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陈士榘回忆录:攻克洛阳
2019-01-16
字号:
    【转载按语:1948年上半年战争时期,陈士榘部作为华野西兵团一部不受陈毅、粟裕领导,而直接接受中央指挥独立作战,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战果。】

    东岳旌旗卷泰山, 挥师中岳逐中原。

    莫道洛阳金汤固, 自有妙策破城垣。

    古都新生人欢笑, 龙门白马醉牡丹。

    弹指四十春秋过, 凝眸洛阳不识颜。

    1988年3月14日,在纪念洛阳解放四十周年的晚会上,文艺工作者把我写的这首纪念诗词谱上曲子,作为晚会的开头节目。本来是普通的诗词,但经他(她)们以歌曲的形式演唱时,倒颇有几分雄浑的气势、优美的抒情和浓厚的纪念气氛。同时,也把我这个老战士带进了四十年前的战火硝烟之中。

    1948年2月20日,中央军委电报指示:

    “(甲)陈唐率三八两纵至平汉路西与陈谢主动靠拢。陈谢受陈唐指挥。在平汉以西、郑潼以南地区集中十一个旅以上兵力主动寻求作战机会,在一个月至两个月内不要盼望和他部配合作战。(乙)华野第十纵、中野第十一纵在完成护送新兵给刘邓之任务后,暂时即在沙河、陇海、津浦之间机动作战或破击陇海,或破击津浦,或打其他分散之敌,调动敌五军(即邱清泉部)等部向南,以利粟(裕)部(在黄河北濮阳地区)休整。该两纵暂时受粟(裕)指挥。(丙)在刘邓集中整训完毕,并和陈唐、陈谢靠拢确实建立战役指挥关系以前,陈唐(包括陈谢)仍受我(毛主席)指挥。”

    1948年3月7日,中央军委在给我和唐亮的电报中明确指出:“你们第三、八纵应以夺取洛阳并准备歼灭孙元良援兵之目的,迅速对洛阳及洛郑线发起攻击,并望能于两周内完成此项任务。”

    在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直接领导下,我们对夺取洛阳之战役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 当时的形势大致是这样的: 平汉路战役后,刘邓大军的主力跳出大别山,进到沙河、淮河之间休整,敌人三十三个旅围攻大别山的企图被彻底粉碎。这时鄂豫皖、豫皖苏、豫西三个解放区已基本联成一片,同时又开辟了江汉、桐柏两个解放区。

    1948年2月下旬,西北野战军发起宜川战役,一举歼敌两个整编师五个旅。胡宗南为确保西安,急调原据守潼关至洛阳段的裴昌会兵团全部增援西安。原由郑州南下的孙元良兵团,也龟缩回郑州,准备以两个旅加强汜水、黑石关一线的防御。原位于平汉线上遂平、驻马店的胡琏兵团,正以一部袭扰我集结在沙河、淮河之间休整的刘邓大军。在鲁西南地区监视我在黄河以北休整的华野战一、四、六纵的邱清泉兵团似有回师陇海路郑州以东的态势。胡、邱两兵团,是当时敌人在中原地区可用于机动作战的主要兵团。 这样,在洛阳以东自郑州以西至潼关三百七十余公里的沿线上,只剩下据守在洛阳的国民党青年军二O六师,别无其它正规部队。该敌已陷入孤立,实为我攻打洛阳的良好时机。

    为配合西北野战军作战和掩护刘邓大军休整,我们按照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战略意图,决心集中华野三纵、八纵和陈谢兵团的四纵、九纵,由我和唐亮指挥组织洛阳战役。 2月底,3月初,我和陈赓同志在襄城召集了准备参战的各纵队司令员、政委开会研究,深入分析了当前河南形势和洛阳守敌的兵力部置、工事构筑情况和我们作战的有利条件、攻打方法及计算所需的时间,包括敌人可能来援时间,确定了开进路线。

    决定兵团指挥部随三纵、四纵,由襄城、宝丰地区出发,经临汝进到伊川、龙门附近集结待命,准备攻城。八纵由禹城出发,经登封、嵩山进至偃师、黑石关以南地区集结待命;九纵主力和太岳五分区部队袭占新安、渑池地区,阻击可能由潼关东援之敌。 同时,我们分析了敌裴昌会兵团已西去,无暇东顾;固守在郑州的孙元良兵团,并非蒋介石嫡系,西援不会十分积极,因此洛阳战役打响后,蒋介石必派嫡系胡琏兵团自漯河北上增援。

