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拥抱大时代(三):给美帝的一万点暴击
2019-05-27
字号:
    常伟思对史强点点头:“有用就行,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这是战争时期。”

    “什么都顾不了了,”一位钟情局的情报官员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我们不能再用常规思维。”那位英军上校显然也能听懂英文,他点点头,“to be or not to be……”

    “他说什么?”史强问汪淼。

    “没什么。”汪淼机械的回答。这些人似乎在梦呓,战争时期?战争在哪儿?他扭头望向大厅的落地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远处大院外面的城市;春天的阳光下,街道上车流如织;草坪上有人在遛狗,还有几个孩子在玩耍……

    ——三体

    《三体》将会以另一种形式成真。

    大时代系列都第三篇了,开门见山吧。首先,谈判有一个场合问题。在中美博弈愈发激烈的背景下,一对一的谈,火药味是很重的。拿板门店来比较,当时是2v2模式,各方诉求不同,组合就多一点。南北双方都想抱着大腿继续打,但是中美双方战略目的都达到了——苏联场外砝码的作用。再打,得不偿失。

    一对一的谈,一对一的争夺,你输我赢。而且贸易有个特点,我们只是世界链条上独立的两个环节。中美的问题是世界范围内问题的一部分,光我们两个作改变有什么用。应该把东盟、非洲、印度也拉进来谈。非洲远了我们有时候鞭长莫及,那么是不是美国人做一些工作让我们更好的在非洲找原材料,那么制成品卖给你这边,就多让利。

    谈判就是交易。打铁的要米,卖米的要布,卖布的要铁。只两方谈,交易就难以达成。世界经济是一个整体,我们应该一起谈。人一多,我们处在多边的场合中,这就让美国原先的针对性失焦了。这就是策略。

    那么能不能达成某种协议呢?我只就博弈技术上来分析。临到这时,技术层面的分析也已经占重要权重了。对方的诉求是什么?你找老虎要皮,你觉得和老虎能达成协议吗。美方的诉求是中方安身立命的基础。而中国崛起自带天命属性。美方只有打掉中方崛起的基础,才能达到他谈判的目的——遏制我们崛起。所以我只能说协议会很难很难。当然,这只是技术判断。而且我相信,我们智慧的智囊团队都学富五车,绝非酒囊饭袋。必定能拿出万全之策,救国于危急存亡之秋。

    在大时代第一篇我就提出,对手必定有其害怕的,那就是:我们自己能建立起独立于他的,有生命力的货币体系。前两篇之所以讲《世界旧体系破局》,就是因为货币(虚)是建立在现实结构(实)上的。人类对货币机制的设计,是基于现实社会的发展的。那么,改变世界运行的逻辑,把他的世界布局打乱了,美刀霸权也就落幕了。(关注我的大多数朋友应该明白,米国的核心要害没有几个人指明。而我釜底抽薪的办法是没有一个人想得到的。)

    这个逻辑,就是第二篇《大时代到来,中国怎么办(二)》提到的普遍的经济规律——人力成本随着社会发展提高。进一步指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人力要素和其他要素一样,随着生产环节,层层向下游传导。我的破解之法就是,成本只许由商品传导,不许由人力传导。当然,在开始不可能完全做到。所以应该是,各种要素成本在生产链条的传导过程中,人力成本传导的占比下降。

    如此,静态来看,我们各个生产环节各行业人力成本低,就能保有各层次的产业,供各层次的劳动者找到工作。社会就更稳定。微观来看,我们人力成本低,各行业更具竞争力,经济就更健康。进一步的,人力成本低,产业配套完整齐备,会吸引世界资本、财富向我们流动。最终使得我们成为财富的集结地、成为世界经济的主推引擎、成为尖端科技的排头兵、成为思想的制高点、成为文明的地标、成为人类历史的引领!

