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定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八夫子 - 朱定飞首页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2019-03-15
字号:
    一、张红兵先生文章中所说的“城镇低收入群体”,究竟指哪些人?

    1、张红兵先生文章中提出的,

    “这些城镇低收入群体,似乎就是没有“身份”的人,我估算能有2亿人左右。”具体情况是:

    “ 如他们在就业时,用工单位基本不给签劳动合同,所以似乎应该被称为“没有身份”的人,因为国家的很多政策大都是围绕“有身份的人”制定的,“没有身份的人”就享受不到了。

    如“五险一金”,他们就不能通过负责任的单位而享受到了,政府也没有有力的纠正措施和政策。

    如他们就业困难,就业中断,享受不到所谓“登记人员”的待遇,因为灵活就业人员失业,谁给你“登记”?……”

    2、张红兵先生文章中提出的“城镇低收入群体”的范围或划分标准:

    “就业时,用工单位基本不给签劳动合同”,因此成为“没有身分”的人。

    我对张红兵先生文章所说有如下存疑:

    其一、这一部分群体,在当代中国应该确实存在,但是否就有“2亿人”之多?值得存疑,不知张红兵先生这一数据从何而来?有何确切依据?

    其二、 “ 城镇低收入群体”的概念,应该考虑有时代的发展变化:

    时间跨度长远的不说了,如果以改革开放以来为界: “ 城镇低收入群体”的概念应该有如下几部分人:

    一种是历史的或现实的多种原因形成的有城市户口的原有城市贫民:

    除了过去称为年老病残的鳏、寡、孤、独不能工作或没有工作能力的人,国家有养老保障者外;一部分享有“贫困户”待遇(现在农村也有建卡制)、每月可领取贫困救助金的群体。这一部分人国家还是有较好的帮扶政策,在逐步提高他们的贫困救助金额。

    二种是经济改革中出现的下岗失业群体,这一部分基本上算“有身分”的群体;有“失业登记”保障和“零就业家庭”帮扶等,再不济也可享受“贫困人口救助”。

    第三种是在改革开放年代以来,由农村到城市长年打工的老年农民工群体,这一部分才是 “ 城镇低收入群体”的主要部分:

    张红兵先生文章中 指出的: “ 如他们在就业时,用工单位基本不给签劳动合同,所以似乎应该被称为“没有身份”的人,这一部分人主要就是由农村到城市长年打工的老年农民工群体,他们不同与年轻农民工进正规的厂矿企业,在国家《劳动保护法》的规定下,大多能签劳动合同,成为“有身分”的群体;农民工中也有部分不是到正规的厂矿企业就业,没有“身分”,但劳动报酬较高,有的能在区、县以下城市买房落户,有的也买个人“养老保险”(医保属于家乡农存合作医疗),不属于 “ 城镇低收入群体”。

    因此我们要正确认识:张红兵先生文章中所说的“城镇低收入群体”,就该是由农村到城市长年打工的老年农民工群体。

    二、老年农民工群体的实际经济收入状况

    1、 正如张红兵先生文章中所说,这一部分没有“身分”的人,

    因为国家的很多政策大都是围绕“有身份的人”制定的,“没有身份的人”就享受不到了。

    如“五险一金”,他们就不能通过负责任的单位而享受到了,政府也没有有力的纠正措施和政策。

    如他们就业困难,就业中断,享受不到所谓“登记人员”的待遇,因为灵活就业人员失业,谁给你“登记”?

    如他们需要自己缴社保,而缴费基数却需要跟“有身份的人”同样执行当地上年度城镇职工社会平均工资之额度,这合理吗?他们本来收入就低,“有身份的人”相对收入高,国家对缴费基数额度却要求一样,他们缴得起社保吗?肯定有一部分人咬牙缴了社保,但他们的基本生活保障能不受影响吗?