    该兵团必经郑州同孙兵团并肩西进,如由临汝、登封小道直趋洛阳,路程虽短但道路崎岖,地方狭窄,不易展开,亦很费时费事,且易遭我伏击,为此以最快速度也要五天左右才能赶到洛阳附近。因此,我们考虑攻打洛阳,要力争在三至五天以内解决战斗,否则将会遇到困难,只有这洋做,才能减轻我们阻援部队的压力,争取主动。

    夺取洛阳;我们决定采取隐蔽接近,突然袭击的战本。首先夺取四关,计划在四关外围战斗即将结束之际,同时发起对城门连续爆破,突破后实施连续突击,以速战速决的打法攻城。3月初,我们将作战方案报告党中央、中央军委,中央军委很快批准了我们的建议。

    3月4日部队便分头问洛阳并进。

    洛阳是中原战略要点,扼秦、晋、豫三省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又是我国五大古都之—,有九朝都会之称。国民党曾把这里定为“陪都”,它在政治、文化、交通等方面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同时,洛阳又是郑州与西安之间的联络中心和补给基地。对我军来说,攻克洛阳,可以斩断郑州与西安的联系,直接威胁西安和孤立郑州,并可使鄂、豫、陕新区与黄河以:比老解放区联成一片。这样我们就有了深远的后方,既可前往后送,又可后往前援,还可以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补给,达到以战养战之目的。因此,攻克洛阳的意义是极为重大的。

    洛阳城周围群山丘陵怀抱,城高壕深,土质坚硬,易守难攻。敌人利用该城地形特点,筑有许多永久性的低平隐蔽工事,堑壕内还有“倒打火”,不易被炮火摧毁,爆破亦极为困难。因此,蒋军自诩洛阳为“金城汤池”。 洛阳守敌除青年军第二O六师五个整团外,还有中央炮兵四个连和独立汽车第五营,约二万人。该师全部为美械装备,火力较强,技术水平较高。由青年军第二O六师师长邱行湘统——指挥。该师系1945年1月,蒋介石利用青年们的单纯爱国热情,搞了个所谓“十万知识青年从军”,并收容了甘、宁、青、陕、豫等省的失业失学知识青年组建起来的。这个部队是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亲手培植起来的,军官在政治上很反动,士兵经受了长期法西斯训练和教育,因而实际上成为反共反人民的法西斯党卫军。

    二O六师内部还实行严密的特务统治,战时有特务督战队严密监视。因此,这个部队虽战斗经验不多,但有一定的战斗经验。

    洛阳敌人的守备部署是:师部率…‘团担任城内西北运动场及洛阳中学,城西北关帝庙至城东北站段守备:二团除派出一个连驻守美国医院,一个营驻守上清宫为外围据点外,其余为全师预备队;三团担任东北门至城东北南路泽会馆守备:四团除一部分守备城西门南北段外,其余为师部控制的守备队;六团担任城西周公庙、火柴公司和西宫发电厂等处守备;师工兵营驻守东西车站;整编三—卜八师炮营(野炮六门),八团三连(榴弹炮三门)、十四团之—部(重迫击炮三门),为第一炮队,位于西北运动场及菜市场,担任支援第一线部队及城周围之战斗。师炮兵营为第二炮队,分散配置于各城角,配合步兵作战,营部位于文峰塔附近。炮兵总观察所设于文峰塔上。敌人计划除特种兵外,其它守备部队均留出三分之一的兵力,作为预奋队。《洛阳日报》当时曾吹嘘洛阳是双层袋形阵地,“易进难出”,“共军如攻此城,无疑自投罗网”。

    综观该城防御阵地的构筑和组织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整个防御体系由三道阵地组成:外围阵地;城垣主阵地;核心阵地。各道阵地都由若干支撑点组成:支撑点一般都选择高地要冲,利用自然地形或孤立学校、庙宇等原有建筑物为依托,构成能独立战斗的据点,师指挥部及电台则利用洛阳中学附近一个小圩子内八至十米的深坑和窖洞,构成核心阵地。

