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随笔:皇帝菜杜甫菜忘魂草
2019-01-12
字号:
    引子:

    抚慰着野草的芬芳

    心儿用最羞涩的方式

    忐忑

    幽径通向神秘的远方

    陌生的路

    熟悉着心灵的方向

    小草儿在静静地聆听

    江涛正热情地呼唤,

    啊!温暖用盛夏的方式

    让它所有的生灵儿

    心旌飘荡

    ——三峡刘星诗句

    茼蒿是一种寻常的野草,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成片的出现,也总是在该遗忘的时候被摒弃。是食之有美味,弃之不可惜的野草里的奇葩。

    这种“奇葩”还表现在野草茼蒿作为菜品,当端上了桌面的时候,则更是惊艳:有着帝王菜的奢华,有着杜甫菜风雅,有着亡灵菜(死人菜)的悲戚。

    百度消息说,茼蒿以蒿之清气、菊之甘香而成为宫廷佳肴之一,所以美名为“皇帝菜”。皇帝的菜肴太多太多,满清的“满汉全席”里难得寻觅“茼蒿”的影子;倒是庙堂之外的江湖满是“蓬蒿人”对茼蒿情有独钟。比如诗仙李白。

    话说李白辞别妻女,在《南陵别儿童入京》诗里,他自信满满地对孩子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里的蓬蒿,就是茼蒿的别名之一。

    正是因为“我辈岂是蓬蒿人”硬生生地将野草系的蓬蒿直接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个高度就是“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新浪博客曾经有栏目“草根名博”;更想到有网站“草根智库网”。而三峡刘星不才,曾经在新浪草根名博全内混得风生水起,也单岗过“草根大访谈”总设计师和访谈主持;现在家里就有一件“我是新浪草根名博”的体恤衫,还有新浪网“草根名博”专栏送给三峡刘星的“草根名博”奖状……而自从以“棋艺文化”入驻“草根网”,从籍籍无名到2018年度已经跻身前150名内;算来可以“自豪”一吼“我辈岂是蓬蒿人”。

    其实,最早将蓬蒿和茼蒿划等号的还是《本草纲目》。在这一部经典药书里,药神李时珍专门在开一栏目,叫做《本草纲目·菜一·茼蒿》。里面有详尽的介绍这种植物和药用,这里不再引述,然而,茼蒿未必自古“寂寂”的,貌似太普通的,倘若我们徜徉在古风国粹的宝库,依稀寻觅到野草茼蒿的飘逸的影儿。

    “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这和《逍遥游》。在庄周的视野里的蓬蒿,是一个可以让鲲鹏翱翔的“炼狱场”。这凄凄的蓬蒿就是大众的众人的“舞台”,不是“英雄”,也不算诗人钟爱的“网红”花卉。然而,茼蒿以草莽的身份而栖身的“世界”是整整一个世界:旷野上蓬蒿潇洒遍野,田畴里蓬蒿盎然生机,沟渠榜蓬蒿葳蕤花开……

    王维提到蓬蒿说:果从云峰里,顾我蓬蒿居。

    韩愈提到蓬蒿说:以布衣隐于蓬蒿之下……

    到了明代屈大均更是奇葩,他写有长诗四十韵,而题目赫然是《咏茼蒿花》。他吟诵到:花好疑黄菊,香真夺紫萩。茎虚那作柱,蕊细亦成楼。

    倘若说野草系的蓬蒿太笼统的话,那么蓬蒿者正是因为“处俗而脱俗”而成为诗人最后的伴侣。在才华横溢的诗人面前,即在普通蓬蒿也是思想家放纵的“旷野”。在书法大家黄庭坚的眼里,这“蓬蒿”就是一个“埋葬场”的代表,所以他在《清明》一诗里,鄙夷“桃李笑”的狂娟,而怜悯“满眼蓬蒿共一丘”的凄凉。这种凄凉是“贫富贵贱”的“无差别”归宿,有点“文人的穷酸气”;对比起边塞诗人的悲壮来,不免“小家子气”了。“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这是诗人王昌龄在《塞下曲》的吟哦,这萋萋芳草,这乱篷白骨,比较“烽火连天”,比较“黄沙漫漫”,比较“断垣残壁”,显然有一丢丢的“生机”;而这种生机不是因为“醉卧沙场”的悲跄,而是可以拥有“白骨”为伴的“豪状”。

    真是: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王昌龄)

    看客,这里从蓬蒿而谈到茼蒿,这是因为茼蒿原来是“外来物种”。大约900多年前才从地中海“飘扬过海来”的缘故。因此这时候才真正是蓬蒿和茼蒿划等号的时代。

    百度资料介绍说:茼蒿又称同蒿、蓬蒿、蒿菜、菊花菜、塘蒿、蒿子杆、蓬花菜、桐花菜……为菊科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叶互生,长形羽状分裂,黄色或白色花与野菊花很像。瘦果棱,高二三尺,茎叶嫩时可食,亦可入药……林林总总,无须赘述。