    如医保的保障也一样,缴不起社保也没有医保,有资料说医保政策覆盖已经达到13亿人,覆盖的数据有实际意义吗(此问不准确:凡是农村户口都基本上已参加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只是每年要缴纳一定量的参保金,虽然这种参保金个人都可以全部报销;并享受大病医疗保险和一般病的医疗费用的大部分补贴。医保政策覆盖已经达到13亿人事可信的。在城市的老年农民医保政策覆盖已经达到13亿工也能享受这种待遇)。

    总之,“没有身份的人”除了经常间断的就业和低收入外,什么国民的福利待遇都没有,看看“有身份的人”的各种待遇,“没有身份的人”算是什么样的国家公民呢?

    2、我们举一个实际事例,来说明老年农民工群体的实际经济收入状况:

    我们在网上读到一封向地方政府社保机构呈交的上访信,上访信的内容说:

    “请求为老年农民工提供缴纳养老保险补贴

    我从2006年中起,在重庆市 某区县中学做炊事工作,期间因多种原因工作有停顿,到2013年我满50岁时,被学校辞工,但学校所买养老等保险不足15年。连续工龄只有8年。我被辞工后,当时尚没有办理农民工失业证的政策,所以没有办失业证,但我一直在梁平区的城里饮食店里帮工,并连续由个人交纳了养老保险金。虽然要缴到2021年我满59岁时,才能满15年,才可领养老金。

    我在长年在县区的城里饮食店里帮工,因为年龄偏大,只能做洗碗等杂工,工资很低,每月最初由1000多元增加到现在,也只有1500元(年轻一些的农民工,也有工资2000元左右的)。

    但城市里饮食店从不为农民工买保险。

    我们这种情况下的农民工,每月个人所缴养老保险金逐年增加,最初由每月400多元增到500多元,去年增加到750多元;今年会增加到800多元,长期以来都几乎占了我们每月工资的一半以上。

    而现在国务院有关减轻企业和工人负担的政策,因我们未办失业证(55岁后又不能补办),也被排除在享受个人买保险的补贴之外,对我们这批年龄偏老又不能退休,还要个人缴很重的保险金的农民工,得不到一点照顾,想来很伤心。

    因此请求政府与社保局领导能否格外施仁,把国务院有关减轻企业和工人负担的政策,落实到我们这批老年农民工的头上,适当给我们个人买的养老保险提供一点补贴,将万分感戴!

    三、怎样实际帮助老年农民工减轻负担

    当前最实际的,就是争取为老年农民工提供缴纳养老保险补贴:

    上面这封上访信函所呈述的老年农民工经济收入情况,应该是合符实际的;可能有些经济发达城市老年农民工经济收入,会高一些;但同比缴纳的个人养老保险金也会高一些。

    既然现在国务院已下达有关减轻企业和工人负担的政策,就应该普惠民生,让所有农民工,特别是老年农民工都能获取国务院有关政策的照顾。

    但实际执行也有偏差:以重庆市为例:重庆市有关部门已向各区县社保和民政部门下发有关文件,决定对农民工缴纳的个人养老保险,在进行适度补贴时,据有关工作人员传达:凡55岁前到城市打工又办了失业证的农民工,可以补贴三年的个人养老保险金的60%。而55岁后的农民工,不能在城市打工年限,一律不能补办失业证,也就不能再享受国务院的这一补贴。

    有的老年农民工向县区有关部门信访申诉,得到的回答就是:

    因 我们未办失业证(55岁后又不能补办),是重庆市有关部门下发的文件规定:一刀切地规定55岁以上的老年农民工未办失业证(55岁后又不能补办),就不能获得国务院的这一补贴。

    为什么未办失业证(55岁后又不能补办)的55岁以上的老年农民工,就不能享受国务院的这一能照顾农民工的补贴?这种规定是不顾社会实际情况,让老年农民工 被排除在享受个人买保险的补贴之外,对城市这批年龄偏老,工资有低、又未能领退休金,还要个人缴很重的保险金的农民工,得不到一点照顾,显然是很不公平、不公正的,有悖于党中央普惠民生、关心老年人的政策的。