    各点都能各自为战,这些据点又能互相联系支援,各火力点都已扫清射界,阵地外围房屋全部拆除。对天然地形进行了改造,修了许多潜伏地堡,挖了深而宽的外壕。一切皆隐蔽低层化,难以接近、攻取,炮击亦不易奏效。第二,有层土地堡,各阵地均以梅花形的许多碉堡构成,碉堡之间连贯起来,单人工事与班、排、连工事都互相连通。在两丈多高的城墙上,有许多地堡,城堡上有两三层射孔,枪眼密如蜂窝,构成城墙与城墙上下、房里与房外、壕底与壕上、公开与隐蔽、突出与不突出、真的假的互相结合的多层火网;真是五步一小堡,十步一大堡,犬牙交错,层层设防。第三,城垣前沿筑有复杂多层的副防御工事。如外壕、拒马、铁丝网、交通网、地雷群等。

    外壕一般深五米宽五至十米,壕堡倾斜约十五度。东门外东西不到二百米的距离中,设有五道铁丝网,四道拒马,三层潜伏地堡,两道外壕。在各工事间隙中密布地雷群,戗脊仅周公庙阵地就有地雷一千五百多个,西北角一个排的阵地竟布千余个地雷。每个阵地都贮备数日食品、饮料和大量弹药,还设有炊事所、水井、寝室、厕所等。

    大的核心阵地还备有地下电线,地—F掩蔽部,其最大的可容一二百人。这就是敌人号称“铜墙铁壁”的工事。敌人构筑这样的防御工事,是从东北四平,山西运城等战斗教训中得来的。尽管他们费尽了心机,但也有其致命的弱点,主要是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采取的要点守备,不易机动支援,同时各要点之间间隙较大,易被我分割包围,敌指挥所和主力火力点较明显,易被我发现,进行炮火摧毁。同时,平时敌人又不能不留有人员和老百姓出入的通道和城门,而等到一旦发现我们攻击时再来封闭这些通道为时已晚。固守城门楼上的和碉堡内的敌人若被我各种火力封锁与连续爆炸性突击,容易失去战斗力,一旦有一处突破,其它各处易连续被突击,使敌人顾此失彼则易于奏效。

    我参战的各纵队按兵团指挥部命令,先后到达集结待命地点。根据敌情、我情和上级的作战指示,我们拟定了攻击部署:由华野三纵和陈谢兵团四纵担任攻城任务。三纵由城东、北两面包围,并由东关、北关攻城;四纵由西、南两面包围,并由西关,南关攻城。

    华野八纵负责控制偃师、黑石关地区并担任阻击可能来援之敌孙元良、胡琏兵团,陈、谢兵团九纵和太岳五分区等部队按原计划行动。 攻城各纵队的具体部署为:三纵以二十三团主攻东门,二十四团为二梯队;二十团主攻北门,二十五团为二梯队;二十二团由东北门攻击,二十一团为二梯队;二十七团为纵队预备队。四纵以二十九团主攻西门,三十一团、三—卜二团主攻南门,二十八团、三十团分别由南、西两门攻击,其他部队分别担任二梯队和预备队。这样的部署是我们根据抗日战争攻克赣榆、莒县、临沂、石沟岩诸战斗和解放战争初期攻克峄县、枣庄、泰安等攻坚战的经验总结出来的。所有的主攻点,都配备两个团组成两个梯队的队形,当第一梯队突破奏效后,第二梯队紧接着投入战斗,向纵深发展,及时地打退敌人的反扑和歼灭敌人,并要求每一个方向有一个师部直接指挥,突击任务落实到每一个营、连。

    这种战术的特点是:每个攻击点均为主攻方向,只要其中有一点突破,这一点就自然形成主攻方向,二梯队及其余部队即由此迅速向纵深发展,始终保持充足的有生力量,从而达到扩大突击口,巩固突击口和向纵深发展的力量效果,不必再向纵深地带增援部队。在一点突破,也可以吸引守备敌人的炮火和预备队反扑,从而给其它各路攻坚部队提供了迅速突破的机会,各路突破后,均有向敌人纵深继续突击的力量。

    以后在攻克开封和济南等城市的战斗中,都是用这样的打法,均取得良好效果。 当部队已接近洛阳准备发起攻击时,我们又接到中央军委的急电。再次询问我们攻打洛阳的兵力是否够用,把握如何?这时我们已抵近洛阳,对洛阳的情况进一步作了了解,同时我们认为四个纵队的兵力共有十余万人,作为攻克洛阳已经够了,再调部队来,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当时还不能考虑打援,虽然在地形上和敌情上具有这种条件,但我们主观能力上还没有这个可能。