    我们让人力成本保持在低位的能力,短了说,是打破僵局的关键钥匙,长了说,是人类进步的文明密码。只有我这里有,今天我就给大家详细叨叨,我们如何能让人力成本保持在低位。

    现在让人力成本低的政策大致分两个套路。先看美国套路。在第二篇中提到过食品补贴,让居民购买食物的支出降低。但是这个办法效果还行吧。如果商家知道消费者承受食品价格的能力因为补贴而提高,那他会不会提高售价呢?当然,一些专门补贴还是很管用的。消费者的支出也是很少的,比如婴儿食品补贴。

    还有农业补贴。之前的消费补贴,是鼓励购买食品的行为,同样,农业补贴就是鼓励种植行为。这种鼓励的结果就是,农产品产量不断提高,反而导致农产品价格下降。虽然补贴的是农业,但是受益的是食品加工厂家和终端消费者。

    在这样的架构下,补贴呈现出复杂的特点,并不完全是补贴谁谁受益。补贴在市场中,变成了一种可“流通的商品”。至少效应是传导的。说是美国套路,我们其实也在用,比如农机补贴。所以,出台相关政策的时候就要考虑补贴的效率。

    我们应该更注意的是,补贴的源头。谁在为降低老百姓的必要支出支付成本?当上面下拨经费实施补贴计划,是谁在买单啊?财政。财政来自税收。税收来自哪里?是企业在缴纳税费吗?

    税是社会运行的成本。成本是可转嫁的。社会运行成本永远都是社会地位最低的人支付的。要知道,当初老百姓缴纳的税赋可不是钱,是劳役,为公共事业服务。这也才是税的本来去向。有钱人不愿意劳动,没钱的不愿意出力。后来王安石决定实行免役法,不愿意服役就支付抵偿劳役的钱,用这钱雇佣劳动力。生产关系一变,资源配置合理,行政效率提高,社会运转有序。以前人人出力,勉强是人人纳税,这还不算出工不出力。现在,不管你出多少钱,没为公共服务就是没服务。

    分配差异是因为社会可以并需要提高效率,所以用货币奖励提高效率的人。而被奖励的人,用这个货币奖励(大大高于平均工资的收入),抵偿了纳税义务。

    延申阅读《减税与降成本的区别》

    班里老师叫收班费。大家都讨厌交班费。于是老师只叫班长交。然后班长一个人把班费足额缴纳。那么,能说班长一个人交的班费?你觉得班费都班长交,可能么?班长是傻子当的么?班长听到收班费可高兴了。他回头召集学习委员,卫生委员,宣传委员。学习委员,你搞个辅导班,为大家提高学习成绩,一人五十。宣传委员烘托一下学习气氛。我们班委决心不落下任何一个同学。卫生委员搞个卫生大检查,不爱干净罚款。做清洁到我这里买工具。宣传委员宣传一下讲文明,爱卫生,公共环境大家要加倍爱护。宣传务必给力,费用不担心,都我出。班长就这么漂漂亮亮的把事办了。

    原来,我们自己在为自己的补贴交税。那这个补贴还有多大意义呢?

    再来看东方套路。大时代第二篇写完之后,我再贴了一篇别人写的。那里面写得很清楚了。垄断型生产组织者,掌控原材料等生产要素价格。上游企业、垄断企业,具备转移成本的能力。劳动者对自己的劳动力没有定价权。居民并不是以看得见的形式纳税,而是以低工资支撑着社会运行的成本。当然,还有藏在商品价格中的间接税。

    所以,还是中国制度先进。食品补贴有用,却是自己补贴自己。效果最直接的是控制要素。人力成本低,但营商成本并不一定低。市场中不是所有企业一定能吃得到劳动力成本的红利,高额的原材料价格(电费),可以把你的利润带走。强势外商也可以。

    这些办法都可以使得工资低,但是这些办法本身就是一种成本。并且都具有各自的副作用。自然情况下,社会成本是地位低的成员负担,米国福利制度是税收承担,于是容易带来财政赤字、负债。负债通过QE转向美联储,美联储最终又必须找个合适的机会加息缩表,把负担甩给其他经济体。对比欧洲,没有甩锅的能力,经济就瘟得不行。

    我们的办法的副作用是工资低带来消费低。叠加福利低,储蓄高。使得消费对经济的拉动降到最低。于是只有实行促进出口的政策。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这带来三方面的影响。

    首先,你需要外部消费市场,那么贸易争端就频繁。

    其次,大量商品出口,大量外汇进来,要素这一增一减,导致我们的金融体系对社会资源的话语权提高。货币倾向外升内贬,居民的购买力被转移。经济拉动就更倾向投资。购买力就是转移给了我们最大的投资方了嘛。