    四、我曾有博客《对长安街知事:左颖先生《 白岩松呼吁的这件事,有关全民》一文的评论中说:

    我读到长安街知事:左颖先生《 白岩松呼吁的这件事,有关全民》一文时写的评论:

    白岩松先生提出的老年就业问题,看到了当代中国和当代世界所谓的“老龄化”时代危机的到来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出路:怎样发挥按退休制度一刀切下产生的许多尚拥有劳动能力的人,不能发挥余热,还能为社会做贡献而不能,因而加重了“老龄化”时代危机到来的问题。

    我曾经发表过博客《  用发明创新促进人类老有所为事业发展》( 解决老龄化危机的策划方案),提出大规模发展适合于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就业的劳动岗位的各类企业,主要是运用人力弹簧轮盘联动发电技术,就能很好解决这一问题,还能为国家实现六大战略优势 ,

    文长不录,参阅笔者有关博客内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为什么不把别人向好处想呢?既然要就事论事,为什么总是人身攻击呢?贬低别人并不能证明自己正确,说话比别人难听,并不能证明自己强大。
    2019/3/21 10:44:57
  • 对楼主说几句:
        你岁数挺大,还在为国事呕心沥血,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但你是否有自知之明?个体人的知识是有限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你在论坛里批判这个、评论那个真的有资格吗?你的看法真的就都对吗?你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吗?
        比如对我原文的评论,你也不表态,是评论错了?还是评论对了?
        我早有声明,欢迎对我的博文的评论,甚至于争论、批评都可以,但应该以理服人,只要别人批评得对,我会声明观点错误做检讨。请问,你什么态度?
        你评论完别人,不管对不对,就不管了,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打个比方,你在公共场合肆无忌惮地拉了一泡屎,就扬长而去了,不清理,也不道歉,合适吗?
        我虽然应该尊敬长者,可你的行为令人尊敬吗?提醒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劝你应该反省一下。
    2019/3/21 9:12:11
  • yjiazhiyan:
    我们的交流停止吧,帖子都沉下去了,你是不是生气了?也没有回音,如果是说声对不起,我的语言有时确实不客气。但你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不在主题方面讨论,总是纠缠一些别的概念,有意义吗?祝好。
    2019/3/21 8:53:03
  • yjiazhiyan:
        不得不说,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跟你交流就像跟小学生交流一样,你太缺乏常识类的东西了,当然你自己不觉得,反以为自己一般很有见识。
        我说那些人的“有身份”、“无身份”只是为了说一下境况的区别,你还跟马克思的说法进行比较,你“认为马克思的划分最有道理”,有必要这么比较吗?
        你琢磨一下自己说的话:“城镇自主创业的人,自己当老板,和谁签劳动合同,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签劳动合同是指广义的说法,创业是需要注册企业的,老板是法人,在注册资料里当然有身份的注明,具有并高于签劳动合同的功用,你说“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人?
        真是服了你了,不在主题方面讨论,只在别的方面纠缠。
    2019/3/20 11:59:51
  • 讨论的目的是把问题搞清楚,搞清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不是为了证明谁有没有同情心,如果对你的看法提出不同意见就是没有同情心,那我再不敢对你有异议了。
    2019/3/20 10:57:29
  • 城镇自主创业的人,自己当老板,和谁签劳动合同,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灵活就业人员,但他们显然不能算受雇佣劳动的低收入者,虽然他们可能也被归类为灵活就业人员。
    2019/3/20 10:45:11
  • 我反对在受雇佣劳动的低收入者中再进行什么有身份和无身份的划分,因为他们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只不过一个有长期的雇主,一个只有短期的雇主。你提出的“无身份的”灵活就业人员,如果不是受雇佣劳动的低收入者,那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划线有不同的标准,但我认为马克思的划分最有道理。