    然而,时间可以置换空间;这外来的茼蒿渐渐在中原大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从野生到栽培,从籍籍草根到成为“美味佳肴”。

    至于说茼蒿是“杜甫菜”;显然是“诗人情怀”,一厢情愿的了。

    相传流离颠沛的杜甫离开夔州,在湖北公安一带的洞庭湖畔的小船上栖身。当地民众做了一种茼蒿菜给心力交瘁的杜甫食用,杜甫品尝之后赞不绝口。为纪念这位伟大诗人,洞庭湖边的人民便称这种茼蒿蒸菜的寻常百姓的菜肴为“杜甫菜”。这种杜甫菜大抵采用“茼蒿、菠菜、腊肉、糯米粉”为主料,是乡下最应景的“菜品”之一。然而因为“茼蒿”来中原的时间节点来看,显然“茼蒿蒸菜”显然非“杜甫时代”的产物。不过,我们宁可“置若罔闻”,也会“心领神会”,点上一蒸笼“杜甫菜”,品尝诗圣的“本朴、热情、诗意”的情怀来。

    在三峡地区的乡村,这茼蒿蒸菜却有一个很‘刺激’的名字。我采风的地点就是老城附近的宝塔村。当时我正带着几个干部去参加2018年扶贫工作,来到一个乡村,看见了在房舍旁白有一畴的白色的(也有一块是黄色的)花朵。这些野花盛开得十分的茂盛,让我这个见惯了“桃红李白、兰香昙花、芍药玫瑰”的人感到十分的“惊艳”。

    我询问乡村老妇:“这是什么花?”

    老妇说:“这是茼蒿花儿。”

    “为什么要栽种这么大一片呢?”在我的潜意识里,这茼蒿就是野菜系,不需要人为栽种。正是因为很少看见成片开放的大朵大朵茼蒿花儿,所以我感动诧异。

    “哈哈,这是我家专门栽种的茼蒿花种,准备收集种子;等时节到来,我家将撒种一大片……”说完意犹未尽的接着说,“我还指望来年有好收成呢!”

    我知道他们将这种植物作为来年的特色蔬菜来种植,这也是一个窍门。当都市里的人们习惯了家常菜之后,总会挑食的,本着“物以稀为贵”的法则,我希望他们家能够有一个好收成。——时鲜的茼蒿菜已经成为城里人最抢手的菜肴之一。

    当我还在沉思中的时候,乡下老妇指着前面荒凉的一隅说,瞧,那些就是野生茼蒿。在茼蒿草的中央正有一座“孤坟”矗立着。她接着说,其实,在乡下我们不说茼蒿菜的,只说是“死人子菜”。

    “死人子菜”?!我若有所思,自言自语,

    她讲述到:,因为乡村人去世之后,一般都会坐夜三天三夜。那么这几顿饭菜是必不可少的,其中就有“茼蒿蒸菜”作为主菜之一。当热气腾腾的茼蒿蒸菜端上桌,便自然成为最受欢迎的极其普通的一道“菜品”了——野生茼蒿草,洋芋块,腊肉丁,辅以豆瓣酱、花椒等配料,再调和米粉的一种蒸菜。

    想着这样令人胆寒的菜名,是多么不祥的名字;我从心底浮出一个词汇——“亡灵菜”。也许,这样的学名更让人“浮想联翩”的。

    其实,这也是三峡地区人民过贯了贫苦的日子,总是以身边最常见是野草野菜作为生活的补充,因为茼蒿相应”(便宜)、新鲜、量大、方便而成为乡下最应景的最便宜的菜肴之一,类似于野生折耳根、野葱等。实话实说,这种蒸菜适合那些不太油腻入群的口味。

    有重庆布衣诗人以《宫廷茼花菜》为题写到:“入药蓬花开胃菜,随春水酒洗心汤。”形象的吟诵了茼蒿菜品的形式多样,依然成为现代酒席盛宴的首选佳肴了。事实上,茼蒿入菜已经多达54种菜品,而且分南北、荤素两大亮点。或者开胃、醒酒,或者果腹减肥,选茼蒿为不二之选也。茼蒿,作为一种野草,具有不凡的气质。这种气质就是兼有蒿草儿的清气和菊花儿的甘香。很早就成为中国园林的观赏花卉之一;更因为茼蒿性味甘、辛、平而成为最常见的“草药”之一,有“安心气,养脾胃,消痰饮,利肠胃”的功效。

    还是明代诗人成鹫的《茼蒿》诗简洁明了。他写到“差比菊英,宁同萧艾。味荐盘中,香生物外。”最后,三峡刘星用一首原创古风(《吟茼蒿菜》)来画蛇添足。

    田间地头寻常见,春秋两季蕾吐芳。

    蒸笼柴火火正旺,寻常人家家务忙。

    子美果腹泊洞庭,太白怒气涌沧浪。

    莫道蓬蒿终无籍,别样世界野草香。

    2019年1月3日星期四,三峡刘星写于三峡深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