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明大道统,是中华文明体的三大基础要件之一
2019-01-26
字号:
    关于中华文明,只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未曾中断过的文明,这还显得很不够。至少还应该加一句:她也是全人类既往一切文明中,唯一一个成就了文明共同体国家的文明。

    其中,文明之道的长期自觉坚守,文明性的系统建构机制,中央文明的丰茂不息生命力,超越地域、种族、国家、主权的文明教化共享方式,天下文明之中心国开度上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制,以乡村士绅治理为代表的多元大社会,在人道、文明道、大道中合维度上铸就的文明大道统等等,都是她的一些显著特征与卓越贡献。

    仅就中华文明体(包括主体性的中央文明国与外围的朝贡附属国家地区)的整个构成来看,大道文明理路上建构起来的文明大道统、文明圈所有国度而非大一统国家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制、孕育与承载社会文明的多元立体洽合大社会这三者,则是其最为关键的基础要件——这就如同所有的现当代国家,都需要有国家主权、国家政体和国家领土归属一样。

    民族或种族,这貌似最为基础性的主体存在,之所以未被我列为其中的一个基础项,一方面的原因是,它虽是促生现代国家的一种逻辑理路和基本理念,却并未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全面彻底地贯彻、且不具有统一的指标性——有为数不少的国家,并非是基于一个单一的民族的、或基于一个主体性地位十分突出的统一民族的。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以文明之道的固有逻辑与话语立场来看,这本就是一种阻碍文明进步与传播的、有违文明之道的族群对立隔离之道。我们说,文明的进步、先进文明对后进文明的引领教化,本就不该是先问族类而不问是否拥护文明、成就文明的。若是一切都以民族、种族作为出发点,那么,曾经为我中华文明体、为我中华之道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一批批域外族群与同道同好们,是不是就都会被排除在文明中华之外了?!——以文明的标准看,中华人、中华文明之人,便是认同和行走在中华之道上的人们。在今天以前,大多数可能主要来自中华民族、乃至汉族;可未来呢,也许未必都是56个民族所组成之中华民族中的人们吧?!

    一言以蔽之,非我族群,向往中央大合盛华文明之道与从事中华文明事业者,便是我中华人。肤白肤黑,居远居近,只要有文明之心、文明之骨、文明之循、文明之为者,便是中华引领人类新文明世界的文明力量一部分。

    在中华文明体的三大基础要件中,具有底盘意义的多元大社会和处在于现实权利中心的中央集权,受到的关注一直都比较多。不过,关注的虽多,却也普遍存在有较大的偏失。

    先看多元社会,我们说,她是中华文明体构成中最具根基底盘性、主体孕生性和多元丰盛活力的一种存在。这三点,令她成为与中央集权和文明大道统同样不可或缺的三大基础要件或三大基石之一。虽说,她的不可或缺性以及在逻辑理路上的举足轻重意义,大多数人都能意识得到。可鉴于我们从古代农耕方式基础上的乡村社会文明转进到工业化的城市社会文明模式后,很多人一讲多元社会的概念,便极其自然地将远离城市文明的乡村治理关在了文明与社会文明的门外,从而大大降低甚至漠视了中华特有的士绅乡村文明的基础性、主体性地位及对整个文明生生不息发展的关键决定作用。

    对此,我们必须有一个基本的明确认识。在古代中华文明体,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多都在农村,构成多元层级社会的士农工商兵等也总是在基于主体性的乡村社会而存在着,甚至可以说那时的中国社会基本上就是一种乡村社会。这样的乡村社会,家国天下、中道大合思想理念在其中孕育和形成,多元社会及其更高级别的道统文明在其中孕育和发展。离开了她,便无从谈起中华文明、中华文明体、中华之道文明大道统等等的一切。可偏偏很多人,就是打不通这一关,不能将乡村社会与中华文明体贯通一气地联系起来。

    我想,这其中,现代城市的发展以及城市与乡村文明的二分概念,或许是让这些人走向误入歧途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建立起城市与农村的二分思维架构后,他们便无形中会以西方城市式的(英语中的“文明”一词,原本就是跟城市、城邦有着直接关联的)思维来看待和审视中华文明、中国社会。这样一来,便完全地搞偏甚至搞错了。这乃是中国士绅治理乡村社会之所以很难被提高到整个文明的、文明体的高度来认识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正因为此,我们对士绅治理下的乡村多元大社会之地位与意义的看法,远远无法达到其客观上体现出的应有高度。我们说,若抽掉了士绅治理乡村多元大社会的这种直接对接与主体角色,我们关于中华文明、中华之道文明大道统的种种思考与研究,也就便必然会遭遇悬空、搁浅。