    2019/3/20 10:36:36
  • 回“yjiazhiyan”:
        好,我回答你,所谓那个“身份”只是我的说法,为了区别两种人的待遇,至于适宜否,尽管评论。
        如富人、公务员、国企员工、城镇创业和就业较好的人,他们有什么待遇呢?能签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有五险一金,有法定假日等等名目繁多的各种正常的国民待遇,国家在制定民生方面的各种规定时,基本都是围绕这些人考虑的。而就业不太好的灵活就业人员,统统享受不到这些待遇,虽然应该享受,但用工单位根本不让他们享受,这虽然是违法的,但国家并没有有力的纠正措施,有些规定根本就是虚设,也没有对这些人的福利扶助政策,使他们成为城镇里的低收入困难阶层。我在原文里并没有呼吁全面提升他们的国民待遇,只是呼吁最起码在社保和医保方面为他们想想,这个要求高吗?现在已经明确,企业为员工缴社保的基数比例已经从20%降到16%,但仍然没有看到对灵活就业人员缴费的降低。我们这地方缴社保和医保每年得9000多元,他们收入低的一年能挣多少钱?所以他们缴不起社保和医保,不但平时的生活保障不够,老年也没有保障,可看不到政府在这方面的扶助政策,所以我才呼吁一下,而且题目用了一个问号,没敢用应该、必须等字眼,所谓“有身份的”和“无身份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楼主不说话看笑声,我当然怀疑你在替谁说话,当然也可能看错。我认为一个有责任和讲公道的国人,应当同情弱者,不应当视而不见,当别人提出来了反而嗤之以鼻。
    2019/3/19 15:17:55
  • 回“gz3hua”:
    在以往评论发言里我没少说,我从来不认为我的博文观点就肯定对,欢迎交流,甚至于可以争论和批评,但应该就事论事说理,如有谁批评我说得有理,我会声明观点错误,道歉都可以。但“yjiazhiyan”并不就我的原文主题发表同意或不同意的意见,反就枝节问题跟我纠缠,连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等一些概念都搬出来讨论。尽管如此,我本着互相尊重也回答了,并提醒他围绕主题讨论。可他还是不讨论主题,把一些莫须有的说法也扣到我头上了,所以我怀疑他可能是楼主的帮笔,楼主不说话,由他出头乱搅和,所以围绕主题清晰的讨论你看不到。当然也可能他不是楼主的帮笔,只是我的误判。
    2019/3/19 15:10:19
  • 我至今也不明白什么是“有身份的”和“无身份的”,我对此发出疑问,脱离了文章的主题吗?我扯远了吗?况且做为草根阶层,扯远一点又何妨呢?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是“有身份的”和“没身份的”,做出这样的划分是什么意思呢?是想让这两种群体之间争论一下到底谁比谁更惨吗?
    2019/3/19 11:05:27
  • 二位,我几次较认真看,也闹不懂二位在争什么!
    2019/3/19 6:47:34
  • 回yjiazhiyan:
        我欢迎讨论甚至于争论,但起码应该注意两点,一是不能脱离就事论事,把话题往旁的地方扯,一是应该以理服人。请注意,尽管你所提的存疑不在主题范围,我也答复了,一是需要对别人尊重,二也是表示态度认真,但你为什么不能答复我的存疑,我对你也提出了一些问号,你答复了吗?
        你总是在另外一些问题上纠缠,纠缠来纠缠去,把你自己都纠缠糊涂了。如你说“难道有身份的相对于无身份的就是富人了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如你说“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是不要在我们所讨论的这个特定群体中划分三六九等,他们之间的区别只是50步和100步的关系,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什么时候把他们“划分三六九等”了?何来的“50步和100步的关系”?“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怎么扣到我头上?
        再次提醒你,建议你回头看看自己的发言,有没有让别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2019/3/18 20:41: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1938年5月,四川省宜宾市人;现为重庆市梁平县柏家中学教师(已退休)。上世纪60年代大学本科毕业,高级技术职称,原曾任四川省梁平县政协委员、万县市人大代表;任中国管理科学院研究员,四川省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重庆市梁平区老年诗书画研究会会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