    最后,生产消费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循环。我们在进行生产创造,那么这个生产体系能生产出什么物质财富,以更好的支持劳动者生产创造呢?显然,这个生产体系其中的劳动者应该最有发言权(市场购买力)。但现实不是这样。宣传语说“劳动创造美好生活”。结果劳动创造了别人(老板、权贵、外国人)的美好生活。这不利于我们的劳动者更进一步积极的劳动创造,你在市区买不到一个住所,当你下班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没有在家庭中多花时间温存老婆,陪伴孩子。甚至孩子在乡下你根本没办法让他来你身边读书。你会渴望什么?理想?没有的事。家教?没有的事。爱?不要说外星语好么!自由?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除了物质方面,在精神文化上,这样的文明也容易被侵略。商品向地位高的经济体流动。汽车、大院,人家有,你望着。谁羡慕谁?谁注意谁?所以文化潮流从高级经济体反向回流。这就是生产在国内,消费在国外的弊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玩得一手花哨的金融魔术。你根本不知道命运会从那个方向哪个维度反噬你。

    那么真正对的办法是什么样的呢?反复强调,借市场之外的力量降低成本。

    有人的地方就有市场!

    解释一下,这里所说市场的范围在哪里?西方经济学说都认为,行政范围不属于市场。这个就是西方经济学谬误的地方。换一种说法,西方经济学中的市场只是狭隘的市场。行政权力完完全全属于(广义)市场。只是作为强势参与方,其他市场角色特别不待见而已。其收入来自市场,很多功能也靠市场实现。这也是我为什么说,补贴市场补贴不了的原因——你税就是从市场中来,却硬说你在补贴市场。税(以及各种对市场的索取)永远大于补贴,等,对市场的支付的啊。

    从市场之外补贴,才能降低成本。我们来看看养殖的例子。

    鸡蛋或养猪不赚钱的时候,养殖户逼急了会把蛋鸡或猪处理了。道理也很简单,成本高于收益。那么你们听说过,猪周期逼死了农户家(两三头规模)的猪吗?到底是规模化养殖成本低还是农户散养成本低?规模化养殖是在市场中成本低。市场成本往往是货币成本。养两三头猪的农户,自己田里种了红薯,就吃红薯藤、吃人剩饭。很多上不了市的歪瓜裂枣就是这些牲口消化了。农户养两三头猪是不要几个钱的,要的是时间。农户的猪利用的是系统中本就会浪费的。

    为什么农户的猪成本低?因为它吃的直接是土地里自然长的,或者并不需要人太多劳动的东西。大自然是市场之外,是人类社会之外的存在。然而,我们怎么利用呢?

    缺失的社会结构

    当青蛙第一次在池塘里产卵的时候,它们不会想到,千万年后有一种叫蛋的东西。当爬行兽类、鸟类产卵的时候,它们也不会想到以后会有一种叫乳汁的东西。当动物进化出更多新机制,生命的功能也在不断强大和完善。我们的社会也在不断完善之中。

    单细胞、多细胞、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在从单细胞到人的一连串生物进击的路途中,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是动物登上陆地?是猿可以直立?都不是。生命的历史三十五亿年,人的历史了不起百万年,哺乳动物历史了不起一亿年。而从单细胞到多细胞,就用了十七八亿年。耗时越久说明越难,也就越显得重要。

    是什么变化这么关键呢?

    最早的细胞并不像现在这样完善,就像我们的家,一百年前可没有微波炉。在十几亿年前的某一天,一个细胞吞噬了线粒体的祖先——原线粒体——一种好氧细菌。原线粒体被吞噬后,并没有被消化,而是与宿主细胞形成了共生关系。寄主(原线粒体)可以从宿主(我们的祖先)处获得更多营养,而宿主则可使用寄主产生的能量。这种关系增加了细胞的竞争力,使其可以适应更多的生存环境。在长期对寄主和宿主都有利的互利共生中,原线粒体逐渐演变形成了线粒体 。共生关系大约发生在17亿年以前。