    再来看中央集权。同样地,中央集权对于中华文明体的意义,也主要体现在三点上。一个是个体、家、国、天下文明共同体(或中华文明主体与文明圈)的中央核心,一个是文明体社会各种重要权利的集中统一调配者,再一个就是以文武两道支撑和保卫文明体的定海神针。

    文明体的中央核心,这个不难理解,只需要将我们立足的平台从今日现代国家转到昔日本来的文明体国度就行了。权利的最高集大成者,也只需要充分关注到她的全面性和中国式的无所不包特性就可以了。唯独这个“以文武两道支撑和保卫文明的定海神针”一说,还得多说一说。我想,很多人之所以总是很难将中央集权与文明、文明共同体、文明之道紧密地联系到一起,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就在于她强悍强烈的“武力以胜”、“权统天下”筋骨与气质吧。其实呢,不要那么“文人心”地看问题,想想一个尚文上善文明体在丛林狼群里要立足和发展、会面临多少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我们便会对中华文明体中有这样一种执剑而立的同行者、护卫者,投去更多的推崇与信赖眼光的。理想中、学理上的文明,可以规划得百分之百地纯正单一;但现实世界里、文明拓进道上的中华文明体,却多亏有了这么一个貌似异质的同行共荣者。没有这个有时甚至比周边野蛮者还要孔武有力的中央集权集团,没有这个可以为文明体不受蹂躏而赴汤蹈火的文武大权统揽者,道化文明的大一统与天下家国文明体,是没有可能在世界步入近现代之际还能给中华留下一个还算完整的文明体身躯的。

    中央集权,在通常世俗人的眼里,那是集中统摄一切和握有所有生杀予夺权力的,是大中华文明体人道现实天下世界里那统摄一切、全包全揽的上帝般存在,甚至就我们所说的“文明大道统”来看,很多时候也是只能将通天惠人的“天子”“天意”黄袍,加之于最高中央集权者的身上。不过,我们必须说,这只是问题的一面,只是我们沿着人道世事或现实人世一面、自上而下看下来的一种事实表现;而不是其自身、以及其与所有他者关系的全部。

    因为,在天下文明理路上之文明体与文明大道统的另一种站位上,就像在西方世界之上帝的眼里一样,人世间的一切又都变成了另一种不同的样子。这,乃是中央集权的另一面。这另一面,往往比起我们经常聚焦与视为全部的突显面来,要更加地温顺平和与守大道、讲道理得多。

    最后,我们来看文明大道统对于中华文明体的意义和作用。

    总的来说,中华之所以能够成就出高大的文明与文明体,更多和更根本地是由文明大道统充当着舵手、指引着航向的。甚至仅从文明体、家国天下文明共同体的机体构成与体系安排上来看,文明大道统,也是那最高层和最具全面贯通与一统覆盖性的统系结构。它是一种贯通天地人、人类精神与物质世界、人的思知与行用等一切一切和立于有无间的分辨系统。

    不少人有一种直感地认知,认为“道统”与我们所重新阐释的“文明大道统”,是一种虚幻的理念和精神,似乎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并因此而不予重视、不作为认知昔日中华的一种依托。这,恰恰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道,存在吗?神、上帝存在吗?理念与观念性的、精神意识上的存在,若足以统一地或主体性地构成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文明体的精神文化基核,那么,我们又怎能说其不存在呢?更何况,我们认识一个人类集群的存在体、还原一段真实发生过的历史,难道不应充分关照到并梳理他们的认知逻辑与精神世界吗?

    高大如斯者,可以成全一统;但能够成全身、心、物、整个世界一统的,哪个又不是高高立于虚空缥缈的云端呢?!上帝、宗教,如此;道、文明大道统亦如此。在中国人以心御身、以道贯体的整个统摄机制里,道,就是自己的上帝;文明大道统就是中华文明体非为宗教的统一教义系统。

    简单通俗地讲就是,古时候世世代代的中国人信奉的是什么?从总体上来讲,信的就是道!就是顺应天道、遵从人道、致力于天人合一之道。具体些看,以自身立于天地间的人道顺应天地、统协万物,说白了就是要坚持天下文明的大方向、恪守文明的大道——也就是以大道中合为总原则和总基调的文明大道统。这是道、人道统系、文明大道统的自然且必然逻辑。

