大众性圈子、多数派群体,也有更能体现个体性、特异性的社会圈子。一言以蔽之,多元求异与大道趋同,都是社会的基本性状跟风貌。过于看重倚重一方、而压制另一方,都不是兼容大合的中正之道。

    五是,若更加重视整个社会的生命力来源与个体人的参与社会积极性,我们就应把思考与研究的重点,根本地放在提供尤其吸引人的社会网络公共产品-----也就是具有感召力和使各式各样人能够最好成全自己的社会生态、社会群体、社会组织上。不管是从为了社会发育健全、丰盛繁茂、压舱整个国家文明体人类共同体,还是从为了给充斥个性、众口难调、全面发展、多面多点融入社会的一个个个体,推出和做好这类社会网络公共产品的供给,都应是中华文明复兴与中国给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长期核心选择。这乃是我所认识到的、中位社会或人世文明之中道的中道。

    每个人、整个文明体之国及一切向往美好文明共同体的人们,都应以突破虚拟与现实的网络社会之联网思维,致力于让更多自知不自知的个体社会人,更好地以不同的节点更多地联网到我们共同安身立命的多元动态社会中来。没有每个人的频繁长时间上网,我们的多元动态存在大社会便必然缺乏体量与活力。而这一切,都需要能够提供社会网络公共产品的组织与人们,先行一步地为之进行长期不懈的奋斗和努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