    大型多细胞生物,普遍认为出现在16亿年前的中元古代(距今约16亿年前——10亿年前)。不知道学界注意到没有。我敢断定这两者有因果联系。

    为什么大型多细胞动物需要线粒体才能出现?单细胞到多细胞要解决一个问题,怎么合作?一块猎物或者说养料进入体内后怎么分配?像社会了吧。重要的来了,往下继续看。

    每一个细胞都要吃东西(从环境中得到能量)才能存活,我就是合作也要找一个有利的位置啊。每个细胞都带着这个想法,还怎么合作?隔壁细胞跟外面的猎物其实是一回事,都是“肉”啊。所以要在一起合作,首先行动有序,不能争抢,不能互相吞噬。办法是什么呢?谁都不许到河边抢水(能量)了,每家安一个水龙头。这个提供能量的细胞器就是线粒体。我们的每一个最小单位,细胞,不再如它单细胞的祖先那样生猛的独立自主到处吞噬其他物质和生命体,而是只能依靠线粒体获得能量——体内竞争不存在了。

    我们社会缺少一个结构。当下社会中大大小小的每一个单位,都必须拿自己的(劳力或其他)资本,从市场中换来收入,不然你就只有消亡(越混越差)。劳动者需要工资收入,企业需要商业利润,国家需要税收。大家都在市场中拿,那么谁来给与呢?

    这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每一个体系的结构,都有对称的两部分。线粒体提供能量,细胞其他部分享受能量。汽车可以分为发动机和其他部分。发动机提供能量,其他部分负责吃进并传递这些能量。我们的社会却没有一个给与能量的结构,这就是人类当今社会一系列不平衡,及原始野蛮的根源!

    让美国人和天地斗

    当我们把自然资源输送给一个具备生产力的(自动化)机构,它能制造居民生存所需产品。免费发放给劳动者。效果就像餐厅老板给打工妹开的条件,三千块包吃住。三千块本来招不到工,但考虑到省了生存必需的开支,工资就显得有吸引力了。降低成本就这么简单。

    这个自动化工厂哪里来?上帝打个响指就有了吗?如果你这么问,那之前第二篇《大时代到来,中国怎么办(二)》算白看了。人的生存成本这时已经为0了。

    一个东西要钱,那是因为你得到的商品有别人的劳动。你买东西,就要为别人的劳动付钱。所以我强调是有相当自动化能力的工厂。

    当火药(一些从来没有过的新事物新构想)出现之后,战争游戏的规则就已经改变了。要请大家注意,这确实是一个胜天半子的构想。德国想要跟英国一样争海权,抢殖民地是没有胜算的。而米国能,是因为米国改变了联系世界的方式,用一系列买卖、军事、外交的协议,取代了殖民统治。所以,我的办法不是循规蹈矩,而是颠覆现有世界体系。颠覆的前提,就是在细节上,通过让人的生存成本为0,大大降低劳动力市场价格。直至为0。

    这个自动化工厂即使原材料(因为垄断而公共所有)不要成本,工人成本低,维护成本还是有一点。垄断的自然资源不可能全部只给这样的工厂,向市场出售就可以覆盖成本了。

    设计呢?为我们劳动者自己服务的工厂,消除饥饿,消除不平等的工厂,会有很多人愿意为此奉献力量。当然,这些人力成本也低。

    是自然作为输出方,降低了我们的成本,这相当于让每一颗作物都成为我们的工厂。米国不是在跟我们角力了。它是在和天地斗。

    真打还是假打

    我已经说了,我担心的不是能不能打赢。我担心他到底决不决定打?不想开枪就不要举枪威胁对手——这样的行为反而让对方反应升级。到了这步田地,双方已经在威胁下展开反击。即使还在谈,与其说谈出结果不如说打出结果。

    我提到的要害敢不敢动手打?打别人就要先调整自己的姿势——经济结构、利益结构。敢不敢调整自己?敢不敢降低老百姓的生存成本,哪怕是损害权贵的利益!——我降低老百姓生活成本的办法,其实就是提高老百姓地位的办法,就是堵住经济漏洞的办法。(看了我之前一系列文章的朋友应该懂,我就不多说了)

    必须真打,还务求必胜。然,施得了神通,还要收得了神通。中美的敌人是什么?米国不更担心人力成本高,更担心脱实入虚吗?产业升级、经济转型、探索未知……那么多人类共同的伟大事业,却都被金融权力鼓捣出来债务,扭曲了资源配置。一个詹姆斯望远镜(哈勃的下一代,意义重大)似乎是投入不足,反复延期。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问题!中国要解决的问题不正是美国也需要解决的问题吗?