    文明大道统,之所以貌似没有形成坚实统一的社会建构,之所以相较而言不如西式上帝教会组织那般严密有形,那是因为道是法乎自然的,人道上的文明大道统也必然是如自然般自然而然且嵌入于天下自然间的。就连有些人能够自觉地认识遵循文明大道统与另一些不自觉地行于最终逃脱不开文明大道统的各种路径上,此也是一种文明大道统的自然而然气质与腹内千秋表现。不论人们认识到她没有,也不论不同的人如何称呼她、定义她,文明大道统就像道之介于若有若无间一样,却总在深沉持久地发挥着她对文明体中国、天下文明的根本性牵引规制作用。

    从文明大道统对文明体之基础——多元丰茂、活力不息大社会的意义作用来看,往小里说,是引领性与统揽性的;往大里说,那简直就是使社会得以生出文明、使多元社会结合为一个统一的文明共同体、使纷杂与高度有限底盘社会升华成为人类世界伟大卓越文明的缔造者与“通天梯”。甚至可以说,没有文明大道统,便不会有中华多元社会的改造成功,便不会有扎根中华多元大社会的中华文明体,更不会有始终咬定文明不放松、为人类世界不断拓展中央文明自大道的中华文明!

    我们说,我国古代士绅治理社会的形成,伦理道德秩序的建构、礼敬习俗文化的养成等,统统都跟这是有着直接关系、甚至以此为道之前提的。因为,我们在自觉的认知上,首先明确了天地人三界三才,人是必须行人道与致力于人世文明的;进而认识到,人,又生于、介于天地之间,必须顺应天道、成就人为。如此一来,人道、人世文明的道口与理路,便确立了起来。既然是整个人道、人世的,那么,便不存在以种族论、以疆界分、以国别取舍的问题了,天下文明一体一统的思想观念也就深入人心地确立了下来。这样的逻辑与理路,跟西方那一套建立在国与国关系上、尤其是主权利益之争上的国际世界,就大大地不同了。我们追求和致力于的,乃是一种文明的、文明化的、以文明之道方式展开的不断递次交融和提升文明度的文明世界。文明大道统,正是力行文明之道的必然成就,也是立足于和代表着整个文明世界的一种最高统摄系统。这样的统系与逻辑理路,不会生成于西方或其他非值守文明大道的非中央文明处,这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其次,再来看文明大道统对中央集权制之形成与存续的意义作用。总的来说,失去了文明大道统的始终贯穿与全面支撑,任何类似国度里的“中央集权”(其他不为中央文明所用的集权,甚至都难以称之为“中央集权”)几乎不用怀疑地都会滑入独裁专制的泥潭中去。这点无需多讲。一种将万千权力集于一身、再没有任何世俗力量足以抗衡和加以规制的中央集权,之所以两千年来得到了比较好地、至少是相当程度地“驯服”,若不是“文明大道统”,还有哪个堪担此经天纬地、归置人伦的重任?!

    中央集权,是否顺应了天意民心,得由那有形无形的文明大道统”公论辨识;中央集权,究竟是“失道”了、还是“得道”着,其道之所指归根到底就是文明大道统统系里的文明道。历朝历代,由盛转衰,周期性地更新轮替,直接与表层地看,是不满当年现状之士人们发动底层民众起来造反的结果,可究其根本,实际上只是当时的中华“治统”偏离了文明大道统的道轨,从而被文明道所颠覆、所遗弃罢了。背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真正大道力量,皆在于这文明大道统的身上。

    最后要说的是,没有文明大道统,不仅多元社会与中央集权二者间,极难达成一种有分有合的融洽,更不要说融为共生互利的一体了;而且,中华社会的文明,也很难、甚至无法达成足够丰满成熟地发育,更别说什么“文明体”、“中央大道文明共同体”了。因为,一者,多元社会的根本站位与主导取向,是基于分、个性、特异、散乱繁复的;而中央集权的根本站位与主导取向,则是基于合、共性、统一、集中统合的。两者间,若没有一种居中兼合、且足以在更高更大范畴内实现超越的另一套规制系统或统系在,其二者间的相融与大合,那是想都别去想的事。二者,多元社会,固然有走向社会文明的自然走向,但却并非总能(其实纵观人类各地域文明的历史就会发现,几乎总是不能顺利达成的)发育成较为昌盛和高级之文明、尤其是文明体的。更不要说,若是还有一个强人般的“中央集权”总在参合搅合着了。