    以后在淮海战役中证实了这个问题。我们不敢说有十分把握,大体上估计已有七八分把握。还有二三分困难,争取在战斗过程中克服。于是我们立即将以上所考虑的意见,复电报告中央军委,中央军委最后下令我们对洛阳发起攻击。

    3月9日,战斗打响了,9日黄昏,三纵强渡伊河、洛河。在进抵洛河南岸时,被守敌发现,遭到敌人炮火封锁。由于我军炮兵已经进入阵地,当即用一O五榴弹炮和八五山炮予以压制还击。部队虽经长途奔袭,仍不顾寒冷和疲劳,在炮火掩护下涉水前进,直逼洛阳城下。当晚,三纵八师二十三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城东南角偷袭成功。守敌曾预定在我军进攻洛阳时,立即火烧东关房屋,炸毁东关进城桥梁,这个计划还未来得及实施,东关就被我占领了。

    三纵九师也攻入北关,占领了东西车站,取得了攻城的依托,部队顺利地逼近城下,迅速组织侦察地形工事情况,选择构筑火力阵地。10日拂晓,三纵其他各部队均已进至预定位置。 四纵主力,9日晚首先以突然的行动攻占了西宫、西关,切断了城内与外围的联系,进攻南门的部队也同时积极向南关发动进攻,迅速肃清了南关之敌,并在11日午前,攻占大王庙。当天下午攻占了周公庙,全歼敌人一个团部及两个营。 整个外围战斗在11日黄昏前结束,除东关的九龙台,潞泽会馆,西宫的发电厂等残余据点外,其他敌据点均已肃清,因为这几个据点对攻城妨碍不大,决定以少数兵力包围监视,待城内主要敌人歼灭后,再予解决。 在兵团指挥部下令,所有攻城部队统一于3月11日黄昏发动总攻后,整个部队都在紧张而有秩序地进行攻城准备工作,各级指挥员冒着敌人的炮火,到前沿阵地看地形。首先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死气沉沉的瓦砾场f这显然是被敌人拆毁的民房。

    敌人为了构筑所谓现代化防御工事,不惜牺牲人民的生命和财产,用刺刀强迫老百姓把自己的房屋拆掉。看过地形后,各级指挥员按照分工召集会议,展开民主讨论,研究制定具体作战方案。同时,部队抓紧时间,开展攻城前的大练兵活动。有的部队还提出“人人搞调查,个个献计谋”的号召,在洛阳城下的茅屋里,大树上,场院上,三三两两的战士干部,坐在老乡面前,拿着笔记本标记敌人的防御工事情况。战士们还把观察到的敌人每个地堡、每条道路、每道堑壕等情况,作成沙盘,然后研究各级的指挥计划和各人各组各火器的任务,·提出在战斗中可能遇到的问题,研究出解决的办法,使指挥意图与每个人的战斗动作结合起来。全体指战员都为完成自己的任务周密地进行准备工作。有的爆破员绑上自己的背包三番五次地进行演练。有的同志为防止电网触电,在刺刀上安上长长的木把,或缠上胶皮。战士们—边擦着武器,…边互相鼓励,表示决心。炮兵连战士颗—颗地擦着炮弹,还试着用炮膛直接瞄准。总攻开始前,整个阵地紧张热烈地进行着准备。

    那几天天气一直不好,不是刮风,就是下雨,战士的衣服未曾干过,阵地里到处是水和泥。大家心里都盼着明天总攻能有个好天气。11日这天,虽不是——个晴朗的天,可太阳总还露出头,中午过后,地面逐渐干了一些,这也是一个有利条件。下午四点多钟,吃过晚饭,我们站在指挥部的外面,心情很不于静。回到屋里不久,就听见激烈的枪声、轰轰隆隆的炮声掺杂着剧烈的爆炸声,震天动地而来,攻城开始了!

