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改变世界的三大改革
2019-01-12
字号: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几乎同时在世界上出现了三大改革,一是美国里根与英国撒切尔夫人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二是前苏联东欧改革,三是中国改革。三大改革的方向几乎都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国有化转向私有化。对此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三大改革结果却大不相同,在美国与西方,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导致了民粹主义的兴起,前苏联东欧改革最终导致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分崩离析,而之后全面西方化并没有使他们走上一条通往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之路。对比之下,唯有中国改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可以说三大改革不仅改变了不同国家的命运,也改变了世界。

    美国里根与英国撒切尔夫人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实际上是对之前凯恩斯主义的一次清算,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革命,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革命所达到的高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拉响了警报。1996年世界最富裕的358人的资本净值“相当于世界最贫穷的45%(23亿人)的收入之和”。1998年世界最富裕的200人在过去的4年里资本净值翻了一番,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其中最富裕的3位顶级富豪其资产超过了全部最不发达国家及它们的6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之和。发达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在最近的三十年里,90%的美国人口总收入增长了约15%,而1%最富人群的总收入则增长了150%。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2008年7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而目前美国与西方民粹主义的兴起正是新自由主义结出的恶果,它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

    前苏联东欧改革开始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试图从根本上重建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念和政治体制,彻底摈弃斯大林主义留下的政治体制遗产,建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但不久便陷入“托克维尔陷阱”,即不改革就革命,而一改革就乱的结局。那么,之后全面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有没有使他们走上一条通往自由与繁荣之路呢?尽管人们认为在俄罗斯,东欧开始的休克疗法是资本主义对共产主义的胜利,但是,根据联合国统计局在1988-2012年间的真实GDP数据,过去24年间(俄国与乌克兰为过去22年间)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年平均GDP百分增长率依次为:中国(9.7),拉美(6.7),印度(6.4),东亚(3.8),波兰(2.9),世界平均(2.8);美国(2.5),德国、西欧(1.8),日本(1.3),东欧(1.0),匈牙利(0.8),俄国(0.6),乌克兰(-1.6)。东欧转型国家只有波兰略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如果比较24年间经济增长的比例,中国为930%,世界为179%,美国为183%,西欧153%,东欧128%,匈牙利120%,俄国为116%,乌克兰只有1990年的70%。而转型前东欧的工业基础、科技水平、人力资本、加上苏联的自然资源,都远远高于中国、东亚、和拉美国家。还有转型二十多年后,东欧人口下降的速度超过西欧,俄国人口减少2%,匈牙利减少了4%,乌克兰减少11%,东欧整体(联合国的数据)人口减少了23%。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经济萧条,贫富分化,使年青人不敢结婚生育,大批中青年移居海外寻找就业。东欧和前苏联的转型,使原本发达的经济大幅倒退,苏联和平时期经济损失的幅度超过两次大战和苏联的内战加饥荒。即使休克之后恢复最好的波兰,经济增速也落在多数发展中国家之后。战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除日本以外原本低于东欧,金融危机后美欧日的经济增速普遍低于发展中国家,东欧整体更低于西欧和日本。所以,“休克疗法”虽然在政治上摧毁了俄罗斯,东欧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但是并没有带来东欧民众期待的经济繁荣。而目前随着美俄矛盾与冲突的加剧,欧洲几乎又回到了冷战的边缘,地缘政治的紧张自然将影响这一地区国家政治与经济发展方向的不确定性。

    与以上两大改革相比较,中国改革无疑是最成功的,不仅避免了改革的“托克维尔陷阱”,而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上世纪80年代,中国通过制定和执行“沿海开放战略”,抓住了80年亚洲四小龙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转移的机遇,成功地承接了四小龙转移过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再如,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抓住了西方国家中低端制造业需要转移的机遇,使中国很快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成为世界上产业规模最大、产业链最全、产业集群最丰富的国家。这个进程为中国创造了上亿的就业机会,使无数贫困人口脱贫,同时也使中国学到了不少技术和管理,为中国全方位崛起铺平了道路。1978年到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3.5倍,年平均增长率为9.5%。同期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22.8倍,年均增长率达8.5%。而美国同期工人实际工资几乎没有增长。按购买力评价计算,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今年中国也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那么,如何评价中国改革开放及其成功的原因,国际国内有很多说法,有各种版本的“中国模式”、“中国道路”理论,很多人都在认真探索成功秘诀。归纳起来讲主要有三种观点,而这三种观点也决定了四十年后中国改革的去向。一是认为过去四十年改革的成功主要归功于市场机制,中国奇迹再次证明了市场经济的魅力。所以,中国经济要获得更大的成功,就要进一步市场化,自由化,法制化,进一步国退民进,发挥企业家的创新精神。二是认为过去四十年中国改革的成功主要归功于国家的主导作用,没有国家的主导作用,与狼共舞,结果中国早就被狼吃掉了。对此只要看一下前苏联,东欧国家的自由化,市场化改革,还有拉美国家的自由化改革,没有一个成功的。再有从历史上看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成功也不是由于市场经济功劳,相反是由于国家的主导作用。所以,中国应该照着美国与西方国家做的那样去做,而不是按照他们说的那样去做,因为他们总是说一套,做一套。由此,认为中国下一步改革应该是国进民退,强化国有企业的作用,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特别是在目前贸易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兴起的当今世界里,更应该如此。三是认为过去四十年改革成功主要原因在于有为国家与有效市场的结合,下一步中国改革的方向既不是国退民进,也不是国进民退,而是在市场经济的平台上完善竞争机制和法治,国进民退还是民退国进,实际上是一个市场竞争与市场选择的结果。

    经济学家哈耶克曾经写道:“今天,对外政策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看是哪种政治哲学将取得胜利的问题。”可以说20世纪后半期的三大改革不仅改变了不同国家的命运,也改变了当今世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支持一楼的评论!
    2019/1/30 10:03:35
  • 中国的改革最好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增长速度已经开始下降,两极分化迅速拉大,工人失业越来越厉害。中国的改革看来也没有什么持续性。
      从实际结果来看。改革中成就最大的是哪些部分。在农村,最成功的华西村,南街村等等是那些仍然坚持集体经济,没有实行承包制的村庄。而实行承包制的地方反而日益萧条破败。
      在城市,那些值得骄傲的成就。高速铁路,中国的那些路桥等。几乎都是国有企业完成的。而这部分企业,却都是那些在改革中消灭的部分。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中国仍然坚持计划经济,就一定比现在落后吗? 记得当年毛主席有一个宏大的计划。叫四个现代化。即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技现代化。简称“四化”这个计划是准备在 2000年以前实现的。如果实行了中国恐怕就不是老二的问题了,应该是老大了。而现改革30多年了一个小康问题还没有解决。
      从这些方面来看,中国的改革是不是成功,是要好好探讨一下了。
    2019/1/13 3:05:10
  • 第四次改革必将来临,这次变革有两个决然相反的内容,一个是区域化、一个是保守化,最终区域化会占上风。区域化的“有序”市场经济,必然战胜保守市场经济。
    2019/1/12 11:06: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