    所以可以说:中华,得以成为一个卓越的文明体、大道中央文明共同体,没有多元社会、中央集权和文明大道统中的任何一项,都是不可想象与难以实现的。而其中最具人道创造性和天下文明广阔开度的文明大道统,则不仅贯穿与统摄起了文明体内部的所有各方;更为中华文明引领人类走向多元一统共同体,提供了一套具有文明普世价值的大道一统方案。文明大道统,对全人类今后的发展来讲,都是具有最高层与最全面的指引性、统摄性和操作性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网信产业缺乏合作

        我有些发言中评价中国的科技人,我们创新能力是比较好的,各方面都应该挺勤奋。但是如果说我们有弱点的话,比如团队精神、合作精神不是太好,这方面有传统文化影响,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我举个例子,若干年以前国家四个部委联合发个文件,所有电脑销售的时候都要预装操作系统,希望给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一个机会。

        但是因为我们没统一,开始有些人说预装几百块一套,竞争以后10块、5块,最后实际上据我知道都是零(元),主要是为了能够扩大影响。所以国家这个政策挺好,其实我们的公司没得到利益。

        要集中力量办大事

        我们国家最应该发挥的优势是什么?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更适合垄断性领域的发展,但实际上现在我们反而没做好。举例子来讲,就我们的桌面,wintel是一家,微软的操作系一统天下。虽然大家都是基于开源Linux发展出来的桌面操作系统,你至少能看到现在还有七八家在做,本质上是基于同一个开源软件发展出来的,差别不大,但是品牌不一样,具体细节,比如软硬件支持、适配的问题都不太一样,一定没有好处,技术也不能发展,因为你分散了力量。

        你的对手已经统一,市场上只有一家,我们市场范围很小,企业规模也很小,还有七八家去做。国家有责任把这些分散的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更大规模的企业,以统一的标准和外国跨国公司竞争,这样才有成功的可能。
    2019/1/30 13:05:57
  • 芯片的国产化不能靠BAT推动

        目前BAT在芯片这类核心技术方面并没投很大的力量。他们在电商、移动支付、共享单车这些领域确实做得很好,但是在传统的计算机领域,CPU也好,操作系统也好,他们投入不大。

        不是说他不能做,但他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法把它作为主攻方向,投入也不是专注于这方面,还是要靠国家更多做一些工作。就像卫星导航系统国家来做,是因为这些领域十多年可能才能盈利,很多企业和风险投资觉得风险太大,一般企业不会做这个事。

       3. 产业竞争,“窝里斗”不如同仇敌忾

        微软的“盗版”策略

        在中国市场,盗版基本上是厂商故意做,就是微软故意给你盗版。你安装软件认证ID的时候,每装个盗版软件,像以前从win7开始,都是微软允许你装盗版的。而且盗版的版本是同一个ID,微软都知道谁装盗版,谁没装盗版。

        他让你装盗版,为什么?国产的起不来,因为反正我的软件在这,他宁可不收钱让你用这个软件,所以这其实严格说不是盗版,是微软的一个策略。

        互联网公司从来不说你盗版,因为他的收费并不是在于软件本身。微软我们严格说就是不讲道理了,你明明是故意把这个软件免费给中国用户用,使中国人没机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反过来说中国人盗版,说中国人小偷。我们互联网公司APP都免费给用户用,没有互联网公司说中国用户是小偷。
    2019/1/30 13:03:17
  • 2. 花费多年砸下千亿,才能锻造“中国芯”

        不能说中国芯片不行

        是不是中兴事件说明我们芯片是不行的?不同的领域情况不一样,我刚才讲到高性能计算机领域,我们的芯片不比人家差。手机上的芯片我们目前和国外也可以相比,大致相当。可能有些芯片,比如FPGA,确实我们和国外差距比较大。但是中兴事件发生后,一概而论说中国芯片不行,有时候也不符合客观情况。

        中国芯片短板是制造

        其实芯片我们觉得可以分两大部分,一部分属于设计方面,一部分制造,这两个在产业的角度看,是产业链的上下游。中国其实最大的短板是制造。

        整个集成电路制造,我相信要比较长的时间,要投入很大的钱扶持,现在国家有大基金,集成电路基金,带动社会基金也纷纷加入。需要几千亿才会见效是至少的,也要连续投下去,所以最终要多少钱我不知道,确实需要几千亿这种量级才看得见。