    四纵和三纵同时发起了五路攻击,这时正好是晚上7点钟。我们守在摊开在桌子亡的洛阳地图前,听着参谋人员从电话里收到的战斗进展情况的报告,三纵报告东门外十二道障碍已全部排除,现在正向瓮城发展。就在这时,天空中的黑云像怪物一样压下来,震雷在屋顶爆响,闪电在窗前闪过,炮声雷声混成一片,天昏地暗,什么也看不见,我们为正在突击的指战员们着急。二十三时,八师二十三团—‘营二连突入瓮城,经过—小时激战,全歼了拼命顽抗的两个连敌人。12日凌晨四十分,三纵又报告:“张明这个营攻得好,东门被炸开突破了!已占领城楼,城里电灯还亮着呢广就在这时,敌人几乎集中了全城所有的重炮,向我突破口猛烈轰击,后续邡。队无法前进,突击营的电话线被打断+部队伤亡很大。三纵队首长坚持命令部队,“不顾一切,后续部队要冲进城去,撕大突破口……”经过在突破口顽强的战斗,二十三团全部突入城内,虽然付出了较大的伤亡,但巩固了突破口,打退了敌人反扑。三纵的二十四团,紧接着也突进了城,同时从东北门车站调来了二十二团,二十一团也从东门全部跟进城里。

    随后,二十五团和二十七团也从东门冲进城内。这样在短暂的时间内一下子突进了六个团的兵力。八师、九师的两个师的指挥部也跟进城内,掌握突击部队,部队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打退了敌人多次疯狂反扑,迅速向纵深发展。洛阳东门距南门较近,二十三团突进后很快将攻打南门的四纵兄弟部队接进城内,并肩向西、向北猛攻,清扫残敌,扩张战果。12日下午,四纵继续由南门和西门突入城内,两路大军携手作战,对敌人进行分割包围。至黄昏前守敌大部已被我歼灭,邱行湘带着电台和残敌,退守西北角核心阵地的地道顽强抵抗,垂死挣扎。他来不及讲密语,就公开用报话机拚命喊叫南京国防部蒋介石救命增援。当夜因天降大雨,我军停止攻击。

    12日,重新组织对西北角核心工事攻击,经四个小时激战,与敌逐楼逐屋争夺,歼敌两干多,迫使残敌全部退守到小圩子。小圩子是敌人最后一个巢穴,这是一个深沟高垒,地道孔穴结合而成的集团工事,十分坚固。蒋介石亲手栽培起来的邱行湘,妄图凭借他苦心经营剩下的一部分主力和所有的轻重火器,还有高价收买的“敢死队”,固守在这长宽不到——百尺的阵地上,梦想等待蒋介石救命援军降临。我部当夜对小圩子发动两次攻击,均未奏效,当再组织攻击时,天已将明,只得暂时停止。胡琏、孙元良两个兵团,进抵黑石关附近,我八纵阻击部队已经与之打响,战斗再要拖延,战局将对我不利。为迅速解决战斗,我们来到三纵指挥部,召集干部会议,研究如何发起对敌核心阵地的攻击。最后决定当天下午以三纵的二十三团由东,二十四团由北,四纵的三十一团、三十二团由南,向敌师部所在的小圩子发起总攻。部队集中了所有的火炮,主要是八二口径以下曲射炮,利用战场缴获的炮弹,向敌阵地进行了猛烈的轰击。我们在指挥所看到,密集而猛烈的炮火,打在敌人阵地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围墙和炮楼顿时倒坍了,小圩子变成了一片火海。炮击持续了四十分钟,给邱行湘甩过去万余发炮弹,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敌人被打懵了,震呆了,被我强大的炮火压得抬不起头来。

    十七时二十分,我军的总攻开始了。这时。四面八方杀声震天,激荡着整个洛阳城的夜空,突破口—个接一个地被打开了,蒋军官兵—一个个打着哆嗦,象泥猪一样到处乱窜,“敢死队”也象受惊的羊群一样逃散了。战斗结束,我们来到小圩子,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死尸遍地,活着的都成了俘虏。

    这时我们发现有一个瘦小个子,戴着一顶士兵帽,穿着肥大的士兵衣服,混在俘虏中,耷拉着脑袋,原来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国民党青年军二O六师中将师长邱行湘。与此同时,东关的九龙台、潞泽会馆,西宫的发电厂残余据点也全部肃清了。至此,洛阳战役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而告结束。指战员们兴奋得都跳了起来,战场上的吹呼声此伏彼起:“洛阳解放了i”“邱行湘被活捉了”!“二O六师被歼灭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四野取得辽沈战役胜利后入关,号称百万大军,翻毛大衣小钢炮,气死兄弟部队了。
    2019/1/16 15:39: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