    现在宣传都放反美电影,我也要给大家讲一个红色历史故事。鼓舞大家的斗志。请大家和最近的贸易谈判转折联系起来看。

    1949年11月6日中午12点半,xxx勤政殿,周恩来特设午宴招待国民党元老张治中、邵力子、刘斐。

    周恩来把熊向晖介绍给大家,几位元老都有些惊讶:“这不是熊老弟吗?你也起义了?”

    周恩来说:“他不是起义,是归队。今天,我请你们大家来,一是和你们聚聚,谈谈心,二是向大家公开一个秘密。"大家坐定后,周恩来指指熊向晖,说:"他是1936年入党的中共党员,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说完,周恩来爽朗地大笑。

    众人大为惊讶,随及恍然大悟。张治中说:“早知道蒋在政治上、军事上不是对手,才知道,在情报工作上,也远远不是对手。”

    国民党前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说:"怪不得胡宗南老打败仗。"周恩来看了熊向晖一眼,说:"以后我们打算让他搞外交工作……"

    周恩来有无必要将熊向晖是长期隐藏在胡宗南身边的间谍之事告知这几位国民党要员?虽然周恩来说熊向晖以后会从事外交工作,希望大家熟悉一下,但这个理由并不是十分充分。

    其一,对于情报工作来说,一旦身份暴露,就成了一枚死棋;其二,在这样的场合公布熊向晖的共产党员身份,且对象还是国民党要员,有无必要?

    这几个疑问曾长期困扰党史研究者。为解答这个问题,熊向晖之子熊钢分析了当时的局势认为:

    解放大西南

    1.胡宗南部的30万大军,于1949年12月西南战场的成都战役才被歼灭,是国民党在大陆最后一个被歼灭的重兵集团。胡宗南在成都战役后率残部1万多人据守西昌,直到1950年3月才飞往台湾。

    2.早在1949年5月,胡宗南、宋希濂便在汉中秘密会晤,一致决定取道西昌退往中缅边界,继续抵抗,万不得已退到缅甸。当时两个集团拥兵50多万,几乎占到国民党在大陆剩余兵力的一半。

    3.两者的如意算盘未能实现的主要原因在于蒋介石的反对。蒋介石当时的战略计划是“经营台湾、整顿东南、控制西南”,不允许轻易放弃西南。

    历史学者杨者圣先生找到了答案:这两位手握重兵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对于当时的军事形势把握得最为准确,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进军滇西方案都是一条苟延残喘之道,这比蒋鼓吹的“保卫大西南”的空洞口号“高明”多了。

    与此同时,主席的策略部署则是大迂回、大包抄,力图把国民党全部消灭在大陆,以防后患。

    不怕敌人打,就怕敌人逃。所以如何将胡宗南套牢在此等待刘邓大军前来形成合围之势就是整个西南战局成败的关键所在。

    这时,如能“假蒋 之手套住胡宗南、争取宝贵时间”就可以占据主动,所以如何离间蒋和胡宗南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周恩来出面宴请国民党元老的必要性正在于此。

    几位国民党元老和蒋通信是可以办到的,靠他们来让蒋知道“胡宗南曾经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并且隐瞒不报”这一事实,蒋会怀疑胡的忠诚,进而看不到胡“进军滇西”方案的可行性,甚至会采取措施防止胡宗南自行撤离。

    果然,蒋连续6次拒绝胡宗南的西进方案,甚至有一次还命令胡宗南杀身成仁,为党国尽最大忠诚。

    后来,胡宗南全军覆没,蒋怒不可遏,下令他死守西昌,与西昌共存亡。

    胡宗南的好友,国防部副参谋长郭寄峤直陈蒋介石:“送一名大将给敌人做俘虏,既违背了战争利益,也违反了指挥道德。”蒋介石才默许派机接胡回台,把剩下的六万人马丢给了解放军。

    我们为什么出现决策的大转折的?以为拜登对我们更好,以为拜登会当选。如果这是一个水中月呢……

    抓不住的现在与时间迷雾阻隔的未来,谁更真实?

    看大时代第一二篇的朋友请关注公众号“爱宗的脑洞食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章很长,但最后讲的一个故事很有启发性。今天的中美贸易战争打到现在这个样子,是到了中国人抓住现实,步步为营,将美国推向深渊才为上。至于未来美国总统如何,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如何,不应考虑太多了。
    2019/5/27 15:18: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