        一条生产线至少两三百亿人民币,没有几百亿人民币,连一条线都做不出来,而且这个是买人家的装备。如果要把产业链做进去,装备自给困难更大。但是目前的做法是出钱用外国的装备,还需要有很多有经验的专家突破工艺的一些问题,还有材料。所以产业链非常长,从材料、工艺、制造、生产、测试、封装到市场就知道确实是大投入,需要大量的资金、人才投入。

        中国制造2025,一般工业大概2025年前到第二梯队差不多,2035年进入第一梯队,这种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我觉得集成电路制造可能接近于传统产业。网信事业可以很快,有人说中国互联网现在在世界上某些领域已经从并跑向领跑发展,这比较容易。集成电路制造显然是需要大量的装备、资金的投入,当然还需要人的智力投入。
    2019/1/30 12:59:43
  • 重要的网信产品必须自己造

        有些产品反而差一点,市场上比较容易拿到。从头去做研发,再变成自己的产品,周期比较长,投入也比较大,所以很多单位就放松了,这方面华为做的比较好,华为这方面很重视。

        任正非说过我得有个备份系统。操作系统比较难,他说过我们现在操作系统可能不如人家,但是我得有备份系统,万一人家不给你还可以运作,至少你可以维持。所以我觉得这个观念挺重要,就是必须认识到网信安全的重要性,要下定决心,重要的网信技术产品必须我们国家自己要有。不能指望在任何情况下你都可以买到,或者人家能够给予授权,我想可能在中兴事件里头可以吸取这个教训。

        信息安全问题也是“定时炸弹”

        中兴暴露出一个问题,因为你不是自己的核心技术,所以你要依赖人家,供应链给人卡了脖子。

        但是我觉得中兴事件还没暴露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风险,就是网络安全、信息安全的问题。现在很多事件,像乌克兰停电,就是受到攻击以后整个瘫痪了。所以核心技术如果不掌握,我们可能会遭到供应链给人“卡脖子”,还有安全被人“卡脖子”,实际就造成了像棱镜门事件,或者像乌克兰停电,或者伊朗核设施被人攻击破坏这种情况。

        中兴事件后应该及早部署,坚决突破核心技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不能有侥幸心理。
    2019/1/29 22:08:58
  • 倪光南院士:打破“缺芯少魂”局面缺的不是钱,缺的是初心

        【导语】网络信息产业中,芯片被比喻为心脏,操作系统被比喻为灵魂。二十年来,中国网信产业为何始终“缺芯少魂”?2018年4月,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通讯采购美国芯片,中兴被“卡住咽喉”。这暴露了中国在高端芯片行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的困境。针对“中国芯”的缺失问题,我们采访了7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1. 中兴事件之痛,必须紧握核心技术!

        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

        总书记一系列的网信工作讲话,其实都讲了,比如讲到核心技术的掌握,就是要自主创新来解决,不能只寄希望于人家会帮你,或者有时候说觉得我们买到(技术)就可以了。

        我在中科院计算所,我们就是做大机器,历史上是做大型计算机的,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大型计算机人家已经封锁了,不能卖的。有时候有些地方比如地震勘探、天气预报要买一些大机器,当时买到以后外国公司要派人在机房看着你,看你们用在这个地方,不许用在别的地方。

        我们高性能计算机发展的比较好,有像“神威·太湖之光”、“天河”,现在世界第一是“太湖之光”,第二是“天河”。这些机器我们在世界上发展的比较好,因为这些机器人家不卖给我们,只有通过自己自主创新做出来。
    2019/1/29 22:07:24
  • 也祝您新春愉快!祝各位网友幸福吉祥!
    2019/1/27 19:33:15
  • 呵呵。必须的。

        对这一被诸路大神束之高阁的重大问题,不做关注,对于本博来讲是于心不忍,于情于理难能说得过去的。

        祝博主新春愉快!
    2019/1/27 8:56:12
  • 风行九天:谢谢关注与认同!
    2019/1/26 12:44:00
  • 从文明大道统对文明体之基础——多元丰茂、活力不息大社会的意义作用来看,往小里说,是引领性与统揽性的;往大里说,那简直就是使社会得以生出文明、使多元社会结合为一个统一的文明共同体、使纷杂与高度有限底盘社会升华成为人类世界伟大卓越文明的缔造者与“通天梯”。甚至可以说,没有文明大道统,便不会有中华多元社会的改造成功,便不会有扎根中华多元大社会的中华文明体,更不会有始终咬定文明不放松、为人类世界不断拓展中央文明自大道的中华文明!
    --------
    好!痛快!!
    2019/1/26 10:05: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